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鲁凯2019-02-26 13:464,826

  军训一开始是新奇,两三天下来就是疲倦了。

  每天军训的休息时间,正是各个社团招兵募马的热闹时间,大群大群穿着迷彩服的新生围着纳新的那几张桌子。负责纳新的人员受了一年冷落,现在在新生中这么受人拥趸,他们也是难得的喜笑颜开。

  自胜在好多社团留下了联系方式,每天通知面试的社团很多,因时间冲突,他只能选择性地参加一些社团的面试,这中间唯一缺不了的是文学社。

  一天总算收到了文学社下午六点面试的通知。下午训练到五点半,晚上训练七点开始,这中间有一个半小时的时间。自胜匆匆吃过晚饭往面试地点走去。他尽可能快地赶,但到指定教室时里面人坐满了。

  报名时听说只招十来个,想不到这么多人报名,看来竞争不小。自胜敲开后门,在靠窗的座位坐了下来,站讲台上的女生示意大家保持安静。

  又过了会,女生看了好几次表后说话了。

  “已经过去五分钟了,该来的同学都来了,没来的我们也不再等。开始面试前我们请社长给大家讲几句话。“

  旁边站着的瘦高个子走上讲台,台下继之以热烈的掌声。

  社长站讲台上忘情地享受着掌声,好久才停下来。自胜心里很看不惯这种排场,但不拍手无疑显得不合时宜,勉强做着样子鼓了鼓掌。

  教室安静下来后,社长咳嗽几声说道:“诸位报名参加文学社,足证文学后继有人。我大四了,人也老了,文学社需要新鲜的血液,新的酵素。你们都是文学新的生力军,文学的前途在你们的笔下。希望今后在文学社的培养下你们能写出色彩,写出光芒。”

  “我们文学社很有前途的,比如我自己吧,在文学社这三年就写了十多篇散文,几首小诗,我自己一点都不满意,但是省作协的老师却说好,还在省里的杂志上发表了。你们进入社团后可以跟你们的学长学姐们多问问,多了解了解我的个人事迹。胡适说传记文学可以起到树立伟大人格的作用,相信你们了解我的事迹后不会比看一本传记文学差,对你们整个大学生涯会很有鼓舞的。”

  “我们文学社面试流程公平公正,我们绝不会跟刚刚最后进来的那个同学一样,“边说边望着自胜,”敲后门,走后门。”

  教室里立马哄堂一笑,纷纷扭过头看着自胜,自胜脸都羞红了!

  社长的这句幽默赢得了满教室新生的钦佩,只有老社员知道他这句话都讲了两年了。

  “好了,我讲话讲完了,你们一个个上来自我介绍吧。”

  新生你看我,我看你,都等着别人先上去。

  主持的女生说道:“按座位依次来吧。”

  第一个人挠着头上去,自胜看着那窘态,自己本来的紧张也忘了,闷着心里哈哈笑着。

  自我介绍像是汇报户口资料,自胜看不起,这般毫无新意的人还能搞文学。

  轮到自胜,踏上讲台,先前的紧张全吓得不敢冒出来。他咽了口口水说道:“大家好,我叫自胜。之所以叫自胜,取自‘凡古来能成大事者,必其自胜之力甚强也’这句话。林语堂说‘演讲好比女人的裙子,越短越好’,所以我的介绍也是从简。”

  “我觉得中国文坛是潭死水,希望我的加入能泛出点涟漪。期望与各位结为社友,为文学事业共襄盛举。言多必失,我就讲这么多,谢谢各位。”

  这番话讲得极不谦虚,乃是大忌,不料却暗合了更不谦虚的社长的胃口。

  等新生自我介绍完后,社长做总结陈词。

  “你们的发言都很精彩,都很有个性啊。尤其有位同学说演讲跟女人的裙子一样,越短越好,但依我看他那寥寥几句,似乎这女人都没有把裙子穿好,差不多是一丝不挂吧。”

  台下的男生大笑,女生瞬间涨红了脸。社长没料到这些女生这么羞涩,于是自己也伴着笑想以此来减轻这话的严重性,好比自己放了个屁以为故作淡定就能减轻味道似的。自胜表情微妙,不知社长是在赞赏他还是在奚落他。

  最后社长以领导口吻道:“我讲最后一点……”

  几年的历练,社长已深谙领导的艺术,短话得长说,以此来建立自己的威严!这最后一点长得足够把刚刚说到的一丝不挂的女人穿上长袍。总结起来大意不过是说大家口才都不错,文人本相轻,搞文学就应该有舍我其谁的气魄。社长又说了些本社的历史、荣誉后叫大家回去等通知。自胜无必取的把握,在楼梯口等着社长,想攀攀交情。

  社长长篇大论后拍着自胜的肩膀道:“小伙子,文学要出自本心,不可过分注重名利。你看我,从不注重名利文章却屡屡发表,真是无心插柳啊。所以了,在不在文学社不重要,只要识字,哪里都可以玩文学。你先回吧,我们的录取结果一定公平公正,出来后会在学校布告栏公示。”

  社长这番话自胜听得一头雾水,闷头回了寝室,在寝室也不敢张扬,以免落榜遭人笑柄。无暇多思,晚上的训练马上要开始,没休息多久就被教官号令着去操场站队了。

  训练快十点钟结束,回到寝室洗漱一番又到快熄灯的时间。白天劳累了一天,大家都没有什么兴致,躺床上立马呼呼入睡。

  李季白已是辅导员正式委任的男生寝室负责人,每天一大早就把他们叫醒。在李季白的尽职下,别的班人还没有到齐,他们班已经站好队了。

  立正,稍息,正步走,多少次来来回回。不知不觉又到了吃早饭的时间,解散后新生们纷纷往食堂跑,走到综合楼广场远远看到布告栏前挤满了人,自胜跟陈帅凑了过去。

  前面几排人走了他们才得到了空隙。布告栏上贴的是些社团录取新生的名单,自胜逐一看过去,看到了昨天去面试的文学社。陈帅也参加了其他社团面试,看自胜站着不动,就看别的告示去了。

  想着昨天表现不算好,尤其那几句话不谦虚,不知社团的人是不是反感?这样想着索性从榜单的后面看起来。这一看还真省了时间,倒数第三个就是他。自胜这两个子扭扭捏捏舒展不开,像是为所处的位置羞于见人似的。

  找到了自己的名字,虽然排名不靠前,但总算稍慰于心。榜单末尾还附着几句话,仔细看下去是:“落选的同学,不是你们不行,实在是本社这个台面不足以让你们施展才华,你们一定能在其他舞台找到属于自己的一席之地的。”这几句话看得心里不是滋味,怎么选上的人还不如没选上的?但转念一想,这只是文化人的春秋笔法,也就释然了。

  昨天还有点忐忑,想不到今天就榜上有名,看来还是有点实力的。而且这榜单全校师生都在看,自胜心情大好。

  陈帅在旁边的榜单上找着名字,脸色一直没有舒展开来。

  自胜拍着他的肩膀道:“走,今天心情好,请你吃早饭。”

  陈帅不为所动,还要把没看的榜单看完。

  “你报哪个社团?”

  “校会跟羽毛球社。”

  “什么校会?”

  “校学生会。”

  “你胃口还挺大。”

  告示栏的榜单全部看下来只看到了羽毛球社,陈帅大为扫兴。

  “这种官僚机关就是效率低,都是昨天面试的,羽毛球社这么快就出来了。”自胜没做表示。

  吃过早饭回寝室休息了一会又开始了训练。

  每天八九个小时的训练,每一天都很难熬,但等回过头再看,时间又是飞快地过去了。

  打靶、检阅,十五天的军训结束。

  军训结束后放两天假,第一天寝室里四个人去市里转了转。第二天张章跟李季白不知去哪了,自胜跟陈帅吃过中饭待寝室里没事干。

  “你上次参加学生会的面试,怎么样了?”

  “还没出通知,这种官僚机构真是拖沓。”

  “可能吧。”

  “你还别说,想起个事,挺有意思。”

  “什么事?”

  “那天参加学生会面试,你猜我看到了什么?”

  “你看到了什么?”

  “我看到学生会办公室走廊挂着一大幅照片,我以为是什么名人,走过去一看,下面的介绍是主席与著名企业家刘立果合影。”

  “刘立果可是全国知名企业家!”

  “是啊。你猜那主席是谁?”

  “工会主席还是什么政协主席?”

  “不对,那主席就是校学生会主席。听说是之前省团委有个活动,邀请了商界名人跟一些团员,学生会主席当然在列。席间学生会主席特意去给刘立果敬酒,并在去之前吩咐手下在他跟刘立果碰杯时拍照,于是拍到了这么一张照片。回来后又吩咐下属把照片放大冲洗出来并在下面配字:‘主席与著名企业家刘立果亲切交流。’就这样一幅照片挂在学生会,告诉你,那相框可能有一个平方米哦。”

  “有这种人,真是附骥尾以出名。这又是一个‘克林顿是我老朋友的人’啊!”

  “是啊,这个人的攀附心理。最近新闻上说某某大学学生会藏污纳垢,看来所言不虚。”

  “要藏污纳垢哪里都可以,也没必要特意去学生会吧。”

  “我啊,我还真想藏污纳垢,就看有没有机会了。”

  自胜没接上话,寝室里又安静下来。

  “对了,你交过女朋友吗?”

  自胜顿了下说道:“有过。”

  “真的假的,你都谈过女朋友?”陈帅满脸的不相信。

  “信不信由你。”

  “得到人家就抛弃了?”

  “不是那么回事,这都过去两年了。”

  “靠,过去两年了?高一就分了?”

  自胜点了点头。

  “你小子战绩还不错嘛,说给我听听。”

  “也没什么说的。就是高一后她转学了,后来就写信,寄照片,一个学期下来信越来越少,慢慢地慢慢地,几乎就没有了联系。通信多的时候约定考同一所大学,后来这想法也不那么强烈。她是考了个比较好的学校,我了,当高考分数出来之后我就知道跟她没有机会在一起了。她寄给我的信跟照片我都随身带着了。”

  “还在留恋过去?”

  “说不上留恋,现在我都很少想起她。”

  “长得怎么样?把照片给我看看。”

  自胜掏出钱包,里面是个笑容明媚的女生。

  “长得还不错。”

  “你了,你追过女生吗?”

  “我对女生都不抱希望了。”

  “好像看破了红尘。”

  “也不是,曾经沧海难为水。我谈过两次,都是羞涩的笑脸中开始,最后总是带着眼泪转身离开。”

  “学校里赶紧找一个吧,好打发无聊的时间。”

  “也是。多认识些女生总是多些美好,只是少认识些女生又会少些遗憾。”陈帅像是回想着什么说着。

  这句话似乎有点什么意味,自胜没接上,翻着刚发下来的新书,内容有点新鲜,大学生活就要正式开始。

  过了一会陈帅说道:“你说我们就上课、下课这样混日子,四年毕业后工作还不知道找不找得到,找到了也拿不了多少钱一个月,得早点做打算。”

  “想那么多干吗,把当前的事情做好就好。”

  “我不跟你这么想,得提早规划。李季白跟张章去哪了,他们有活动也不通知我俩。”

  “他们有他们的事吧。”

  “你发现没,李季白可能跟我们不是同一类人。才十几天辅导员就把什么事都委托给他,估计等选班干时他是内定班长。”

  “第一天晚上聊天他就显得跟我们不一样,他有追求。”

  刚说完没多久,李季白推门进来了。

  “你去哪玩了,张章了?”自胜问道。

  “给廖老师整理档案去了。”

  “张章没跟你一块去?”

  “他没。”

  “下午打球去吧?”

  “我还得帮忙组织院里的迎新晚会。你们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才艺,比如主持什么的?”

  “我们能有什么才艺。”陈帅不屑地说道。

  寝室里又是一片宁静。

  接近五点的时候张章回来了。

  “你们在寝室都干吗了,我今天爬山去了,腿都走酸了。”

  “跟谁爬山?”

  “锅庄舞社团。”

  “你都加入了锅庄舞社团?”陈帅大为惊讶。

  “这社团女生多,今天爬山就没几个男生。”

  “那你是长在花丛中,左右逢源,随便你挑了。”陈帅说道。

  张章憨笑着道:“当然的,不然加那社团干吗。”

  “这么好的事也不通知我们,贵社还招人吗?”自胜开玩笑说道。

  “等明年排队吧,面试可严了。”

  “到时你做了部长通融通融。”

  “没问题。”

  “有漂亮女生记得多给我们介绍。”

  “可以,包我身上。”

  当天晚上廖辅导员召集班会,议题有两个:一是把班干部选出来;二是把学校纪律,选修课必修课什么的交代清楚。

  不出所料,李季白十多天来传达辅导员口令,在班里脸混熟了,顺利当选班长。陈帅以微弱优势抢得体育委员一职。自胜、张章对当干部不感兴趣,做了单纯的投票者。

  明天就开始上课,大学生活正式拉开了篇章。校园的环境已经基本熟悉,大学教授上课是怎么上?新生们都带着新奇跟憧憬迎接大学的课堂。

继续阅读:第四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生的等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