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鲁凯2019-01-15 12:148,990

  一九九二年十月,高翔上一年级。上学以来,他的成绩名列前茅。秋收后,把稻草晒干,田里一年的劳作就结束了。冬天的蔬菜都已下种,萝卜、白菜甚至都已长出了嫩芽。霜降之后,又是去山里摘茶籽、柿子、毛栗子的时节,春华秋实,收获的季节让一年的劳累有些欣慰。

  秋收刚过去不久,田里晒满了稻草。放学后,队里的孩子们成群结队在田里打闹嬉戏,顺便还能捡些稻穗回来喂鸡喂鸭,灵巧一点的孩子还能抓到泥鳅、鳝鱼。高翔领着村里同龄的孩子奔跑在田野,到家常常衣服都汗湿了。

  八月份的时候,乡里召集各村村长开会。在村长胡建明的争取下,乡里把大茅坪村跟邻村李家村的地界重新划定,把有争议的几亩荒山划归大茅坪村。胡建明之所以能得到乡政府的支持,大部分原因在他弟弟胡建功在市税务局当干部,一个村里能吃上国家粮的没有几个,更何况一个队。每年收农业税的时候,乡里如果不能按时收上来,乡长陈红军总要找到胡建明家来要他给他弟弟给市里说好话,宽限段时间或减免部分税收。对于这种事,胡建功也乐意应承,这表示他们家在乡里吃得开。因为有个在外当干部的弟弟,胡建明次次连任村长,有些事他做得让村里人并不满意,但是如果换成其他人,村里恐怕什么事也做不成。这次跟李家村争地,胡建明赢了,又洋洋得意了几天。

  对这多出来的几亩山怎么分?全村分不大可能。前进组跟李家村搭界,理所当然的,这几亩荒山应当属于前进组。但在前进组里又怎么分,胡建明把这个问题交给了徐满军。

  稻田承包经营权按人口分配。林木生长周期长,山地承包经营权三十年不变。现在多了几亩荒山,怎么个分法?徐满军琢磨来琢磨去,觉得最好还是在这十年内讨了堂客而没分山地的几家间分配,这样他弟弟徐福生也能分得一块。盘算下来,队里有三家合格,除了徐福生外还有高冬九、高余。

  徐满军在队里召集会议宣布这一决定,有人不满,但不满又没有足够的理由反驳。最后确定具体的分法是把几亩山地平均分成三块,最后摸柁决定。摸柁的结果高冬九抓到了中间那块山地,高余、徐福生分别抓到了旁边的两块山地。

  第二天,徐满军带着高冬九、高余、徐福生当场去山里丈量面积。对抽签结果,本来都没有意见,但当真到了山里的时候,高余脸都气红了。他抽到的右边那块山地连着李家村,旁边山地的村民把山里的细碎石头全扔了过来。本来就是一片荒山,现在又布满了碎石,根本下不了锄头,这怎么能开荒!

  高余立马变脸,“队长,这不成,得重新摸柁。”

  徐福生、高冬九看着徐满军,徐满军道:“都摸过柁了,队里开会当着全队人的面已经做了决定,还打什么主意。要有什么不满意,你们内部商量商量看能不能调换。”

  队长口气强硬,看来是不能更改。确实,全队开会决定的事怎么说改就改了。高余闷着头完成了山地丈量。为确定地界,高冬九、徐福生沿着扯直的墨线挖出了垄沟。

  傍晚,三个小孩趴在凳子上赶着天黑前把作业写完,高冬九正在灶屋里炒菜,高余上门来了。

  “在做晚饭啊?”高余一反往常的倨傲,面带笑容打着招呼。

  气氛有些尴尬,但高余带着笑脸,高冬九也就含糊应说着。

  这时,王丽华提着一篮子芋头回来了。

  高余竟然进了家门,王丽华一腔怒火升了起来。

  “你来有什么事,这屋里不欢迎你。”

  “也没什么事,都晓得这屋里是你当家,要不我早回了。来想跟你换一块地方,就今天分的山地,我那块得跟你们换一下,反正地方都是一样大。”高余口气是不容拒绝的。

  为什么要换一下,王丽华还不知道其中的原因,但高余的为人清楚得很,跟他打交道只有他占便宜的。王丽华想也没想说道:“不换。”

  “地方是一样大的,换一下也没关系了。”

  “反正是一样大,那不换也没关系吧,要换你找徐福生换。”

  “我来也不是跟你们白换。前几个月你们把地坪砌了层水泥,有没有占到队里的路?反正自成你们砌了层水泥后,我的拖拉机都不好跑了。你们砌地坪占了公家的路,搞得我车都跑不了,今天话丢在这,要是跟我把山换了这事就算了,不跟我换的话,我就把你们砌的水泥撬掉,你们自己看着办!”

  “砌水泥是刨掉了层土后再砌的,高立春看得清清楚楚。你敢撬,有本事你就试试!”

  “你这个母老虎还真不晓得好歹,老子好声好气跟你说不行,敬酒不吃吃罚酒,你等着瞧吧!”

  王丽华再不想跟这人说话,高余气恼着走了。

  “你怎么跟这个人还讲客气!”王丽华对高冬九很不满意。

  蒸气从锅盖里冒了出来,王丽华揭开锅盖,“今朝炒的菜喷香的,以后还是你做饭,你比我做得好。”

  高冬九嘿嘿笑了。

  “妈妈,我的作业做完了。”高翔跑进了灶屋。

  “做完了好,等会儿就吃饭。肚子饿吗?”

  “肚子都饿扁了。”高翔掀起衣服给妈妈看肚子。

  “晓得了,快把衣服放下去,等下感冒了,就吃饭。”

  “妈妈,刚刚高大齐爸爸来我们家干嘛?”

  “来跟我们换新分的那块山。”

  “这块山是分给我的吗?”妈妈经常笑他说他没户口,队里不给他分田,吃的是家里的大锅饭,高翔敏感地问道。

  王丽华看着儿子期盼的神情,说道:“是了,是分给你的,那块山就是你的。”

  听妈妈这样说,高翔终于有了点家庭主人翁的感觉,大概妈妈以后再不会开玩笑笑他吃的是家里的大锅饭了吧。

  “你在妈妈肚子里的时候,就是这个人押着妈妈到卫生院去引产,还好妈妈跑掉了,要不就没有你。”

  押着妈妈去卫生院引产?高翔听不明白,但是朦朦胧胧中,看妈妈的脸色跟口气,不是什么好事。

  “还好碰到个好医生,让妈妈跑掉了,你啊,长大后要好好去感谢那位医生。”

  “高余押着妈妈去引产,幸好妈妈跑掉了,要不就没有我。”声音回荡在耳边,隐隐约约,高翔似乎又懂得了一些。他追到地坪里,迷惑地盯着高余走远的背影。

  高冬九家的地坪在公路旁边,下雨的时候地坪上的泥土常被冲到公路上。长久下去的话,不但地坪上的泥土会越来越少,连带房子的地基都会受影响。为了预防这个事情,高冬九就把临马路的地坪刨掉一层泥土,然后用水泥、钢筋砌了起来。

  金秋十月,是收获的季节。打完稻谷,摘完茶籽后又把地里的红薯挖回来了。冬春的蔬菜早已下种,这个时候到了一年农闲的时节。但勤快的人也闲不下来,去外面做点小生意,把自家的农产品担到乡里集市去换点零钱,再有的就是把山里的楠竹砍回来劈成篾片织些箩筐,买卖人每隔一段时间就来取货。劳动的核心都是为了生活。

  相比往年,这个时候高冬九没有出去做生意。这些天来,他跟王丽华每天起早贪黑在山里开荒。趁着秋天下雨少,把荒山先挖一遍,来年春天就能种树。高冬九挥着锄头挖着地,王丽华清理着泥土间的树根、石头,两人协作得有模有样,劳累但也惬意。

  大清早进山,这会太阳到了头顶。

  “歇会儿气吃饭吧。”王丽华说道。

  高冬九把锄头扔到一边,坐了下来。王丽华走到山脚下把保温桶提了上来。早上等孩子们上学去后,他们就用保温桶带上午饭进山了。高冬九从王丽华手里接过保温桶,大口吃了起来。

  看着他狼吞虎咽的样子,王丽华凑了过来,“分点饭给你,我吃不了这么多。”说完把高冬九的保温桶拿了过来,分了一半给他。

  “给我这么多,你自己会吃不饱的。”

  “你多吃点,挖土费力,我捡捡石头、树根,根本不费劲。”

  高冬九憨憨笑了。

  “这山挖出来栽什么树?”

  “栽杉树吧,杉树好做家什。”

  “家里家什都有了,还做什么家什,我看不如栽点果树。”王丽华不以为然地反驳。

  “这山离屋里有点远,栽果树自己能吃几个,还要管理,还得懂种植技术。不如栽杉树做家什,你将来不讨媳妇?”

  “高翔才六岁,就想着讨媳妇?”

  “早点打算好。现在六岁,树长大要十几年。现在种了杉树,十几年后高翔二十多岁,刚好可以砍了做家什。”

  高冬九说到这,王丽华也就应许了。

  “哎呀,你们这块山挖得快来!”高余扛着锄头站在山脚。

  高冬九、王丽华朝山脚瞥了一眼没有作声。

  高余走到右边的山地,锄头挖下去,时常碰到大大小小的碎石,没几下锄头就缺口了。转过身看着高冬九一块好好的山地,高余一腔怒火,开始骂骂咧咧起来。

  骂了一会儿后,他把锄头一扔,走了过来。

  “前几天跟你们说把这块山换一下可以吧?”

  “没有人跟你换。”王丽华看也不看他说道。

  “今朝我再来跟你们谈这事,不是我求你们换,你们水泥砌地坪,

  占了队里的公路,这个事看怎么解决?如果跟我换这块山就算了,不换的话,你们占了公路可不行,我的拖拉机都不好过身了。”

  “当时砌水泥是刨掉了一层土再砌的水泥,根本没占公路。”

  “占没占不是你说了算,反正我的拖拉机是不好跑了。我看你们还是识相点,跟我换了这块山什么事都没有。”

  “你还以为你想换就换,以为自己是什么角色!”王丽华声音高起来。

  “高冬九啊,你也不要这么没用,什么都要堂客拿主意,我看你还是跟我换了,懒得扯那么多麻烦。”

  “堂客的主意就是我的意思,这块山是全队开会摸柁定的,我当初要是摸了你那块,我就认。”

  “呵呵。”高余一声冷笑,“看来你还真是给脸不要脸,那就怪不得我了,明朝看不把你砌的水泥全部撬掉!”

  高余说完,扛起锄头扬长而去。

  “这个人你跟他客气干嘛,这种人就是个狗腿子,欺软怕硬,千万不能顺着他来。”

  王丽华嘴上说着这话,心里琢磨着如果高余真来把他们新砌不久的水泥铲掉该怎么办?这个人仗着有点力气,一向在队里蛮横,怎么对付他,王丽华不得其解,吃过饭稍歇了一会儿又干起了活。

  第二天是星期天,不用上学。三个孩子在饭桌上嚷着要跟爸爸妈妈去山里,王丽华想让他们在家里写作业,但推就不过,只好答应了。刚准备出门,高余拿着钢钎、锤子、锄头朝这边走来,身后还跟着李家村的几个二流子。

  昨天在山里碰了壁后,高余咽不下这口气,回家把锄头一放就到了徐满军屋里。徐满军是队长,队里有什么事总得告知他一声。高余一进门就气冲冲地说道:“高冬九占了公路,我现在拖拉机都不好跑了。”

  “不至于吧,路面好像没变窄。”徐满军轻淡地说。

  “走路是不觉得变窄了,但我开拖拉机,每次经过那车尾差不多碰到水泥墙上去了。咱们正副队长,这事要不要管一管?”

  “怎么个管法,就算真占了公路有什么凭证?之前路面宽度有丈量?何况,我看你每次回来拖拉机开得挺快的嘛。”

  “那是我技术好,这事怎么处理?”

  “你要处理?没凭没据,我是不敢处理。你要处理,你自己找办法。”

  “要处理高冬九还找什么办法了,没权没势,打架还打不过。我来你这里是请示你队长一声,只要你松了口,我就好办了。”

  徐满军没有回话,只是嘴角抹过了一丝笑影。对高余说的事,他拿不准到底是不是真的,他也没兴趣去追根问底,只要不把他扯进去,他就两边都不得罪,你们要怎么弄你们自己去弄,反正与我无关。事做好了,有我的功劳;弄砸了,与我无关。他听到高余这个话时,心里还有几分暗笑。高余仗着能在外面赚几个钱,很多时候不把他这个队长放眼里。现在他要去得罪人,让他去吧。

  得到徐满军这个态度,高余就再无顾忌了。于是当天下午,他又花钱请了李家村三个在外面打流的二流子当帮手,第二天一大早朝高冬九家走来了。

  “又去开山去啊?你们只管去,我今朝来把你们占的公路再腾出来。”高余一脸的嚣张。

  王丽华看了看他手中的钢钎、锤子, “ 你有本事今朝就给动动看!”

  “这话说的,我还怕你了!”高余说完看着身后的三个二流子,同声笑了出来。

  “咱们也不耽误时间,这就动手吧。”高余对着二流子说道。

  二流子把钢钎插到水泥墙上,然后用锤子在钢钎上面锤了起来。几锤子下去水泥墙就裂开了。

  “你们这是干嘛,还有没有规矩。”王丽华上来抢他们的钢钎,二流子冲上来一把把她往后推。

  “你们这是搞什么!”高冬九从里屋出来了,他瞟一眼高余,马上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

  “这新砌的水泥根本没占公路,再撬就不客气了!”

  高余轻蔑一笑,“你不客气,你有什么本事对我不客气!”

  这时候,王丽华拿着竹篙从屋里出来了,三个小孩跟在后面站在屋柱旁。

  “再不住手老子拿竹篙打死你们。”

  话音刚落不久,一个二流子马上把竹篙抢了过去。

  钢钎戳在水泥上,锤子在钢钎上锤击着,水泥砌上的墙一下子裂开了很长的口子。高翔站在屋檐下,对眼前的一切,不解又有些害怕。高余为什么要把我们刚砌不久的水泥墙戳掉?看他那气势汹汹的样子,像是这个村里从今以后都没人能动他!

  眼前这个阵势,打架是打不过的。大哥高正堂出去搞生意了,碰上这种事,除了兄弟,还能指望谁!

  几个二流子不停手,锤子击打着钢钎哐当作响,水泥墙裂开后拿钢钎一撬水泥就掉下来了。

  高余的经济情况在队里是上等,他跟他弟弟高量都长得人高马大,平常在队里是蛮横惯了,队里人大多拿他们没办法。现在欺负到了自己头上,高冬九不知怎么办才好。他在高余面前说着好话,高余嘴角带着肆意的笑影睥睨地看着他。

  清晨,山坳里的人家多半在村口的水井边洗菜洗衣服,这个时候,太阳已爬上了山尖,在水井边忙完的人们担着水往回走。高余带着人戳高冬九新砌的水泥墙引得一些人驻足旁观,大家窃窃私语地看着热闹。

  高余见队里人站着一边围观,得意之情溢于言表,“他们地坪上了层水泥,占了队里的路,我给队里做好事了。”一边还跟他的几个堂兄弟指指点点。

  打不过他们,不能让他们停手,王丽华、高冬九颓丧地跟站着看的人说着理,大家七嘴八舌,但没人指责高余。高翔站在屋檐下,对于眼前的一切,他有些害怕。父母的无力,高余的跋扈就此种进了他的心灵!

  “你们这是干嘛?”一个高亢的声音响起。

  看热闹的人掉头一看,是高立春。高立春大清早就到山里割红薯苗去了,红薯差不多可以挖了,先把红薯苗割回来喂猪。

  王丽华赶忙走过来说:“立春大哥,你作证,我有没有占公路?砌水泥时是不是刨掉了一层土再砌的?”

  高立春把肩上担着的农具放到地上,“高余,这是干嘛了,刚刚砌好的地坪,你来破坏!”

  高立春的哥哥高至春六十年代是村里少数几个高中生,国家经济建设在农村招工时进入了城市,作为队里第一个走出去的,平常他是村里大人训斥孩子要好好读书的榜样。高至春招工进城后在城市立下脚来,据村里人传说在外面混得很好,穿的皮鞋都几百块钱一双。有一个在外吃得开的兄长,高立春在队里的地位自然提升了一级,大家也都尊敬他,给他面子。他又比高余大了六七岁,说话的分量明显大了许多。

  对高立春的责问,高余支吾着说道:“他砌水泥占了公路,我拖拉机不好过身。”

  “这样,有没有占路我们也不清楚。这事我看得村里来决定。你卤莽动手何必了。要是真占了路,村里肯定处理,何必要你费劲。”

  这话听起来不偏不倚,甚至像是对自己有利。但高余知道他的借口有些牵强,他也拿不准有没有占公路。只是立春大哥这么说,他不好再强来。

  “好,说的也是。村里要是早动手,我又何必干这得罪人的事。”

  他又对三个二流子说道:“你们先休息会,看村里怎么处理。”

  “冬九,你去把村长喊来,叫他来看看你们到底有没有占公路。”

  高冬九借上陈世宝的单车,往胡建明家赶去。几十分钟后,胡建明开着三轮车到了高冬九屋门口,之所以开三轮车,他想着办完事后顺路把凉席送到乡里去。

  胡建明一到,混乱的局面立刻平静下来,大家都等着看村长怎么处理这个事情。

  王丽华先迎了上来,“胡村长,你来评评道理,高余把刚砌不久的地坪撬坏了怎么处理他?”

  胡建明道:“先不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他们往地坪上砌了层水泥,占了公路,搞得我拖拉机都不好过身。”高余立马说道。

  “冬九,你有占路吗?”

  “没。砌水泥时是先刨了一层土再砌的,当时就是怕扯这麻烦,立春大哥可以作证。”

  高立春站在外面,胡建明招手把他喊了过来。

  “立春,他的地坪砌水泥时,你看到他们有刨掉一层土吗?”

  “当然,是刨了一层土。当时他堂客还开玩笑说怕扯麻烦,特地要我看看,做个证人。”

  胡建明扭过头看着高余。立春大哥、胡建明在,他不敢太放肆。他嘀咕地说道:“自成他们砌了水泥后,我的拖拉机就很难过身。”

  “现在还能过身吗?”

  “有时会刮到水泥墙上。”

  “要不你现在把拖拉机开过来,看到底能不能过去。”

  高余无奈,只好把拖拉机开了过来。

  “你把拖拉机停到水泥墙边看看。”胡建明吩咐道。

  高余把拖拉机停下来,胡建明走了上去。

  “高余,拖拉机停水泥墙边,这个路面还有蛮宽的嘛。”

  王丽华凑了上来,“胡村长,你当面看着的,他这拖拉机要过身完全没有问题。高余把我们新砌的水泥撬碎了怎么处理?”

  胡建明缓缓地说道:“王丽华,你也不要太动气。我看这是一场误会。高余应该也是想给队里办事,现在,也许是他疏忽,我看这事就这样做个了结,你们不要再争执,和气生财。”

  胡建明这和稀泥的话,想着既解了高冬九的围,又给了高余退路。

  “那不行,既然我们没占公路,高余撬碎的水泥墙就得给我们归原,不归原那不行,这世上难道就没有公道?”王丽华抢着说道。

  高冬九见事情有了转机,堂客这么一说怕这矛盾又会重新激起,高余是不好跟他斗的。他扯着王丽华衣角,“算了,算了,就这样算了。”

  王丽华回过头轻声说道:“什么算了,你就这么好被人欺负,都被人夹裤裆里过日子了!”

  胡建明的盘算是事情就此了结,这样两边都得到了他的恩惠。高余不用负责,高冬九的水泥墙也基本保住了。

  王丽华突然冒出的这句话,他愣了下马上接口道:“丽华,高余也许是无心之过。你大人有大量,宽容宽容。都在一个村里,抬头不见低头见,都把心放开一点,不要计较这么多。”

  胡建明这样说,王丽华听出了他要当和事佬的态度。是啊,村长怎么会主持公道了,我们没钱没势,现在各退一步就是最好的结果。王丽华转身回到了屋里。

  “冬九、高余,这事就这样了结,你们不要再闹矛盾,我还要去乡里送凉席,先走了。”

  胡建明走到公路边上了三轮车,往乡里赶去。

  见事情不会再闹下去,看热闹的村民纷纷担起水,提起菜篮往回走,这清早的闹剧似乎意犹未尽,收场收得太快了。

  高余看着高冬九,洋洋得意,高冬九没跟他逞能默然地回屋里了。

  父母都进了屋里,高翔从屋檐下走到地坪里,高余正收拾着钢钎。他似笑非笑地看着高翔,钢钎抽出来前还把边上裂开的水泥撬了几下。

  高翔看在眼里, 没有作声。他只是站在地坪上, 若有所思地盯着高余……

  这样的事在村民看来见怪不怪,高余兄弟的跋扈,村里人早就习惯了。只要事情没到自己头上,关自己什么事。

  众人散去后,立春大哥到了高冬九屋里。

  “冬九,你就暂时忍了这口气。”

  “立春哥,你还有水泥吗?借我点把墙补好。”

  “补什么,别补了。”王丽华插嘴道。

  立春大哥、高冬九转过来看着她。

  “别补了,你没看儿子站在那一动不动吗?”

  三个人的目光朝地坪上看去,高翔紧咬着牙关,蹲在砸烂的水泥墙边默然不语!

  秋天时常的艳阳高照,不到一个月,荒山开垦过来了。但高冬九并没有歇下来,趁着晴好的天气,他又赶着去另外的山里砍冬天烧的柴火。

  翻过年坎不久,绵绵春雨接连而至。三月份刚到,高冬九把杉树苗买回来,顺带买了几棵果树,高翔嚷着要跟爸爸去栽树。

  细雨绵绵,高冬九、高翔戴着斗笠在雨丝中忙碌着。

  高冬九先把栽树的坑一个个地挖好,高翔就在挖好的的坑里放着肥料。

  “一个坑的肥料不要放太多。”高冬九说着。

  “为什么,不是肥料多树长得快?”高翔反问道。

  “肥料太多不好,吃饭吃太饱舒服吗?”

  高翔像是意会了没有作声。

  “爸爸,我知道怎么判断树的年龄。”高翔骄傲地说着。

  “你怎么知道的?”

  “学校里学的。”

  “干活累不累?”

  “一点点累。”高翔直起腰甩了甩手臂。

  “你要好好读书,书读好了,才能出人头地,才能骑到别人头上去,到时就不用干这些事了。人没本事,会受人欺负,不要跟爸爸一样。”

  高翔没有听太懂,哦了一声。

  “你在学校表现怎么样?成绩好吗?”

  “好了。”

  “这个学期当班干部没?”

  “当了小组长,我们组的书都在我这里背。”

  “嗯,还可以。你要争取当个班干部,小组长太小。你们一个班的高大齐、徐钦怎么样?“

  “高大齐成绩还好,但在学校都不怎么说话。徐钦成绩很差,他力气大,跟他哥哥一样喜欢打架。”

  “你好好学习,不要学他们。你什么时候当了班干部,爸爸给你买个新书包。”

  新书包对高翔的诱惑太大,他恨不得马上能拿到手。

  “爸爸,王老师说期中考试后会重新选班干部,那时我一定上去选。爸爸,为什么要我当了班干部才买书包?”

  “当了干部买书包对你是个奖励。从小就要争取做个领导者,不要跟爸爸这样窝囊,受人欺负。爸爸现在这个性格也改不了,你从小就要做个强者。去年高余要跟我们换这块山地,没跟他换就把我们地坪的水泥墙戳坏了,他这样子欺负我们,还不是仗着我打不过他。所以,你要争取比你同龄的孩子都强。”

  高翔像是听懂了,默默地点了点头。

  春日的细雨越来越浓密,斗笠遮不到的地方早已浸湿。

  坑挖完后,高翔把每个坑都放好肥料。

  高冬九叫高翔扶正树苗,自己在一边飞快地培土。

  “爸爸,栽这么多树干什么?”

  “十几年后树长大了做家什给你讨堂客。”高冬九带着笑脸望着儿子。

  讨堂客?声音轰隆隆地响彻在耳边,高翔似懂非懂,脸马上羞得通红。

  “男子汉长大了都要讨堂客的,不要害羞,不过现在你要好好学习。”

  高翔听着没有作声。

  “先栽杉树,果树我们栽到山顶去,山顶太阳多点。”

  父子俩协作栽完了杉树。风雨中,幼小的树苗在新的土壤里重新扎根。

  高冬九跺着雨靴上的泥巴,指着满山的幼苗说道:“现在还是树苗,十几年之后,等你长大时,树也长大了,到时候这树正好可以给你讨堂客做家什,我们回。雨是越下越大了,今天不用浇水,要是出了太阳,爸爸还要带上水桶、瓜瓢来浇几次水。”

  高冬九把大斗笠取下来给高翔戴上,自己戴着高翔的小斗笠,父子俩一前一后回了家。

继续阅读:第六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青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