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鲁凯2018-12-17 12:174,585

  期末考试终于考完了。

  这些天来头脑里全是徐绽的身影,整个人都是昏昏沉沉。电话被拉进了黑名单,短信一直不回,尽管如此,自胜总是会忍不住地要拨她的电话,给她发短信。他多希望徐绽只是一时在气头上,她会回个电话或短信的。

  长久的盼望变成了失望、伤心、难过、辗转不眠,夜晚的时间像是停住了。徐绽不给回应竟是这个滋味,难道他们真的就这样一刀两断,再没有一点回旋余地?生活怎么会这么残酷!

  偶然在路上碰到徐绽,过去的笑脸现在是冷若冰霜,她总是目不斜视地快步走过。自胜想打个招呼,但一瞬间又没那个勇气。等徐绽走过后他转身茫然看着她的背影,背影依旧那么亲切,但是离他远去了。

  每天日思夜想,每时每刻徐绽都萦绕在他的心头,滋味竟是这样苦涩!当初为什么要怀疑她,说那些伤人话?退一步说,既然不相信她了,为何还要为她揪心,何不潇潇洒洒地把她抛之脑后?

  徐绽不给他任何回应之后,自胜才知道那样口无遮拦践踏她的尊严给她多大的伤害,他活该承受现在的后果!只是这个局面还能不能够挽回?时而还抱有希冀,但这得不到回应的希望愈加是种煎熬。

  对徐绽来说,自胜那些话伤痛了她的心。以前以为他无条件、无保留地喜欢她,想不到他会对她如此口不择言。这样两个人相处下去还有什么意思?自胜那些话把相互间的信任击得粉碎,像张纸折出了褶皱,再也不会是原来的样子。

  这些日子来,她也难过、失落,她也想念他。可是他们还能回到之前的状态吗?经历了这次风暴,就算和好,恐怕今后都会唯唯诺诺有所保留。以后还能不能肆无忌惮地争论,毫无顾忌地欢笑?有些伤痕是永远抹不掉的。

  心里尽管还依恋着自胜,但显然这件事不会这么快过去。难过得慢慢消化,那些刺耳的话得花时间去遗忘,她得把对他的感情暂时封冻起来。

  治疗情感创伤最重要的方法是把自己变得忙碌起来。考试过去,徐绽没有打算回家,张大普多次打电话来叫她有时间的话去兼职,鉴于目前跟自胜的这个局面,徐绽拒绝了。她很快又找上了新的兼职。

  白天忙碌一整天确实能从感情的纠结里解脱出来。但是每天回到学校后,校园的一草一木都会勾起万千的思绪。他们在哪个地方相拥过,他们在哪个地方讲过一个什么笑话,这些情景老是跟电影片段似的在脑子里闪现。过去的甜蜜跟当前的伤痛交汇,让现状变得更加沉重。

  虽然她把自胜号码拉入了黑名单,虽然她看了短信也不会回,但从心底里说,每看到自胜的号码在屏幕上出现,尤其是短信里表达着歉意跟情意时,她总有一丝欣慰,但也只是一丝欣慰而已,难道还能奢想其他?时而她又担心着自胜长时间打不通电话,短信长时间得不到回复会不会让他对她彻底失去耐心?想走近,怕伤害,怕丢了自己的尊严。退后了,又牵肠挂肚,舍不得就此分离。进退维谷,能怎么办?生活总是两难,但也只能随它去了。

  接连联系着徐绽,每天都在期盼,等待直至失望的过程中。当念着她的好时,总在自悔不已。但一想起发了这么多短信还得不到一点宽恕,怨恨之心又大加泛滥。他固然不对,但也不至于要这样决绝吧?她怎么能这么狠心,这样心胸狭窄,这么绝情,对他的抱歉视而不见,难道她真的就再不理他了?高原的夏天怎么会有这么深的寒意!

  每天都是煎熬,时间的步履走得异常地缓慢。好在已经放假,两个月的假期相信能把矛盾化解的。至少自胜是抱着这个希望的。经过这次风浪,他明白了徐绽的分量,徐绽不同于之前交往过的女生,他应该珍惜她。

  自胜假期没有安排,原本想着跟徐绽去哪里玩玩,甚至还想着能不能去她家乡看看,现在这些都已是不切实际的幻想。出游已是泡影,他又没有找好兼职,整天在学校无所事事。而整天无事可干思绪又会情不自禁地转到徐绽身上,这更加地让人心情灰暗。

  正当自胜假期不知怎么过时,他接到了妈妈的电话。

  “你放假了吧?”母亲的声音有点低沉。

  “放了。”

  “学校里还有事吗?有没有找兼职?”

  “没有。”

  “如果学校没事就回来陪陪你爸爸,最近他在单位受了不少气,天天把脾气发到我身上。”

  母亲的口气听起来不轻松,父亲在单位是受了什么气?

  “没事你就回来吧,你回来家里也热闹一点。”

  这语气明显带有期盼了。

  也好,待在学校只会整天沉浸在对徐绽的想念中,换个环境也许能更好地审视他们间的关系。是和是散都得靠理智来决定,这个假期足够他俩好好想想。

  接母亲电话后的当天下午,自胜去火车站买上了回家的票,两天后到了家门口。

  门口敲了半天门屋子里才有动静,开门的是父亲。自胜满怀着欣喜,但父亲若无其事地转身到了阳台,自胜归家的喜悦立马冷却下来。

  “你怎么回来了?之前不是说不回的吗?”父亲神情不振,语气里尽是沧桑。

  自胜不知如何回答是好,他支吾道:“学校没事就回了。”

  “学校没事?这么大了学校没安排事就没事?你自己不能找点事做?从小跟你一块玩的那几个孩子学校都比你好,有两个听说都保研了。你总不要读个大学混日子,不学真本事,到头来害了自己也丢我的脸,让别人看笑话!”

  父亲说完拿出烟点着大口地吸着,自胜对这番话无言以对。

  “家里有吃有喝,不用做一点事,天天我跟你妈伺候着你。你都这么大了,不要凡事都要别人吩咐,得为今后的生活好好规划规划。”

  父亲吐着烟雾,自胜无所适从,好在电视机的声音化解了一点尴尬。

  不久母亲买菜回来了。

  “回来的还挺快,你爸爸最近心情不好,你好好陪陪他。”

  自胜起身接过母亲手中的菜放桌子上后躲卧室去了。

  “刚回来一个人待房间干吗,来跟妈妈聊聊天。”

  他只得回到了客厅。

  “今天买的菜都是你喜欢吃的。”

  总算有了点归属感,他还是家里的一员。

  “你爸最近在单位受气了,心情不好,他说什么你不要计较。”

  自胜点了点头。

  母亲坐一会后就去做晚饭了,独自面对着父亲,自胜感到浑身不自在。

  父亲边抽着烟边说道:“你都这么大了,应该懂事。这个社会得靠关系,靠本事吃饭,但是光有关系自己没本事那也立不起来,一辈子都受人欺负。你现在是长本事的时候,时间宝贵,千万不要浪费光阴,尤其为了女同学。不要只看在眼前,将来你有本事会有大批大批的女生往你身上贴,你要没本事,对她再好,再低三下四也会离你而去。”

  后面这几句话总算有点同感。

  “就像爸爸这次,单位财务审计出了点问题,本来这事是得张远负责,但张远在市政府有人,没人能动他。这事又得找个人出来担责,结果把我抓出来替罪,说我玩忽职守,把老子降为科员,工资福利全降了。其实渎职的就我一个吗?还不是因为没后台!本来盘算着几年后当个单位一把手,现在是没指望了。这可是你爸多年的谋划啊,常年受别人的气,老想着当了一把手后让别人受受我的气,现在是没这个机会了,真是只有一辈子受别人气的命,窝囊啊!”

  父亲口气中尽是不满跟颓丧。

  总算知道了他脸色阴沉的缘由,刚进门时大怀不满,现在看到父亲失意,自胜心里替父亲难过、不平。

  “不能把问题真相反映给上级吗?”自胜嗫嚅着。

  “没用,张远关系网大着。真是吃了一闷棍,面子上还得给他笑脸。之前没受处分前有点小权力,同事见个面还是笑脸,受了处分降为科员后理都没人理了。世态炎凉,这个人啊!”父亲又是一阵叹息。

  “爸爸没本事,没比得过张远。你要争口气,前段时间张远跟我说他儿子保研了,那个神气!你了,你有什么打算,毕业是直接工作还是考研?”

  自胜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如何回答是好?

  天气本来就热,这又冒出了冷汗。

  “我,我下个学期开学后再看吧。”

  “不能等着再看,你早点准备。我跟你说,现在本科学历根本吃不开,起码得是硕士。现在提干第一就是看学历。没学历,你就没有那资格,这是影响一辈子的事。”

  自胜若有所思地“哦”了一声。

  家乡的夏天额外地炎热,每天坐着不动都是汗流浃背。在学校里想着回家能解脱对徐绽的想念,但是回来后发现这份想念丝毫没有减弱,而在家里还增加了另外的烦恼。小时候害怕父亲严肃的面孔,现在上大学了也还是局促。父亲是强势、发号施令的角色,在他面前永远都是小心翼翼。他们什么时候能够敞开心扉平等地交谈?

  父亲说到要为以后规划,照他的意思要他考研。考研,不知道徐绽怎么看的,如果能一起考那也挺好,但是如果她不考了?

  这样想的时候自胜也觉得好笑,徐绽现在跟他是什么关系都说不清楚,还一起考研?真是做梦!

  回家并没有跟预想的那样可以解脱出来。跟高中同学聚过几次后生活又陷入沉闷。不过这次聚会中见到了小青,两年不见,她已褪去了高中时的模样,举手投足尽是风情。自胜偶尔对比着徐绽、小青,一阵叹息。

  每天对着电视无所事事,而父亲的眼神时常又使他无地自容。

  每天这样熬啊熬,一个月熬过去了。

  这一个月,他照常给徐绽打着电话,发着短信,但徐绽照旧是毫无回应。他有几次用母亲的电话打过去,接通后徐绽听出是他后,听筒里又是沉寂。自胜对着电话急促地说着抱歉、关怀之类的话,徐绽还是一言不发地挂断了。

  生活怎么会让你予取予求!生活岂会让你称心如意!自胜憔悴了。

  你不是一个人,但往往没人能领会你的感受。你不是孤独的,但人海中左顾右盼又找不到一个气味相投、感同身受的人。这个世界上人跟人有太多的羁绊,但面对问题时还是只能靠自己。你想每次都得到回应,得到理解,你以为这世界以你为中心,都围着你转吗?

  一肚子的苦水吐不出来,只有自己慢慢去消化。

  家里气氛平静,没有欢乐,也没有什么起伏。

  自胜说话时都控制着嗓音,生怕他哪一点表现不好会引起父亲反感。言语犹犹豫豫,相互间隔着太远太远的距离。

  一天吃过晚饭,一家人坐着看电视剧。剧情是一个大学毕业生初到上海时落魄潦倒,被人看不起,女朋友也离他而去,伤心难过后他奋发努力,经过十多年打拼,成了上海商界的名人。一时金钱、美女滚滚而来,由此引发一系列的爱恨情仇。打广告期间,父亲说道:“你看,人层次不同,烦恼都不同。”

  自胜跟母亲侧耳倾听。

  “没钱时是没有的烦恼,有钱时是选择太多的烦恼。”

  “所以啊,人应该知足。”母亲说着。

  “我那句话说得有点不对。没钱时是独自一个人的烦恼,有钱后是一堆人围着你烦恼。这个时候,一个人就成功了。”

  “让别人围着你烦恼好吗?”母亲轻声说着。

  “所以自胜,你看看这就是社会现实,得努力啊。”

  自胜勉强接应了。

  对儿子的期许无可厚非。但对自胜来说,从小到大父亲都是一副严肃的面孔,所以凡是他说什么,口头上不敢违抗但心里都特别抵触,现在这些话也不例外。

  也许因为自胜年纪不大,他还没有生活上的远景,他也没在社会上历练过,思维还是完完全全框架在校园里。

  “你将来要往上走,先得过了学历这关,读个研,这个学期开学就得着手准备。”

  盛夏常常的烈日高照,树上的知了不停歇地聒噪着。偶尔晴空会忽然变色,雷电交加,暴雨倾盆,一场大雨过后,总算消散了点闷热。学校的天气怎么样?徐绽的兼职还做着吗?这么多天的杳无音信,她是不是真的铁了心?自胜心慌不已。

  某一个时刻,他忽然格外地想念徐绽,不管徐绽对他的态度会如何,见到她是当前最大的渴望!就算徐绽对他还是不理不睬,就算徐绽真的就此远去,他还是想着她,舍不得她。自胜急不可待地买上了去学校的车票。

继续阅读:第十五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生的等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