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浅水2019-03-01 11:303,438

  “第六题:左边不出头,右边不出头,不是不出头,就是不出头。 (打字一)”

  “林”

  “林”

  “第七题:走在上边,坐在下边,挂在当中,埋在两边。 (打字一)”

  “土”

  “土”

  “第八题:只待双方心融洽,才可将那情侣结 (打字一) ”

  “倩”

  “倩”

  “第九题:这半边看去是古文,那半边看去是古人,把中心抽掉,就变成女人。 (打字一)”

  “做”

  “做”

  “两位最后一题了,如果这一题还是一样的话,那就是蜀公子赢,如果江公子赢,就是平局,需加赛一轮。那么,第十题:户部一侍郎,面似关云长,上任桃花开,辞官菊花黄。(猜一物品)”

  蜀黎在纸上写上扇子二字,顺便还画了一把扇子。

  江温远则写的是关公用的大刀二字。

  “两位公子的答案都已经出来了,让我们看看都写的什么?蜀公子是扇子,顺便作画一幅,江公子是大刀,那么,谜底是——扇子!恭喜蜀公子赢得比赛,获得两盏精美花灯,请蜀公子自行挑选花灯。”

  穆瑶高兴的从台下跑上来一把抱住蜀黎,银铃般的笑声在亭间回荡。

  江温远黑着脸愤怒的甩袖离去,台下的观众也是低着头默不作声,就是这样截然相反的场面。

  “阿黎,这花灯是可以自己往上题字的,要写什么呢?”

  抚摸着花灯眼神迷离,做思考状。

  “瑶瑶,这题字就题我们自己的吧。”眼神温柔的看着抚摸着花灯的人儿,轻声说道。

  “我们自己的?”

  “嗯,就是我们自己的。”

  “好。”

  瞬间心领神会,默契正在渐渐养成中。

  同款式的樱花灯上写着: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署名:蜀黎,穆瑶

  带着执念和愿望的樱花灯,顺着河流飘向远方,烟花,乍现!

  “阿黎,快看,是烟花!”晃着蜀黎的手指向天空中大朵大朵炫彩缤纷的烟花,神情很是兴奋。

  蜀黎问她“漂亮吗?你喜欢吗?”

  没想到她却回答“很漂亮,但却不喜欢。”

  “为什么?”

  “烟花虽美,转瞬即逝。我不喜欢它代表的寓意:烟花虽然很美,但是在盛开之后,便会瞬间消逝,结局太悲惨了,我不喜欢。”

  “阿黎,你说我们也会像这烟花一样,转瞬间便消失殆尽吗?”

  面对她的疑问,蜀黎急忙说“不会的,一定不会的!”

  “为什么不会?”

  “这干将莫邪剑就是最好的证据!”

  “都只是传说,不是吗?”

  “不,这是真的,一定是真的,就算不是真的我们也要让它成为真的!更何况,我们还有定情信物樱花簪,不是吗?”蜀黎情绪有些激动,他绝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可结局,谁又能这么早的预料到呢……

  蜀黎看着坐在身旁的穆瑶问道“瑶瑶,你有没有什么比较喜欢的?”

  “比较喜欢的?”看着越漂越远的花灯侧头回忆着,“嗯……我喜欢花,健马,帅气又实用的剑,我觉得好看的都喜欢。”

  “那有没有什么特别喜欢的花?”

  “有啊!我喜欢樱花,当微风轻轻吹过时,漫天飞舞的樱花瓣极为好看。”一说到樱花飘落的场景,她的双眼就在瞬间亮了起来。

  蜀黎微微一笑 “过几日便是樱花盛开的时节,我带你去看樱花可好?”

  “好啊好啊。”穆瑶高兴的手舞足蹈。

  “啊啊啊啊~”穆瑶用手捂住嘴巴,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眼泪都占满了眼眶。

  蜀黎看她这样,笑着摸了摸她的头,轻声问道“困了?那就睡吧,我抱你回去,明日一早我便叫你离开。”

  穆瑶胡乱的点了点头就倒在蜀黎身上,枕着他的肩膀就睡着了。

  看着她的睡颜,抚摸着她的脸,回想着今天发生的是,见过的人,脑中浮现出陆允的那张脸,危机感油然心生,皱着眉头看向怀中的人儿,又摇了摇头,舒展开皱着的眉头,最后看了一眼漂远的花灯,抱起怀中的人儿转身离去……

  一夜寂静。

  次日清晨,天刚蒙蒙亮。

  “瑶瑶,让我为你梳妆打扮如何?”蜀黎看着梳妆台上的东西跃跃欲试的说。

  穆瑶用眼角瞟了他一眼很是怀疑的说“你确定这些东西你会弄?”

  蜀黎不确定的说“可以学啊,还会是什么多难的事吗?”

  穆瑶一抬手,非常坚定的拒绝他“不用劳烦您,还是小女子我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好。”

  蜀黎感觉自己受到了一万点的伤害,但是转身又一脸陪笑的说“那我为你盘发可好?”

  一脸嫌弃的看着他“你,能行吗!”

  蜀黎气节的说“那我只为你梳发尾总行了吧!”

  穆瑶见他快要炸毛,便急忙顺毛“好好好,你来,记得梳的顺滑一点啊。”

  蜀黎看向已经已经全部亮起来的天,擦擦额角的汗,这可真是个技术活,以后可要好好练练才行。

  到柜台退房后,便离开了傅城。他们走后就又来了一队人马,询问他们的去向。

  这队人马领头的正是太子陆允,他身边的侍从上前一步就将掌柜的轻轻松松的举了起来,“说!携带佩剑的两人去哪儿了!”掌柜的颤颤巍巍的说“他二人今日清晨便早早地退房离开了。”

  “那他二人可有说去什么地方?”

  “没有说。”

  “走了多长时间了?”

  “差不多有一个时辰了。”侍从回头看了一眼太子陆允,见他招手,便心领神会的把掌柜的放开扔了出去。

  “太子殿下,追吗?”

  陆允摇了摇头,看着城门的方向说“不用了,走远了,追不上了,相信,我们一定还会见面的,一定。”

  侍从退回陆允身后恭敬的站着,不在发声。

  五天后。

  “哎呀!这几天风餐露宿的,如今总算是到了。”穆瑶弯着腰,喘着粗气的看向面前的不算太高的山,感慨的说到。

  等气息平稳后,看着满山的樱花兴奋的两眼放光,“阿黎,快跟我讲讲吧。”

  蜀黎看着她高兴的样子,淡淡的微笑着说“因为这座山上的树基本都是樱花树,所以当地人给这座山取名为‘樱山’,也算是一个比较有名的观赏点了,每年到这个时候,都会有很多人来这里看樱花。你看,樱花飘落在地面上,就像铺上了一层樱花做的被子一样,软绵绵的,特别舒服。走,我带你去感受一下这樱花被。”蜀黎拉着穆瑶的手在樱花林间奔跑,穿梭在各个树空间,脚踩在落得满地的樱花瓣上,就像踩在海绵上一样,说不出的舒服,笑声在林间回荡,一时间欢乐无比。

  跑累了,并排靠着樱花树坐下,谈天说地。

  顺势靠在他的肩头“阿黎,你我即已私定终身,那我便与你说说我的境况……”蜀黎侧头看着她突然变得沉默的容颜,没有说话,选择静静地聆听。

  穆瑶沉默了一会儿,像是在整理思绪,想着该从哪里说起,才不显得突兀。

  没有焦距的望着前方,朱唇轻启,“我娘本是左氏丞相之女,名为左灼华,大气、典雅,性子却很刚烈,为了能与喜欢的人在一起,宁死不降,最后还是左丞相抓住了她喜欢的人以此要挟她,她才会被逼无奈的嫁给了我那所谓的父亲,穆岩。穆岩为了能够娶到我娘,巩固他在朝中的地位,费尽心思的讨好左丞相,把自己名下好几处非常挣钱的店面都转给了他,还经常送一些比较少见的物件儿,并承诺两家在朝中必定是双赢的局面,左丞相动心了,便将我娘嫁给了穆岩。穆岩把我娘娶进门后,便给了她主母之位,我娘不屑于主母之位,她只想与相爱的人一起度过余生,可穆岩那个王八蛋竟然趁她生病强暴了她!!!”

  穆瑶情绪突然变得激动起来,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豆大的汗珠哗啦哗啦的往下掉,浑身颤抖不止,蜀黎把她抱在怀里,轻轻摸着她的头,试图让她冷静下来,良久,她终于恢复平静,接着说“不久,娘便怀了我,她虽痛恨穆岩,但却极其宠爱我,她知道,即使穆岩再不是人,再畜生不如,孩子也是无辜的。娘她教我琴、棋、书、画、舞蹈、女红,还找人教我武功,待我学有所成时,娘突然之间就离世了,那时,我才知道,娘她早就得了很严重的心病,只是因为我才没有早早地撒手人寰,见我已有了自保能力,可以独自生活了,便安心的走了。虽然娘走了,但我并不伤心,相反的,我还替她高兴,她终于可以不再整日拖着那疲惫不堪的身体在世间苟延残喘,终于得以解脱,她应该也是高兴的。那与我娘相爱的人一生未娶,当得知娘已经离世时,便在娘的坟前跪了一天一夜后,自断经脉而死,我将娘与他偷偷地换了地方合葬在一起,也算是圆了他二人想要相守的心愿。自娘走后,二姨娘与她那亲生女儿穆艳便变本加厉的欺负我,为了我能逃离那个囚笼,我什么都不能做,只能忍,再遇见你的那天,就是我逃出来的时候,幸好,老天让我遇见了你。”双手捧着他的脸,眼神痴迷的看着他。

  靠在他的胸前“我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个人,那个为了娘可以一生不娶,在娘走后可以追随她而去的人的名字:苏竹轩。”

  蜀黎抱紧她,亲吻着她的发顶“别这样,我会心疼,我们一定会比他们更好。”

  唇角微微扬起“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快穿之梦中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快穿之梦中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