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鲁凯2019-02-18 22:496,825

  据说大学是必修课选逃,选修课必逃,但这些新生们显然还没有领悟这个真谛。

  “别说话,睡觉,明朝还有选修课。”

  李季白嚷了几句,无人回应,好久一寝室的人才沉入了梦乡。

  清晨,自胜似醒非醒。还早着了,再躺会吧,他心里嘀咕着。

  不久,走廊里穿梭的脚步声密集起来,人声喧扰,大家都赶着去水房洗漱。

  自胜侧过身拉开窗帘,窗外的阳光耀花了眼睛。

  “走,上课去,陈帅。”

  陈帅蒙着头,“我不去了,点名给我答个到。”

  自胜打开手机,已快八点。洗漱好后,陈帅起来了。

  “想想这课我还没去过,今天去看看老师长啥样。”

  “快点,要迟到了。”

  两人慌忙奔出寝室,道路上拉出了长长的自行车流,自胜好半天才找到他那辆破自行车,陈帅在一边已经等得极不耐烦。

  西北的初秋,天空蔚蓝如洗,晨曦照在人身上,留下丝丝暖意。白杨树枝丫上的叶子开始伴着秋风飘落。在校园里,上课前十分钟最拥堵。

  自胜、陈帅一开始齐头并进,但马上被车流冲散开了。刚开学时买的新单车被偷了,为了保险这次买了辆女士二手车,刹车不灵,陈帅骑到前面去了他也不敢骑太快,只能顺着大部队的洪流前进。心里憎恨着这劳什子的选修课害得他早饭都来不及吃,单车也蹬得有气无力,陈帅甩开他好远了。

  入隧道口,清晨的明亮变成了黄昏的阴暗。长明的灯盏挂在隧道壁顶,发出幽幽的白光,一下子由白昼进入黄昏。

  隧道里路面宽阔了许多,本来挤在一块的车流像收起来的网散开了,拉得更长,散得更阔。这样的车距自然加快了车速,但自胜还是不急不缓地踩着脚踏板,他甚至还哼起了小调。

  后面的单车接二连三地超过他,单车不争气,自胜不能逞强,望着一个个前去的背影,只能望洋兴叹。不过也不用急,反正只要去了,就算到晚了点过名了,跟老师说说也没问题,能来课堂已经给老师面子,老师也大都识趣。

  突然,后面一辆大山地车掠起一阵风飞快地超过了他,自胜几乎没反应过来,山地车疾驰而去。骑车的女生背着书包,穿运动鞋,风吹起的头发高高扬起。蹬车的速度并不快,但山地车脚踏板踩一圈跑出去好远,俨然成了隧道里的风景。这个女生背影这么潇洒,长得如何?自胜兴趣大起,他赶忙使劲蹬了起来,单车越来越快,吱呀声越来越响,像是要散架。但这吱呀声也给他开出了条道,前面的单车都纷纷避开。快到前方

  隧道出口,单车愈加密集,骑山地车的女生慢下来,自胜的破车离得越来越近。

  “怎么突然这么快?”陈帅在后边问着,自胜理也没理。

  离出口越来越近,前面的自行车越来越挤,大家都不得不放慢了速度。骑山地车的女生反踩着脚踏板,车子慢悠悠的。自胜加紧蹬着单车,终于在快出隧道口时追上了山地车女生。女生弓着腰,速度降下来,先前随风飘起的长发贴到耳畔遮住了脸颊。自胜不断地扭过头看,可恨的是始终没有看清。

  到隧道口,光线亮了起来,车速也更慢了。自胜跟在山地车后,唯恐被甩脱。出隧道口路面又窄了,单车挤到一块更难前行。女生扶着车把左右小幅度地摇晃着保持着平衡,自胜在后面看着她靓丽的背影,心急火燎地想窥得她的真面目。好几次领先了半个身位,但他总不好意思直接回头看人家,两眼的余光有限,只得沉浸在自己的想象中。

  哐当一声,自胜从臆想中回过神来。

  女生半个车身在他前面,自胜躲闪不及前轮撞到了她的单车后轮。

  女生回过头,明媚的脸庞挂着笑影。自胜刚要张口表示歉意,前面的单车开始涌动,女生的山地车立马前行。自胜愣了愣,赶忙跟了上去。山地车在车流中拐来拐去,很快出了拥挤的路段,自胜被其他自行车掣肘,有力使不上来,空看那女生的背影消失在炫目的晨光中。本来只是个平平常常的早晨,现在心里却掀起了涟漪,这对他会意味着什么?

  赶到教室,老师正在点名。公共选修课,大教室可坐一百八十多人,各系的学生都有。旁边一个不认识的学生问自胜道:“需要帮忙答到吗?”陈帅来了,自胜对说话的同学说不必。那学生接着说道:“那你帮个忙好吗,等下点到于实保应一声。”自胜答应了。

  团结就是力量,讲台下学生的声音盖过了老师。自胜心不在焉,脑子里全是那女生回过头来的笑脸,想着想着嘴角都露出了笑意,今天这课看来没有白来。

  “闷着笑什么?”陈帅拍着自胜的肩。

  “我看到一个女生。”

  “靠,难怪隧道里你骑那么快。长得漂亮吗?”

  “没看清楚。”

  “没看清楚你还这副神情。”

  “我看到了她阳光下的笑脸,一瞬间,还有她的背影。”

  “一个背影让你这么着迷,背影美女多着了,得了吧。”

  台上老师把幻灯片念完后不再需要学生交头接耳以掩饰他讲课内容的空洞,大声咳嗽示意安静下来。学生们还不敢这么明目张胆,教室里说话声越来越小,总算静了下来。

  “今天的内容讲完了,不过我还要说点事。这教室只有一百八十个座位,选课系统里选这个课的有两百多号人,如果所有学生全来了那肯定是坐不下的。但刚点名才缺了三个人,这里面有什么名堂我也不明说。你们有心思敷衍,总算不是无视我,也算是给面子。生活工作不是都哄一哄就过去了吗。你们配合我的工作,不给我难堪,考试我也不会为难你们。”

  老师说完在讲台来回踱着步子等着下课,下课铃没辜负老师的期望,不久就响起了。

  上课进教室时稀稀拉拉,下课鱼贯而出,走廊里拥满了人。

  “去干吗?”

  “没事干。”

  “没事干陪我看球去,湖人对凯尔特人。”

  “妈的,带钱没,不要像上次又叫老子掏钱。”

  陈帅作歉地笑,“你又不是没看,正中间的位子你坐着了。”

  到楼梯口,人散开了些。前面三个女生手挽着手边说边笑着。三个女生个子差不了太多,中间那个女生披肩的长发随着步子掀动。

  “是她。”自胜指着中间那个女生。

  “她是谁?”陈帅莫名其妙。

  自胜来不及回答,三个女生转身出了教学楼。他快步跟了上去。

  走出去,三个女生推着自行车已经起步,中间那女生骑的正是山地车。

  自胜连忙开锁,骑上破车冲了出去。骑山地车的女生跟另两名女生说着话,速度并不快。自胜全速追上去,本想追上去探听她们都在聊什么,但冲得太快刹车又不灵一下子冲到前面去了。他脚点着地让单车慢下来,三个女生超过他时总算看清了高个女生的侧脸。

  陈帅追上来,自胜手指着三个女生道:“早上我看到的就是那个骑山地车的。”

  “哦,追上去,看你的眼光怎样。”

  距离马上拉近了。

  “看背影还是不错的。怎么样,敢向她们吹口哨吗?”

  自胜不能说不敢,装出不屑的表情道:“这有什么不敢的!”

  几声哨音引得三个女生都回了头,这回头的瞬间,三个女生完全看清楚了。自胜说的那高个女生确实漂亮,但陈帅不愿长他的志气,他略微带着轻蔑的口吻道:“也不过如此。”马上又觉得这话太重,对自胜打击太大,像是打了别人又不失仁慈地给其上膏药般的加上一句,“不过也还过得去,配你足以!”

  他以为这话伤到了自胜,孰料自胜注意力全在女生身上,对他的话充耳不闻。他心里思量着就这样一路跟到寝室,以后买个望远镜欣赏她。

  三个女生骑着自行车有说有笑,自胜、陈帅速度降下来落在后面跟随着。到岔路口,正往右拐,一个女生向这边挥手,自胜、陈帅均不解。

  挥手女孩停下来,“陈帅,我今天运气这么好,这都碰上你了。”

  这个人是谁,陈帅一时想不起来,但有女生主动跟他打招呼,这在自胜面前可是长了面子,他赶忙说道:“是啊,真巧,你也是这个时间下课。”

  “是啊,我们下课的时间竟然相同,真有缘分。”女生哈哈哈笑着。

  实在记不起这女生在哪认识的,陈帅只好没话找话地说道:“你准备去哪?”

  “我去图书馆,我同学她们都到了前面。周末办公室开会,不要忘了。”女生指着往图书馆去的三个女生。

  这女生认识那个骑山地车的女生?

  女生骑上自行车好几次回过头来跟陈帅说着再见,再跟上去是不可能了。

  “跟你说话的女生你认识,看来她跟那个骑山地车的也认识。”

  周末办公室有会,陈帅总算反应过来原来这女生是在学生会办公室见过的成谣,可惜是张大众化的脸,并没有留下多少印象。

  “是啊,她认识我,我现在才想起是在学生会纳新时见过她。”

  “这就好了。你给我问问那骑山地车的女生叫什么名字,电话号码是多少。”

  “那女生号码我都没有,我去办公室通讯录查查吧。不过我跟她不熟,怎么好意思问,起码要请人吃几顿饭什么的吧?”

  “你帮我要到号码给你报销。”

  “这倒不必,我是怕你白费精力,那个女生条件不错,追她的人多,肯定不好追的。”

  “这你不用管,你说难追,太容易到手还没意思,这正好激起我的斗志,反正是打发时间。”

  “要没追到怎么办?”

  “要追到了怎么办?”

  “那就跟你打个赌,没追到你给我五百,追到了我给你五百。”

  “可以,电话号码你还是帮我要一下。”

  接下来,陈帅花了一周的时间请成谣吃饭、看电影,暧昧的似乎谈起了恋爱。在陈帅面前,成谣时而娇羞,时而跋扈,每天晚上在校园里散步,直到快关灯才回寝室。

  “怎么回这么晚?”室友李华问道。

  “好几个小子非要请我吃饭,我可没有分身术,只能接受一个。跟一个小子吃完晚饭刚准备回来,又有另外的帅哥约我喝奶茶,喝完奶茶我想今天结束了吧,结果刚进寝室大门又有短信来说有话想跟我说,这小子约了我好几次,我要再拒绝他会掉头的,要给他抛点饵,让他咬着但又吃不到嘴里,这样就会对我不离不弃,于是就要他到我们寝室这边来,我以为有什么重要的事,跟着他绕着校园转了好几圈,腿都走酸了,结果那小子一共都没说几句话。这些男生,讨厌死了。”

  “哦,你是万人迷啊。”李华恭维着。

  “什么万人迷,这些校园里的小子,我一个也看不上。”

  “那你要什么样的人?”

  “我啊,我看中的人得帅,有男子汉气魄,得有钱,有大钱。”

  “要求不要太高哦,这么多人约你随便挑一个就好,你比我们强多了,我们只能乖乖待在寝室。”

  “我倒是羡慕你们,多清净,那些小男生烦死人,每天电话、短信响个不停,哎,太骚扰人了,你们要是有这么多人追就能理解我的苦衷了!”

  成谣话刚落音,埋头写作业的姚莉莉也不抬头,对着作业本说道:“只怕那些男生也不是认真的吧,都没认识几天,见了几面就天天骚扰,太轻浮了吧,只怕是什么样的人吸引什么样的人!”

  这话惊鸿一瞥,李华听得哗然,真担心她俩会起冲突。

  “明天要交的作业写完了吗?”她赶紧问成谣道。

  被人揭开了面纱,成谣不好再说下去。

  陈帅每天约着成谣,眼看时机差不多了。

  星期天下午看完电影回来,离吃晚饭的时间还早,在隧道里陈帅感叹如果真有时光隧道能回到过去多好,成谣羞答答问希望能回到什么时候,同时身子往陈帅这边靠。陈帅见气氛不对,再这样下去会自投罗网,再也脱不了身,得赶紧完成任务。

  他稍微退后一点说道:“回到你跟我挥手的那天。”

  “那天有什么特别的吗?”

  “那天你特别吸引人,一下子被你迷住了。”

  成谣格格笑着说道:“讨厌。”

  陈帅故作不经意地说道:“那天一块去图书馆的几个女生跟你是同一个寝室吗?”

  “有一个是,另外两个是隔壁寝室的。”

  “看你们玩得挺好的。”

  “跟她们玩,她们一天可忙了,每天约会忙都忙不过来,不答应人家,又吊着别人的胃口。”

  陈帅噎了下,同时也为自胜着急,自己说得没错,那个女生真有很多人追!

  他岔开话题道:“她们学习怎样?”

  “徐绽还好,挺勤奋,可惜天资不够。我要像她们那么用功,早去更好的学校了。”

  “徐绽是那个高个的吗?”

  “高个的,最矮的那个姚莉莉更一无是处!”

  “嗯。我有同学想认识你说的高个徐绽,你有她电话吗?”

  成谣斜着眼警惕地瞄了下他,“是你要还是你同学要?”

  陈帅慌张道:“当然是我同学要,我不都已经有……”目光注视着她。

  “把她号码告诉你同学,我有什么好处?我自己都没人追,把她的号码给你同学,让人家去追她,这不是不给自己机会,她已经够招蜂引蝶了。哈哈,我这是跟你说笑话。”

  成谣停了会又接着说道:“不过告诉你同学也没关系。我才不要被动地等男生来挑我,我要去挑他们。她的号码我只说一遍,你记住了。”

  陈帅慌忙拿出手机记下了号码。

  接下来陈帅又没话找话地说了番话,压了段马路。西北的夜色来得晚,陈帅敷衍的功夫全使出来后再没心思找话题去取悦她,一路沉默不语。成谣见他这个样子以为他在酝酿要表白,形式再发展下去估计会亲她,绝不能轻易地让他吻了。

  她赶忙说道:“今天累了,我要回寝室了,你送我。”陈帅出于义务求她再坐一会,她娇滴滴地说道:“不坐了,再坐一会等下你要干什么傻事我都不会拒绝了,不能让你轻易得逞。”

  陈帅心里一阵暗笑,表情却是失落、恋恋不舍的样子,满心愉悦地把她送到了寝室楼。

  回到寝室,赶忙跟自胜邀功。

  “一开始那女的不肯告诉我,为了让她开口,请她吃饭、看电影、逛街、提包,身心俱累不说,还花了不少钱。”

  自胜不耐烦道:“好了,号码多少?”

  “我还没说完,不跟你算账,但这个月我的生活费都花光了,下半个月的饭得跟你混。”

  “好。号码了?”

  陈帅说完号码,补了句,“听成谣说徐绽好像有男朋友,每天晚上电话打到很晚!”

  自胜一阵失落。

  陈帅怕电话号码白要了自己没功,接口说道:“只是好像,我看多半是嫉妒她。”

  自胜没有作声。

  “为了你这事,我可是亏大了。一两个星期跟她出双入对,弄不好别人以为我在追她。你这事办成了,我也再不用讨好她。可大家看在眼里,这样不理她,她怕是背后会中伤我,我也落个花心的名声!”

  “那便宜你了,才子。”

  “便宜什么,你都找到目标了,我还一无所获。加油啊,追到了输你五百块也好。”

  终于有了心仪女生的号码,自胜激动不已。怎么联系她?贸然地自荐看来也不是办法,原来一个问题解决随之而来会带来其他问题。自己对她毫不了解,在联络之前是不是应该做点功课,怎样才能知道她的性格及喜好了?

  “你说这个女生有哪些兴趣爱好,她如果找男朋友的话有哪些要求?”

  “这还要我打问?”

  “不用你打问,我是想联络前先把这些都搞清楚,真正做到知己知彼,尽早拿下。”

  “不交往怎么能知道?”

  “我有主意了?”

  “什么办法?”

  “可以搞个问卷调查叫她选,这个问卷调查就叫大学生恋爱观念调查。反正她现在又不认识我。有了这份问卷结果,今后投其所好,那就是手到擒来。”自胜得意地笑了。

  “哦,你小子还真有你的。”

  有了这个主意,自胜从网上搜集了多份大学生恋爱观念调查问卷,在参考别人的基础上改进得特别详细,诸如星座、籍贯、喜欢的颜色、水果、菜都在调查之内,问卷很快设计好并打印出来了。

  根据一个星期来跟踪的结果,自胜发现徐绽一般晚上会去图书馆自习,他还知道了徐绽常坐哪个座位。有了这点信息,问卷调查就可以顺利开展了。

  一天吃过晚饭,自胜、陈帅带着一百份问卷到了图书馆。不出所料,徐绽跟寝室的几个同学坐一块看书。

  他俩找座位坐下来,自胜取出问卷,特别在一张问卷的反面做了个记号后把问卷分成了两份。

  “你去隔壁自习室发,我在这里发。”自胜对陈帅说着。

  “我看我就不必发了,干脆省事点,其他人都不发了,就给徐绽一张。”

  自胜没有理会,他把做了记号的那张放在最后面,从自习室入口那头发了起来。

  看起来平平常常的问卷调查,但自胜发着发着心怦怦跳起来。

  离徐绽越来越近,她聚精会神的神情看得越来越清楚,这张问卷她会怎么选择,等会拿到问卷结果后她所选的选项会不会是自己中意的?想着这些问题,很快到了徐绽坐的那一排。

  “麻烦了,我们社会学系在做个课题,多谢帮忙。”自胜每发出张问卷都这样说着。

  到了徐绽坐的这排,几步之后就到她了,兴奋中掺杂着紧张。

  显然这样发问卷打扰到了同学们自习,徐绽坐的这一排好几个人抬起头来看着他。自胜逐一发过去,轮到徐绽的时候,他把最后面一张发给了她,同时看到徐绽面前摆着的书是《Gone With the Wind》、《永别了,武器》,这个女生这么强,竟然看原版英文!

  调查问卷放在徐绽眼前,她抬头带着笑脸瞟了眼自胜。这个笑脸像是清晨朝阳下待放的花蕾,自胜陶醉了瞬间,本来该说的话都忘了说。再停着不走显然不合适,他继续发完了问卷。

  十几分钟后,问卷逐一收回。当从那一百份问卷中挑出做了记号的那张后,自胜迫不及待地看起来。年龄十八,籍贯山西吕梁,最喜欢的水果哈密瓜,最喜欢的菜新疆大盘鸡,对待恋爱感性……对在大学里想不想谈恋爱这个选项,徐绽选的是C:倒是挺憧憬的,不过也顺其自然。看到这,自胜热血沸腾,在他的想象中已急不可待地要跟徐绽好好发展发展!带着这个胜利的结果,自胜开始给徐绽发短信。

继续阅读:第五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生的等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