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朝李元霸死后地府不敢收
2017-09-14 22:154,126

  悠悠岁月,时间倒退到了公元一千二百多年前逐鹿天下的隋朝末期,盛唐初期。

  古书记载:李元霸回到潼关时,雷光闪烁,霹雳交加,大雨倾盆而降。那雷声只在元霸头上响,如打下来的光景。元霸大怒,把锤指天大叫道:“天,你为何这般可恶,照我的头上啊?”瞬即把锤往空中一撩,抬头一看,那四百斤重的锤沉沉坠落下来,扑的一声,正中在元霸脸上,一代霸王就此烟消云散。

  一百年!

  三百年!

  五百年!

  一千年!

  ……

  历史的车轮重重滚动,昔日的光景已经成了厚重的沉淀,往日的辉煌也成了古老的传说,谁也不知道在那地底深处有一缕被封印了一千二百多年的魂魄,这缕魂魄只能每天在那混沌狭小空间默默的等候……

  曹操墓的挖掘在神州大地掀起了盗墓狂潮。

  幽深的墓地,人影憧憧。质地紧密,颜色驳杂的夯土在一座隆起的土丘边堆积如山。

  “咔嚓!”一声低沉的巨石破裂声音。

  “开了!”

  一阵欣喜激动的声音,在确定了墓穴里面没有毒气和机关之后,一群盗墓贼蜂拥进入了阴森墓道开始收刮财宝。

  就着昏暗的灯光,有人打开了一个形状古朴精致、封口的玉坛,一声轻微的“噗嗤”声音,一群盗墓贼感觉到墓道里面突然刮起一阵寒风,几个盗墓贼感觉浑身一阵发冷,因为,这阵寒风就像铺天盖地的杀机一般让人心惊胆战……

  这阵寒风稍纵即逝,一群盗墓贼不知道,他们释放了囚禁千多年的绝世凶人。

  “快了,早点收了这孤魂野鬼回去报道。”在墓室之口,黑无常身穿黑麻布衣,头戴书有“正在捉你”的长帽喃喃自语。

  就在那封印被打开的一瞬间,感觉到浩瀚虚空的李元霸魂魄几乎是一种本能掠了出去,只是,他做梦也没有想到,等候在外面的是孤魂野鬼最为害怕的招魂幡……

  “飕!”

  一阵暴烈的杀机猛然冲了出来,黑无常还没有反应过来,那铺天盖地的杀气已经风驰电掣的刺破招魂幡擦肩而过,那霸烈的杀机差点把黑无常冲得魂飞魄散,本是漆黑的脸膛也变得惨白,待得清醒过来,那厉魂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查看了一下招魂幡里面的厉魂气息,黑无常的道行找不出什么前因后果,也不敢追赶,收起被冲得破裂的招魂幡,与那杀气背道而驰,一溜烟的向那酆都阎罗汇报去了……

  黑无常做梦也想不到,自己的招魂幡带上了那绝世凶人的气息,却是为酆都城惹下了弥天大祸。

  想到那凶魂之凌厉,一路驾起阴风赶回酆都城的黑无常越发心惊肉跳,从他干了这份阴差之后,勾摄的神魂不计其数,凶厉的魂魄也没有少见,但是,连招魂幡一个照面之间就被冲得破碎的魂魄还是第一次遇到……

  只是数分钟就到了酆都城,点卵报道之后,黑无常立刻急急的赶到了秦文广的阎王殿。

  ……

  “可有此鬼具体信息?”第一殿阎王秦文广雄踞阎罗殿,看着跪伏于地瑟瑟发抖的黑无常。

  “小人不知道,小人只是半夜出巡各地,明察暗访,途经一荒山野岭,观看天象,察觉有魂魄即将出没,如是前往捉拿,那知道,那团混沌未开的魂魄居然凶厉无比,光是刮起的寒风就如同锋刀利箭,差点把卑职冲得魂飞魄散……。”黑无常似乎还在惊魂未定,说话的声音都在颤抖。

  秦文广掐指翻开生死册,掐着手指微闭双眼,一阵漫长的沉默,那严肃威严的脸也变得凝重起来。

  “生死薄上没有此生魂,不过……”秦文广睁开眼睛,微微皱起眉头,一脸的疑惑之色。

  “大王,卑职职责专拿恶鬼,现在恶鬼逃离,阴天子怪罪下来……”黑无常一副诚惶诚恐、欲言又止的表情。

  “此恶鬼出生不明,从你那招魂幡上面残存的魂魄显示却齐聚七杀、贪狼、破军三星,命格更是奇诡异常,哪怕是本王亲自出马,也不一定能够捉拿,你和白无常严管黑白时辰,监控投胎记录,如若让此魂魄得到肉身,必定会让天下大乱,本王立刻向阴天子汇报,再做定夺……”秦文广话还没有说完,身体赫然张起,消失在那漆黑如墨的黑暗之中。

  “七杀星……”黑无常莫名其妙的打了一个冷战,他做梦也想不到会在荒山野岭之中遇到传说中的七杀之星。

  杀一是为罪,屠万是为雄!屠得九百万,方为雄中雄!雄中雄,道不同,看破千载仁义名,但使今生逞雄风!

  七杀星的代表人物是白起,一生征战沙场达37年,攻取70余城,歼敌过百万,未尝败绩。然善始者未必能善终,白起性格耿直,屡抗秦王之命,终被赐死。

  黑无常还没有任勾魂之职时,听闻为了收七杀星白起的魂魄,除了当时的一干阎罗,就是阴天子都亲自出马,而且,玉帝也派下天兵天将助阵,可见七杀星声势何等威猛。

  紫薇斗数在命理学中记载:七杀、贪狼、破军在命宫的三方四正会照时,就是所谓的“杀破狼”格局。指“七杀星”、“破军星”、“贪狼星”,此三星一旦聚合,天下必将易主无可逆转!

  这九州大地,太平盛世,谁能够聚合三星?

  想到这里,黑无常再一次想起了那霸烈天下的寒风,莫名的打了一个冷战……

  话说李元霸那混沌的魂魄在空中风驰电掣的移动,一掠数十里。这个时候,天色已经微明,纵然是再厉害的魂魄也无法在烈日之下持久,那团魂魄虽然心智尚未完全打开,却有一种下意识的保护动作,一路狂奔试图找到投胎之所,那知道,掠地数千里,居然没有一个即将出生的胎儿。

  魂魄在匆匆逃离封印的时候,被黑无常的招魂幡所伤,这一路奔行后更是逐渐减弱,小如米粒,三魂七魄有分离之趋势,如果再不找到替身,烈日高照之际,也就是魂飞魄散之时。

  ……

  在C市的第一人民医院的重症监护室的病床周围,站着十几个表情沉重的男男女女,在病床上,躺着一个十七、八岁的瘦弱少年,少年紧闭眼睛,一脸苍白,戴着氧气罩,手臂上正在输液。

  “还有十分钟就要抽掉氧气了,病人亲属都到齐了吗?”一个女护士打开门,轻轻的走了进来。

  “到齐了……”一个身体略胖,一脸憔悴的中年妇女眼泪无法遏制的流了下来。

  “癌细胞已经扩散到了脑部,死亡对小逸来说未尝不是一种解脱,节哀吧!”女护士轻轻的叹息了一声。

  “谢谢您这几个月对小逸的照顾,谢谢您了……”那中年妇女已经泣不成声,半依靠在身边一个中年男人的身上,悲痛欲绝。

  “还有五分钟,你们先聊聊吧。”护士推门出去,一阵寒风吹了进来,护士不禁打了一个冷战。

  一分钟。

  二分钟!

  三分钟!

  ……

  房间里面安静得让人窒息,时间似乎也过得格外缓慢。

  五分钟!

  房间推开了,主治医师走了进来,众人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本是紧围在病床边的人都默默的退后一步,脸上露出凄凄之色。

  主治医师似乎已经看惯生死,并没有太多的表情,只是把目光落到了那对中年男女身上,在获得了两人默许的目光之后,主治医师没有任何犹豫的走到了床头,抽掉输液管和氧气罩,围拢在周围的人脸上都露出一丝不忍的表情,回头避开……

  重症监护室里面落针可闻,可以清晰的听到粗重的呼吸声。

  众人感到一丝奇怪,因为,主治医师居然没有立刻出去,这与他的风格不符。这段时间,病人家属对这个主治医师的性格多少有点了解,是那种技术型,不善言谈的医生,做事更是果断,按照他的这种性格,应该是拔掉输液管和氧气罩之后就会立刻离开。

  众人转过头,只见那主治医师一脸呆滞的看着心电图,众人的目光也落到了心电图上,顿时都是一脸的目瞪口呆。

  心电图呈现旺盛的生命力!

  ……

  十五天后,生命的奇迹在C市第一人民医院传播着,那个浑身都是癌细胞的少年居然奇迹的活了下来,虽然一直都是昏迷在床上,但是,每一项检测报告都告诉人们,这个少年的生命特征已经越来越强烈了。

  最让人震惊的是,少年身上的癌细胞居然在减少,虽然幅度很小,却是非常的明显。

  主治医生由开始的震惊到最后的兴奋,每天都会亲自观察少年的病况,做下详细的记录。

  第十六天早晨,少年的身体动弹了一下,睁开了一双犀利的眼睛,看着这个白色的世界,目光之中露出一丝迷茫……

  “小逸,你醒了?”靠在床沿瞌睡的中年妇女被少年的动弹弄醒,睁开蓬松的眼睛,见那少年居然睁开了眼睛,顿时一脸惊喜。

  “你是何人?”少年刚待坐起,浑身一阵剧烈的疼痛感立刻侵袭了他的全身,又躺到了床上。

  “你不认识妈妈了?”那中年妇女睁大眼睛看着少年,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妈妈?”少年感觉一阵剧烈的头痛,如同万蚁噬心一般,大脑之中赫然出现一副招魂幡,赫然一声暴喝:“小鬼,你也敢欺我!”。声音如同巨雷一般,地动山摇,整栋楼房为之震动,旋即,少年又昏迷了过去。

  主治医师第一时间就赶到了。

  “卓医生,小逸会不会出什么问题?他居然不认识我了。”中年妇女用手轻轻的抚摸着那张苍白的脸颊,慈爱之色溢于言表。

  “小逸身体里面的癌细胞虽然还有,但是,生命力旺盛,癌细胞也在递减状态,如果按照这个速度,二年左右,小逸的身体就能够完全康复,至于小逸为什么不认识你了,估计是脑细胞受损,具体状况还要观察,你也别急,小逸的生命力非常活跃,既然他的身体具有修复功能,那么,脑细胞也会慢慢康复的……”

  “那……那……我应该怎么办?”

  “不用怎么办,只要别刺激他就是了,一切还要等观察才能够定论。”

  “谢谢医生。”

  ……

  李元霸的魂魄得到了阳间肉身,又修养了一段时间,封印千年的神魂心智开启,在昏迷瞬间的头痛让他想起了解开封印时候被招魂幡挡住所伤的情景。

  几乎是立刻,李元霸把头痛和被那招魂幡收刮的魂魄联系,居然不管这阳间之事,神魂立刻驾起阴风,循着那招魂幡上面的气息,只朝那地下丰都而去。

  这个时候的李元霸有了肉身做后盾,心智开启,魂魄也幻化成了人形,风雷阵阵,声势逼人。

  只是数十分钟,李元霸已经到了一座漆黑如墨的高大城池之前,城池险峻雄伟,城上林立着密密麻麻的凶悍鬼兵,刀枪如林,旌旗飘扬,阴冷逼人。

  “开门!”城墙设有禁制,无法飞越,李元霸落下阴风,立于紧闭的城门之前大喝道。

  城墙上见一瘦弱黄毛小鬼居然敢挑战鬼中王城,先是一阵骚动后又是一阵哄笑,旋即,一个身穿银色甲胄手持虎头长枪的大将越众而出,立于城头之上怒叱。

  “何方小鬼,敢来酆都闹事,本将今天心情不错,速速离去,不然,让你魂飞魄散!”

  本文来自小说《重生之绝世猛男》第一章,关注小说可直接加入书架。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绝世猛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绝世猛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