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鲁凯2018-12-20 12:164,725

  高立春带来的消息等于带来了新的希望,生活尽管冷酷,但在这让人难过的世态炎凉中总算还有一丝暖阳。生活是艰辛的,又是充满希望的。

  得到高立春的消息后,王丽华开始做出行的准备。这几天来米已经在陈世宝那里打了两担,油也准备了满满的一缸,生活一两个月应该没有问题。虽然正值初夏,她特意到李家村找李德的堂客新弹了一床冬天盖的被子,出行在即,得给儿女备好基本的生活用品。田里、土里的农业生产他们大体上已经熟悉,但她还是特意交代了晚稻秧苗跟秋冬蔬菜的下种时节。她这一出去,不知什么时候回。如果错过一季的下种,那半个年头的收成就没有了,到时就得饿肚子!

  能力范围之内能够做的都已经备妥,但以母亲的责任跟儿女的需求来说又远远地备不足够。但愿能以这个为起点,给他们开创出一个相对好的生活吧。但是临到出行,原本满怀着期盼的心情一下子低落下来。

  几天来,言语中像是不经意间提及将要出去做事,儿女们也不表态,只是说到这个话题时都神情低落,默不作声。几年前也跟他们说过同样的话,那次要不是儿子箍住她的腿,恐怕就出去了吧!如果那次真的成行,这几年来生活会是怎样?

  相比前几年想着出去的担心,现在相对少了些。那时候他们真的还很小,几年过去,毕竟是长大了点。这样想有点牵强,但能怎么办了。既然是两难,外面的世界也许会有新的希望,这希望不仅是她的,也是儿女们的啊。要不是再没有别的办法,做娘的怎么忍心把三个孩子留在家里。她这样想着,总算能给出行的决心多增添点砝码。再有不舍,那也得分出轻重。王丽华来回纠结,暂时把儿女留家里她出去打拼,这个决定做得也是不容易啊!

  出行在即,得给儿女做几顿好吃的。除了过年过节,平常哪有这么多好吃的菜。但是三个孩子并没有多大的胃口,几天来妈妈有意无意地说要出去做事总是让他们不放心。爸爸刚去世时妈妈不就说过要出去找事做吗,那次好在高翔箍住了妈妈的腿央求才没有出去。那时他们小,妈妈心里当然是更舍不得。现在他们长大了些,而且如今在村里这么受人欺辱,妈妈怕是寒心了。妈妈出去了,他们怎么办?外面的世界又是个什么样子?妈妈口中说去麻纺厂做事是真的吗?记得几年前奶奶跟高翔说不要让妈妈出去,说怕妈妈出去了就不再回来,那么这一次了?这些接连而来的问题重重地压在了他们的心头。

  几天来家里气氛沉闷,说话都是细声细气。王丽华看在心里,言说不了地难受。哎!是啊,她怎么舍得自己出去做事让三个孩子留在家里?但不这样又有什么办法,生活会让人两全?孩子们到底是怎么想的,得敞开心好好跟他们谈谈。

  一天吃过晚饭后,一家人坐在房里看着《新闻联播》,下午回来后高春兰、高翔的作业已经写完了,晚上能看会儿电视。

  王丽华琢磨了好久说道:“玉兰,你把电视机声音调小一点。”

  声音调小后又好几次的欲言又止,但问题总是要面对的。

  “妈妈这些天来跟你们说要去市里麻纺厂做事,你们怎么想的?”

  高玉兰、高春兰、高翔相互对视着都不作声,王丽华看着心里又是一阵难受。

  “你们怎么想的直接说,说出来给妈妈听听。”

  三个孩子交流着眼神还是都不作声,高玉兰、高春兰坐在一起,高春兰腿碰了好几次大姐的腿。

  气氛变得沉重,电视机的声音倒像是比先前更大了。高玉兰想着怎么开口,妹妹暗示她好几次了,她最大,也应该由她来跟妈妈说。

  “妈妈,你这次出去是去哪里做事?”表情像是问了不该问的问题一样为难。

  “跟你们说了,立春伯伯的兄弟高至春在麻纺厂,就是每年过年穿着皮鞋西装回来的那个,他是我们这里出去的。这次就是他帮的忙,妈妈去市里的麻纺厂做事。”

  王丽华声音落下去好久高春兰接着问道:“妈妈这次出去了什么时候回来?”

  这一问把王丽华问住了,她还没有去厂里上班,怎么知道什么时候放假,什么时候回来。

  她停了一会儿说道:“什么时候放假到厂里上班后才知道,大概一个月发了工资就能回吧,反正只要有时间妈妈就会回来看你们。”

  就这点停顿的时间,三个孩子心里又不安了。什么时候回来妈妈还得想,心头上原本的疑惑交织得愈加严密。

  电视机的声音依旧响着,他们间的话却没再接下去。

  王丽华等了很久见他们都不说话又说道:“你们有什么担心跟疑虑,心里怎么想的尽管说出来,有什么要求也直接跟妈妈提。”

  高翔忍耐了很久张口说道:“妈妈,你这次出去不会就不再回来了吧?”说完抠着手指低头看着地面。

  高玉兰、高春兰瞟着妈妈,王丽华心里的酸涩翻腾起来,眼角滑落了几滴泪珠。

  她抹了下眼泪说道:“妈妈怎么会不回来了。不回来还能看到你们吗?不回来还能听到你们叫妈妈吗?妈妈不会放下你们的,你们是妈妈的孩子,妈妈怎么会舍得不要你们……”声音哽咽,说着说着说不下去了。

  情绪渲染着把氛围带得无比沉重。

  “ 妈妈你别哭, 你要出去就放心出去, 我在家里照顾好弟弟妹妹。”高玉兰站起来蹲到妈妈身边拉着妈妈的手,泪水止不住地滚滚而下。

  儿女低落的神情跟泪水都在挽留她,这一刻,王丽华真想放弃去麻纺厂的机会。留在家里,至少一家人聚在一起,不用彼此牵挂,这也是一种温暖啊!但这种情感上的考量能作为实际生活选择的依据吗?

  心里难受但还是不得不说出口:“妈妈出去给咱们赚钱,赚了钱咱们家就能过好的生活,赚了钱腰杆就能挺得直了。你们在家里要懂事,春兰跟高翔要好好用心学习,你们俩是我们家的希望,你们不要辜负妈妈!”

  她说到这停下来看着高翔说道:“高翔,将来还有很重大的事等着你去做,你一定要好好学习,将来有出息了妈妈就告诉你!要是你长大后没出息,那告诉你也没用,那妈妈会伤心的,那妈妈就不跟你说了,你也当妈妈从来没有说过这些话。”

  “嗯,我会努力好好学习的。”高翔、高春兰应答着,泪水终究没有忍住,高翔赶紧起身到地坪里抹去眼角的泪水。等他再回到房间里时,电视机的声音又调到了原来的大小,妈妈、姐姐什么话也不说静静地看着电视,像是不曾发生过什么。

  妈妈说等他有出息了告诉他什么重大的事,这到底是什么事?高翔对着电视机,很是纳闷。每次妈妈勉励他的时候总是这样说,到底是什么事?不能早点说吗?他正这样想着,思维被妈妈跟姐姐的谈话声打断了。

  “你们奶奶要是从高华华家回来,到我们家来,你们去帮她提提东西,奶奶老了,家务事你们要尽可能地多做,不要等着奶奶伺候你们。”王丽华再三嘱咐着儿女。

  高翔琢磨来琢磨去,妈妈说去麻纺厂做事是真的吗?是不是在哄他们?他找了个借口出了家门往高立春家走去。

  高立春家的条件在村里算是阔气,高立春时不时帮他们的忙,高翔心里对他既敬佩又敬畏。

  到他家门口时,高立春家门已经关了。高翔犹豫了一番还是鼓起勇气敲了门。

  “是高翔啊,有什么事?进来坐。”高立春开门说着。

  “伯伯,问你一件事。”

  “你说。”

  “我妈妈说你帮她在市里的麻纺厂找了个事,这是真的吗?”

  “嗯,是啊,我都跟你妈妈说了。”高立春有点纳闷,当面跟她说了的事怎么还要儿子来问。

  “哦,谢谢伯伯。”

  “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事,我就过来问一下。”

  高立春还没反应过来,高翔就小跑着回了家。

  心里总算稍微踏实,妈妈是真的去麻纺厂做事。

  就这样,王丽华跟儿女们商量好了出行的计划,出行的时间定在周末,这天不上学,一家人可以一块吃早饭。

  星期天王丽华早早起来了。在菜园里把一天的菜摘回来后就等着儿女起来再做早饭。今天吃面,每人煎两个荷包蛋。

  吃过早饭临到出行,要走出家门这步子突然变得格外沉重。明明知道这个时刻会到来,但真的到来的时候又是这么让人为难。原本一切的准备跟规划在这一刻都变得微不足道,对孩子们来说,没有一个大人在家,所有的准备都是不够,也是不公平的。看着儿女们不舍的面容,王丽华痛心不已。但是没有办法,生活本不是感情用事,得要有钱才有好的生活。

  王丽华再三把家里的一切跟儿女交代清楚后提着几套换洗的衣服准备出发,临行她把身上不多的钱拿出五十块给高玉兰,家里万一要有个什么开支没钱不行啊!

  妈妈走下地坪上的台阶,高翔赶紧从屋檐下走了出来。妈妈就要出去了,难过、不舍、担心、害怕混杂,从来没有过的感觉。妈妈在那个陌生的世界里能不能适应?工作会不会很辛苦?妈妈真的只要放假就会回来看他们吗?妈妈出去后他们三个在家怎么生活?晚上睡觉害怕怎么办?

  “妈妈。”声音已是带着哭腔。

  王丽华转过身看着儿子,酸楚止不住地涌上心来。

  高翔走过来,满是央求跟不舍的神情。王丽华摸着儿子后脑勺,强抑着的泪水勉强控制住了。

  高翔拉着妈妈的手,抬头看着她。

  “妈妈,你出去了在外面注意安全,工作不要太辛苦。我在家里会听话,不会跟姐姐打架,你放心。妈妈,我们在家里等你回来,大姐、二姐跟我在家里等着你回来。”

  说完转过身跑回了屋里,现在他大了几岁,不能跟上次那样箍着妈妈的大腿不让妈妈出去啊!

  王丽华愣了会,儿子这番话让人温馨又难过。

  “你们在家里不要捣乱,妈妈上一个月班发了工资就马上回来看你们。”

  “那妈妈一个月后你一定要回来,我们等着你。”高翔说着。

  “嗯,肯定的。”

  她又一次叮嘱了高玉兰、高春兰后转过身迈开了脚步。

  脚上像是绑了块大石头,每一步都走得格外地沉重,但每走一步又跟前面的希望拉近了距离。为了长远的希望,眼前的不舍只能暂时搁置。王丽华坚定了脚下的步子,只有她自己知道这每一步走得是多么艰难跟不舍!

  高翔在里屋坐着,他不想看着妈妈离开的背影,但是过了一会儿又站到了地坪上。望着妈妈走远的背影,想要挽留但怎能挽留,家里的希望都寄托在妈妈身上,妈妈出去是为了给他们争一个好的生活。高翔黯然地看着妈妈远去的背影,好几次脚步迈出去但又折了回来。脚步一步步地拉远,妈妈的背影越来小,越来越小……

  王丽华多次回头看站在地坪里的儿女,牵挂跟不舍,不知道她不在家的日子孩子们会如何。他们会听话吗?会好好学习不捣乱吗?田里、土里的农活他们干不干得过来?她能不能在油跟米吃完之前回来?如果油米吃完了她没回来,那孩子们怎么生活!所有所有的问题汇在一块,这是她肩上担负的责任。

  走到山湾,再往前走就过了山湾,回头就看不到站在地坪里的儿女,王丽华转过身望着这生活了十几年的村庄,望着地坪里看着她的儿女,一时忍不住地热泪盈眶。她目光落在儿女身上停了一会儿,毅然转过身往前迈开了脚步。过了山湾,鹅卵石道路依旧不那么平坦,这脚下的道路似乎是延伸到无尽的远方。王丽华百感交集,泪水止不住地哗哗而下。留恋跟不舍得暂时放下来,等赚了钱回来,一家人相聚时总会是欢乐的笑脸吧。

  她加快脚步走到供销社,在供销社地坪里没等多久去市里的班车就开过来了。王丽华扬着手,班车在供销社门口停了下来。上了车,班车载她去追求生活的希望跟前景。

  三个孩子看着妈妈的身影转过了山湾,心里一下子空荡荡的。妈妈去麻纺厂做事会不会很辛苦?外面的世界妈妈能习惯吗?家里再没有大人可依靠,什么事都要他们自己负起责任,这未知的生活让人不由得畏怯!

  高玉兰看着弟弟妹妹愁眉不展,她强打起精神扮着笑脸说道:“有大姐在家了,大姐能照顾你们,你们俩好好读书就是。”

  高春兰、高翔转过身看着大姐,大姐跟他们年龄相差不了多少,但大姐这几句话给了他们一点生活的倚靠。正因为妈妈不在家,他们应该

  团结在一起好好生活,不要让妈妈为他们担心。

  “弟弟、妹妹,你们赶紧写作业,写完作业后跟我去菜园里拔草去。”

  三个孩子的情绪都还沉浸在对妈妈的想念中,但生活得向前看,他们不得不开始适应妈妈不在家里的生活。

继续阅读:第十三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青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