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鲁凯2018-12-25 10:035,739

  时光匆匆,日升日落,阴晴雨雪,一年半过去了。

  一年中,大学生活的滋味都已尝遍,学生会、社团、大学的课堂、考试,原来的想象基本都已颠覆。尤其课堂跟考试,上课大多数课堂以点名来保证出勤,考前又怕不及格的人太多造成教学事故而划所谓的重点。大学考试成绩要好,先保证出勤,在考前一周照着重点背一背就可以。多数考高分的表示比较顺从,不缺课,然而课外知识又狭窄罢了。分数的含金量虽不高,但高分能评奖学金。为得奖学金,不只是考试分数得高,有远见的学生总处心积虑地去参加各种能加分的组织跟活动。人跟人的区别也许在于有的人为了目的可以做自己不喜欢的事,而有的人做事完全是兴之所至。

  一年半里,李季白在世俗眼中算成功的。他在院学生会当了部长,学院有什么活动基本上都少不了他,有了部长这个头衔,他还真换了好几个学妹了。每个学期开学他都会给团委老师带点特产,由此他如愿以偿地得到了优秀学生会干部、优秀团员等诸多荣誉称号,靠这些项目在期末评测中加分,随之而来就是一等奖学金,真是真金白银!他还参加了老师的课题研究组,不为研究问题,而是志在跟混得好的老师攀交情,每天忙忙碌碌,早出晚归。据最新消息,这个学期团委老师有意擢升他为院学生会副主席,真是官运亨通。照他的说法,今后女朋友更加可以随便换了。

  张章比较守规矩,从不逃课,作业按时完成,与女生关系处得很好,但没一个发展成女朋友,生活属于不温不火,有点平静。

  陈帅在校学生会已是副部长,左右逢源。他不怎么上课,大把的时间花在兼职跟生意上。他在学校里卖过手套、袜子、化妆品,正谋划着在学校开个什么店好。因为大一时在布告栏出了名,他也没谈女朋友。

  自胜跟徐绽恋爱后,徐绽成了他生活的中心,跟室友在一起的时间少了。这一年多的时间里,他钱包里的照片由小青换成了徐绽,跟徐绽的感情由最初的激情转成了现在的温情。寝室里大家各有各的事,基本上每天晚上都是十点之后才回。

  又是三月,开学了。白杨树上的树叶还没冒出嫩芽,校园的草地也是一片枯黄。为早点见到徐绽,自胜早早来到了学校,他在火车站接上了她。

  虽才一个多月不见,但对他们来说,这一个多月却实实在在地感受到了什么叫如隔三秋。每天日思夜想,只恨地球自转不能转快一点好缩短每天的时间。

  对自胜来说,他假期通过各种渠道了解了许多新疆的风土人情,历史渊源,把对徐绽的想念寄托在新疆的点滴之上,想象中什么时候徐绽能带他去她的家乡看看。他甚至还想着见到徐绽家人该说什么话,随之而来的是莫名地激动跟紧张。如果真见到她父母,说什么了?

  当徐绽从出站口走出来,她每一个细微的表情都落在他眼里,她像朵蓓蕾,让人忍不住地怜爱跟喜欢。心里漾起欢乐的海洋,得到了徐绽似乎就拥有了整个天地。

  在家里过了一个年,徐绽明显显得比放假前胖了。

  自胜从她手里拉过行李箱,目光热切地看着她。徐绽本已习惯了这种侵略的目光,但大庭广众之下,脸蛋还是微微涨红了。

  “看什么看,你这个白痴,等多久了?”

  “刚到。”

  “我该把时间说早一点,让你在这多站几个小时,哈哈哈。”徐绽一脸的坏笑。

  “给你带的,和田玉。”

  自胜接过来细看了一番,揣到了怀里。

  “好好保存哦,我不在你身边你又想我的时候就看看这块玉吧,这块玉我戴好几年了。”

  上公交车后,两人并排坐着。街上喧嚣,他们没说什么话,只是紧紧拉着手。

  大一到大二,除了教材换了,生活的一切都在原本的模子里,毫无新意,但也安然地过着。

  一起吃饭,一起上课,一起徜徉在黄昏的校园。斗嘴、奚落、追逐,世界上没有比他们更快乐的情侣。

  每天都生活在喜剧中,阳光都似乎额外明媚,一草一木都让人心情畅快。

  很快,五一将近,同学们开始筹备出游。

  一天,吃过晚饭,自胜一如既往兴致勃勃,但徐绽明显情绪不振。自胜逗了她好几次,她都是沉着脸,没有往日的生气。

  他们绕着校园走啊走,夜幕不久降临了,自胜拉着徐绽在操场上的长椅上坐了下来。

  西北的夜空呈淡墨色高挂着。弯月、星星点缀着夜空,遥望着人间的景象。

  “看你今天怏怏不乐?”自胜捏着徐绽手指头。

  徐绽反捏着自胜的手,沉默一会后,抬头说道:“学费没交清,老师催着,说再不交给家里打电话。”声音轻得像是灰尘落到了地面。

  这个情形跟生动活泼的徐绽相去甚远,这不是平常嬉笑、逗乐的徐绽,自胜有些不习惯。

  他略做斟酌说道:“怎么没交?”

  “去年我哥结婚,爸妈把婚事办出了排场,超出了计划的开支,于是上个学期开学时拿不出那么多钱,只给了一半,说另外的再想办法。这次来学校我也没开口要,现在辅导员开始催了。”

  “你们系还催学费,我们系都没听说过这个事。”

  “每个系不一样吧。”

  “那你打算怎么办?”

  “跟辅导员说好话呗,反正只要不打电话到家里就好,父母负担不轻,我弟还上高中。只要不打电话到家里,课余时间可以找几份兼职做,生活费再省一点,估计我自己也能交上了。”

  平常嬉皮笑脸的徐绽说出这番话,自胜心里有点不是滋味。

  上个学期开学廖辅导员没催交学费,他也就没交,现在钱还在卡里。自胜想也没想说道:“你们专业学费多少?”

  “六千。”

  “那还有三千没交。”

  徐绽点了点头。

  “我卡里有钱,周一取上你去交了。”

  徐绽一脸惊诧,“你哪这么多钱?”

  “这你不用管。”

  “你家里生活费一次给你了?”

  “不是,这是瞒着你的私房钱。”

  徐绽嘴角露出了笑影,但马上消失了,一股暖流在心里流淌开来。自胜主动说帮她交学费让她感动,但又觉得哪里不合适。

  “不行,我是你什么人,拿你的钱。咱们关系还没到那一步,我不能拿的。”

  “还分你我,你是我心爱的。”自胜说着搂住了徐绽的肩头。

  夜色变得浓重,虫鸣声此起彼伏,初春的夜晚是男女幽会的好时光。

  “你们院刷卡还是交现金?”

  “能刷卡。”

  自胜拿出银行卡,“给,周一你自己交去,密码是你的生日。”

  徐绽把自胜伸过来的手推开了。

  “我不能用你的钱,我们只是谈恋爱,你又没有收入,绝不能拿你的钱交学费。”

  热情被泼了瓢冷水!

  徐绽接着说道:“你不要操心,我自己想办法,还有一段时间的。”

  徐绽把他们的关系划得这么清楚,自胜有点受挫,他情绪一下子低落下来。

  这点变化没有逃过徐绽的眼睛。

  “你不要多想,我没别的意思。将来你娶了我,我不但花你的钱,你赚的钱还得交我保管。现在我们只是恋爱,又都没收入,我不想掺进金钱的因素。”

  听起来是有道理,冷冰冰的道理把他推得远远的。两人不搭言语,沉默了好久。

  “这样,你还是先把学费交了,算我借给你的。”

  “不了,不必。我跟辅导员讲些好话,会宽容一段时间的。”

  头一次没把话说到一块,原来他们之间还隔阂着什么。这话题不能再谈下去。

  “五一想去哪玩?”

  “你想去哪玩?”

  “只要跟你在一起,去哪都好。”

  “那我们就去青海湖吧。”

  “五一去青海湖,会不会有点早?去青海湖最好的季节是六七月吧?不过要是五一有兼职的话我想去做下兼职。”

  自胜只听到了前半句,“六七月要有时间再去就是。”

  “嗯。其实我很想去桂林看看,不过现在没钱,这两年多做些兼职攒钱,等毕业的时候我们一起去桂林玩玩。”

  “好啊,桂林山水甲天下,阳朔山水甲桂林,到时候我们一定去。这个五一去青海湖,我们先把景点什么的熟悉熟悉,不要到了那里什么都不知道。”

  徐绽含笑赞赏了自胜的主意。听说青海湖湖水湛蓝,辽阔无边,她在头脑里开始憧憬着相偕漫步湖边的场景。

  夜色慢慢变得浓重,校园的人声开始稀朗,时候不早了。自胜恋恋不舍地把徐绽送回了寝室。

  第二天课间休息时间,自胜到财务处报上徐绽姓名、学号给她交了学费。当出纳员把收据递给他时,似乎从来没有什么事比这个时刻带给他更大的成就感。能够给徐绽解忧,让她不再为学费操心,总算能够为她做点事了。不过不能告诉她,告诉她她会生气的,说不定又要分得清清楚楚把钱还给他。

  五一在即,自胜找中午休息时间去市里报了旅行团,接下来的日子上课开始心神不宁,时时刻刻盼望着假期的到来,他跟徐绽要同游青海湖了!

  徐绽这边了,为学费的事总是惴惴不安,不过辅导员好久没找她提学费的事,大概是辅导员忘了吧。于是她把学费这个事放到了身后,开始每天对着课表倒数着离放假的天数,期盼着同一件事情也是一种甜蜜。

  五一假期是商家做促销活动最密集的时候,临近五一时校园布告栏各种招募兼职的广告贴得满满的,吸引不少学生驻足。有的学生为减少竞争者,往往自己记下电话后就把广告扯下来扔垃圾桶,结果去应聘的学生寥寥无几,这当然增加了他的成功率。在布告栏前驻足的学生,当然也少不了徐绽。兼职多是鸡肋,钱并不多,如果有出游活动根本划不来,不过如果没事假期只能窝在学校倒也能做做。一开始徐绽看到的兼职就是给她这个印象,这使她对出游的期盼更加强烈。但是,五一前一周情况却发生了变化。

  那天跟自胜一块晚自习后刚进寝室门,王晴满脸笑容跟她说有件好事告诉她,徐绽把书包一放,没把王晴的话当一回事。

  “我跟你说有个大好事等着你去做,就看你去不去。”

  “什么大好事?”

  “当然是赚钱的大好事啊。”

  “钱哪有那么好赚的。”

  “我叔叔的朋友开了家婚纱店,现在正找模特儿,就是那种化好妆穿着婚纱站那里装点门面的那种。你条件不错,你要愿意,肯定可以的。这工作虽然有点无聊,但收入还可以,不少于三百块钱一天,还包中午饭。”

  三百块钱一天,这钱比其他兼职多多了。

  “就这个五一七天吗?”

  “五一是五天,不过那婚纱店经常周末要人的,如果对你满意的话,说不定今后每个周末都可以去。”

  三百块钱一天,要真是这样,每周就能有六百块钱收入,这样学费很快就能交上。

  “我这条件能行?我从来没有浓妆艳抹过,何况还得穿婚纱跟高跟鞋,我不习惯的。”

  “你条件肯定过关了,咱们学校比得过你的没几个。这样,你要真觉得可以,我就介绍你过去。其实我也想去,可我身高差了点。”

  “婚纱、高跟鞋,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一两天就习惯了。”

  于是,找着课余的时间,王晴带着徐绽到了她口中所说的婚纱店。

  当浓妆画在脸上,镜子中的徐绽像是换成了另外一副面孔,这还是她吗?艺术照拍得都不像自己,这美体现在哪里?徐绽突然想起在梁实秋书里看到的“化妆是上帝给了你一张脸,自己再画一张脸”,真是身临其境。婚纱、高跟鞋穿上后,这是以前根本没有过的经验,极不自然。化妆化得都不像自己,蓬松曳地的婚纱穿着一点都不舒服。这西式礼仪,总觉得怪里怪气。

  “很好,很好,很少见到外形这么好,同时还有文化气质的模特。你不要这么羞涩,轻松一点,再挂上笑脸就完美了。”老板边打量着她边说道。

  徐绽勉强挤出了个笑脸。

  “我就说你不错吧。”王晴对徐绽的这番新形象赞赏不已。

  “来,到大厅来走走,试试感觉。”老板吩咐着。

  徐绽别扭得走了个来回,高跟鞋走得一点都不平稳。

  “很好,很有感觉嘛。是这样,大多数时候你就坐在玻璃窗边上的椅子上,但表情要端庄,以前有的模特能做到让顾客分不清是塑像还是真人,好多人围着看了,你要能做到是最好不过。忙不过来的时候得站门口帮着招徕顾客。这个五一我们店会到中心广场做活动,到时候你就站我们店面前就好,工作很简单的。”

  “工资一天多少,我叔叔说你这最少三百。”

  老板眯眼上下打量着徐绽,看得她极不舒服。

  “工资是看个人条件开的,这女生是叫徐绽吧,条件不错,又是你叔叔介绍过来的,一天最少四百,另外看每天营业额提成。”

  王晴对着徐绽眨着眼,表示自己没有骗她。

  就这样谈拢下来,五一做五天婚纱模特,目前算起来收入至少有两千,学费只差一千块了。如果做得好,每个周末还能去的话,那学费很快就可以交上。高跟鞋、婚纱虽然穿着别扭,但照王晴说的,多穿几天就习惯了,想想也是这么回事。终于可以自己挣学费,说不定从此可以自食其力,再也不用问家里要钱。想着父母这些年来操劳的身影,徐绽甚至想着就以这个为起点,赚钱孝敬父母,让父母早点穿得好一点,吃得好一点,再也不必那么辛劳。当天晚上,当她兴奋地把这个消息告诉自胜并说五一不陪他去青海湖后,自胜大为不悦。

  “早就跟你说好了的,团也早报了,你现在说不去!”

  “你别不高兴嘛,你要一个人不想去,就去退了。”

  “不能退的,报团的时候就明说了。”

  “那怎么办?要不转给别人?”

  “怎么转啊,想去青海湖的早报团了,谁会等到现在。”

  自胜满口的怨气。

  “你要实在一个人不想去那就别去,等我赚了钱,明年我请你去。老叫你掏钱,我都不好意思。这可是我上学以来碰到的最好的兼职机会,你就体谅体谅。赚了钱,让我包养你不是挺好,哈哈哈。”

  自胜被她逗得勉强笑了出来,这徐绽还真拿她没办法。气氛有点暧昧,自胜搂着徐绽的肩让她靠到身上来。

  “这次兼职是几天?”

  “五天。”

  “高跟鞋、婚纱,这些累赘穿着不累吗?”

  “我还没穿这个站一整天过,大概不会轻松。”

  “那就别去了,还是咱们去青海湖玩好。”

  “五天可以赚两千块,学费很快就能交上。说不定还能长期做下去,学费、生活费都不用问家里要了。”

  “学费,学费早就……”自胜止住了话头。

  不知为什么,他不想在徐绽面前说给她把学费交了,他不想让徐绽感到受了他恩惠似的。现在徐绽有这么好的一个兼职机会,虽然他更希望能一起去青海湖,但平心来说,让徐绽错失这个机会有点过分。

  “那你就去做你的兼职,我就独自过我的无聊假期啦。”

  “等我忙完了一定抽时间多陪你。”徐绽靠得自胜更紧了。

  “你实在不能去,这团也退不了,我还是去青海湖转转,总不能让这钱打了水漂。”

  “嗯。你今年去了,熟悉了路线,今后有空好带我去。不过你可以叫个室友一起去啊。”

  “他们各自早安排好了。”

  “哦,不好意思,你只能一个人去了。”

  他们就这样商定了假期的安排。

继续阅读:第十一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生的等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