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鲁凯2017-11-17 17:093,641

  改革开放以来,经济快速发展,社会各个方面发生急剧的变化。过去城乡二元经济,城市跟乡村完全隔离,农民只能依附在土地上,大家都是耕种着几亩田,农闲时去外面做点小生意,家家户户的日子过得都差不多。现在改革了,城市已经敞开,户口虽然不能随便迁动,但劳动力的流动算是比较自由了。在以经济建设为核心的指导思想下,全国各地都兴起了经济建设的热潮。中国富余劳动力丰富,劳动力成本低,沿海地区引进的资金多半办的是劳动密集型企业,这些企业自然要求大量的劳动力才能运作起来。

  社会变化日新月异,乡村里大多数人还是固守着家乡的土地。但每个地区总有几个在外面跑的人,这些人过年过节回来的衣着跟气派,让一直安居在乡村里的人蠢蠢欲动。外面的世界是个什么样子?外面的钱真的那么好赚吗?不管好赚不好赚,那些在外面打工的人每年回来的衣着跟置办的物品就足够让人羡慕,大茅坪村的徐通不就因为两个儿子徐吉茂跟徐吉盛去广州去得早盖起了楼房,这些显著的变化村民们看在眼里,心里都有点羡慕。但外面完全陌生的世界,去那么远的地方,如果没有人介绍,大多数人又都不敢贸然行动。

  对高立春来说,儿子女儿进麻纺厂已成泡影,他们的出路在哪里?女儿再长大一些嫁出去就好了,但儿子怎么办,如果没有个正经的事业,怕他走偏了啊!在高至春回市里的当天晚上,高立春跟高铁林谈开了。

  “你初中都毕业几年了,那时看着还小,现在这么大了,该找点事做了吧。”高立春说着。

  “不是我不想找事做,我还想早点去做事了,不是一直等着进麻纺厂吗。伯伯这次回来怎么跟你说的,还要拖到什么时候?”

  “麻纺厂现在效益不好,进去了也没有什么前途。”

  谢娇在一边听着说道:“再没前途也比种田强吧,吃国家粮了,好歹有个单位依靠。”

  高立春不想把哥哥厂里的困境说给谢娇听,他只是说道:“最好是靠自己的本事吃饭,天天等着别人帮忙得等到什么时候!”

  “叫他伯伯帮帮忙怎么是别人了,大家都是一屋人。”谢娇说着。

  高立春不想多费口舌说道:“麻纺厂是进不了了,厂里现在工资都发不出,你进去干嘛?”

  “不会吧,谁跟你说的?”

  “王丽华以前回来时常说起,你没听说?”

  “拖欠的工资或迟或早总是会发的吧,有个单位总是好的。”

  谢娇不依不饶,高立春说道:“王丽华都不知道还能在厂里待多久,现在叫他们进去待一段时间再出来?麻纺厂现在效益不行了,大哥这次回来就是跟我说这件事!”高立春声音大了起来。

  “这点忙都帮不了,真到需要人的时候一个都靠不住,这个世界真的只能靠自己!”

  “大哥是为了他们好,让他们早点找一个能长久的工作。麻纺厂现在形势不好,进去了也没前景。”

  “平常一直听你说让铁林跟敏敏进麻纺厂,现在,哎,原来他昨天回来是给你这个信。这个事要办不到就早点通知,搞到现在,一直在等着,现在却说不行,耽误了几年时间,现在他们的出路在哪里?”

  高铁林跟高敏敏在一边听着父母的对话,他们这个年纪当然懂得不能进麻纺厂对他们意味着什么!高敏敏长期以来一直希望能早点进麻纺厂好拿一份工资,麻纺厂嘛,踩踩缝纫机这正是女孩子适合的工作,现在这个梦破碎了。但是对高铁林来说,他听着倒是有点无所谓,初中毕业后混了几年,这几年等着去麻纺厂只是他的一个借口,他更想去外面的世界看看,只是父亲给了个安排让他等待,他也不大好忤逆父亲的意思。现在父母虽然争执的激烈,但对他来说是了然无事,进不进麻纺厂他基本上是无所谓。

  “你们俩自己怎么想的,说出来给爸爸妈妈听听。”

  “进不进麻纺厂我是无所谓啊,徐吉茂跟徐吉盛没进麻纺厂,他们家照样盖起了楼房。”高铁林说着。

  他这个态度倒是让高立春跟谢娇意外,高立春还想着儿子会责怪自己之前空许诺言让他等待,听他这么说,还真不知道他心里对自己是怎么安排的。

  “ 那你怎么打算了? 有什么想法? 是去做点生意还是去学门手艺?”

  “徐吉茂跟徐吉盛在广州赚到钱都盖起了楼房,我也想去广州那边。”

  “去广州你又能干吗,除了打工。”

  “能赚到钱就好啊,管他干什么。”

  儿子把打工看得这么轻淡,恐怕是因为没有尝过打工的滋味吧。

  “你以为打工会轻松?”高立春想着儿子细皮嫩肉,从小农活都干得少,怎么能受得了打工那份苦。

  “徐吉盛跟徐吉茂能做,我怎么不能做。他们当年去广州的时候还没有我这么大吧。”

  高立春没料到儿子会这么说,之前老担心他不能吃苦,还怕他不走正道,现在他却说出了这种话,做父亲的对儿子还是了解不够啊!高立春心里想着,儿子都说出这种硬气话了,你有本事说这种话,那我也不必操太多心。有这个气势,那不论干哪一行,结果总都不会太差的。

  “你真打算去广州?”谢娇问着。

  “嗯,就去广州。”高铁林长这么大,一直没有去外面的世界看过。之前每次看到徐吉茂、徐吉盛回来时新潮的穿着,听他们讲起广州的花花世界,他对外面的世界充满了好奇跟想象。那个时候他年纪还小,现在总算长大了,能够独自出去闯荡了。这几年没事干时就是打电游、打牌,这样的生活他也腻了。他是刚升起的太阳,生活应该有属于他的希望跟精彩吧。

  “你要去广州,具体怎么想的,又打算什么时候动身?”高立春问着。

  “怎么打算?到了那边再看吧。能尽快就尽快去,反正待在家里也没事,闲得无聊。”

  “敏敏你是怎么想的,现在麻纺厂也进不了了,要不你就在家里,跟你妈妈学着操持点家务,学学缝缝补补,再过两年给你做个介绍,嫁个好人家,女孩子嘛,最重要的还是看嫁得怎么样。”高立春说着。

  听到给她做介绍嫁人,高敏敏羞红了脸。自己刚初中毕业没多久,怎么就谈到要嫁人?在她的脑子里,嫁人是遥不可及、远在天边的事情,恋爱都还没有谈过就谈嫁人!想不到在父亲眼里,再过个几年就要给她找人家,把她嫁出去。想起来,也是十七八岁了,十几年来的生活都局限在乡村,外面的世界是个什么样子,她还没有出去看过。照父亲的说法,等到了二十岁就会给她张罗着找人家,一辈子就这样匆匆定下来?都说少女情怀总是诗,怎么自己的生活都是柴米油盐。不行,自己的命运得自己来掌握,不能就等着父母来安排。她年纪还小,还有时间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能不能跟哥哥一样去外面的世界看看?

  “我也想跟哥哥去广州。”高敏敏轻声说着。

  “你一个女孩子去广州干吗,外面的世界乱得很。”听到女儿要去广州,高立春倒是担心起来。在他的观念里,女孩子去外面陌生的世界那自然担心的事情多了。

  “我就跟着哥哥,他做什么事我也做什么事。”高敏敏边说边看着高铁林,要他给自己说话。

  兄妹俩的关系一直都不错,现在看着妹妹期盼的表情,高铁林说道:“两个人一起出去的话,相互也有个照应。”

  “照什么应,你出去还要妹妹照顾你?敏敏你就听爸爸的,这几年在家里好好跟你妈妈学习操持家务,再过几年找个好人家就可以了。”

  高敏敏听爸爸这样说,赌气站起来往房间走,进门后把房门掼得吱呀吱呀响。

  高立春看这形势,不知道如何是好。女儿大了,她有自己的想法,做父亲的不能事事都替她做主,代她拿主意。

  谢娇看女儿生气了,敏敏一直是她的心头肉,做母亲的从来没有让她受过半点委屈,赶紧起身追了过去。走到门边推门,门推不开,女儿把门栓上了。她边喊边敲,里面毫无回应,看来女儿真是生气了。

  谢娇折回来坐到凳子上说道:“昨天叫你买几个灯泡回来,你买了没有?”

  “你什么时候要我买灯泡了?”高立春脑子里毫无印象。

  “你脑壳一天想些什么问题?叫你做的事什么时候能够记得住。”谢娇声音高了起来。

  “你没叫我买嘛,你自己记错了吧。”高立春嗫嚅着。

  谢娇确实没有跟高立春说买灯泡的事,只是刚因为高立春让女儿受委屈了,她想找点茬。

  “还没跟你说,一件事都做不好。刚刚又让敏敏生气了,你到底哪一件事能做得让家里人满意?”

  说到这,高立春终于是领会了。

  “一心想在屋里当家,家又当不好,这一二十年来,你哪一件事做好了?”

  不等高立春回答,谢娇又说道:“儿女都长大了,他们有什么想法都得尊重他们,他们有他们的思想跟生活,我们最好是给建议,不要替他们拿主意。”

  就这样,高立春不得不认可了高敏敏的要求。

  儿女们都要去广州,什么时候去?最好是广州那边有熟人照应,不然真不放心。

  高立春想着,等过年时徐吉盛跟徐吉茂回来再去广州时,儿子女儿跟着他们一起去,但高铁林已经等不及了。高立春只得去找徐通,问得他两个儿子在广州的联系电话跟地址。去广州的票买好后,高立春电话打了过去,把儿子女儿到广州的时间说了,徐吉茂在电话中爽快地说他会去车站接他们。

  就这样,高铁林、高敏敏带上家里给的几百块钱南下广州。以前常听广州的钱好赚,只有他们到了广州,进了工厂才知道这钱到底好不好赚,为赚到那点钱,为每年年底能在别人眼中的风风光光地回到家乡得付出多少汗水!不过劳动虽然艰辛,但也只有劳动才能让生活充满希望跟收获。

继续阅读:第二十一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青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