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鲁凯2018-12-20 12:166,016

  徐绽有多少事瞒着自己?不在一起的时候她都干些什么?她身边的同学就王晴跟成谣比较熟悉,王晴一向都是说她好话,成谣上次开玩笑说羡慕他跟徐绽晚上打电话打那么晚,结果徐绽还真是打电话打那么晚!成谣应该是个好的切入点。

  思绪混乱,入眠时窗外有了薄光。

  接近晌午醒来,睡眼惺忪中拨了徐绽的电话,电话打过去长久的无人接听。她是真忙还是不愿接他电话?气头之下又增加了疑虑。

  挂断电话后自胜拨了成谣的号码。

  “有什么事吗?”

  “你吃中饭没有?”

  “还没。”

  “在学校吧,我请你吃饭。”

  “有什么事?”成谣略感意外。

  “有事想问问你。”

  成谣已经猜得自胜要问她什么了。

  大一时陈帅为了跟她要徐绽的号码把她戏弄了一番。虽然布告栏事件稍出了口气,但也因为陈帅那段时间的殷勤,之后不闻不问让她成了女生中的笑柄,甚至一年多都没人再追她。

  最初刚刚发现自胜跟徐绽约会时,她就起了要从中作梗的想法,但仔细考量后暂时止住了念头,她有更长远的计划。为此,在自胜刚追徐绽时,她在徐绽面前还说了自胜不少好话。如果没有开始就没有伤害,我要在鲜花盛开的时候来一场狂风暴雨,让其在最美的时候瞬间凋零。他们看到了不远处的盛景,像是唾手可得但最终还是失去了。在得失的间隔间,才会给人最大的痛苦。

  等了一年多,现在时机终于来了!

  自胜、成谣面对面坐在了饭馆。

  “难得啊,你请我吃饭。”

  “喜欢吃什么菜,尽管点。”

  点过菜,成谣说道:“想问我什么?”

  “你是住在徐绽寝室隔壁吧?”

  “对啊。”

  “你们熟不熟?串门多吗?”

  “还好吧,都是同学。”

  “我就想问问你关于徐绽的事。”

  “你直接问她不是更好?”

  “有些话当面不好问。”

  “你想知道什么尽管说吧。”成谣闪过一丝让人捉摸不来的笑影。

  “那天你说徐绽前一段时间在走廊打电话打到很晚?”

  “你们打电话你还问我?”

  “我没那么晚给她打电话。”

  “是吗?不会吧?怎么会这样?那我就不好多说了。”

  她略作停顿道:“晚上走廊上打电话的人多,可能是我听错了。”

  “我知道你不想说是非,你就帮我这个忙,跟我说说徐绽晚上打电话是怎么回事,什么时候开始的?”

  “大概是我听错了。你不给她打电话,那还有谁给她打电话,聊那么晚只有你们这种情侣才会吧。”

  “事实是什么样子你就直接告诉我吧,不必遮遮掩掩,其实我只是想了解一下她的生活而已。你就跟我说说吧。”

  “这样,不过你直接问她可能更好。”成谣像是推却着。

  “我知道你人好,让你为难了。你就跟我说说,没关系,我不会跟徐绽说的。”

  “这不好吧?”

  “没关系的。”

  “好吧,既然你这么想知道,想知道什么就问,在不影响你们关系的范围内,能说的我尽量说。”

  “徐绽晚上跟谁打电话打那么晚?”

  “我一直以为是你,还暗地里羡慕你们了。”

  “我们好久没有晚上打电话了。”

  “那能是谁?不会吧,你别开玩笑了,不是你是谁,时常能听到徐绽说那些情侣间的甜蜜话,多想你啊多爱你啊,我们在寝室听着都羡慕得要死,说难得有你们这样感情好的。”

  “哦。”自胜疑虑大起,他尽量克制着。

  “她真的是每天都打电话打那么晚?”

  “差不多。如果你没有给她打电话,那她是跟谁打电话打那么晚?以前听她说起过几个高中同学,还有什么高中学长。这几天在寝室听她跟王晴聊她兼职的婚纱店里老板的儿子,口口声声说又帅又有钱,至于还有没有其他人我就不知道了。”

  成谣像是随口说着,疑惑的种子成功播撒在了自胜心里。原来不只是高中同学,还可能有其他人,嫉妒跟在意让自胜的想象空间变得无限大。

  徐绽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她跟多少人有瓜葛?她真的只是个简单有趣的女孩?之前是太相信她,谁知道她背后隐瞒着什么,我是全心全意待她,而她的感情还给他人留有空间,难过,像是吃了副中药苦涩苦涩的,自胜心都抽空了。

  “哦,高中同学她常跟我说起,徐绽朋友多,他们从小就是朋友。”

  “你都知道,知道了最好。两个人在一起最主要的是坦诚跟信任,你有什么问题最好直接问她,我真怕自己说多了。”

  边吃边说着,自胜几乎确定徐绽跟张达交情不浅。只是交情不浅就让自己不安,这是不是太不信任徐绽,又或者是太不自信?而成谣口中徐绽每天晚上电话甜蜜聊天的这人是谁?理智上的自省跟情感上的疑惑争执得难解难分!

  自胜跟成谣吃饭的时候,徐绽跟张达在市里的饭馆也是相对而坐。

  “你高考后我们就见得少了,一下子四年过去了。”

  “是啊,时间过得真快,我都大四了,下半年就读研了。”

  “有合眼缘的赶紧再谈一个,不要因为前一个背弃了你就丢掉信心。下半年上研一应该不忙,有时间的。”

  “谢谢你这些天晚上打电话安慰我,那段时间感觉天都塌了。我全心全意待她,她却跟了别人。”

  “那是缘分还差一点吧。”

  “我想今后我再也不会为任何一个女生这样伤心了。”

  “别这么说。”

  “徐绽,跟你老相识了,你这么善解人意,我有时想咱们有没有可能在一起?你知道我一直对你有好感。”

  “这,别开玩笑了,我有男朋友,昨天你也看到了。”

  “那你这些天还在电话里安慰我。”

  “我们是好朋友。”

  “咱们是一个地方的,又一块长大,你都只把我当朋友,真是失败。你空间那些情诗是白发了。”

  “也没白发啊,我看你发的那些诗写得挺好。”

  “昨天那个是你男朋友吧,我有点不礼貌,你别介意。”

  “没事,他相信我的,根本都没放心上。昨天晚上回去我本来还想着要跟他怎么解释,他要问起你我该怎么说,结果他什么都没问。”

  “你们感情真好,我是失落啊,不过还是祝你们幸福。”

  “昨天你还开玩笑要看电影,我还生怕他急了!”

  “我这人就有这毛病,这叫什么来着?”

  “张达,这次你来我都没有带你好好转转,你体谅下。这次兼职工资比较高,我又急需要钱,所以几天都只能陪你吃个晚饭。”

  “没事。”

  “而且下午我还不能送你,我给你买了条烟,还有两包雪莲花。”

  “你太客气了。”

  两人七七八八回忆了过去生活中的趣事,又谈了谈大学的生活。张达看起来差不多从失恋的泥潭中走出来了,这让徐绽稍感欣慰。吃过饭她把张达送回酒店,就回到广场等着下午开工。

  人的适应性真的很强。刚开始穿着婚纱跟高跟鞋浑身不舒服,站在展台上被素不相识的人围观也很难为情。可是几天下来,徐绽已经适应了高跟鞋跟蓬松的婚纱,对众人的目光她也已经习以为常。

  真好,今天是五一假期兼职最后一天,之前说完工了就结工资,算算这五天是两千块,再差一千学费就能交上了,心情似乎从来没有这样好过。工作人员个个笑逐颜开,一边忙碌着一边等待着下班时间的到来。

  西斜的太阳把影子拉得越来越长,临近傍晚了。已是假期的第五天,广场上人群稀疏,下午的顾客相应少了许多。

  四点半的时候,张老板见展区没有了顾客,于是就宣布提早下班。工作人员个个喜笑颜开,开始收拾着展台。一切整理完毕之后,张老板宣布到店里财务处去领工资,领完工资后说他儿子张大普跟大家年龄相近,由他负责请各位吃晚饭,饭后再请各位去唱歌。老板这样大方,员工们欢呼雀跃,大家都带着笑脸回到了店里。

  当两千五百块钱发到徐绽的手里,二十五张一百的钞票在她感觉来是沉甸甸的(按业绩提成奖励了五百)。这是她挣到的第一笔“大钱”,五天赚了两千五块,这跟之前那些兼职比是不能想的。感觉就站在那里也没有做什么,好像不该拿这么多。但一想到只差五百块就能把学费交上,又顾不得再考量什么了。

  等都领完工资,张大普跟店里的司机开着两辆车把大家载到了饭馆。

  徐绽本来不是太习惯这样的场合,但这是她第一次在这店里兼职,不参加也不好。得跟店里的人多交流交流,今后要是还需要人兼职的话她的机会会大些。

  张大普请客的饭馆是西北特色的餐馆,大包厢里正好坐满了两桌。每个人各自点了一个菜后,张大普又加点了好几个大菜。等菜全部上齐时桌子上摆了满满一大桌。席间觥筹交错,言笑晏晏,徐绽察言观色,很快知道了这个店里吃饭的一些习惯跟文化。不知不觉,吃过饭出来已快九点。

  “你们喜欢去哪里唱歌?”张大普在餐馆门口问着。

  “去万达吧。”好几个人应和着。

  于是大家又上了车,很快到了万达广场。

  夜晚的霓虹灯五光十色,年轻人在这个时点正是精力充沛的时刻。张大普走在前头,在大歌星定下间大包厢,大家进场后纷纷一展歌喉。徐绽唱过几首后看着点歌系统里的时间,有点着急。不早了,再晚就没有车回学校,这个时候正好短信振动提示振个不停。

  解开屏幕锁,好几个未接来电都是自胜打来的。短信也是来自他,问她怎么不接电话。

  包厢里声音太大,邻座讲话都要对着耳朵讲,电话怎么听得见。

  徐绽回复短信道:我回学校了,在寝室赶着写作业,晚点打给你。短信编好后还加了几个笑脸。

  对自胜来说,中午听了成谣那一番话,他总是控制不住在揣测,甚至还想试探她,好在这个念头最后还是压制下去了。

  今天下午张达就回去了,她应该回来得早,两个人一块聊聊天,应该会跟之前一样那么好的。

  自胜等啊等,等到十点多才等来了她的短信。她在寝室?在寝室怎么电话都不能接?会不会是骗他?

  昨天张达跟她有说有笑的场景在脑海里浮现,是不是张达根本没有回去?

  一连串的问题让他拨了成谣的号码。

  “你在寝室吗,帮我去徐绽寝室让她接一下电话好吗?她关机了。”打到她手机上找徐绽,成谣大感意外。看来这个自胜真是完全上了她的钩。

  “你等会,我就去她寝室。”

  “徐绽在寝室吗?”听筒里传来成谣的喊声。

  “不在,她还没回,这几天都回得晚。”是王晴的声音。

  “你听到了吗,王晴说她不在寝室。”

  自胜满腔的怒火燃烧起来!

  原来那个张达根本没回去,他们这会不知道是在逛公园还是看电影?自己还傻傻地等啊等,等着她回,她却完完全全在骗他!她到底是个怎样的人?怎么这么不知廉耻!她又戴了多少副面具?真是人不可貌相,把她看得太简单了!

  昨天回来还想着不要跟她挑明,给她留点空间,没想到她非但没有收敛,还得寸进尺!妒火跟不甘一时让爱恨难辨。

  自胜又把电话拨了过去。

  这个吵闹的场合电话是听不清楚的,徐绽直接摁掉了电话,等完场后给他打过去。

  明明打通了的电话被她摁掉,这是什么心情?她真的这么不把我当一回事?跟张达在一起电话都不能接,怕张达不开心?啊!怎么会是这样!

  徐绽摁了电话回复短信道:不是跟你说我在赶作业吗,晚点打给你。

  自胜一阵冷笑!

  他回复道:你在寝室,骗谁了?跟张达看的什么电影?这个时候徐绽才发现问题不简单。

  她赶忙回复道:张达回去了,今晚店里聚会,我晚点就回。

  又是店里聚会,跟张达在一起就在店里聚会,在一起就在一起,干吗还找这么多理由?你怎么这么喜欢撒谎?跟张达在看电影就看电影嘛,我也不介意的,今晚还回不回,你自己看着办!

  徐绽看到短信,这才发现事情闹大了。

  她赶忙回复:张达下午回了。店里聚会,这会在唱歌,太吵所以没接你电话,刚刚说在寝室赶作业,也是怕你担心。我晚点回,回了联系你。

  好比白璧忽然发现了瑕疵,一直以来都以为她是个嘻嘻哈哈的单纯女生,想不到她还有这么多名堂。如果不是成谣那天说起她打电话打得很晚,自己现在还被蒙在鼓里了。可笑,真是可笑!

  随便你回不回,我就在校门口等着你,今晚不回咱们就散了,你自己看着办!

  发完短信,一阵得意,一阵难过!

  他喜欢着徐绽,如果她今晚没有回来,难道真的就散了吗?

  一时,进也不是,退也不是。表明了对她的不满,但更怕她真的就此离开。在乎一个人是这个滋味!苦涩、难过杂糅,自己对她这么好,她怎么可以三心二意?怎么可以让他失望?

  自胜出了寝室往校门口走。

  一路走过去,无数的角落勾起无限的想念。今后那些过去相拥的地方还会有他们的身影吗?如果时光真能倒流,回到大一时刚跟她确定关系时多好,那时无忧无虑,每天与欢乐相伴。那个时候怎么会想到会有现在这个局面!

  徐绽看到短信,再也坐不住了。她走到张大普旁边对他大声说着她要先回去。张大普一看时间确实不早了就问身边几个人的意见,基本上的意思是想回去。张大普赶紧去柜台结了账,一行人从嘈杂的包厢里出来了。

  这个时候城市的灯光暗淡了些许,夜风吹着加深了凉意。

  “你们住哪里?这么晚了也不好打车,我们送你们回。”张大普说着。

  一行人说着各自的住址,根据行程分配后徐绽跟另外三个同事坐上了张大普的车,车子不紧不慢地行驶在城市的夜色中。

  “稍微开快点吧,我怕寝室关门了。”徐绽说道。

  “好了。”张大普爽快地应答着。

  他愣了几秒说道:“你是叫徐绽吧,你是在大学城?”

  “嗯,是大学城。”

  “那得先把后座的三个送完再送你,不然太绕路。”张大普略带着抱歉。

  “你怎么方便怎么走吧,我也不是太着急。”徐绽委婉地说着。

  本来还怕晚了打不上车,现在有车送已是万幸。

  车子穿梭在夜色中,拐来拐去,总算把后座的三个人送完了。徐绽看表,已快十一点。

  “快了,到你学校还有十多分钟。”

  终于快到学校,自胜恐怕是等急了!

  十多分钟后,车子开到了校门口。自胜在离着校门口几十米的地方已经等了四五十分钟。

  “你寝室怎么走,我把你送到寝室楼下。”

  进校门时学校保安询问的时候,徐绽看到了不远处的自胜。

  他还真在等着她!

  车子开进了校园。

  “你就在前面草地上站着的那个男生那停吧,不用到寝室楼。”

  车子停下来,自胜看到了坐在汽车里面的徐绽。

  还有人送她回来!这人是谁?他赶紧走了上去,开车人看起来年龄跟他相仿,是婚纱店老板的帅气儿子?这才兼职了几天就有人专门送她回来了!从来没有过的危机感让他愈加怒不可遏!她怎么能这样?自己还算什么?自胜要崩溃了!

  “谢谢你送我回来,麻烦你了。”

  “不麻烦,应该的。”

  “今后你们店还需要兼职的话多考虑下我。”

  “好的,我会跟我爸说的。你赶紧回去吧。”

  “嗯,好,谢谢你。”

  “哦,对了。你的电话号码多少,需要兼职的话我直接联系你。”

  徐绽报上了电话,张大普拨了过来。

  “我的号码你也存一下。”

  “好的,存了。”

  “有事没事多联络哦。这个人是你同学?”张大普也没看着自胜问着,自胜大感羞辱!

  “是我同学。”

  “好了,有个同学送你回去我就放心了。快回去吧,不早了,到了寝室给我发个短信。”

  “好的,你开车注意安全。”

  这些话落在自胜耳里,句句钻心。

  张大普把车往里开点掉头绕另一边的路出了校园。

  徐绽转过身对着自胜,自胜面色铁青!

继续阅读:第十三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生的等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