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鲁凯2018-12-19 22:436,354

  徐绽总算回来了!

  说不清是什么滋味,对她的喜欢已夹杂着猜忌跟不满,这似乎是她在自己心里的分量太重,但也使这份感情不再那么轻松!

  “你可回来了!今晚的电影好看吧!”

  “你别生气,今晚店里聚会。”

  “呵呵,不是在寝室赶着写作业吗?”

  “你别这么说,我是怕你担心我才那样说的。”

  “你值得谁担心了!谁担心你了!自作多情!你还有多少事瞒着我!”

  一连串的话让徐绽大为惊讶,他今天怎么了,吃火药了?

  她稍微镇定下来说道:“我有什么事瞒着你的?”

  “刚送你回来的这个人是谁?”

  “婚纱店老板的儿子。”

  “哦,就是天天挂嘴边的那个帅哥哦,这才几天你就跟老板的帅儿子这么熟了,你真厉害啊。”

  “什么帅哥,谁跟你说的,他是老板,我一个兼职的能跟他熟?”

  “才工作了几天就专门送你回来,还不熟?照你的标准,那是要怎么样才算熟?”

  “我们唱完歌,不好打车,他就说送我们回,不是专门送我,只是我最远,所以最后一个送到。”

  “呵呵,又找到了说法,你反应可真快。”

  “你笑什么笑,你这笑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你多有魅力啊,能周旋于这么多人之间。”

  “我周旋什么人之间了?”

  “你自己清楚!”

  “我跟你说,今天下午张达回去了。下班后店里老板说辛苦我们了,就说请我们吃晚饭,我第一次兼职总不好不去吧。吃完饭后去唱歌,就到了这个时候。”

  “还真能编。你快点回去吧,晚上打电话的时间到了。”

  “打什么电话?”

  “这你还问我,你自己不清楚?”

  “快点回去吧,等下电话打过来,接不上的话那边会生气的。”

  “我又跟谁打电话了?”

  “你自己最清楚!”

  “你是说张达?”

  “呵呵……”

  “他是我高中学长,又是一块长大的,这些天他不开心,我安慰一下他而已。”

  “呵呵,这么单纯啊,我打电话怎么没有那么多话说?昨天在他面前想牵你手都要躲开,这么心虚,你是怕什么!空间里那些情诗都是谁发的?”

  “他发着好玩。他跟我很熟,一个地方的,在熟人面前牵手很不好意思,你不要多想。”

  “你快回去接他电话吧,想啊爱啊说着多甜蜜,那栋楼的女生都羡慕死你们了!”

  “你今天是怎么了?莫名其妙!谁跟你说的?”

  “心虚了吧,没人跟我说,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你别乱说。你今天心情不好,不要把气发在我身上。我很累,先回寝室了。”

  徐绽尽量克制着。昨天还好好的,他今天到底是遇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把她当出气筒!

  “想躲,被揭穿了没脸了吧?”自胜边说边伴着胜利的冷笑。

  “你今天不开心,有问题我们明天冷静下来再说。”

  白天站了一天,晚上又是吃饭,又是唱歌,尽管早就精疲力尽,但在外面她总得挂着笑脸。本来想着回来自胜能够逗逗她,轻松轻松,想不到现在却得看他的脸色。今天晚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徐绽快步往寝室走去。

  “你这就回去?我可等了你一整天!”

  “我在外面累得要死,回来你还这样对我!”

  “张达到底有没有回去?跟我说实话。”

  “回去了。”

  “那你今天怎么还这么晚回?”

  “不是跟你说了吗?”自胜追问的轻蔑口气让徐绽有点伤心!

  “呵呵,跟我说了……”

  “我回去了,你也回吧。今晚冷静冷静,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也好,自胜也觉得有点过分,毕竟只是成谣的一面之词加上了自己的想象。

  自胜正往寝室走,徐绽说道:“你送一下我吧。”

  他也没回应,跟在她身后往女生寝室走去。

  差不多到女生寝室楼下,徐绽电话响起,自胜立马警觉起来。徐绽拿出来看了号码,摁掉了。

  自胜趁她没注意,一把把手机拿了过来,未接来电显示是张达。

  “呵呵,干吗摁掉了,你接啊。不用心虚,没关系,我又不介意。”

  “你到底是怎么了?把电话给我。”

  自胜拒不归还电话,打开短信收件箱,收件箱里显示有上百条张达的信息,他都不用看信息,愤怒再也控制不住了!

  “勾三搭四还装纯。”

  “你不要这么说。”

  “还我不要这么说,怕是认识你的人都知道你的事就我蒙在鼓里了。”

  “你听谁说的,你到底知道了什么?”

  “张达是怎么回事?这短信是怎么回事?天天晚上电话里想啊爱的,你们整栋楼都知道了,刚不是又给你打电话了。之前碰到你班同学,多对着我笑,原来以为只是打个招呼,现在想起来原来是嘲笑,你可真给人长面子。兼职没几天,老板的帅气儿子就专门开车送你回来,你是有多大魅力能让人这么轻易上钩!”

  “你误会我了,事实不是这么回事,听我解释。”徐绽急切地说着。

  “解释?不用解释。你怎么跟人交往关我没事,我是怕你了,我们到此打止!”

  说完,带着胜利的得意倨傲地往寝室走去。

  徐绽站在原地,惊得不知所措!

  今天是怎么了?昨天还好好的。不是跟他说了张达是同学吗?昨天晚上回来他还是一副笑脸,今天怎么会这样?是因为张大普送我回来让他不高兴了?徐绽快步追上去拦在了自胜前面。

  “你误会我了,张大普只是顺路送我回而已。”

  自胜面色冷峻,不置一词,绕开徐绽继续往前走。

  徐绽追上去拉住他的手臂,被粗暴地甩开了。

  她步子跟上自胜,边走边急切地解释着。这一切,换来了自胜嘲讽的笑,她这样急迫地找借口,看来中午听来的果然不虚,而晚上见到的这幕又足够证实。平时她老在他面前装纯,竟然被蒙蔽这么久,想想真是可怕!

  “你听我说,事实是这样,我跟张达真只是朋友,张大普是送四个人回,我最远,最后一个送,所以你看到车里只有我跟张大普,你别乱想,不是你想的那回事。”徐绽语气中还带上了很少会扮的可爱跟娇嗔。

  还装可爱!恬不知耻!真是恶心!自胜笑得愈加轻蔑了!

  “你别这样笑了,你这样子我会难过的!”

  “不要再说了,我们到此为止。你去找你的张达也好,大普也罢,都与我无关。”他潇洒地说完,大步往寝室走去。

  他怎么能这么说话?太可怕了!今天到底做错了什么,他这样糟蹋她!委屈跟难过使她的眼角溢出了泪水。

  “你今天怎么了?心情不好不要把气发在我身上,在我身上找茬。该解释的我都已经解释了,你爱信不信!”

  “你是有多值钱,值得老子找你的茬。赶紧回去给人家回电话吧,你这个骚货,还我爱信不信,我要还信你才是傻瓜!”

  骚货!这是从他口里说出来的话!这两个字眼跟针扎似的刺得她心疼。是听错了吗?没听错!两个字的余音久久轰隆,响在耳侧。

  这是他对我的评价!原本以为他心疼着她,结果想不到竟是这样不值钱!她在他心里是有多轻贱!心酸,难过,泪水止不住地流下来。

  徐绽站在原地,望着自胜快步往寝室楼走去。

  回寝室后,自胜一身轻松。几天来积郁的疑心全都证实,还完完全全发泄出来了,他有种满足的胜利感!真是看错人了,怎么会跟她搭上关系!在寝室的热闹气氛下,这点思绪也马上被抛之脑后。

  徐绽站在原地,站了好久。等她再迈开步子时,腿都麻了。她在路边的草地上坐下来,双手抱着小腿,下巴枕着膝盖,若有所思,眼神没有了光芒。

  下车见到他时还高高兴兴的,现在却是这个局面!他是怎么了?我又做错了什么?他怎么突然这样不相信她,都说了张达只是高中学长,张大普也不是专门送她回来,他怎么不相信,怎么会变得这么快,这么敏感,还用那么恶毒的词骂她!

  难受!太难受了!心里尽是酸涩,泪水止不住地滂沱而下。他说“咱们到此为止”,难道真的就这样分了?徐绽不敢想下去。

  可是他都那样骂她了,在他心里的形象那么低贱,如果还要点脸,那就得把尊严摆出来。我是再也不会联系他,再也不接他电话,再也不会回他短信了……思绪杂乱,她就那样下巴贴着膝盖,与朗月星空做伴,等她回过神来看时间时,手机已经没电了。

  自胜洗漱好后准备睡觉,手机响起了。

  都这么晚了,谁打来的?他叫陈帅把电话递了上来。

  号码显示是王晴,她能有什么事?

  “徐绽跟你在一起吗?寝室快关门了,她今晚还回不回来?”

  “她没跟我在一起,你打她电话。”

  “她电话关机了,我还以为你们在外过夜,今晚不回了了。”

  自胜愣了几秒问道:“她怎么会没回?”

  “所以我打电话问你啊。”

  “这,这我也不知道。”

  “你等下,我就打她电话。”

  电话拨过去果然是关机,她怎么没回寝室?她去哪里了?

  马上要熄灯了,这时自胜感到了一丝紧张。

  他赶忙穿上衣服出了寝室,跟楼管讲了几句好话后,楼管才开门让他出去。

  月光下,一个身影坐在路边的草地上。说不上是什么心情,自胜快步跑了过去。

  “你怎么还不回寝室,都要熄灯了,还在这里耍脾气,你以为我没事干是吧!”

  徐绽一言不发,照旧保持着那个姿势。自胜走到她前面,月光下她脸上有着清晰的泪痕。自胜心里突然掠过一丝怜惜之情。

  “快回寝室,马上关灯了。”声音柔和了。

  他来找我了,他还关心我,一时热泪滚滚而下。

  自胜站在她前面,这才感觉到不管徐绽如何,就算有天大的错,那些话也太重了,不该那样说的。即使真的就此分离,也应该好聚好散,毕竟他们间有过欢乐,给彼此留点余地,今后想起的总会是对方的美好。

  徐绽依旧没有理会,但心里的酸涩都哽到了喉头。

  寝室楼的灯马上全关了。整个校园笼罩在一片朦胧的清辉中,处处影影绰绰,大地像是沉睡了。

  “快回寝室。”见她没有反应,自胜试着把她拉起来。

  “别碰我!”徐绽用力把手甩开了。

  “快回去,等会楼管阿姨都睡了,就进不去了。”

  徐绽站起身来,快步往寝室走去。自胜跟在身后,不知说什么好。他就一直跟着,帮她把楼管阿姨喊起来,打开门看她上了楼梯的拐角才返身而回。

  躺在床铺上,先前的得意消失得无影无踪。心里不知是何滋味,很久很久才入眠。

  徐绽回到寝室,王晴问她为什么回这么晚,她说跟自胜多坐了会,王晴又打趣了她几句就睡了。

  洗漱好后躺在床铺上,回想起晚上的那些话,好难过好难过!

  他那些话意味着什么?想不到他是那样看待她。我究竟做错了什么?他们的感情本来像张白纸样干净,现在硬是染上了污点。这染上的污点还能完完全全擦拭掉而白纸不受一点点损伤吗?徐绽细想着他所说的每一句话及当时的表情,心都寒了!

  之前他那么心疼她,一夕之间就完全变了个人,变得这么快!我并没有做错什么,他性情怎么是这样,喜怒不定,口无遮拦,全看他的心情!是不是他中意别的女生,不喜欢自己,厌倦了,故意要用这种方式来伤害她,好把她甩了!想到这,牙关不由得打了几个冷颤!如果真是这样,那……

  夜晚已是额外地宁静,而她心里翻江倒海,一直都平静不下来。自胜那些话是这个味道,像是置身苦海,怎么也抽身不出来。生活怎么会有这种滋味!等她侧过身脸贴着枕头时发现泪水沾湿了枕巾。

  既然他已是那个态度,他都说出那么伤人的话了,即使再想跟他在一起,自己基本的尊严总是要有的。他言语间那么作贱她,今后他们会怎么样,也由不得她了。

  爱情,开始时是那么甜蜜,这个味道突然就变了,昨天的欢声笑语恍如隔世。

  徐绽大睁着眼,很累,很困,很想睡觉,但心里难受,怎么也睡不着。她打开手机,登上了QQ。

  点进空间,她先点到留言板把张达发的那些留言删了。删了之后她又查看访问记录,自胜的足迹多次出现。点开相册、日志,每个角落都没有落下他,看来他早就对她心有疑虑,他还挺有城府的!她又重新点到访问记录,随意点进一个好友的空间,再点到好友空间的访问记录,自胜赫然在列。她又逐一看了其他好友的空间,无一例外,访问记录里都少不了自胜!

  他这么不相信自己?要这样偷偷摸摸地来打探她的人际关系。哎,看来今天的爆发是憋了很久了。疑心已经这么重,他们怕是真的再也回不到当初。徐绽打开空间访问权限,把自胜拉进了黑名单!

  黑夜中大睁着眼,第一次感觉夜是这么的漫长。身心俱累又不能入眠,脑子里纷纷扰扰,平静不下来。要是能回到过去多好,那时候刚认识不久,记得第一次碰到他手跟触电似的,可是时间总是奔腾向前,他们的感情就这样幻灭了?

  临近黎明,她睡着了。

  第二天一大早,自胜醒来了。昨天发生的事已经抛之脑后,等他洗漱好,寝室里空无一人时才想起了徐绽。管她了,即使他说话太重,也是她有错在先,什么张达,什么张大普,自胜心里是理直气壮。

  一天,两天,三天……好几天过去了,徐绽那边杳无音信。

  徐绽了,几天来都昏昏沉沉,整个世界都是天昏地暗,心里是一团苦水,每天饭也吃不下,她消瘦了。等着他主动联系,等着他说声抱歉,几天来的情况看来,局势并不是自己想的那样。他们真的就到此打止?他怎么能这么潇洒地放手?他有真心喜欢过她吗?这些问题逼迫而来,让人喘不过气来。感情是这样让人茶饭不思,日思夜想!

  自胜了,盼着徐绽会给他一个说法,一直等啊等,时间过去了,徐绽毫无表示,那天晚上送她回去后就一直没见到她。几天来她都不做一点辩解,这么不把他当一回事,难道张达、张大普都是事实,她没脸见他?她竟然这样对他,把他晾在一边,自胜突然有点不甘心!对她的想念跟对她的鄙夷混在一块,心里的波浪猛烈地席卷而来。

  电话打过去没人接,短信发过去得不到回复,自胜恼怒了!但这恼怒又是对她思念的催化剂,越是得不到回复,对她的想念越加止不住!

  当自胜的号码显示在手机上,徐绽心里漫过一丝暖流,他终于想起我了。但女孩子的自尊心又拦着她立马接电话,她想看看自胜对她有多少耐心,过几天再说吧。

  得不到她的回应,短暂的自我安慰后心情再难平静下去。她真是不把他当一回事!而当他点徐绽空间发现进不去时,刚积蓄起来的好的想法像个氢气球飞到了高空,砰的一声炸掉了。都不能进她空间了,她是有多心虚,看来那天还真没骂错,先前对她的判断又复萌了。

  电话一个接一个地打过去,也不知道打了多少次都没人接,最后关机了。关机,想躲避老子,情绪上愈加激愤。于是他把心里的不满跟猜忌都编成恶言恶语的短信,按下发送后,他们间将会有什么样的结果,这个问题再不能想下去,人都虚脱了!

  徐绽看到短信,她甚至以为是谁发错了。他怎么可以这样说她,用这么污秽的语言。希望刚刚燃起一点火苗,立马又给黑暗笼罩。他这样肆无忌惮地侮辱她,看来真的再也不能回头!本来他们的生活才拉开序幕,想着天长地久之间会有多少美好的回忆,想不到现在是这个局面!心酸、难过、撕心裂肺的感觉!

  徐绽开始变得沉默,再也难见她的笑脸。每天上完课后,她都是前往图书馆孤独地坐在小角落里,期末考试在即,除了感情,生活还有更广阔的内容。

  自胜的身影不断地在脑子里浮现,她不断地告诫自己不要再去想他,这样的自我勉励经过段时间后,总算把一部分注意力转移到了书本上。生活中的难关看来是没有跨不过去的。

  时间拉得越长,他们间的过去越是遥远。但偶然想起,还是不能那么轻松,想跟过去一刀两断,但总还是藕断丝连。

  自胜发完那些恶言恶语的短信后,大概他也认为他们就此打止了吧。像做了场梦,繁华盛景没来得及欣赏立马变得满目疮痍,沧海瞬间变成了桑田,想着昨日的欢欣,但不得不置身今日的无奈中,昨天是永远回不去了。

  恶言恶语的短信让他舒了口气,但这口气不久就呛回来了。

  认为自己可以潇洒地挥别,想不到在时间的发酵下越发想念她。

  想着她的好,想着她的有趣,想着她的笑脸,想着不久前的耳鬓厮磨,过去那么让人回味,怎么一下子变成这样?

  每天昏昏沉沉,每时每刻都沉浸在对她的想念之中。偶然在校园里碰面都是装作视而不见,想不到他们也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

  时间一天天过去,六月份到了。马上要期末考试,在思念徐绽的间隙里,自胜得为考试看看书。

继续阅读:第十四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生的等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