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最是无情帝王家
浅水2017-09-21 15:043,266

  在滔天的恨意中来到了太子府。

  太子府极为气派,门口的守门石狮像足有两人高,光占地面积就有一个小型部落大小,院内亭台楼阁,诗情走廊无不显示着府邸主人的地位超然和奢侈。

  手上已经伤痕累累,可身体上的痛远远抵不过心上的痛。双手捂住心脏的位置,喃喃自语,“最是无情帝王家!我该怎么办?阿黎,瑶瑶好想你……”

  还沉浸在忧伤中,就听到轿撵外传来喊声,擦干眼泪,端正的坐在垫子上,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门帘。

  府前的下人们哗啦啦的跪了一地,标准的宫廷礼仪,“恭迎太子妃!”

  等了许久都不见有人下来,只能隐隐约约看见轿撵里有人,一旁的嬷嬷走到轿撵旁轻声问道“太子妃娘娘,您醒了吗?”没人回答,不死心的又问了一遍,“娘娘?”

  不能再等了,一把掀开门帘,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她,吓得她连连后退,一屁股摔倒在地。

  等回过神来爬到轿撵旁颤颤巍巍的说“娘、娘娘、老奴、老奴恭迎您的圣驾,还请娘娘下轿,随老奴入府梳洗一番,去见太子殿下。”还是没动静,抬头看了一眼轿撵,“还请娘娘下轿!”

  一双纤纤玉手掀起了门帘,一步步的踩着木梯下轿,眼神斜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嬷嬷,“怎么,一个小小的奴才都敢以下犯上了?”

  “奴才不敢。”

  “不敢?如何不敢?方才又是哪样?”

  嬷嬷以为穆瑶要教训她很是不以为然,自己的靠山可是太子!谁敢随便教训我!

  穆瑶的反应出乎她的意料,并没有教训她反而是说“走吧。”目带探究的看了穆瑶一眼,起身到前面引路。

  半个时辰后。

  大厅。

  “参见太子殿下。”

  “你,抬起头来,让本太子看看。”她是谁?为何感觉如此熟悉?

  繁重的头饰,让她不敢太大动作。缓缓的抬起头,在看清座上之人时有些傻眼了,这不是陆允吗?他怎么会在这儿?等等!难道他就是太子?四下看了看,这大厅里也就两名男子,一个陆允,一个站在他旁边的中年男子,无疑,陆允就是太子!

  初见时的惊讶与欢喜在这时已烟消云散,只剩下一片死寂和淡漠。

  她的变化,都一点不漏的落入陆允的眼中。

  为什么!嫁给我就这么不愿意吗!就因为庙门口的那个人吗!

  “穆瑶,你以后就是我陆允的妻子!是这太子府的太子妃!是王朝未来的皇后!你可知道!你可明白!”一想到那个男人他就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那个男人,很优秀,是的!不得不承认,他真的很优秀,甚至不比自己差……

  “是,穆瑶明白。”

  淡淡的,轻飘飘的语气,让他的火气再上一层,“你现在已经是我的妻子!”

  “是,臣妾明白。”

  听到她这样说,即使她并没有臣服与他,只是在称呼上的退让已经让他心情大好,“来人!将印章交与太子妃,以后她便是这太子府的女主人!”

  “是。”

  管家双手捧着印章递于穆瑶眼前,“娘娘。”却不见穆瑶接手,转头看向陆允,询问如何是好。

  陆允摆手让他靠边,又问穆瑶“为何不接?”

  “臣妾并不适合。”

  “为何?”

  “先不说臣妾初来乍到,对府中一切并不熟知。”

  “那后又是如何?”

  “后,臣妾并非太子殿下良人!”

  陆允蹭的一下站了起来。下人们都识趣的离开了大厅,关上门。

  陆允极力压制着内心的怒火,“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穆瑶抬头直视着陆允,“太子殿下,我说,我,穆瑶,并非太子殿下良人!这回,太子殿下可听清楚了?”

  “给我个理由!”陆允已经忍不住怒吼了出来。

  “我已经成亲了。”

  “是他,对吗?”他好像已经猜到是谁了,不再看她,好像要透过门窗看清什么。

  “嗯。”在说到蜀黎的时候,她的眼神开始变得有焦距,开始变得温柔。

  陆允愤然离去,只留下一句话“我不管你以前怎样,现在你已即然成为我的人,就应该一心为这里,而不是只想着他!”

  “我会离开。”

  陆允已经红了眼,“你敢!我永远都不会让你离开!”

  陆允已经走了,穆瑶还跪在原地,一遍一遍地重复着,“我会离开!我一定会离开!”对于这个想法,她已经有点痴了,直到双腿发麻,才意识到,自己已经跪在这里太久了,起身离开,回到自己的“临时”住处。

  当穆瑶进入琉璃院的宁静阁时,站在一旁的嬷嬷顺着身后的柱子滑落,一屁股跌落在地。一双手胡乱的摸索着,无双上前一步握住她的手,嬷嬷转头看向无双,眼中的惊恐与慌乱还没有散去,一把拽过无双,捏住她的双肩,声音还在微微的颤抖。

  “无双,你看见了吗?”

  “嬷嬷,看见什么了?”

  “太子殿下怎么会对她那么好!那么纵容!她如此以下犯上太子殿下都没有下令治她的罪,没想到!真是没想到!”她已经变得有些疯癫,疯狂的撕扯着无双。

  无双被捏的生疼,挣扎着,“嬷嬷快放手!快放手……”

  嬷嬷一把推开无双,疯疯癫癫的自言自语,“刚才我以下犯上,她会把我怎么样?她现在已经贵为太子妃,一定会下令处决我的!不、不、不会的!一定不会的!她只是个妃子,我背后可是太子!她一定不敢轻易对我动手!对!一定是这样的!一定是!……”左一晃右一晃的踉跄着离开了琉璃苑。

  无双从地上站起来,一边揉着被摔疼的屁股,一边咒骂着走远的嬷嬷,“这该死的死老太婆,使这么大劲!疼死我了!”骂着骂着又笑了起来,“这死老太婆这下算是疯了,现在我倒要看看还有谁敢骑在我头上!以后这太子府可就是我的天下了!哈哈……咳咳!哎呦!疼死我了,我得回去休息会儿。”揉着屁股一瘸一拐的走回了住处。

  一双眼睛在门的另一边,将这边的情形看得一清二楚。一个普通的下人都如此这般,那这妻妾成群的太子府又会如何呢?呵!想必只会比这厉害百倍、千倍还不止!

  今晚的新月,多一点,却又少一点。

  穆瑶站在窗前的月光下,看着手中的樱花簪,轻轻地抚摸着,睹物思人,“阿黎,你现在会在干嘛呢?你的伤有没有好一点?阿黎,我好想你……”

  虽说现在天气回暖,但夜晚的风总是带着丝丝凉意。

  蜀黎被冻醒了,强忍着浑身的疼痛坐起身,看了一眼身上的伤口已经结痂,不再血流不止,“瑶瑶,你若是看到我如今的这副样子,是会笑我衣衫不整,还是会担心我不会照顾自己呢?瑶瑶……瑶瑶……”男儿有泪不轻弹,蜀黎哭了,只是为了穆瑶……

  蜀黎回到小木屋,环顾一周,到处都是穆瑶留下的痕迹,一一拂过,最后打一盆热水,几块布,一瓶酒,做到穆瑶常用的梳妆台前,一点一点的处理着伤口,消毒,包扎。

  整理好自己的衣冠,对着镜子微微一笑,可这笑却充满了苦涩的味道,“瑶瑶,你看,我可以把自己照顾的很好……”诚实的眼泪却出卖了他,在他充满苦涩味道的微笑的脸上,纵横交错,泪流满面,悲伤的情绪环绕在整个樱花谷的上方,经久不散……

  新月正中,夜已入深。

  宁静阁里昏暗一片,只有床头的那盏烛灯还在散发着微弱的光芒,在黑夜中诡异生姿,好像在预示着要发生什么不好的事……

  吱嘎!

  房门被打开了。

  一个高大黑影晃悠着醉醺醺的走了进来,慢慢走至床前,掀开床幔,轻轻触摸着床上人儿的脸,语气埋怨地说,“都到这种地步了,为什么你还在想着他?为什么你心心念念的人不是我?当初在庙会上即使不知你是女子,我也不曾忘记过你,依然心存与你交好,不久前从父皇那里得知你才是与我早有婚约在身的穆府大小姐时,我简直欣喜若狂。”越说越激动,突然又平稳下来,“可现在又是为了什么?你告诉我,为什么?”

  可能是酒精的力量,也可能是他自己想这样干,他开始变得狂躁起来,狠狠地撕扯着穆瑶的衣服,压到她的身上,放肆的摩擦着她的嘴唇,衣服一件件的剥落,凉凉的,穆瑶觉得有些不舒服,悠悠转醒。

  看到压在自己身上的陆允时,眼睛一瞬间的瞪大,她奋力抵抗,想要将他从自己身上推下去,自己曾经答应过阿黎,绝不会背叛他,可毕竟男女力量悬殊,又是在这种情况下,无论她怎么推,陆允都不曾移动分毫,甚至越缠越紧。因为她的抵抗,陆允不耐烦的皱着眉,将她的手压在她的头两侧,她再也无法抵抗,在那一瞬间,她想起了娘亲,想起了樱花谷,想起了蜀黎,“阿黎对不起,我还是背叛了你……”无声的流泪,泪水顺着脸颊流进了深黑色的发丝里销声匿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快穿之梦中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快穿之梦中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