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鲁凯2019-04-20 23:027,253

  校车开进校园,两排白杨树夹道而立。窗外望出去,几百米外耸立着荒芜的高山,学校建在高山的山脚下。

  下了车,一个女生领着他往宿舍走,自胜一路东张西望,最后女生带他走到一栋灰旧的楼房前。

  “就这里了,你自己找楼管吧。”

  “谢谢学姐,多谢多谢。”嘴巴谢人不花成本,自胜是慷慨的。

  “不谢,不要叫我学姐。”

  难道失礼了?自胜赶忙问道:“那怎么称呼您?”脸上夸张的表情像是打着问号。

  “我知识可能还没你多,咋好意思称学姐,你进去吧。”

  自胜大感意外。

  拿出录取通知书验明身份,取上钥匙,到了寝室。

  寝室外墙灰暗,大概是建于20世纪50年代的老房子,四周被挺立的白杨树围绕。自胜寝室东107,他满以为自己来得晚,应有人先到整理宿舍,岂知这期望之中的事给他的只是失望,铺位都空着,下午他整理完寝室后在校园转了转。

  “振兴教育,加大教育投资”之类口号喊得厉害,市区寸土寸金,地价太贵,这所学校建在荒芜的郊区。围墙把它与周围的乡村隔开,可是遮挡不了风气,乡土气还是逾墙越了过来。校园里的建筑有大把年纪,古色古香,有断壁颓垣前的残余价值。后来学校决定提高资源利用率,把旧楼重新装修,结果看起来焕然一新,新生都以为是新楼,大有乔装打扮的妇女再当新娘的美意。

  学校在“精简机构”的号召下把校园面积也缩减了。围墙围起来,像旧社会妇女包的小脚已成形,再穿大鞋,怎么也放不大。自胜觉得校园不过瘾,没有大学的大面积跟大厦,心里失落不少。离家两天,到得一个荒凉的地方,相距已是千里迢迢,不由而生一阵惆怅。但这涌上来的思绪还来不及凑成一段乡愁,肚子开始鬼叫了。两天困在火车上,没吃顿好饭,今晚得好好吃一顿。

  学校图书馆只有一个,破旧得像是只缺了个“拆”字的待拆建筑,但食堂随处可见,装潢得比图书馆气派得多。后来据老师说学校条件再差,也要先保证学生肚子里有货。自胜不知道哪家食堂合他口味,以选女生的标准以貌取店进了川菜馆。川菜馆坐堂老板肥肠大耳,给他证明着饭菜的营养。一屁股坐下来,老板赶紧把油腻的菜单递给他,顺目看下去,有宫保鸡丁、牛肉砂锅、麻婆豆腐、蚂蚁上树,点哪一个好?自胜琢磨不定,但在老板目光逼视下不容时间来选择,他点了牛肉砂锅跟蚂蚁上树。

  把菜单递与老板,老板目光一瞥,“要不要米饭?”自胜想老板不至于傻吧,吃饭问要不要米饭,这不等于问洗澡要不要脱衣服?真傻!倨傲中应了声“要”。他刚要转身往座位走,老板声音又来了,“要几碗?”

  “什么要几碗?”

  “要几碗米饭?”

  “什么几碗……”自胜突然意识到这是西北,大概习俗不一样,要了两碗。

  “先把钱付了,米饭一块钱一碗。”

  这番话把书本中写的北方人豪爽大方的印象全打碎了。在湖南米饭是随便吃不算钱的,而且是吃完付账,哪里有饭没到口先掏钱的。没有交出好货,倒先收了款子,怏怏中,他开始体会西北的习俗。

  菜上来,牛肉砂锅清淡如水,比不上菜单上粘手的油腻。几片薄薄的肉片在粉条中害羞地若隐若现,自胜的近视眼差点找不到,失望中蚂蚁上树端上来,粉条间或有些肉丁,今天是吃粉条当饭了。

  这顿饭吃下来不尽如人意,收获却大。一来他知道了西北的口味,二来他大概知道了学校里的价位。吃完饭出来七点整,高原的地势,时区的差异,天空大亮着,白昼时间比湖南长多了。自胜无处可去,回到寝室静候夜幕来临,但西北的夕阳眷恋着高原的土地,久久舍不得沉下去,盼着夜幕像等一个久等不来的食言女人,撑不住洗漱一翻早早上床睡觉。

  躺在床铺上,高中的记忆泛上来,小青到学校了吗?怪自己高中不努力,没跟她考到同一所学校,看来他们是没有机会再续前缘。钱包里翻出她的寸照,这是小青特意给他的。脑子里又想起小青给他照片时夸张的神态“要跟爱钱一样爱她,她对他比钱还重要”,自胜叹了口气。下床从行李箱里把交往时收到的信翻出来,默默地看了很久,这都是两年前写的信,现在只是残留着淡淡的想念。这个回忆平静得让人心累,疲惫中

  很快入眠,顺带做了好些香甜的梦。

  第二天将近中午时自胜拿上录取通知书到教务处报到注册,注册完了之后在校园里转悠着。刚开学校园里热闹非凡,社团、学生会在广场都摆出了纳新展台,这对自胜是新鲜的,高中时对社团有过崇高的向往。一路走过去,各社团负责人像菜市场叫卖一样招徕着人员,自胜把各个社团看了个遍,都很好奇,但又不知社团实际上是干吗的。在纳新人员的热情解释下,听起来都不错,但听多了就不知道选哪个。报名参加社团,先留个联系方式,到时再通知面试,凡是负责纳新的女生长得稍微好看点的自胜都留下了联系方式,其中当然少不了他中意的文学社。

  自胜转悠了一圈往回走了。走近寝室,里面几种口音传来,看来是来室友了。

  推开门,一行人的目光都落在他身上,自胜赶忙做了自我介绍,室友来了,总算不用再独守空闺。三个室友都是家长陪着来的,他们还没开口,家长就七七八八问他关于学校的种种事宜,可是自胜也只早来一天而已。

  有家长在,室友连带自胜都斯文得像女孩子,说话细声细气。在家长的带领下三个室友先把生活用品备齐,然后下午办完了报到手续。寝室里一起吃了晚饭后,家长都住到学校宾馆去了,这个时候寝室的气氛才活跃起来,大家都是刚到学校,大有新鲜之感。

  “我叫陈帅,本地人。”

  “我叫张章,来自陕西宝鸡。”

  “我是自胜,来自湖南长沙。”

  “我叫李季白,来自浙江丽水。”

  自我介绍后,又各自报了高考分数,结果发现大家的分数差得太多,最高分李季白大为不满。

  “我们国家的教育就是不公平,我这个分数要是在你们省份,早上更好的学校了,现在咱们竟然同住一个寝室!”

  “让你屈尊了。每个省份的题目难度不一样,你考我们的卷子,还不一定能考我这么多分。”分数最低的陈帅说道。

  自胜、张章立马应和。

  四个人你一言我一语拉拉杂杂说开了。

  “你们怎么会填报这个学校?”陈帅问道。

  “当时翻填志愿的书翻到了就填了。”

  “我是先选专业,网上查资料说学校专业不错,将来出来好找工作就报了。”李季白说。

  “大家都差不多。今天下午班会,我坐在前面,你们坐后面的有没有看到漂亮女生?”

  “是啊,你们看到漂亮女生了吗?”自胜也来劲了。

  李季白、张章一本正经没应和。

  “李季白,张章,我看你们从后门进的,看到漂亮女生没?别闷着不说留给自己。”

  “谁注意女生,正经点。刚开学谈什么女生,谈谈学习、大学的规划吧,有点出息好不好。”李季白语气中带着轻蔑。

  陈帅理也不理道:“自胜,你坐得靠后一点,你看到长得好的女生了吗?”

  “我是没看到啊,可惜、可恨。”

  “有漂亮女生赶紧要到电话号码联系,早下手为强。你要是去追了,其他人就算是想追也会另换目标的。”

  这句真理自胜表面不动声色,但立马铭记在心。

  “谈谈学习吧,满口女生有什么意思。咱们寝室学习、上进的气氛一开始就得树立起来,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不然大学就是荒废,浪费时间。你们都有什么计划跟目标?我先跟你们说说我的吧,我的目标是每年拿一等奖学金,加入学生会,至少在大三时当上学生会部长,争取保研。你们了,至少要有我这几项中的一项吧?好歹也是同一个寝室,近朱者赤,耳濡目染,你们总要沾我一点光的。”

  李季白这么雄心勃勃,自胜听得自惭形秽。

  “我们是近朱者赤,你可是近墨者黑哦。”陈帅不以为然地说着,李季白大窘。

  张章说道:“大学我想多参加活动,多锻炼能力,多认识女生,把生活过得丰富点。”

  “自胜,你有什么计划跟目标?”陈帅问道。

  “你先说吧。”

  “我混到毕业证就好,反正我没想着要去找工作跟别人干,我就想搞搞生意。你想想,毕业后能拿几千块一个月?靠工资自己一个人花都不够。”

  “你倒真有想法。大学四年后就走上社会了,走上社会就复杂了,我只想简单快乐地过这四年。”

  “你这说的什么!”李季白大为不解。

  “我看你们还是跟我一样,树立几个明确的目标比较好。有了努力的目标就能更快地成为人上人。我看我们寝室得制定作息时间及寝室的值勤安排。”李季白说着。

  “哦,那你就当寝室长,你安排。”陈帅轻淡地说着。

  寝室开始沉静,大家各自整理着书桌,好久李季白打破了沉静,“辅导员下午开会说明早在科技楼听讲座,你们知道科技楼在哪吗?”

  “我知道。”自胜昨天在学校转时看到了科技楼。

  “那我明天跟你一起去,你几点出发?”

  “看吧,开始前进场就好。”

  “不行,得早点去。去得早辅导员也会对我们加深印象,到时班里选班干部就有优势,还是早点去。而且辅导员说明早先采集指纹,采集指纹后再进场听讲座,讲座结束后还得在出口打指纹,不然后果自负!”李季白说着。

  “那就早点去吧。”

  “听说明天的讲座请的是个知名教授?”张章一边问道。

  “是的,明天讲座的题目是《如何在大学里树立创业思维》。”李季白语气中带着兴奋跟期待。

  “这种题目也有必要讲?”陈帅插话道。

  “怎么没必要,让我们树立创业思维。社会上竞争大,早点让我们树立这种思维也是为我们好。”

  “这种讲座算了吧,没意思。”

  “是教授,知名教授了!”张章是崇拜的口气。

  “教授?”陈帅哈哈笑了几声,“教授自己都是拿工资,没有创业,他有什么资格教别人创业。这些讲座都是挂羊头卖狗肉。”

  “好像就你水平高。”李季白有点愠怒了。

  自胜没听过讲座,想象中教授们都应该很博学,知识很多,陈帅这番议论听得新鲜。

  “去听了再说也不迟。”自胜说道。

  “我爸上过EMBA,我跟着我爸上过课,讲座听多了,水平清楚得很。你也不想想,得靠打指纹保证上座率的讲座水平能怎样。我现在说你们不信,明天去听了就知道了。”

  “你这个人太……太有性格了吧,就你有水平!”李季白边说边拿着脸盆去水房打水,出门时把门掼得来回吱呀吱呀响。

  话不投机,边洗漱边零碎地说着话,不久就熄灯了。

  第二天一大早,自胜最先被吵醒。李季白翻箱倒柜,拿东拿西,声响一直没停过。他见自胜坐了起来说道:“快点起来吧,早点去科技楼可以坐前面占个好位子。”

  也是,说不定占个好位子好睡觉。自胜起来后,张章、陈帅也被吵醒了。

  到科技楼广场的人并不多。广场里摆着几张桌子,两个老师坐着招呼过来的学生。李季白率先走了过去。

  自胜见李季白跟老师说着什么,李季白朝他们喊道:“你们过来,在这里采集指纹。”

  三个人跟过去按手指顺利采集了指纹。

  时间还早,科技楼还没有开,四个人站着无所事事。

  过了一会,广场上的学生多了起来,眼看着辅导员从台阶上走了过来,李季白立马朝辅导员走了过去。

  “廖老师,我是一班的新生李季白,科技楼还要等多长时间开?”

  廖辅导员打量着李季白,昨天才开了一次班会,当然对李季白没印象。

  “哦,李季白是吧?你怎么来这么早?”

  “想早点过来占个好位子好听教授讲座。”

  廖辅导员正要找个听话的学生跟班里传达学校里的事情,见李季白的样子像个守规矩的学生,道:“等下进场是按班级进去,你帮老师带队,并核对下人数,好吗?”

  “可以的。那我就叫我们班的同学等会在这排队入场。”李季白满脸都是喜悦。

  “嗯,可以。你的电话多少?老师有事通知你,你再给老师通知男生,好吗?”

  “好的。”李季白报上了号码。

  “自胜、陈帅、张章,你们站这边来。”

  “还是你过来吧。”

  “到这边来,廖老师要我负责班里的站队。”

  一会,广场上的人越来越多。科技楼报告厅听说可以坐好几千人,为求报告厅坐满以显得做报告者受欢迎,学校指标分派下去,大二的不少班级也得参加。于是可以看到新生基本上都是满脸期待着讲座,而大二那边听多了讲座的大多无精打采。

  采集完指纹,李季白指挥班里男女同学分两队站好,自胜纳闷刚刚他们还是谁都不管谁,现在怎么让他来指挥了。站好队后,自胜乘机仔细看了班上每一个女生,很遗憾,班里的女生没有他对得上眼的。

  科技楼门开后,李季白走在前头带队进了场,进场后又指挥着同学们坐好,看着女生们对他崇拜的表情,自胜有点羡慕,看来还是得跟老师搞好关系。

  报告厅很快坐满,台上的主持人咳嗽着试着话筒的音效。

  “请同学们安静下来。”主持人走到了中间。

  大一坐的这片区域立马安静下来,大二那边还在叽叽喳喳。

  “请同学们安静下来。”主持人声音提高了很多,大二那边总算静下来了。

  主持人从口袋里掏出张稿子念道:“各位尊敬的上司,各位辛勤的老师,亲爱的同学们,大家好!我们的讲座就要开始。今天著名经济学家杨国群的儿子杨东俊教授莅临我校,是我校的巨大荣誉。”

  说到这停了下来,坐在第一排的立马鼓起掌来。鼓掌像是爆竹点燃的引线,老师、学生在带动下纷纷鼓掌,报告厅一时掌声如雷。

  主持人接着说道:“杨东俊教授是华海大学七级教授,学贯中西,著作等身。今天杨教授带着他的第一本著作来与我校师生交流,我校深感荣幸,请大家鼓掌热烈欢迎。”

  又是一阵雷鸣般的掌声。

  “与其我在这里絮絮叨叨浪费时间,让大家等得辛苦,不如让杨教授早点上场,下面请杨教授发表演讲。”

  新生们带着期盼,手都拍红了。

  整个演讲下来,核心部分是说自己如何如何的成功,如何如何的功成名就。本来定的主题《如何在大学里树立创业思维》倒是基本没有涉及。一开始学生们还能勉强听下去,一个多小时后基本再没兴趣。捱了一个半小时,演讲总算结束。

  大二坐累了的学生见快要收场,掌声比先前鼓得更响。杨教授听在耳朵里,大感欣慰,想不到他是这么受欢迎!

  主持人重新登场,“同学们有什么问题要跟杨教授交流的吗?现在可以提问。”

  报告厅突然一片阒静,前排的上司、老师纷纷扭过头往后面看。

  “杨教授很难得来给大家做次讲座,我们校长多次相邀才抽出了今天的时间,各位同学把握机会哦。”

  照样是无人提问。沉静了几十秒,前排有个女老师站起来破了这个僵局,主持人总算放松下来。

  女老师不痛不痒的问题三两句就答完了。

  杨教授讲了快两个小时,撒了这么久的饵只有一个女老师上钩,这不合情理。主持人又说道:“还有老师、同学有问题吗,杨教授很乐意跟我们交流,人也很亲切谦和的,大家有问题赶快站起来提,机不可失。”

  同学们你看我,我看你,没人把握这需要人垂怜的机会,报告厅又陷入了尴尬,学生大都低着头,漠不关心。

  沉静中离自胜几个座位有人站了起来,高声喊道:“杨教授您好,我是来自经济系一班的新生李季白,我有问题想请教杨教授。”

  这句话像声惊雷,同学们的目光都落到了这个人身上,是李季白,李季白,旁边的女生纷纷侧过身去看他。廖辅导员见提问的是自己班的,立马跟身边的领导邀功。

  “工作人员把话筒递过去。”主持人说着。

  李季白拿到话筒,说道:“杨教授好,我是经济系新生李季白。刚刚杨教授您的讲座我是听得额外用心,对教授现在取得这样的成就更是由衷地钦佩。我是大一新生,对大学生活很有憧憬,杨教授是过来人,想必经验不少,希望杨教授能给我们新生一些生活上的建议,好不好?谢谢。”

  杨教授清了清喉咙说道:“刚刚你讲用心听了我的演讲,这其实是不用强调的,像我这样的教授、专家、学者的讲座,在座的每一位学生都是用心听的!相信如果具备相当的领悟力,你一定懂得我的言外之意。能给你什么建议了?你好好回想我演讲的内容就能得出这个答案。用心想一想吧。”

  李季白听得不清不楚,话筒已经被工作人员拿走,想追问也不行。但就刚刚这一问,至少让全班同学乃至全校同学记住了李季白这个名字。

  前排老师勉强问着问题,这时李季白手机振动了下,掏出来一看,是廖辅导员的短信,通知要他跟同学们说散场后去教室开军训动员大会。

  前排老师接连问了几个问题,显得有很多人想跟杨教授互动,这个时候第一排走上去一个人对主持人耳语着什么,主持人像是如梦初醒般接着说道:“不好意思,今天最重要的一句忘说了!杨教授大人有大量,希望您能包涵我的过失。各位同学,演讲开始前我说杨教授是著名经济学家杨国群的儿子,知名的七级教授,学贯中西,著作等身,其实这些还不够,杨教授还身兼数职,是我们省的候补委员,大家鼓掌。”说完主持人紧张的神色终于稍微缓了一口气。杨教授起身对着主持人颔首示意,然后又转过身对着学生们挥手,在前排老师的带领下,报告厅又是一阵掌声。

  这趟掌声落下后,主持人接着说道:“杨教授不但学术精深,还交友甚广,多次跟享誉世界的邹恒甫、胡祖六、曼昆、平狄克、克鲁格曼等经济学家合影,大家请看幻灯片。”

  报告厅台上的屏幕立马出现杨东俊跟邹恒甫、胡祖六、曼昆、平狄克、克鲁格曼的合照,一张张的照片以幻灯片的形式缓缓播放出来。

  马上台下有学生小声议论起来。

  “好牛啊!”

  “这么帅!”

  “哇,杨教授真厉害,男神啊!”

  在第一排听众的带领下,报告厅掌声不绝。

  “好了,相信还有很多同学想跟杨教授交流,但今天时间有限,提问到此为止。今天的讲座结束,出去别忘了打指纹,要不就白来了。”

  不打指纹就白来,这倒是句实话。大学第一场讲座,让这些新生们开了见识。

  同学们纷纷起身要走,李季白立马高声喊着去教室开军训动员大会,于是一班的学生打完指纹后都结伴往教室走去。

  路上陈帅走到李季白身边说道:“我说这讲座不咋的吧,沽名钓誉,招摇撞骗。这种人也是经济学家的儿子,中国真是盛产经济学家!”

  李季白淡淡一笑道:“可能吧。”心里暗笑昨天他们都还是一样,今天通过这个讲座,说不定他在全校都出名了,至少辅导员对他印象肯定更深,现在班里的事都交给他负责。

  开会后第二天开始军训,军训为期半个月。军训期间的休息时间,学生会、社团纳新如火如荼,自胜撒网撒得广,收到了好多个面试通知。

继续阅读:第三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生的等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