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鲁凯2019-01-12 11:244,922

  当爱情在一个人身上发生,世界上再没有比对方更重要的事。期盼、等待都是甜蜜的。挖空心思去取悦对方,对方一点细微的反应往往能够带来极大的快乐,天下还有比这更美好的事吗?

  每天都浸在蜜罐里,梦里都是笑着。恋爱之前觉得社会有诸多不善,但现在看来,眼中所见总能看到好的方面。天气纵然寒冷,身心都是暖呼呼的。冬寒中,自胜甚至感到了春暖的气息。

  在自胜跟徐绽去上课后,她班上的同学都注意到了他。正式的婚姻见父母基本上就会定下来,校园里的恋爱关系见过双方的室友、同学也基本无虞了。

  自胜以为徐绽只是想让他陪她上课,徐绽愿带他到班上露脸他是很高兴的,露脸等于宣示主权,那些对徐绽打主意的人都可到此为止。他在得意之时,王晴在暗中观察他,好在他表现得中规中矩,勉强通过了考察。

  于是,跟所有校园情侣一样,徐绽、自胜开始了他们的生活。

  早上,自胜总被手机铃声吵醒,这是徐绽叫他早点起床到她寝室楼下等她。手机铃声就像徐绽下的命令,自胜马上起来手忙脚乱地穿衣、洗漱,然后飞奔徐绽寝室楼下。而徐绽每天起来后总要为梳什么样的头发,穿哪件衣服琢磨半天,要是自胜夸她衣服好看,头发梳得漂亮,这一整天她都会是好心情。一般情况下,自胜总要等到鼻子冻红了徐绽才下来。有时徐绽见他冻得可怜会说道:“等得越久,越有风度。”自胜辩不过她,他只能摇摇头,某种程度上他喜欢徐绽的蛮不讲理。

  一起吃过早饭,打笑着往教室走去。一方没课时另一方总要跟着去上课,两人都有课时不得不短暂地分开,但课堂上也频频短信。

  晚上一块吃过晚饭,在图书馆相对而坐,做作业,看同一本书,他们熟悉了对方聚精会神的凝思。时常相视一笑,这里面蕴含着无穷的滋味,不在言语中而只有他俩才懂的默契。

  图书馆关门后,他俩总是拉着手落在人群后面长久地徘徊,在瑟缩的寒夜中体会着他们才懂的温暖。纵使冰雪覆地,他们感觉也是置身在冰雪消融的春天。

  每晚都是依依不舍,回到寝室后又是短信,又是电话,有说不完的话,这些话在外人听来基本上是废话,但从对方口中说出来却有言说不了的味道,他们只恨不能时时刻刻腻在一起。

  西北高原的冬天温差极大,晚上零下十几度,中午太阳高照时又能到十几度。中午吃过饭,草地上常坐着三三两两的学生。

  徐绽、自胜也常置身其中,晌午的片刻感受着阳光的光热。一天,他们背倚着背晒着太阳,自胜拿出一本书。

  “你下午有课吗?”徐绽眯着眼问着。

  “有。”

  “我下午没课,我跟你去上课。”

  “好啊。”

  阳光照得人发热,徐绽身体突然往前一挪,自胜差点躺到了草地上,她乐得哈哈笑起来。

  “太热了。”徐绽把羽绒衣的拉链拉了下来。

  “你看的什么书,给我看看。”徐绽把自胜手里的书拿了过来。

  “《传统下的独白》,书名倒是有点意思。”徐绽是赞赏的神情。

  “这本书好看吗?你看了多少?”

  “好看,早看了,现在再翻翻。”

  徐绽随手翻着书,草草浏览了目录。

  “这篇好看不好看,《红玫瑰》?”

  自胜点了点头。

  “那我读给你听。”

  徐绽坐过来,他们又后背相互倚靠着。

  “那一年夏天到来的时候,玫园的花全开了。玫园的主人知道我对玫瑰有一种微妙的敏感,特地写信来,请我到他家里去看花。”

  “三天后的一个黄昏,我坐在玫园主人的客厅里,从窗口向往望着,望着那一朵朵盛开的蔷薇,默然不语。直到主人提醒我手中的清茶快要冷了的时候,我才转过头来,向主人做了一个苦涩的笑容……”

  阳光照着人的脸,耀得眼花。徐绽缓缓地读着《红玫瑰》,把自胜慢慢带进了文章所写的意境中。

  “我们同看日出,看月华,看眨眼的繁星,看苍茫的云海;我们同听鸟语,听虫鸣,听晚风的呼啸,听阿瑞尔的歌声……”

  他微闭着眼,静听着徐绽朗诵,一字一句带着感情流到了心田。

  “李敖看起来张牙舞爪,想不到能写出这么细腻,感情又深的文章。他对Rosa念念不忘了。”徐绽把书合起来,见自胜没有接话,用后脑勺磕了自胜后脑勺几下。

  “你倒是有点反应,人家跟你说话了。”

  对自胜来说,他从来没有想到过看一篇文章还有这样的看法:喜欢的人读给你听。这什么感觉?鲜花为你盛开,阳光因你普照,雨水因你而丰润,你得到了天地间的厚爱。

  “读得真好,字里行间的情感都被你读出来了。”

  “听起来怪怪的,你是在夸我还是骂我?”徐绽鼓着脸颊目视着他。

  “当然夸你,人长得赏心悦目,读起书来还像唱歌一样好听。”

  西北的冬天浑然一色,都是灰蒙蒙的。但谁又想得到正是在这单一的色调里孕育着来年的春天。

  “你觉得我什么发型好看?”

  “你啊,什么发型都好看。”

  “说嘛,什么发型好看?是留刘海还是不留刘海,是直发还是卷发,哪个好看?”说完转过身摇着自胜的肩膀。

  “你说哪个好看,我周末做个头发去。”

  自胜听得心喜,撩拨她道:“做什么发型,这个月的钱都请你吃饭了,没钱。”

  “谁要你出钱,我自己有钱好吧。”徐绽赌气转了过去。

  “真是不解风情。”她又幽怨地说了一句。

  “不知道谁不解风情。”自胜坐到徐绽对面,捏着她的双手。

  “你什么发型都好看,长得这么标致的。”

  “别奉承我,我会信以为真的。你说嘛,要不我染个发去?”

  “千万别染,我是乡下人,最看不惯黄头发。”

  徐绽嘿嘿笑了。

  “你喜欢哪个女明星?我就做个你喜欢的女明星那样的发型去。”

  “你就是我的女明星,电视上的那些只会搽脂抹粉,哪能跟你比!”

  “说话一点也不正经。”

  语气中带着责备,心里却是美滋滋的。

  “你不喜欢看女明星吗?那你喜欢胖一点的女生还是瘦一点的女生?”

  徐绽转过身来,像小孩一样嘟着嘴看着他。

  “胖的女生还是瘦的女生?当然是胖的。将来娶你是要出聘礼的,钱都出了,何不挑个块头大点的。”

  “哦,所以你请我吃饭是为了让我长胖?我可没说要嫁你,想要我,嘿嘿……”徐绽骄傲地显露着她的神气。

  “把你的MP4给我听听。”

  徐绽把一个耳机塞到了他耳朵里。

  音乐旋律响起,几首歌听下来都是自胜不熟悉的。

  “你这里面都有哪些歌,怎么我都没怎么听过?”

  “最多的是莫文蔚的,我喜欢莫文蔚。”

  “君子豹变,其文蔚也。她的歌有什么好听的?”

  “好听,我喜欢听,就是好听。因为我喜欢听,你也得喜欢。”

  “那我仔细听听。”

  “晚上熄灯后我经常在收音机里听到她的《电台情歌》跟《宝贝》,好好听啊。尤其这首《宝贝》,很适合睡觉前听。”

  说到这徐绽已是陶醉的表情,一边还哼唱起来。

  “不知从哪天开始,不知到哪一天止,你一直都藏在我心里……”

  这首歌唱完后她又接着说道:“接下来放的这首叫《忽然之间》。”

  自胜仔细听着歌词:我想起了你,再想到自己,我为什么总在非常脆弱的时候怀念你;我明白太放不开你的爱,太熟悉你的关怀,分不开,想你算是安慰还是悲哀……

  歌词、旋律都有点伤感。

  “这有什么好听的,千篇一律,难听死了。”自胜拔出耳机还给了徐绽。

  “你不听我自己听,我就是喜欢莫文蔚。”

  太阳渐渐向西边的山头靠去,阳光已没有晌午的热量。一阵风吹来,带来了凉意,枯草地上的学生开始散去。

  “七八节有课,跟我上课去。”

  徐绽伸出手,自胜把她拉了起来。

  赶到教室,课已经开讲。自胜、徐绽慌忙落座,引得前排的同学纷纷扭过头来看。徐绽红了脸,低头翻开了书。

  讲课很有意思,翻幻灯片,念幻灯片,也不管有没有人听,颇得自娱自乐。讲话时还时常中文中夹杂着零星的英文。譬如:China的国内生产总值翻倍了,我们的工资怎么不见翻倍了;我们下一次课找个topic来做个presentation好不好,你们的opinion了;对于这个问题你们有idea吗;你们只有好好听我的课,才能写出高水平的paper,将来才能多拿几个好offer啊。

  自胜对徐绽轻声说道:“中文里加无谓的英文单词,如钱锺书说的,表示自己吃了顿好饭,要露出牙缝里的肉屑炫耀炫耀。”

  “这有什么炫耀的,现在吃顿肉还能炫耀,眼界这么低?”徐绽在桌底下偷偷拉着他的手在他耳边细声说着,自胜差点笑了出来。

  “中文里加英文单词不算本事,要是英文里加汉字,那才说明英文过了关。”

  “你怎么有这么多看法?不过英文中加汉字还真没看到过,想想挺有意思。”

  “嗯,英文不过关,又想挟洋文以自重,或者来装饰吧,崇洋媚外又没本事。”

  “注意课堂纪律,是我讲还是你们讲?understand?”

  教室里哄堂一笑,讲台上的老师脸都气红了。

  “笑,还笑!我教书这么多年,还没见过纪律这么差的班级。是我讲得好还是你们讲得好?来,你们谁认为自己讲得好就到讲台上来讲。”

  同学中有人还在嘀嘀咕咕。

  “你们是80后还是90后?怎么这么不懂规矩,我这个课你们能不能过,课堂表现可是占百分之四十的,表现怎么样自己掂量掂量。这课可不像别的老师一样考前会给范围,我这个不会给的,你们最好平常给我好好表现,给我好好学。”

  听到期末考试不给范围,教室里立即一阵抱怨声。

  “他敢不给范围,要知道期末考试太多人不及格的话就是教学事故,他敢挂科挂多了,那评优评先都没戏。”自胜听到陈帅在前一排小声跟边上的同学说着。

  好久课堂总算安静下来。

  校园是恋爱最好的地方。没有生活的压力,没有家庭的羁绊,抛开了大部分的世俗。也许只有在校园里才有纯粹的男女相悦。上课下课,教室图书馆,操场基本涵盖了所有的生活。

  当爱情在两个人间发生,男女相悦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吧。有了爱情,最平淡枯燥的生活也会变得多彩。想着对方的某个表情,想着对方的某一句言语,自己哪句话说得不好,对方会不会误会?思绪、情感全系在一个人身上,取悦了对方似乎就得到了整个天地。

  对年轻人来说,有次刻骨铭心的感情是必需的。虽然人生的道路不是坦途,结局也未必完美,但在花开的季节盛开过,即使风吹雨打也不负这个时节,过往的风花雪月总是值得留恋的。有个人值得你全身心付出,也许是上天对你的恩惠。

  他们在秋天开始的时候相识,在寒冬渐隆的月份感情越来越炽热起来。

  一起吃饭,一起自习,一起上课。如果见不到对方,总像丢了什么东西似的怅然。

  图书馆、食堂、自习室总有他们相偕的身影。他们过了不说话就会尴尬的时期,常常相对无言却有无穷的滋味。这样的时候徐绽常忍不住扑哧一笑,自胜忙追问她笑什么,但徐绽怎么都不说,急得他心里痒痒的。徐绽看他那急不可耐的表情却越加快乐。

  为了解徐绽,自胜看遍了她空间里的每一张照片,每一篇日志,每一条心情,每一条留言。凡是看到QQ号为男性的足迹他总忍不住会点到那空间去看看,如果看到徐绽在空间里跟哪个男生互动得多,他又总有淡淡的醋意。但理智提醒他这不过是她朋友罢了。

  自胜还时不时开始在百度搜起了新疆的风土人情、地貌气候。因为徐绽来自新疆阿克苏,他对新疆有了更多向往,甚至还有些感情。他已知道阿克苏在维语里的意思,他期盼着徐绽哪一天带他去她成长的地方看看。

  一天晚上图书馆闭馆的音乐响起后两人收拾好书包从图书馆走出来,自胜突然说道:“徐绽,要是你一个人在图书馆自习会不会有人问你要电话号码?”

  “我怎么知道。”

  “那我们明晚试试,分开坐,看有没有。”

  “你是想看我有没有人要是吧?告诉你我可抢手啦,嘿嘿。”

  “有人要你还真给啊?”

  “你准许我给吗?当然不给,不都有你了。”

  自胜边嘿嘿嘿地傻笑着边拉着徐绽小跑到了避风的墙角,来不及说什么,急不可待地紧紧搂住了她。

  “搂这么紧,勒得我疼,放松一点。”徐绽像是推却着。

  自胜当是没听到,他已完全陶醉在徐绽醉人的气息中。

  “放松一点,抱得太紧了。再不放松一点我喊了……”徐绽边说边笑还边挣扎了几下。

  “哈哈,你喊吧……”

  每晚都是寒风刺骨,上完自习回寝室他们总要在人看不到的地方依偎,直到寝室门快关的时间点才依依不舍地回去。还有什么比校园黑暗角落里的亲昵更醉人心的事呢!

继续阅读:第八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生的等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