第005章前往凌府
宅居奶爸2017-09-08 13:402,251

  营头虎敬军一走,宋一剑才慢慢的从呆滞中回过神来。

  “多谢贝……贝前辈救命之恩。”宋一剑在地上转趴为跪,他万万没想到,一直软硬不吃的虎敬军,竟然也有胆寒的一面。

  这个被他无意领回来,号称贝一帆的,更能在一个简单的照面下,卡住营头的软肋。真是一山更比一山高啊。虎敬军可是连北宫大总管都不惧的人,甚至还呵斥过大总管,大有天不怕地不怕的样。

  现在居然被一个毫无修为的瞎子震退,这说出去,谁信?

  北辰道:“别跪了,你不是尊严性很强么?呵呵,脾气也火爆。以后就直接唤我名号就行。”

  “直接唤你名号?”宋一剑一惊,摇头道,“你是个有大来历的人,这个便宜我不敢占。而且,你年龄比我大很多吧,我才一个年轮而已,以后我便喊你贝前辈吧。”

  在紫云洲这片沃土上,一个年轮即五万年,这个年轮段的人,正属于青年期。

  “无所谓了,赶紧起来吧。”挥挥手,北辰苦道。他自己也不过是一个一年轮半的人,比他大不了多少。

  宋一剑收拾了一下营房,等北辰入睡后,这才关门而去。

  北辰在静寂深夜中卧榻冥思,明天就要去见凌馨了,可是她却因为自己失去了心智,变成了疯子。这让他整个身心,无比怆痛。

  根基毁了,修为没了,他拿什么去保护她?拿什么去承诺他的誓言?

  “我活着回来,就是为了见到她,尽管眼睛瞎了,但我一定要见到她,一定……”梦呓般痴语,后半夜时,他才慢慢昏睡过去。

  等到了天明,宋一剑敲门而入,给他送上了一根拐杖,并将一贴外伤敷贴给他裹在脚踝重伤处。北辰没想到,宋一剑竟然还有这么细心一面。

  “成亲了?”一般只有经过女人疼爱过的男子,才会有这么细谨的生活举动。

  宋一剑抬头一愣,旋即神色恍然,红着老脸道:“没呢,孤身惯了,总要学会照顾自己。”

  北辰淡笑,拄着那支拐杖,慢慢起身,“谢谢你。”

  “你要去哪里?”宋一剑追出门外。

  北辰摸着走出营房门外,仰头感受着温暖的晨光,道:“去见我的妻子。”

  “见你的妻子?”宋一剑微怔,他没想到北辰会有妻子,“你的眼睛不便,我送你去吧。反正一天天的巡逻,也够呛的。”

  “你不怕虎敬军卸你的职?”北辰继续往营房走,他看不见,但能够感受到很多人在走动。

  宋一剑道:“那更好,反正在他手下做事,我是受够了。”

  北辰一听,轻笑。这是个秉性耿直的人,加上脾气火爆,易失去控制,迟早会吃虎敬军的亏。哎,可惜自己的眼睛瞎了,帮不了他。

  宋一剑扛着巨剑,按照北辰的吩咐,不一会就来到了一处老宅。

  “前辈,这个便是郏县第一天才北辰的故宅,我辈之楷模啊,每年都很多人包括外地的,前来此处瞻仰膜拜一番,十分热闹。”

  宋一剑笑道,脚步停在一处恢宏的大宅子前,给北辰做起了向导。

  “膜拜?瞻仰?呵呵,真够闲。”北辰微仰着头,浅笑道。“行了,你回去吧,送到这儿就行。”

  “可是你的妻子……”宋一剑愣道,有些不放心,“你丹田紫府尽毁,修为尽失,倘若被人当作奴隶运到奴州,那我可就罪人了。”

  “姑爷……”却在这时,一道清脆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北辰听得真切,是小蝶。

  宋一剑抬头望去,只见一抹娇小身影缓步移来。是个女子,还是个俏丫鬟,美目顾盼,嫩脸生霞,一身拽地飞鸟秀绢长裙,与普通丫鬟有着云泥之别的气势。

  “姑娘你喊谁?”待她走近了,宋一剑问道,还将巨剑转移到背后藏住,免得惊吓到她。

  但小蝶可不搭理他,而是走到北辰身旁,伸出两支莲藕般的素手,搀扶上他的胳膊,侨声道:“姑爷,你怎么跟北宫家的奴才走到一块了?”

  “姑娘,你说谁奴才呢?我是一名巡兵……咳,你可不能无端骂人。”见她生得娇俏,宋一剑到也不忍心重口。

  北辰道:“你回去吧,以后练剑的时候,不要炼气,炼气的时候不要‘臆’剑,剑跟气要分开,不然你这辈子根本突破不了筑基期到达开光境。”

  说着,在小蝶的搀扶着,慢慢离去。

  宋一剑则盯着二人的背影,直至消失,这才扛起巨剑,转身莫名的离去,嘴中嘟囔:练剑不炼气?那个姑娘生得俊俏是哪处人呢?那身衣服好像是……凌家奴仆的服饰。

  “她是凌家的丫鬟……”宋一剑一手扛着巨剑,一手的食指放在嘴中,翻着眼思考,“她叫前辈姑爷?天呐……”

  他一惊,差点没把手指咬断,林中的鸟群被惊飞了一大片。。

  “难道前辈是那个人?不过,那个人已经死了呀!嗨,我这脑袋,瞎想什么?”

  ——————————————分割线————————————

  在半道沿途时,小蝶放缓了脚步。

  “姑爷,你确定要去看小姐?”小蝶搀着他的手臂,脸色绯红,内心很紧张。姑爷是无数深闺少女芳心暗许的天才龙凤,万年前,即是姑爷已与小姐成了婚,但门前依旧有那么几个不远万里赶来的少女想要见他,一睹天资风采。

  经常在小姐姑爷身旁,她的一颗芳心,又怎能淡然无波?此刻搂着他的手臂,她有一种此生无憾的奇妙感觉。尽管知道这种感觉很罪恶,甚至是对疯去的小姐的不敬,但她就是莫名的痴迷其中,久久不能释怀。

  北辰轻轻撇开她的搀扶,音色沙哑:“我回来就是为了她。不然,我哪有心念熬过近千年的风沙大漠之寂旅?”

  “今天凌家举办喜事,人特别多,我是花了银子偷摸出来的。”见姑爷撇开自己,小蝶神色微微一黯,自己是怎么也走不进姑爷的心中的,但能陪他一辈子,足够了。

  “管家的眼睛特别尖,我只能把你放在菜堆中运进去。”

  北辰点头,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谢谢你。”

  小蝶感受到那只大手上的温热,身体一僵,旋即甜甜的笑了一个,尽管他没看到。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尊奶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