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莫名其妙的在一起了?
浅水2017-09-21 15:033,215

  穆将军府

  “小姐,不可,将军若是知道小姐此番做法,可是会生气的!”穆瑶的贴身丫鬟小莲,正在极力劝说想要女扮男装出去游玩的

  穆瑶,可穆瑶却不慎在意的整理着自己的服饰“无妨。”

  小莲都要哭了“可是小姐,将军会怪罪下来的,您就饶了奴婢吧,奴婢上有80岁老母,下有未及冠的兄弟,就靠奴婢这点月银过日子,万不可少了的!呜呜呜呜~”

  穆瑶看着跪在地上抓住自己衣襟下摆的小莲,无奈的说“那我想到一个两全的法子,你可能照办?”

  小莲眼泪汪汪疑惑的看着她“小姐,是何法子?可是真能两全?”

  穆瑶不再看小莲,只是淡淡的带着点命令的意味说“你无需管这么多,只管照做就好”

  小莲被穆瑶吓住了,她从来没有见过小姐这样对她施以冷脸,到底是为什么?直到穆瑶回来,她还没有回过神来。

  穆瑶笑她竟还不明白,谁主谁仆?是命令还是商量?一直以来的平等相待,竟让她出现这种错觉,这到底是自己太过失败,还是她太过进取?她也笑自己的愚蠢,竟会想着与这将军府里的人平等相待?!真真是可笑至极!

  穆瑶是回来了,也带回了一条白绫。

  “你,你要干什么?”小莲以为她要杀她,连连后退,恐惧,慌乱,在她脸上展现的淋漓尽致。

  呵!现在竟连主子都不叫了吗?

  一步步的逼近“你在怕什么?”她看看手中的白绫,又将白绫举到她面前“怕我将你杀了?”又好似自言自语的看着手中的白绫“你竟是这样以为的吗?”呵呵!果然。

  武将之女自然是会些武功的,一记手刀将小莲砍晕,“我并非薄情之人,念在你我主仆一场的份上,我将你捆了,想来将军也不会把你怎样。”

  说着就动手,将小莲捆了个结实,还将旁边八仙桌上的桌布团起来塞到了小莲的嘴里,“哼!恶心恶心你,就当是方才你出言不逊的教训了。”

  收拾好后,将屋里所有的金银首饰都带走了,临走时看到小莲的头上竟有根紫檀木雕刻的发簪,从小莲头上取下,拿在手里仔细端详,“果然是上好的紫檀木,这又是受了哪家的好处来我这里做墙头草的?”回头看了一眼小莲“罢了,想必以后也不会再相见了,这紫檀木我就拿走了,就此,你我二人的情义已尽,日后若是撞见,便形同陌路人吧。”

  悄悄从后门溜出,又走出去一段路后站定,望向将军府的方向,发现自己的内心竟敞亮了许多,果然是因为离开了这是非之地吗?呵!自己的家竟被自己说成是是非之地,这要是被自己那所谓的父亲穆将军知道了,会是怎样一番情景呢?肯定是指着自己的鼻子说自己是不孝女,然后请家法,关禁闭吧,向来不都是如此吗?

  摇了摇头,不再想这些烦心事,腰间佩剑上的剑穗有一下没一下的晃着,转身离去。

  去当铺把所有的东西都换成了银票和碎银子,又到成衣店买了几件男子的衣服,以便换洗。

  茫然的走在街上,“世界之大,却没有我的藏身之处,我应该去哪里呢?”

  前面有间茶馆,“听闻客栈,茶馆一类的地方能听到不少消息,便去坐坐吧。”

  在茶馆门前驻足,奇缘茶馆,好精致的名字,是想说到这里喝茶的都会遇到奇妙的缘分吗?无奈的摇摇头,让自己脑子里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散去。

  走进大堂,装修极为雅致,大气,就连大堂的桌椅都摆放的各有特色,那如果是雅间呢?突然有点小小的期待。

  很快,店小二就来招呼她了“公子可是来喝茶听书的,公子来的巧,就只剩下一间雅间了,您看?”

  “好,那就这样吧。”

  “好嘞!公子楼上请。”

  店小二引导穆瑶到雅间落座,这里的装修更为精致,一桌一椅摆放极为讲究,就连花瓶摆放都极为仔细。

  “公子要喝什么茶?”

  “就来一壶茉莉花茶吧。”店小二并没有因为客人点的茶便宜而看不起,反而高声喊到“好嘞!一壶茉莉花茶,公子请稍等。”说完便转身跑下楼,不一会儿便端了一壶上来,“公子,请慢用。”

  穆瑶见极懂得礼数,便一心热就给了一些碎银子当做小费,店小二急忙道谢,退了出去。

  在这雅间喝着花茶,身心前所未有的放松,楼下说书的在讲聊斋里的故事,虽看过,却是头一次听书,竟然感觉很不错。

  楼下又来了一名男子,隔得太远,听不清店小二说的什么,只见低头哈腰的好像在道歉,又见那名男子说了什么,接着店小二就带着男子上了楼,就在这时自己的房门被打开了,进来的竟然就是刚才还在楼下的店小二和那名男子。

  店小二率先开口“公子这里已经没有空间了,就只有您这里是一人,您看能否跟这位公子拼个桌,给您优惠八折,您看如何?”

  男子也在这时开口“这位兄台,在下游历江湖,路过此处想讨口茶喝,却不曾想来的不巧,已经没有空位,就想跟兄台拼个桌,兄台意下如何?”

  店小二适时插嘴“公子,小的看二位也都是习武之人,想必是有共同话题的,不如坐在一起聊聊?”

  穆瑶觉得这也没什么便答应了下来,二人连忙感谢,店小二退了下去。

  这时二人才认真打量对方,都是一身侠客装,只是样貌上却大不相同,男子一脸阳刚之气,而穆瑶却是一脸阴柔之美。

  正在穆瑶打量男子之时,男子却突然笑了起来,穆瑶奇怪的看着他,只见他说“这是哪家的小姐,今日女扮男装外出游玩来了?”穆瑶一时气愤的看着他,紧接着他说“啊!抱歉抱歉,失礼了,在下蜀黎,只是一个穷侠客而已。”蜀黎又向穆瑶拱了拱手。

  穆瑶看了他一眼,淡淡的说“小女穆瑶,公子说的不错,我的确是女儿家,不过有一点公子却说错了,我并非外出游玩,而是已经无家可归,在外游荡罢了。”穆瑶又看了他一眼,有些不明白自己为何会同他说这些。

  气氛陷入一时的尴尬,而她这一眼就更尴尬了。

  安静。

  只有轻微的呼吸声。

  尴尬的气氛久久都不曾散去。

  直到——蜀黎看到穆瑶的佩剑。

  蜀黎震惊的看着穆瑶的佩剑“穆小姐,此剑可是失踪已久的莫邪剑?”蜀黎急切的看向穆瑶寻求答案。

  “叫我穆瑶就好,此剑确为莫邪剑,可这失踪已久——却是不曾。”声音刚落就听到“不曾失踪?为何?”

  穆瑶没有说话只是疑惑的看着他,他这才意识到是自己太心急了“抱歉,是在下失礼了,既然我叫你穆瑶那也叫我蜀黎就好。”

  紧接着又向她解释“这莫邪剑我也是听师傅说的,相传,干将莫邪本是一对夫妻剑,一直都是被放在一起的,可就在突然的一天,夫妻剑双双失踪,夫妻剑的主人寻了许久无果后,便告知天下,他不再独享夫妻剑的威名,只愿有缘人得到后能倾心相待。

  后来,师傅下山历练,在一家铁匠铺发现了干将,便将其带上了山,可没有人能让其认主,直到我拜师后才打破了此种说法,但莫邪仍不知所踪,直到——遇见你。”

  穆瑶惊讶的看着他,身体微微前倾“也就是说你手里拿的这把就是干将了?”

  “嗯”相比于穆瑶惊讶的表情,蜀黎就有些怪异了,“你可知干将莫邪为何被称为夫妻剑吗?”

  “为何?”穆瑶眼睛闪闪发亮的看着他,让他对接下来的话有些难以启齿,脸红的说“相传,拥有干将莫邪的男女,都、都、都…”他这一结巴可把穆瑶给急坏了“你倒是说啊,都会怎样?”蜀黎看着露出女儿性的穆瑶,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叹了口气,用柔和的目光看着穆瑶说“都会有夫妻缘,无论哪一世……”

  穆瑶呆呆的看着他,脑子里只有三个字“夫妻缘”~~再看他的目光变得有些怪异“真的就没有其他办法吗?”

  蜀黎有些委屈的看着她“我也没有太差吧~”

  噗!

  “好啦,其实你也没有太差。”

  蜀黎一直看着穆瑶,看的她有些不好意思,蜀黎看得出来,于是说“过几日傅城有个庙会,我带你去逛庙会,如何?”

  穆瑶眼睛又亮起来了“庙会?是何样子的?会否热闹?”

  “嗯,会很热闹。”她竟连庙会都不曾去过吗?到底是怎样的家庭才会逼得她离家出走,决定不再回去?她该有多大的毅力才能使得自己出落的这般亭亭玉立,对生活充满向往?

  是!我承认,我心疼了。

  “那我是不是该准备些什么?”

  “不用,把自己带去就好。”

  “那我们何时启程?”

  “今日天色已晚,先找个客栈住宿一晚,明日启程。”

  “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快穿之梦中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快穿之梦中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