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人来到鳢都鬼城,在城门口叫嚣要找黑无常
2017-09-14 22:193,347

  这人正是罚恶司司长,今天是他职守酆都城,因见是一乳臭未干的黄毛小鬼闹事,并没有放在心上。

  “哈哈哈哈……此等小城也敢嚣张,本王挥手让它灰飞烟灭,立刻报与你们城主,让他交出一戴黑色长帽的家伙,不然……”李元霸一阵说到后面,嘿嘿冷笑。

  “戴黑色长帽的家伙,黑无常……”那银色甲胄的将军不禁一愣,立刻想起黑无常。

  “我管他黑无常、白无常的,立刻让他来见本王赔礼道歉,不然,本王让他,魂飞魄散,永不超生!”李元霸大声道。

  “哒!孤魂野鬼也敢直呼我兄弟姓名,这天道乾坤,岂容得了你这小鬼张狂!”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身穿白袍,头戴白色长帽的汉子站到了城墙之上,此人正是那监管白天的白无常谢必安。此时是白天,正是他职守时间,听到城门喧闹,立刻赶来,听到有人居然敢上门找黑无常的麻烦,顿时大怒。

  “看来是你兄弟了!”

  李元霸见这白无常和那黑无常除了服饰颜色不一样外,形状打扮都是一模一样,暗自嘀咕,也不出声,大步走到城门之下,抬起胳膊,猛然一拳朝那沉重的黑色城门轰了过去……

  “轰!”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这从来没有倒塌的黑色城门居然如同纸糊一般轰然倒塌,巨大的声音让绵延数十里的城墙也在颤抖。

  城门倒塌之后,李元霸却不进去,反而倒退到城墙边,抡起胳膊,在那城墙之上连砸三拳。

  “轰隆隆……”

  拳头砸在城墙上,仿佛天崩地裂一般,先是一阵摇晃,然后,一阵“咔嚓、咔嚓”的破裂声音,这绵延数十里的城墙居然倒塌成一片废墟,城头响起一片鬼哭狼嚎的惨叫之声。

  整个酆都城城墙都设有禁制,哪怕是阴天子和十殿阎罗也无法飞越,站在城墙的士兵只能随着城墙的倒塌而亡命逃窜,除了法力特别高强的鬼兵鬼将逃了出来,大部分的普通士兵都被掩埋在巨大的墙砖之中,死伤无数……

  那白无常和罚恶司见这干瘦黄毛小鬼居然如此声势,哪里还敢出头,驾起阴风,朝城内一溜烟的跑了,这绵延数十里的城墙除了禁制依然存在,已经残破不堪,到处都是残兵败将,李元霸凶性大发,朝那一群宏伟的建筑物飞奔而去,所过之处,血流成河,无数鬼兵鬼将被他撕裂身体,魂飞魄散。

  待得李元霸跑了三里地,接近那群宏伟建筑物的时候,整个酆都城已经是没有了丝毫鬼影,无论大鬼小鬼,对他都是避若蛇蝎。

  恶鬼见多了,但是,如此凶恶的小鬼可是从未曾见过。一拳破开城门,三拳击垮酆都城,这在酆都城城志里面可是闻所未闻,一群大鬼小鬼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望风而逃。

  突然!

  李元霸站住了身体,因为,在那一群宏伟建筑物的前面,站立着六个身躯高大,身着王服的大汉,在他们身后,跟随着数百形形色色的小鬼,独不见那黑白无常。

  这六个当头之人正是那十殿阎罗里面的六人,分别是一殿秦广王、二殿楚江王、四殿五官王、七殿泰山王、九殿平等王、十殿转轮王。

  “本王乃十殿阎罗之首秦广王,不知公子何方人氏,有何冤屈,本王必定为你伸冤!”

  那秦文广好不威风,身高三丈,腰围八尺,一张银盆大脸,下巴五绺长髯。头上一顶金璞头,二龙抢珠;身穿大红蟒袍,四爪勾肩,正面金龙;腰悬曲玲珑玉带,脚踹粉底皂鞋。专司人间寿夭生死册籍,接引超生,幽冥吉凶自有一番气度。

  可是,面对前面弱不禁风的黄毛小孩,秦文广并没有一种俯视苍生的优越感,反而有一种极度的危险感觉,这个小孩浑身透出的凶厉杀机让他也不敢逼视。

  现在,秦文广最想知道的就是这个凶厉小鬼的出处,再上报阴天子,然后呈上玉帝再做定夺。可惜,生死册上没有这魂魄记载,那坟墓也被盗墓贼洗劫一空,文物辗转反侧被卖出了华夏九州,没有任何线索可寻,这小鬼的来历已经成了一个谜团……

  “本王……嘿嘿……你想查我的来历,我就是不说,告诉你,今天不把那黑无常交出来,我就血洗酆都城!”李元霸眼珠子一转,嘿嘿冷笑道。

  “大胆……”

  楚江王性格暴烈,立刻踏前一步暴喝。可惜,他话还没有说完,李元霸已经抡起胳膊,照面就是一拳轰了过去,劲风凛冽逼人,居然有万马奔腾之势。

  “不好!”

  说时迟,那时快,感受到那天地之威,秦广王立知不妙,双手一张,黑雾弥漫,虚空之中升起一片一尘不染的偌大镜子,镜台高一丈,镜大十围,向东悬挂,上横七字,曰:孽镜台前无好人……

  此镜乃“孽镜台”,为秦广王最厉害的法宝,凡恶多善少者入台照过之后,批解第二殿,用刑发狱受苦。

  这镜子其实和照妖镜有异曲同工之妙,能够照出恶人的前世今生,秦文广用这镜子照李元霸,除了想把李元霸带入牢狱之中,更想照出李元霸的前世今生。

  这法力无边的孽镜台生生挡住了那奔袭而来的拳头,镜子里面出现一个凶猛的弱冠少年。

  “呯!”

  “咔嚓……”

  ……

  可惜,这神通广大的法宝失去了往日的威风,一阵镜子龟裂之声传来,那偌大的镜面居然露出一条一条细微的裂纹,而且,那裂纹还有扩大之势。

  六殿阎罗的眼珠子都瞪了出来,看着那镜子呈现裂纹,居然一时之间不知所措。

  镜子虽然破裂,法力却没有消失,被化成无数快的破碎镜子里面的无数弱冠少年不停的变幻着,一时杀气腾腾,一时万马奔腾,又一时血流成河,变幻速度极快,显得异常的模糊……

  看着那变幻莫测的孽镜台,李元霸自然不会让它继续变幻下去,冷哼了一声,一拳重重的击了过去。

  “咔嚓……”一声刺耳的破碎声音,紧跟着一阵剧烈的掉落声音,如同珠落玉盘。这孽镜台千古至宝居然被李元霸一拳击为齑粉,那变幻的影像也消失无形,拳风的余劲刮在那楚江王身上,猎猎作响,如同刀割一般。

  楚江王哪里见过如此威势,整个已经呆若木鸡,傻傻的站在哪里惊魂未定,动弹不得。

  “啊……我的宝贝……”秦广王疼惜的大喊,道:“你既得肉身投胎,为何还来酆都城苦苦相逼?本王已经苦苦忍让,今天你毁了本王的宝贝,本王与你誓不两立!”

  “哼!尔等小鬼也敢狂言与我誓不两立,如果不交出那黑无常和那招魂幡,小爷必将让这酆都城血流成河!”

  李元霸不管那阳间之事,风风火火赶到酆都城,并不是为了黑无常,而是为了黑无常那招魂幡,因为,李元霸从那封印之中解脱出来正是虚弱之时,却遇到了白无常的招魂幡,被那招魂幡削弱魂魄,在获得肉身为后盾之后,立刻循着魂魄留下的气息杀到了酆都城寻找那被带走的残存魂魄。

  “也罢,战吧,不然让你这等孤魂野鬼小看了酆都城!”秦广王怒火滔天,虽然一直忍让这超级杀星,终究是位高权重,按捺不住骨子里的凶性。

  “蓬!”

  李元霸一声冷笑,也不搭话,只是扬起那干瘦的拳头,一拳接着一拳的砸了过去,这看起来简简单单的拳头,却是苦了六个阎罗,不管是什么绝世宝贝,在这拳头面前都变成了破铜烂铁,根本是不堪一击,一群小鬼更是近身不得,光是那凛冽的拳风就足够让他们魂飞魄散、近身不得……

  “哒,何方妖孽!”

  就在李元霸杀得性起的时候,空气中响起一声暴喝,李元霸循声望去,只见空中一个身穿金锁甲胄,大红袍,玉束带,点钢枪,骑着一匹五彩斑斓的巨牛的大汉气势汹汹的扑面奔了而来。

  “你乃何人?!为何有些眼熟。”李元霸猛力一拳轰开围战的六个阎罗王,仰头看着逼过来的大汉,那瘦弱的身体如同大山一般屹立,纹丝不动,对那凶悍的巨牛和长枪丝毫不惧。

  “本王乃东岳泰山大齐仁圣大帝黄飞虎是也,人称阴天子,执掌酆都幽冥地府一十八重地狱,总管人间吉凶祸福,你这黄口小儿,为何毁我城池,杀我鬼兵鬼将?!”黄飞虎勒停五色神牛,在高高的云端俯视着李元霸,那寒光闪烁的长枪直指李元霸,锁住了李元霸的魂魄。

  “原来是你,哼!给小爷听着,有个叫黑无常的家伙趁本……趁我脱离封印的时候,用招魂幡伤我魂魄,让他速速献上招魂幡,不然……”李元霸冷笑一声道。

  “不然怎么样?”黄飞虎长枪一抖,杀机凛然,六个阎罗王也呈现围拢之势。

  “不然,这酆都城要血流成河!”

  “哈哈……我黄某人活了数千年,一个黄口小儿居然敢狂言让酆都城血流成河,也罢,今天黄某人就以大欺小,收了你这孤魂野鬼,看枪!”

  黄飞虎勃然大怒,纵牛摇枪,踏着滚滚厚云朝李元霸杀了过来,一时之间,乌云滚滚,遮天蔽日……

  PS:新书急需收藏和红票,请兄弟姐妹们支持!

  本文来自小说《重生之绝世猛男》第二章,关注小说可直接加入《我的书架》。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绝世猛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绝世猛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