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鲁凯2018-12-28 23:424,881

  大一新学期,各个院系、社团总少不了迎新活动,最简单的莫过于组织各类球赛。

  自胜所在社团熟悉了彼此,社长组织过一次聚餐,爬过一次山了。相互间的关系虽然没有融洽,但好歹混得了个脸熟。

  一切社团,一段深入,往往像过了时节的女人,了解越多失望越多。刚入社团时的新鲜劲过去,以后就了无滋味。开会、座谈,发些不痛不痒的言论,就是不干实事。虽然如此,一个组织总有各种各样的职位,社团不吸引人,但职位可都是香饽饽,社团的社长、部长这些头衔是长面子的,混个一两年也许就能得到,熬资历得从当下做起。

  社联接到团委的通知,要丰富校园文化生活。社联召集各部部长商讨后决定组织各社团间的球赛。

  各社团接到通知后纷纷召集人马,又制定了大概的训练计划。自胜所在文学社把他选为了替补,徐绽凭着身高优势入选了雨湖爬山社的中锋。 接下来一周多的时间,每天白霜融化,温度快要升起来的时候,原来空荡的操场变得热火朝天。徐绽、自胜都要参加各自社团的训练,这让他们相聚的时间少了很多。

  这天,第四节课一下课,自胜匆匆奔往操场。徐绽跟他说今天在球场训练,让他早点去吃饭,但自胜急切地想见到她。

  已是午饭时分,球场上的人员开始散去。在靠里的球场,十多个女生在进行着半场训练。自胜背着阳光在台阶上坐了下来。

  快接近一天温度最高的时刻,场上的队员都脱了外套训练着。

  徐绽身材高挑,她更多地是在篮下接球投篮、抢篮板。在社团人员的吆喝指挥下倒是有模有样,跑位、掩护、防守,都有板有眼。这样来回跑动拼抢着,徐绽头发被汗湿了。

  徐绽的篮球技术在女生里算过得去,但动作看起来还是有些笨拙,她这点不灵敏在自胜看来却是增加了她的可爱,自胜看得心喜,想着怎么打趣她。

  一声哨响,分组对抗训练结束。社团指导训了几句话后各自散了。

  自胜拿着矿泉水,往徐绽走去。

  “你就吃过饭了?”

  “还没,你喝水。”徐绽接过矿泉水,咕隆咕隆喝了两大口。

  她用手肘擦着额头的汗水道:“你怎么跑来了,还好不知道你在场边看,不然我更放不开手脚,下次你不要来了。”

  自胜本想开她玩笑,听她这么一说改口道:“哪里,你不是投进了几个球,动作还挺优美。”

  “言不由衷。”徐绽把他的话截断了。

  队友见她跟自胜说着话,纷纷打个招呼先走了。很快,整个球场只剩下他们俩。

  学生们往食堂走去,每天这个时候挤得水泄不通。

  徐绽刚打完球,汗都没有干,自胜提议先坐一会再去吃饭,徐绽点头称是。

  阳光直照着有点灼人,他俩坐到了白杨树下。

  徐绽拿着纸巾擦着汗,自胜侧目看着他,脸突然涨得通红。徐绽擦完一边脸,扭过头看到他不自然,有点莫名其妙。

  他们关系确定有一段时间了,好久没见自胜脸红成这样。

  “怎么啦?”她反倒不好意思。

  “有什么不对?你这个花痴。你也会脸红,真是难得看到。哈哈哈,看来你是单纯的,我捡了个宝贝啊。呃,你不会是有什么非分之想吧?千万别打歪主意,大白天的……”徐绽已是夸张戏谑的表情,边说还边往四周看了一圈,然后对着自胜挤眉弄眼。

  被徐绽当小孩评价打量,好气又好笑,想反击却找不到恰当的话来。他转过脸说道:“你自己低头看看,胸口的衣领太低了。”

  徐绽低下头,红晕瞬间在脸上蔓延开来!

  原来大号的球衣一坐下来,领口掉得很低,从上面看下来,凸起的胸脯几乎一览无余。她马上把外套披上,原来自胜脸红的原因是这个!刚刚被他这样看了,徐绽脸红得烫起来!她双手抚着脸颊,真想找个没人的地方躲起来,羞死人了!

  他刚刚因为这个脸红,本以为他老实纯真,想不到眼睛这么不规矩,这么色眯眯的。想到这,徐绽有点愠怒。但一想起自胜羞红了脸的表情又觉得好玩,她嘟起了嘴。

  好久,脸终于不烫了。余光看去,自胜斜侧着背对着她。

  该怎么办?叫他坐过来?脸颊又感觉发烫了,就这样坐着吧。

  阳光下刮起了一阵风,风扬起灰尘袭来。

  两人几乎同时背转身,目光撞到了一块。

  自胜发现徐绽把外套的拉链拉到了脖颈,他神情略带着猥琐想笑但勉强忍住了。

  “笑,你还笑,有什么好笑的!这会食堂人少了,吃饭去。”徐绽快步往拉面馆走去。

  自胜追上去,在她耳畔说道:“下次打球把球衣套外面。”

  “不用你操心,跟我妈似的。”

  一个星期后,社联组织的篮球赛如火如荼开展起来。

  比赛已经打过两场,同组实力过于强大,自胜所在社团立马把争金夺银的目标调整为友谊第一、比赛第二。主力无心恋战,自胜以替补身份反倒获得了很多上场时间。本来担心徐绽要来看他比赛而他又没有多少上场时间丢人,现在上场时间足够,于是他总是有意无意地把赛程透露给了她。

  虽然比赛胜算不大,但社团的热情并没有减少,尤其女生们,矿泉水、毛巾备得齐齐的。

  一天下午,自胜、徐绽所在社团都有比赛,徐绽的比赛时间早了半个小时。

  经过一番争夺,凭着徐绽最后抢到的几个篮板球,她所在社团侥幸取得了胜利,欢呼过后她找到了自胜的比赛场地。

  时间早的几场比赛都结束了。学生们把正在比赛的场地围了一层又一层。徐绽从人群里挤了进去,自胜看似矫健的身姿看得她心欢,好几个球差点就进了,可惜运气不好,她在心里为自胜不平,怎么老是差那么一点点,该死的篮筐!几个来回后上半场结束。

  自胜社团的队友们走到场边,一群女生围了上来,送水,递毛巾,又见他们叽叽歪歪地不知说些什么。徐绽本想走过去给自胜说几句鼓劲的话,看那么多人围在一块,她就没过去,站在人群里看着他。

  自胜仰头喝了大半瓶水,在地上坐下来。

  这时,一个女生拿过毛巾给他擦起了脸颊上的汗,自胜顺从着、配合着,丝毫没有拒绝的意思。

  女生动作斯斯文文,一边还有说有笑,感觉好奇怪,自己都没有给他擦过汗,他们之间是什么关系?怎么这么亲密?猛然间像是打翻了醋坛子,徐绽看得心里酸溜溜的。

  这是她从没有过的感觉!她虽没想到要给自胜擦汗,但现在被另一个女生如此僭越,她真想上去主张权利,但剩有的理智把这点冲动压了下来。她站在原地,目不转睛地注视着自胜的一举一动。自胜一直跟那个女生说笑不停,他们关系有这么好?他把她当什么了?嫉妒混着猜疑,让原本平静的心翻腾起来。

  看着他们离得那么近,时间分秒难挨。半场休息的时间真是漫长,下半场开始后徐绽已无心球赛。等自胜上场后,她走到他们社团成员处,站在刚给自胜擦汗的女生旁边。那个女生转过身看了她一眼,又把注意力放到了球场上。

  徐绽站后面打量着这位女生,平心说来这个女生除了比她矮了点外其他方面都过得去,她怎么会跟自胜那么熟?他们社团不是就开了几次会吗?是不是自胜对她不专一,开始拈花惹草?起了这个念头再也不能淡然。

  徐绽拍着女生的肩膀问道:“你是哪个系的?”

  “建工系。”

  “你也是文学社的?”

  “是啊,我是。”

  “我是雨湖社的负责人,想跟你们社团一起搞次活动,你叫什么名字,能留个联系方式吗?”

  “我叫万心怡。”万心怡接着说了电话号码。

  “好了,到时跟你联系。”

  “你们社谁球打得最好?”

  “拿球的那个还不错啊。”

  徐绽看过去,拿球的正是自胜。

  “你看,长得还挺帅,动作也还潇洒。”

  这句话徐绽真不知是该开心还是该愤怒!

  万心怡带着社团成员喊起来:“文学社加油,自胜加油。”声音响彻了整个球场。

  像是属于自己的东西没被告知就被别人擅自越权,自胜是她的男朋友,这女生难道不知道他有女朋友吗?怎么这么不识相?怎么可以在大庭广众之下对他表示着什么!一点也没有女孩子应有的矜持,徐绽大为光火!

  “要一起办活动,随时联系,我找我们社长协调。”

  万心怡漫不经心地说着,侧过脸看到徐绽是一副严肃的面孔。

  说错什么话了?场上的比赛你争我夺,她也没想那么多了。

  比赛结束的哨声响起,自胜随着队员走了过来。徐绽立马抢着给他递上了水,自胜接过去后徐绽神气地看着万心怡。

  “你怎么来了,你的比赛怎么样?”

  万心怡一脸诧异,她看着徐绽,徐绽是满面春风,像是在跟她宣战,瞬间她明白了什么。

  “我们当然赢了。你累了吧?”

  “不累,有劲还没使完了。”

  “休息会陪我吃饭去,吃完饭把球衣给我,我给你洗。”边说边拉着自胜要走。

  不等自胜回答,万心怡转过身说道:“自胜,今晚上我们社团聚餐。”语气平和,说完也不看徐绽,徐绽倒是急得不知如何是好。

  她没理会万心怡说话拉着自胜道:“走嘛,陪我吃饭去。”

  自胜甩开徐绽拉着的手,“心怡,真聚餐吗?刚不是说这个周末?”

  “就今天吧,周末是周末的。”说完不以为然的地瞟了眼徐绽。

  自胜转过身,一脸的无奈,“你先去吃吧,我们社团聚餐,不去不好,吃完晚饭晚一点找你。”

  万心怡脸上露着笑影,昂首挺胸从徐绽面前走了过去。

  本来带着骄傲来宣示主权,想让万心怡知趣点,不料就这样云淡风轻地被她挫败。自胜不听她的话,反倒对万心怡显得热情,真是莫大的羞辱!

  徐绽退后一步,瞪着自胜道:“你要跟那女生去吃饭,早点跟我说,我站场边等你好久了!”

  自胜刚要分辩,徐绽转身快步走开。快走几步后她又放慢脚步,她想看看自胜会不会追上来拉住她,但直到出了操场也没听到背后追来的脚步声。

  这段时间积累的感情一下子坍塌,想不到他是这样,这样轻视她,还在别的女生面前伤她的面子。他到底是看重她还是看重万心怡?等着他吃饭,结果他却跟万心怡去吃了,真是可恶!徐绽憋着满肚子的委屈气冲冲地回了寝室。

  太阳在西沉,晌午短暂的热度过后微有凉意。自胜穿上了万心怡递过来的外套。

  几个不怎么熟的社团成员先走了。

  “他们不去吃饭?”自胜问着。

  万心怡轻淡一笑,“刚跟你开玩笑的,聚餐是在周末。刚那个女生过来,那是你女朋友吧,大概她见我跟你站得太近,走过来一直对我板着脸。她对我不客气,刚她叫你去吃饭,我头脑一热就开了这个玩笑,你不要生气。”

  “哦。”

  自胜又忙接口说道:“这有什么,没事,没事。”

  “你女朋友挺漂亮,看起来也很在乎你。刚比赛结束你一走过来她就给你递水,一边还看着我,她是误会了,你赶紧哄人家去吧。”

  回到寝室,徐绽躺床铺上蒙着脸,想放空自己什么也不想,但自胜跟那女生说笑的情景挥之不去,像是白纸上滴了墨水,怎么也擦不掉。我全部心思在他身上,想不到他还和别的女生打得那么热闹。

  他不够喜欢我,还是我不够好?

  之前一直都是甜甜蜜蜜,现在怎么会是这样?徐绽眼角的睫毛润湿了。

  细想着交往以来的细节,自胜一直在哄她开心,而她并没有做什么,好像一切都是天经地义,有像刚才那女生那样体贴过他吗?想到这,危机感汹涌而来。

  门砰啪作响,她也懒得起来开。

  “怎么不开门?”王晴回来了。

  徐绽没有应声。

  “今天这么早回寝室?”

  徐绽还是没理。

  好久她掀开被子说道:“你吃饭没,一块吃饭去。”

  “没跟自胜吃饭啊?怎么恹恹不乐,吵架了?”

  “没,走吧,我请你吃饭。”

  徐绽像有心事,王晴本已吃过饭,但她愿意陪徐绽再吃一顿。

  点过菜后,她们在饭桌上谈起来。

  “今天怎么愁容不展,自胜欺负你了?”

  徐绽不置可否,等了一会强作平静地把今天的事情说了一遍。

  王晴是有恋爱经验的,她完全能体会徐绽现在的心情。

  “会不会是你想多了?我以前也有过这样的心思,见不得男朋友跟别的女生亲近,但最后发现是自己太敏感。”

  “你没看见,那女生跟他多么亲密,还给他擦汗了。”

  “那是你看中的人有魅力,不要空想着让自己不开心,你试试几天不理他,看他着急不着急?”

  徐绽点了点头又接口说道:“不理他还不够,我还要看看他是不是真的三心二意,还想着别的女生。”

  “这怎么能知道?”

  “办法我已经想好了。”

  “什么办法?”

  徐绽嘴凑到王晴耳边轻声说着。

  等她说完,王晴忍不住笑了出来,“这办法好,你可真有心情。”

  徐绽自己也忍不住露出了笑脸。

继续阅读:第九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生的等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