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鲁凯2018-12-06 23:154,386

  九月,宁静的校园喧哗起来。学生们春风得意,笑容满面,似乎要在新学期里大展拳脚。然而短暂地兴奋过后,生活又回到了旧轨,开学时的踌躇满志大多烟消云散。上课一星期后,校园出现身着迷彩服的大一新生,整齐的步伐,喧吼的口号警示着年华的流逝。

  这些天来,自胜恢复了跟徐绽的联系,虽然言语间还很平淡克制,但火种点燃了,还怕烧不起来?似乎差不多情得圆满,只是一切远景上的规划退得远远的了。跟眼前的温柔比起来,那些不可知的未来虚无缥缈。如果少了徐绽,一切的成就又有什么价值跟意义?

  这次关系的愈合中,自胜诚惶诚恐。他怕徐绽不高兴,怕编辑的短信会引起歧义,徐绽占据了他所有的思维。

  对徐绽来说,她是个心软的人,本身就放不下自胜,自胜这些天的诚恳打动了她。这段时间他在她面前卑躬屈膝,她看着心里难受,她希望自胜还是跟以前一样的嘻嘻哈哈。心已向他靠近,但女生的面子让她表现得冷淡,她又怕他误以为真,怕他难过。都折磨他十几天了,再这样下去实在于心不忍。徐绽等着恰当的时机把一切都向他道来,这几天她回复的短信再也不是一个哦字。

  开学时是辅导员最忙的时候,其中重中之重是催缴学费。

  自胜拿着现金到财务处时收费窗口排出了长龙。在排队的这点间隙里想起林语堂的话,“大学交学费就是养活了教书匠,如果用交学费的钱买书自己看,学到的知识会多得多”,自胜忍不住笑了出来。老师靠学生吃饭,结果老师还在学生面前耀武扬威,老板受员工管制,这恐怕是经济领域少有的现象。

  “学号多少?”终于轮到自胜,他报上了学号。

  “经济专业,六千二,没错。”财务人员自言自语地说着。

  “呃,这位同学,上个学年的学费没交啊,怎么回事,赶紧补交上,不然没法注册。”

  自胜没有在意,拿过收据走了。

  两天后,廖辅导员召开班会。

  讲完琐碎的事情后辅导员叫学费没交清的学生留下,马上座无虚席的教室只剩下五个人。

  “你们几个怎么搞的,学费都没交?”

  这句话没有特指,五个人都没回答。

  “你们赶紧把学费交上,不要拖班级后腿。你们不交,班级评优评先都没资格。”

  廖辅导员扫视着五个人,他们还是一声不吭。

  “不交学费不能注册,不注册就没有学籍。你们啊,快一点,不然这学白上了。”

  他停了会又说道:“你们不交学费,这账又赖不掉,不但不能注册学籍,还影响我拿奖金。”

  这句大实话惹得五个人差点笑出声来。

  “你们学费怎么不交,大概什么时候能交上?都一一说说。”

  “家里钱盖房子了,房子盖完后就有钱交。”

  “爸爸做生意把钱全投进去了,等回笼一笔资金就会给我转过来。”

  “炒股票亏了,等发两个月工资就能交。”

  “卡掉了,挂失中,十多天把卡补上就能交。”

  前面四个同学把能想的好理由都说了,轮到自胜他说道:“家里困难,没钱交。”

  “你们四个尽量快点把学费交上,先回去吧。自胜你留下来,你是什么问题,老师得跟你好好谈谈。”

  四个人露着笑脸把自胜留在教室里,这时自胜才反应过来他的说辞是多么傻,哎,辅导员最怕交不上学费的。你以为说没钱就拿你没办法了吗,装穷不如摆阔,顶好的办法是说家里有钱,暂时周转不灵最好。这样等于给了老师希望,也给自己解了困。说错一句话闹得成了重点关注对象,但话又已经说出口要改回来是不可能了,自胜设定好角色,按没钱的套路演下去。

  于是,自胜说父母都已下岗,是低保户,说来说去就是找没钱的理由,反正学费暂时不交确实也没事,不交学费不注册那是辅导员吓人的。

  辅导员见实在拿他没有办法,同事又在喊着去吃中午饭,就让自胜走了。

  对廖辅导员来说,根据十几年的带班经验,家里资金周转不过来的学生他不怕,最担心的是贫困学生,这些学生拿他们毫无办法,反正他是没钱,也不能拿他怎么办。到毕业时要是学费没交清,到时就得由辅导员负责。前几年好几个同事班上有学生没交清学费毕业走了,结果学校把学费的差额直接从辅导员工资里面扣了。对这种贫困学生,当然得要操更多的心。怎么操心了,既然对他本人施压不起作用,那就直接联系他父母。

  于是食堂吃过饭回办公室后,廖辅导员把入学时的信息登记表翻了出来,很快就翻到了自胜的登记表,并立马拨通了家庭联系方式那栏的电话号码。

  自胜父亲接到陌生电话语气有些粗暴,等廖辅导员说明身份后火气才消下来。当听到自胜学费没交时,一腔怒火升起来,这个家伙把钱干什么去了,学费明明给他了,这么大了还不让老子放心!

  但为了顾全儿子的面子,自胜父亲对辅导员的催促跟责备都只是连声应和。

  “好了,老师,我会尽快把学费凑齐转给自胜的,让老师您操心了。”

  他承担了没有给儿子准备学费的责备,承担了廖辅导员对他的轻视,他不能把事情说破让老师对自胜产生看法。

  挂断电话,自胜父亲这些天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心又搅乱了。他对自胜从小严格要求,心血都花在他身上,最殷切的希望都寄托在他身上。眼看他长大了,上大学了,表面上虽不露声色,但作为父亲还是为儿子欣慰,总算没让他太失望。父子间虽有距离,儿子不理解自己,但他想等自胜自己当了父亲后会懂得他的用心良苦的。

  现在,自胜学费没交像根引线,原来这小子还是这么不成器,还要老子给他操心!

  自胜妈妈见他挂了电话气急败坏的样子忙问他什么事,他只是吼道:“你那个败家子又不规矩了。”

  “嗯,我的败家子,你没责任。”

  “从小被你惯着,结果现在都不成器!”

  “好像你没惯!”

  儿子已上大学,都懂事了,又能做什么事让他这样大发雷霆,他好久不这样了。自胜母亲大为疑惑。

  老婆跟自己顶嘴,自胜父亲于是接连开始数落老婆的不是,在气势跟音量上完全占据了优势。

  自胜母亲声音大不过他,退到卧室去了。一肚子的气没地方出,他拨通了自胜的电话。

  父亲打电话过来,真是难得,自胜心里流过一阵暖流。虽正在上课,他还是打个报告出了教室。

  手机在震动,自胜竟然有点紧张,他深吸口气接通了电话。

  “爸。”

  “你这个败家子现在在哪里?”听筒里是暴怒的声音。

  父亲怎么了?喝酒了?

  “我在学校。”

  “在学校干什么!”

  “在上课。”

  “你的学费怎么没有交?”

  听到这,像是冰水浇灌了全身,自胜禁不住地颤抖了几下。

  父亲怎么知道他学费没交,他是怎么知道的?

  没多的时间考虑,自胜说道:“钱没取,过几天就交了。”

  “你这败家子还骗我了,你老师说你是上个学年的学费没交。你这钱花哪去了?平常生活费有亏待你?你一天在学校干什么?老子不期待你多有出息,你倒尽给老子丢脸!”

  劈头盖脸的喝骂没有回嘴的余地,自胜默默地听着,听着。

  “老子今天就买票来学校给你交学费,你这个没用的家伙,这么大了还不给人省点事。”惊悚中,父亲挂断了电话。

  没交学费竟然闹到父亲都知道了!难道是辅导员给家里打了电话?现在怎么办?父亲本来就对他失望,这件事会使他如何看待自己?我难道真的不如父亲拿着跟他对比的那些人?想起父亲的严厉,也只能怪自己,谁叫你这么不成器!

  羞愧涌上心头,怎么跟父亲交代,他不会就此对我不再抱有希望吧?神情沮丧,天地间似乎都没有了光亮。

  两天后,自胜在校门口见到远到而来的父亲。

  父亲显得风尘仆仆,火车的劳顿使他一脸倦容。满脸的倦容又不减威严,自胜有点害怕,他畏怯地走了过去。

  “你们学费在哪交?带我去。”声音比较柔和。

  父亲并没有骂他,自胜有点意外。他走前头带着父亲往财务处走。迎面的同学跟自胜打着招呼,这时父亲紧绷的脸放松开来,对打招呼的同学报以笑脸,总算没让他在同学面前难堪。

  交过学费,父亲要见辅导员,自胜把他带到办公楼。

  “你在外面等着吧,我去跟你们老师聊聊天。”自胜跟父亲说了廖辅导员的姓名跟办公室门牌。

  自胜父亲的到来让廖辅导员吃了一惊。

  “您专程来给自胜交学费?”

  “不是,学费前几天打到他卡里了,今天是出差刚好路过顺路来看看。”

  “哦,这样就好,我还以为麻烦您亲自跑一趟了。其实辅导员没什么权,也是听上面的指示,领导要催缴学费我们也不敢放松。”

  “给老师添麻烦了。都怪我之前工作太忙,忘了给自胜打学费。他会马上交上的。”

  “也不急,也不急,要是困难的话,可以缓一缓,什么时候交都可以。再缓一缓学校也会宽限段时间的。”

  “不能给您工作添麻烦,马上会交的。老师,自胜在学校表现怎么样?”

  “也还好。学生嘛,脱离了父母的管束,比较自由一点。”

  “我也知道他比较散漫,他成绩怎么样?”

  “中等,过得去。大学都不在乎成绩,精力都谈恋爱去了。”

  “自胜谈恋爱了?”

  “这正常事嘛,他没跟你提过?我在学校里碰到过几回。”

  “哦。”

  自胜谈恋爱了,儿子长大了作为父亲当然开心,自己年轻时不也一样。但心里马上又跳出来个想法:谈对象会不会影响考研?会不会影响他的前途?谈恋爱的心思他是知道的。

  “老师,你能帮我找下自胜女朋友的电话号码吗?”

  徐绽是学生会干部,廖辅导员又在团委负责学生工作,他翻出个笔记本,把徐绽电话号码报给了自胜父亲。

  “没错的话应该就是这个。这个女生叫徐绽,能力、学习都挺好的。”

  两人又谈了会,已是中午时分,自胜父亲不便久留。

  “老师,这是一点意思。”自胜父亲从衣兜里拿出个红包放在了办公桌半开的抽屉里。

  “你这,这怎么行了?”辅导员瞟了下门口没人,也就没再推却。

  “自胜的学习请老师多多关照。”

  “好的,好的,没问题。”有人给辅导员红包,他有点受宠若惊。

  儿子都谈恋爱了,学费又没交,看来这钱花在女朋友身上了。这是自己年轻时的影子,也怪自己,自胜这么大了一个月还只给那么一点生活费,在这方面,自胜父亲是完全可以体谅儿子的。但恋爱那种又甜蜜又苦涩、心神不宁的滋味他也是懂得的,自胜还要考研,会不会受到干扰?

  自胜父亲思索着出了办公楼。

  本来还要追问儿子学费花哪里去了,既然是交了女朋友就没再追问。

  父亲的和气让自胜有点诧异,是不是暴风雨前的平静?自胜在警惕中等待着风暴的来临。

  吃过饭带父亲转了校园,晚上父子挤在一张床铺上,自胜奇怪父亲为何完全没有追问他学费花哪去了。

  第二天上午自胜送父亲去了车站,下午还有课,父亲进站后他就上了去学校的公交车。

  学费没交,父亲竟然没有追问,侥幸得不可思议!现在父亲回去了,终于可以放松下来了。只是父亲进站时叮嘱的那句“你一定要考上研究生,争口气”对他是个重负。

  公交车不久到了校园,自胜顾不上想太多。到寝室后发短信给徐绽说请她吃晚饭,徐绽竟然答应了,真是惊喜!她答应一块吃晚饭,那是不是表示她完全谅解他了?自胜恨不得时间能走得快点,他满怀着欣喜盼望着……

继续阅读:第十七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生的等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