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鲁凯2017-12-15 11:506,130

  自胜父亲进了车站,二十多分钟后又从站里出来了。

  他走到售票厅,把票改签到了第二天。

  在售票厅的二十多分钟,自胜父亲发了条长长的短信,得到回复后又打了电话。现在他出了售票厅,上了去学校的公交车。

  到校门口后,他又打起了电话。

  “我在校门口,校门口见吧。”

  “好的,我马上到。”

  几分钟后,一个女生出现在视野,快步向校门口走来。自胜父亲也走了过去。

  “你是徐绽?”

  “嗯,我是徐绽。”

  “我是自胜父亲,这我身份证。”

  徐绽接过来看了。

  “叔叔您找我什么事?”自胜的父亲找她,徐绽难免有点紧张。

  “也没什么事,就想通过你了解下自胜。”

  “有什么事您直接说。”

  “其实做父亲的这种事不该问你这女生,但也没办法,不好意思小姑娘。自胜跟你在谈恋爱?”

  徐绽迟疑着还是点了点头。

  “我知道,自胜看上的女生差不了。但你们有长远的规划吗?”

  徐绽没有作声。

  “不知你怎么看待自胜的?”

  “他挺好的。”

  “那你们闹矛盾吗?”

  “偶尔会有些磕磕碰碰。”

  “现在你们都大三了,你是打算考研还是直接工作?”

  “工作吧,我不考研。”

  “哦,这样。”自胜父亲脸色绷紧了。

  “一起考个研也好吧,学历高一点毕竟今后的机会会多一些。”自胜父亲接着说着。

  “每个人的家庭情况不同,想法也不一样吧,我是不考了。”徐绽语气坚决。

  自胜父亲听徐绽口气这么坚定神情有点黯然,他停了几秒说道:“姑娘,你们现在谈恋爱不考虑以后的前途?我这话说得自私点,我好几个同事的子女都考上了研究生,自胜也是要考研的。不然同事们一聊天我都说不上话。你们不能只顾眼前,要眼光长远。既然你这么坚定不考研,那就让他安心考,行吗?”

  “您这是什么意思?我让他安心考研?”

  “我的意思是既然你不考,你就不要打扰他。我这样说很过分,对不起。你们暂时分手,让他专心复习,这样也考验考验他,看他对你是不是情深,如果真的有感情,等他考完后复合就好。我知道,男女朋友间小矛盾少不了,很分散人精神,所以我说了这不近人情的话,这对你不公平,但也请你理解。”

  “自胜要考研,不能有任何分心事。我劝你们分开一段时间,等他考上研,你们也会有一个更好的明天。”

  “他上了研究生,如果你们感情真挚,还是能在一起,这点考验肯定能通过的。他有个更好的发展,这对你不也很好吗。徐绽,我之所以来劝你而不劝自胜,因为我知道他的脾气,他自制力不强,如果我跟他说要你们暂时分开一段时间,他是做不到的。今天跟你说这话,是想以后他找你,你也别搭理他,请你理解。”

  徐绽默默地听着,心里的苦涩波涛汹涌。

  “男子汉因为谈女朋友耽误前程是划不来的,我说得很实际,你不要介意。你还小,等你走上社会,你就会知道男人有本事最重要。自胜为了练本事,你们暂时分开一段时间,如果有真感情那不妨把这当个考验。你说好吗?”

  “只是暂时分开,您不反对我们谈朋友?”好久,徐绽才开口说道。

  自胜父亲点了点头。

  “那好,既然您这么说,那么从今天开始到考研结束我都不会理他。”

  “谢谢,谢谢,你真是通情达理的好姑娘。”

  “您放心,我不但不会理他,我可能还会激他,他一定会考上的。”

  这天下午,自胜满怀心喜等待夜晚的到来,像是第一次约会,既紧张又期待。大概今晚他们又能回到过去的亲密无间吧。下午忍不住发了几条短信,但都没有得到徐绽的回复。

  答应自胜父亲的要求后,徐绽脑子里一片空白。从现在到考研结束这段时间分手,还不能明说,徐绽真是不忍心。但如果把一切缘由道出,自胜还是会三番四次来找她的,何况她也没有把握不去打扰他,这段时间里还能分得彻底?看来只能设个迷,双方都撕破脸皮,让双方都不再留有余地,等考完研后再告诉他。本来互相爱慕的人,却要故意设置这些藩篱,这对徐绽来说是多么残忍!但不这样又能怎么办?

  既然允诺了自胜父亲就要全力做到。为了自胜的前程,你必须在考研的这段时间里断然斩断所有联系。虽然会难过,会让他误会,但只要是为了他好,那也是值得的。如果能让他有个美好的前途,这点隐忍又算得了什么!

  当天下午,收到自胜的信息她没有回复,将要一年多不理她,想想心都酸了。本来想着晚上见面会重归于好,偏偏却还没有走近距离又拉远了,生活像一场戏剧,永远不知道接下来是什么情节。

  那天晚上,接连的短信得不到回复,自胜一头雾水。电话打过去先是没有人接,再晚点提示音又变成了“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她在跟谁打电话?接连这样几次后他才幡然醒悟,徐绽又把他电话号码拉进黑名单了!

  到底是怎么了!我又做错了什么事?中午回寝室发短信还好好的,变卦变得这么快,没想到她这么不可理喻!多天的小心谨慎又没有结果,自胜累了。整个晚上都给徐绽发着短信,她这样突然不理不睬到底是为什么?自胜像个受了委屈的小孩子,心里苦涩又无人诉说。

  徐绽看着短信,透过字里行间她想象得到自胜的难过,但她又能做什么,唯一能做的是彻底一点,不要往复来回地给他伤害。徐绽痛苦地关了手机。

  短信发过去再没有发送成功的回执信息,电话打过去已经关机,她是这样讨厌他?这么不讲信用,说好的吃晚饭的,竟然完全不当一回事!一股恼怒的情绪涌上心头,她是这样轻视他!一阵怨气过去后,自胜又想徐绽是不是在考验他对她的耐心,很有可能。她应该是在考验他的诚心,看他是不是真的汲取了之前所犯错误的教训,会不会稍有不乐就像上次一样发那么伤人的短信。这样一想,自胜像是恍然开悟,他满怀着希望

  等待着明天。

  第二天,电话照样打不通,短信依旧得不到回复,自胜把电话打给了王晴。

  “徐绽在寝室吗?”

  “徐绽,你手机没开机吗?自胜打电话找你。”

  听筒里是王晴高声喊着徐绽的声音。

  这时候,徐绽在洗衣服,她走过来轻声说道:“说我不在,出去了。”

  王晴一脸疑惑地看着她。

  “自胜,徐绽一大早就出去了,你直接打她号码吧。”

  “一大早出去了?去哪了?”

  “这,她没跟我说了。”

  昨天酝酿的希望落了空,徐绽还是不理他,到底什么原因?原来她是这样的人,不打一声招呼就对人摆一副脸,脾气这么大,还真以为世界要绕着她转,真是看错了眼!

  忽冷忽热,岩石都容易开裂。徐绽遽然的冷淡,自胜像从炎夏掉进了冰窖,反差太大,更容易让人心灰意冷。

  整整一个星期没有联系上徐绽,时而自责,时而愤怒,像钟摆般来回荡着。整个的感觉是徐绽轻视自己,没把他当一回事。她怎么能把他当一回事了?呵呵,还不是因为地位没有比她高很多,如果他现在是个大人物,发短信她会不回?打电话她敢不接?

  这样情绪泛滥的时候,徐绽在他眼里被鄙夷得一文不值,想着他功成名就的那天,徐绽面对他会做何反应?她有什么了不起的!

  白天黑夜虽在轮换,但永远脱离不了既定的轨道。自胜思绪复杂,终究还是放不下徐绽。于是,他开始从王晴那里打听徐绽对他的态度。

  前些天看他们慢慢在合好,现在又出了问题,王晴也莫名其妙。她请示徐绽怎么回复,徐绽只是要她说自己不知道。

  “你们到底是怎么了,两个人好好的不行吗?非得折腾。”王晴觉得要指教一下她的朋友。

  “我们分了。”徐绽故作轻松地说。

  “别开玩笑。”

  “没开玩笑,真的分了。”

  “他不要你了?”

  “也许是我们彼此都看不上对方。”

  为了把分手做得真实,徐绽不能跟任何人透露口风。她怕自胜如果得知真相的话会前功尽弃。

  “你别逗了,他还问我你的消息了。”

  “他要再问你你就跟他说我跟高中学长好了,他是研究生,你自胜比不过他。”

  王晴走过来,手贴在徐绽额头上,“你没傻吧,能开这样的玩笑。”

  “没开玩笑,是真的。上个学期高中学长来了你不也看到了,这个月我都在权衡考量,现在拿定主意了。”这些话自胜听到了会如何反应,徐绽不敢想。她只知道如果相信了这些,他肯定不会再纠缠,他是个要面子、有骨气的人,不会为了一个对他没有感情的女生浪费时间的。

  徐绽一本正经的表情不像开玩笑,一直以来王晴都羡慕他们,想不到昔日的缱绻到如今却如此脆弱,爱情难道不是想象中的地久天长?

  王晴想安慰她几句,徐绽依旧是谈笑风生,看来她再说什么都是多余的了。

  “王晴,你是不是觉得奇怪,我们会这样分手,你是不是认为爱情不可靠?”

  “我有点担心。”

  “其实不是,爱情永远是可靠的,移情别恋是找到了更好的人,更美好的爱情,爱情不是固守一人相伴到老,而是四季常开的花,每个季节的色彩不一样罢了。”

  “你说什么,都成哲学家了。”

  徐绽自己都没料到会说出这样的话,她赶紧把话题扯过来,“自胜要再联系你,你就这样跟他说吧。”

  “这个恶人我不做,要说你自己说。”

  门砰的一声推开了。成谣站在门口。

  “你们在谈什么,下午打羽毛球去。”

  “她跟男朋友分手了,心情不好,不去了。”

  “哦,你跟那个什么自胜分手了?”大一时的念想终于实现了,徐绽!

  徐绽没有答话。

  “你们寝室先去吧,我在寝室陪陪她。”

  当徐绽这么淡然地说出分手,以前在王晴眼中那个稚气、单纯的小姑娘原来是看错了。一直以来把她当妹妹,现在看来她比自己成熟多了,需要人照顾的根本是她王晴,真是穷人摆阔请阔佬吃饭!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自胜不断地给徐绽发短信,他甚至在寝室楼下守了几个晚上,但徐绽都躲开了。

  自胜的耐心有限,想不到徐绽这么不讲情理,基本的礼貌都没了!

  在收不到短信的时候,风雨纷至沓来。

  一天自胜在徐绽寝室楼下候着时碰到了成谣。

  自胜没搭理她,成谣自己凑过来了。

  “等徐绽吗?”

  “嗯。”自胜不耐烦。

  “你还在这傻等,真是傻得可爱。听说你们分了?”

  自胜不置可否。

  “这几天我在她们寝室看到徐绽又天天打电话打到很晚,都熄灯了还在走廊上说,吵得我们都睡不着。”

  自胜没有作声。

  “你还不知道啊,她早有新欢了,听说是研究生高中学长,真是有了新人忘了旧人!从来只见新人笑,不见旧人哭啊!”

  “好了,别说了。”

  成谣笑着往寝室走,她这几句话像毛毛虫落在自胜身上,痒兮兮的。

  她到底是怎么回事?自己到底又做错了什么?

  长时间的好言好语得不到回复,自胜的耐心到了极限!

  有什么事不能说吗,要这么不了了之?如果是我做错了什么事,你就就直接指出来,如果你是另有新欢好歹也说一声。这一刻自胜并没有把徐绽看得多重,他觉得徐绽做人做事有问题,真想不到她是这样一个人!

  对徐绽的印象已是如此不堪,自胜又再次把她的高中学长跟张大普经过想象加倍地编出侮辱、攻击性的短信发过去,这些短信平伏了他的心火,她以为她有什么了不起!只是每次这潇洒的感觉只存在了片刻,就陷入无边无涯的痛苦深渊。

  对徐绽来说,一切她都在默默承受,无人诉说,更不会有人来安慰。她看起来是那么一如既往,甚至同学听说她跟自胜分手后的平静都会感到惊讶。

  又是侮辱性的短信,看来他再没有耐心了。情况朝她导演的方向走,一切都好,想不到难过也会是种称心如意!

  徐绽给自胜回复了短信:很对不起,我跟高中学长好上了,就是上学期你看到的那个。很抱歉,如果这伤害到了你的话。我是个俗气的人,做选择有许多现实的机巧跟考量的。如果你要问我为什么选择了他,那我告诉你:也许我对他不是很有感觉,但他是研究生,而且他说只要我做他女朋友,我要考研的话他帮我找老师弄到专业课的题目。你想不到我是这样一个投机取巧的人吧,你觉得看错我了吧?其实我本来的面目就是这样子。至于前两年,你认为我简单,我想如果不是我装得太像,那就是你太傻,要不就是我长大见事多了,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了。

  你不是说你要考研吗,当时我没附和你,那是因为相比期货,我更偏好现货,何况你还不一定考得上了!我就是这样一个势利、市侩的人。我不值得谁留恋,在这风尘仆仆的世界里,人的行为都是自利,包括男女间的感情。你言语怒不择词,这是不必要的。我根本不值得你动这么大的情绪,用那么尖刻的词汇。如果我不是心存善意,我会说你留着那些话今后送给别人吧。

  你要考研,没我打扰,一定考得上的。

  一个字一个字占满屏幕,等到打完最后一个标点,徐绽泪水沾湿了衣襟。

  这条短信发过去,他们这段感情就此封存了吧。

  为了让他彻底寒心,也为激他一把,她临时编出要考高中学长学校的研究生,自胜看到会奋发还是就此消沉?

  难受,真不知怎么办才好!当他考上研究生,到时候一切再向他道明,那时能够挽回,能够既往如初吗?

  徐绽想起了他们第一次约会时的情景,为考验自胜冒充别的女生写的情书。这些都过去没有多久,风云变幻,现在是这样的局面。

  心酸,想要好好地哭一场。长痛不如短痛,徐绽鼓足勇气发了过去。当显示发送成功后,四周变得静谧,天地万物像是都将毁灭。

  自胜咬着牙关看完了短信,失声笑了出来,想不到他竟然不如她口中的高中学长。一个研究生、一份专业课题就是她分手的理由,想不到她这么势利浅薄。也好,早点看穿了也好!

  从小生活在父亲的威严之下,自胜最怕被人瞧不起,徐绽为研究生学长而跟他分手戳中了他的软肋。就因为高中学长是研究生!就因为比他有前途!

  现在都是在跑道上,暂时领先了一个身位就一定能领先到底?真是眼光短浅!老子要让你看看到底谁更有前途,谁的本事更大!

  一刹那间,自胜下定了主意,他不会再为她难过,不会再为她操心,不会再对她不分昼夜地日思夜想。他要把这段感情封上封条,努力开拓出新生活。他要干出成绩来。我要是考个比她高中学长更好的学校她不就会后悔吗?自胜恨得咬牙切齿!

  这个原因分手,自胜没有回短信。难过但又轻松,他看不起她。

  这段时间来终于可以舒一口气,想象中她是多么的重要,但是事到如今,生活还是依旧,也许真的没有谁是不可缺的。

  为冲淡错综复杂的情绪,自胜喊上室友去啤酒广场买醉言欢。

  徐绽握着手机,等待着短信又不想收到短信,她已是泪眼婆娑。

  难过不能让人看到,她躺在床铺上,被子盖得严严实实。

  没有等来短信,难过中又有丝安慰,效果真的达到了!

  一天过去,两天过去,藐视徐绽的这剂麻醉剂在失效,自胜又一次尝尽了难言的滋味。只是这次他下定了决心—再也不会联系她!一切都得自己消化,让她随风而去吧。

  自胜毫无动静,看来是达到了初衷。只是不管有回复还是没有回复,徐绽都不会轻松。她是计划的执行者,她承受着一切,心里痛苦还要用欢笑来表现。好久过去,心还在隐隐作痛……

  时间带来春夏秋冬,时间让一切灰飞烟灭,时间淘洗着万物,在时光这把筛子里,人生能够留下什么?

  在时间的抚慰下,徐绽、自胜心里的纠葛都暂时封了起来。

  太阳每天升起,生活还在继续,何不用笑脸面对每一天。

  接下来的日子,清晨的操场、晚上的自习室总有个雷打不动的身影。同时,在图书馆也常看到一个女生,似乎只要没上课就能见到她。两个身影迎面而来时总是行色匆匆,神情木然。这两个身影将会如何演绎今后的生活?

继续阅读:第十八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生的等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