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之深夜
永不屈服2017-11-14 17:0910,019

  那一天晚上,城镇郊外的幽雅酒店里,有九个狐朋狗党正凑热闹,大吃大喝,高声大唱,弄得店里乌烟瘴气,鸡犬不宁,让大部分顾客心情没了,气愤纷纷离去!

  小海子大概觉得过瘾不够呀,借酒劲儿上来,大声叫说:“呵呵,我给你们说故事啦,好好助兴呀!”

  其狐朋狗党们便异口同声的说:“很好啊!快给我们讲啦!”

  小海子满脸通红,嘻嘻笑,说:“书里有一个故事,讲了以前有个吝啬鬼特别吝啬,自己认为很聪明,总是出奇特而馊的主意。一天,他觉得自己的马吃的草太多啦,哀叹道‘它早晚会把我给吃穷的!’于是,他决定减少马的食量,但也需要一个过程,不能一下子减很多。照这样下去,那马会越吃越少的。时间一天天过去了,马慢慢变瘦了,可那吝啬鬼竟然高兴地发现那马吃得少,那没关系!他认为自己很聪明,处处去宣扬自己的成果。可有一天,那马蹬脚死了!呵呵,你们猜那吝啬鬼心里怎么想呀!那他看着马死了,居然还嘀咕着说真是可惜呀!我打算要把它训练成不吃不喝的,可这畜生却抢先死了啦!”

  其以小雷子为首的狐朋狗党们便捧腹大笑,小海子狂笑得眼泪下来!

  过不多久,差不多到深夜零点,酒店打烊,九个狐朋狗党只好出来了,酒醉洋洋,东倒西歪,醉得连走路方向都分不清,稀里糊涂的走去,其中老大小雷子突然路上撞倒了一个迎面而来的那个人,定眼一看,便苦恼成怒,指着那个人鼻子破口大骂道:“你这妈的狗眼瞎了,敢撞我啊!真找死呀!来人,给我狠狠揍他一顿!”便拳脚相向,乱打乱踢,打得那个人浑身疼痛,痛苦不堪,鼻孔出血,满脸青红••••••

  打累了,打完了,其狐朋狗党们大概觉得爽歪了,大摇大摆地走了。

  那个人躺着路上半天,缓缓地,吃力的爬上来,拍打了衣服的脏污,慢慢的抬了头转向远看他们,便扔了一句话说:“走着瞧!”

  第二天早上,突然传来一大批警车的警笛声,小雷子吓得爬上来床去窗户偷看一下,果然一大批警车拉了警笛声,呼啸而过,他目送警车过去那边家,忽然之间失声尖叫起来,难道那是小海子家出事吗?或犯罪吗?他只好偷偷的走过去看怎么回事呀!

  结果,小雷子看到了令人害怕或恐惧的景象,小海子不知道怎么回事就上吊身亡,瞳孔散大,伸长舌,头歪了,双手垂直••••••吓得他退了几步,正好其狐朋狗党们七个都来了,看了那景象,几乎精神崩溃了••••••

  警察拉了警戒线,法医们正仔细检查现场,小海子尸体被放下来送上医护车去了。包括小雷子的小海子生前狐朋狗党们被传唤来接受警察的询问笔录,可问来问去,问出不来结果,依据现场判断,刑警队严副队长下结论说小海子自杀的可能性极大。

  小雷子大声叫说:“不可能!不可能!昨天他给我们讲了搞笑的故事呀,我们了解他的为人,他挺乐观主义呀,不能想不开就寻死吧!”

  二狗、李二蛋、刘四、马旦、小猴子、红娘子、英子等五男二女明确表示不能接受那小海子的自杀结论。

  严副队长说:“你们既然这样认为肯定不是自杀吧,这是什么呀!他是你们的朋友,叫小海子,对吧。告诉我你们认为是什么呀!自杀还是他杀?为什么自杀?为什么他杀呀?好了,我警方会做进一步的调查,有进展就告诉你们,好不吗?”

  他们相互看一下,说不出来所以,只好无奈的接受了警方的说法,回到各自的家。

  晚上,幽雅酒店里,除了小海子之外,其余八个都聚齐了,小海子上吊身亡的惨不忍睹景象让他们不堪回首,使劲儿喝酒下去,借酒消愁可更愁,痛苦不堪放声大哭,高声大唱追思往事,无法忍受便闹酒店,打人砸桌踢椅破门,顾客们看就气愤,纷纷离去,酒店经理恼火极了,喊来人把他们轰出去。

  被轰出去,他们只好回各自的家。

  二狗东倒西歪醉,边走边自唱自语,一时蹦跳起舞,一时双手拍掌叫好,突然看到了路边的邮箱就不爽,狠狠地抬脚踢去,邮箱给踢坏了,便狂笑极了,过不多久就爬上石桥,大声叫说:“到家啦!哈哈!我又可以抱老婆上床睡觉啦!哈哈!”酒劲儿上来,步走不稳,忽摇忽摆,走过去了!

  第二天早上,邻居胖妇拎着蔬菜篮子去河边准备洗,突然发现了河面上正漂浮的尸体,失声尖叫起来,满脸苍白,扔掉蔬菜篮子,发疯的转身跑去了,镇中一下子炸锅,潮涌向河边围观,石桥上满站人们,七嘴八舌,指指点点。有人拨打电话报警110,把这情况给警察反映一下。

  不到十分钟,五六辆警车拉警笛声呼啸而来,拉了警戒线,法医开始检查现场,派人捞回那尸体,拍照了,查明原因。

  严副队长也走过来,检查现场,一眼认出来了,转头问手下刘警察说:“这是二狗的,他的朋友们来没有嘛?”

  手下刘警察便东看西望,说:“他们没有来!要不要告诉他们吗?”

  严副队长点点头,只见其中的陈法医走过来汇报道:“第一现场应该是石桥那边,不过石桥上曾经有很多人,可能相关线索痕迹被破坏,一时无法确认一下!我需要做进一步的调查,对,那尸体本身有酒味儿,依据那尸体的腐烂程度判断大概就是今早零点至一点发生的,可看不出来搏斗打架的可疑痕迹。”

  严副队长听便皱眉,探问道:“不小心踏空掉下来淹死吗?或被人只需要一手推过去淹死吗?”

  陈法医说:“不排除这些可能性因素,我需要做进一步的调查一确定吧!”

  他点点头,转头正好看到小雷子和其朋友们一起走来的,打招呼。

  只见小雷子以及小猴子、李二蛋、英子等等几个人都看到了,躺着地上的那尸体果然是二狗,小雷子震惊极了,英子和红娘子便捂脸不忍看,剩余的几个都满脸苍白,茫然无措。

  严副队长轻轻地拍小雷子的肩膀,说:“不要难过,我问你们他确定是二狗吗?是不是他昨晚和你们一起喝酒吗?他家庭里还有人吗?父母呢?”

  小雷子无力地摇摇头说:“是,我们已经喝过酒!家里没人!他父母早死了,只有姐姐早年嫁出去,好多年没有联系。对,他有女人,就是石桥南面邻村那寡妇!”

  严副队长和陈法医都听了明白怎么回事呀,严副队长问:“那寡妇叫什么名字,还在家吗?”

  英子说:“她叫黑妞,因为长得丑,很多人嫌弃她,只有二狗爱她,不过她不在家,前三天出去南方打工吧!”

  严副队长点点头,说:“依据这些线索判断最大可能就是不小心掉下淹死,找不出搏斗打架的痕迹。请你们放心,我们警方会继续调查吧!”便挥手过去,叫小雷子他们回家,小雷子见了没办法,只好回家。

  小海子和二狗惨死的景象让小雷子他们吓坏了,决定晚上谁也不出去玩喝酒,待在家里。整整十三天过去了,谁也没有出事,平安无事,不和外人闹事,小雷子见这些情况便松了一口气似的,好多天瞪眼没休息让他们困了,一下子睡过去。

  深夜零点半,小猴子起床,穿上大衣,去外面厕所解手,解完了,抖了一身,舒爽起来,转身准备回去,突然听到后面有动静,猛然转头一看,观察一番,除外天黑地暗,找不到可疑之处,被夜风吹了身皮起鸡疙瘩,然后打了一身冷,一边走回房子一边喃喃自语道:“太吓人!真他妈的呀!”

  第二天早上,太阳从东方升起来,照光大地,人们起床准备享受阳光明媚的沭浴。突然传来有人喊小猴子死了的声音,便潮涌向那里传来喊小猴子死了的声音之地方,果真看到了小猴子躺着地上,摆成大字,头东歪,身边有像小碗口一样大的木棍折断两段••••••

  严副队长带大批警察过来,保护现场,检查现场,查明原因。

  小雷子他们也一起来,小雷子见了情景便失控起来,发疯的喊叫,被三名警察按住,严副队长看了立马走过去劝了,红娘子和英子吓傻地瘫坐在地上,李二蛋、刘四、马旦三个都精神崩溃,其中李二蛋晕倒下去,李警察忙过去掐李二蛋的人中,李二蛋才缓缓地过来的。

  这时,马队长回来,听取了手下的汇报,感到压力大,无头绪,忽然听到了陈法医的喊叫,便和严副队长一起走过去,一看现场东墙下有一条大部分模糊不清的脚迹,说明有人故意清除线索痕迹,严副队长便感叹道:“看来那作案人的反侦查意识非常强,我们差点被蒙。我们得需要先进的设备做进一步的全面检查,不能放过可疑之处!”马队长立马同意,传令大批警察立刻全面检查现场。

  马队长问小雷子他们说:“从这些案件来说极可能针对你们的。需要你们全面配合警方的工作,协助破案,好吗?你们需要告诉我们警方你们和谁结仇。”

  小雷子一下子明白了,自己干些混蛋的事情惹来报复,只好说:“我不知道啊,你们应该知道我们在社会上混多年,没少关蹲牢里,那些情况你们都知道,我们得罪人太多,无法知道谁呀!”

  马队长点点头,知道小雷子说的属于实话,说:“我都知道,问你们知道不,第一个死的叫小海子,对不嘛?那天晚上干什么啊!你们好好回忆一下!”

  英子猛然失声尖叫起来,结巴着说:“我想起来,那天晚上好像十二点,酒店打烊,我们出来,路上撞倒了那个人,后来老大他们便对那个人大打出手,我踢过了。对,我隐约的听到那个人扔了走着瞧一句话说了,只是没有在乎,我们都酒醉了,没看清楚那个人的样子。”

  红娘子也很想起来,无故的转头一看,正好看到了围观群众里面有那个人正盯着自己,便吓坏了,猛然横走过去到马队长身边,严副队长忙问怎么回事,红娘子惊慌极了,语无伦次的说:“我看到了,那个人在啊!他盯着我,不会杀我吗?”说完了就右手食指挥过去沿直到那个人所在的地方,忽然发现那个人消失不见了,便吓傻了,自语自言的说:“完了!完了!完了!”崩溃下来就捂脸痛哭。

  马队长马上安慰红娘子,好不容易让红娘子情绪稳定下来,只见红娘子擦了眼泪,说:“我刚看到了,没错,就是那天晚上被我们打的那个人,我可以肯定!”

  严副队长说:“你知道那个人长得怎么样吗,你刚看那个人有什么特征?”

  红娘子点点头,说:“没错,我虽然没有看清楚那个人的脸,但可以肯定那天晚上的那个人模样还有黑色风衣,和我今天刚看的那个人一样。他有一副眼镜,不知道近视还是远视,反正那天被我踩坏了。我只知道他长得均匀,不胖不瘦,身高好像是185厘米,其他我也不清楚。”

  马队长心情沉重,说:“好吧,不管发生什么,你们不能乱跑出去,注意安全!我会派人24小时保证你们的人身安全!”

  小雷子他们垂头丧气,心里后悔不已! 小雷子吩咐他朋友们该抄家伙的就抄家伙,该躲亲戚家的就去躲,得好保护自己!

  回到了家后,两天李二蛋心情一直紧张,吊胆惊心,心神不宁,偷偷的慢慢过去窗户拉帘子偷看,忽然发现窗外二十米之远有三个人一直蹲守,便明白可能是警方派人扮装的便衣,松了一口气,感觉心情好多,不再紧张了!

  深夜零点,李二蛋模模糊糊的睡醒了,爬下来准备去解手,抬头看挂钟,猛然清醒起来,心想三个朋友几乎都是深夜被杀的,吓坏了,便抄了一个小碗口一样大而长约一米的木棍,走近窗户拉帘子看一下,那三个便衣还在蹲守,便放心的,为保险起见,拿着木棍杠过去院后厕所解手。

  准备解手,李二蛋忽然听到后面有动静,立马轮起来木棍,急速的转身一看,便菜园那边传来有某种声音,浑身紧张的,瞪眼睛死盯那地方,走一步看一步,又走一步看一步,再次走一步看一步,突然那边没有动静,便壮胆走五步过去,凑近了那地方,一看有足足有一米高的油菜,狠狠地呸几声,大声说:“有种就出来啊,看谁厉害呀!保证我一定能打死你这狗!”没有来得及说完了,那地方的东西突然猛跳出来,跑去了,吓得他退几步,定眼一看,原来是家猫,松了一口气,说:“真他妈的活见鬼去吧!”

  有惊无险过一阵,解完了,返回房子,这时候,他没有来得及看清楚,上面突然甩了绳子,精确地套到他的脖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他拉上来,他拼命地摆脱也无法摆脱,脖子被套上来无法喊出任何声音,近乎痛苦的挣扎下来,慢慢断气了••••••

  太阳升起来,三个便衣蹲守了一晚,没见动静,便打哈欠一阵,活动身体,放松一下。扮装便衣的李警察怀着关心人家安全的想法走过去李二蛋家门敲几下,喊道:“太阳出来,九点啦!你起床没有吗?”可喊好久没见回应,李警察便震惊极了,有种不祥的感觉罩着整个李警察的身体,缓过神来立刻喊两个警察分头查看,破门而入,迎面而来的就是被上吊身亡的李二蛋尸体,吓得李警察瘫痪的坐下来,另两个警察满脸苍白,其中一个的面额凑门脸儿,李警察痛苦的,无奈的拨打电话给严副队长把这情况一五一十都告诉了,突然传来摔电话的声音,他吓坏了,心里明白了,暗暗叫苦连天!

  镇中一下子热闹,人多闲言碎语多,恐惧罩着整个镇子,谁也害怕,不敢一个人深夜走路,有人开玩笑的说:“若谁不想活呀,嫌多活一天,就去一个人深夜上路吧!保证有人会送谁上路啦!”

  过不了十分钟,严副队长赶来见了情况,便发火吼了,厉声问:“你们三个怎么看不住啊!要你们饭桶干什么啊!这房里死人,你们居然没听到任何动静啊!你们当值干什么,废物啊!”

  当这时候,马队长也赶来,满脸严肃,一声不吭,半天,才问李警察:“昨晚你们当值在哪儿呢?”

  李警察说:“报告,这李二蛋家是属于农村小别院的,面积差不多近三百五十平方,按照领导研究出来决定的方案布置,我负责监控北面,刘明监控东面,邢兴国监控西面,三人之间距离不超八米。南面没人监控除外!”

  严副队长瞪眼睛,厉声问:“你说什么?南面居然没人监控啊!你们干什么啊!”

  李警察坚决的说:“是!没人当值,因为南面有一条河,旁边有油菜园!是领导交给我的任务布置!”

  马队长猛然明白起来,直接奔向南面河边看一下,一会儿恼火极了,说:“怪就怪我,太粗心大意呀!忽视这条河背后的隐患,才被利用渡过去杀死呀!好了,没有充分认识做好全面方案造成的后果我来负责,亲自给上级做出深刻的检讨!”

  不一会儿,陈法医在河边发现了油菜园一角留下两个脚迹,喊马队长过来,说:“这是犯罪留下来的,根据现场勘查可以肯定那罪犯身高185厘米,鞋码45,码,体重大约80千克~90千克,难怪那死人轻松被杀死,因为那死人身高不到165厘米,体重才50千克,根本不在同一个档次。那死人的朋友老大叫小雷子,对不嘛?只有小雷子他才能对抗那罪犯,小雷子身高差不多190厘米,体重约100千克。所以那罪犯肯定暂不动小雷子,只有把小雷子身边的朋友一个个都解决,才可能对付小雷子吧!”

  李警察听了明白,有疑问问一下道:“既然这样分析,你告诉我为什么他开始没有动英子和红娘子呢?她们都是女性,打不过啊!”

  陈法医说:“我无法回答,你自己抓那罪犯问一下,好不吗?”

  马队长心里大概明白了,神神秘秘的给严副队长吩咐下去,严副队长点点头!

  小雷子他们被一大群便衣一路护送来,小雷子看了那景象,吓傻得瘫痪的坐下来,只剩下自己、马旦、刘四、英子、红娘子只有五人,四人被杀,代价太大,他们悲伤极了!

  马队长当面向小雷子他们道歉,说:“真是令人遗憾,我们警方没能保护好李二蛋!你们放心,我已经确定那罪犯,正加紧破案,还你们人身安全!”

  回到了公安局办公室,马队长和严副队长以及手下一起研究怎么破案,按照目前那些作案的手法来研究那罪犯的心理活动以及思维方式,正好陈法医来电话汇报道说:“马队,无故发现了那罪犯的残血痕迹,做出进一步的检查,通过电脑对比出来,相关资料马上上传发给你办公室,你准备接收吧!”

  马队长命令刘警察立刻接收相关资料,接收完成了,那罪犯的身份确定出来,并通过那罪犯所在地的派出所查出来,那个人叫凌风,1980年出生,五岁时父母离异,归其母亲抚养长大,十五岁时候其母亲因乳房癌去世,其父亲下落不明,靠他舅父养大,供他读书,就读高中经常因为打架屡次进去派出所,毕业于某大学体育学院,现住于某县西昌南路东侧水花小区3栋楼3单元306#,有前科,五年前因感情纠纷而将前女友打成重伤,被捕入狱判五年,前三个月释放出狱,现供职于某土木工程公司做杂工。

  根据相关资料,马队长下令分两组分赴凌风家和其所供职的公司抓凌风,但均没有抓到了,让整个公安局人员高度紧张,赵副局长直接下令手下把小雷子他们全都接到公安局保护起来。

  马队长心急了,皱眉,纳闷极了。

  李警察和刘警察赶过来做汇报,道:“据知,凌风今早没有去公司上班,没有请假,还有家里没人,不会跑去他前女友家寻仇吗?估计他肯定逃跑吧!”

  马队长摇摇头,说:“不一定,坐五年的牢让他吃尽了苦头,心理变得畸形,根据凌风目前所犯的作案手法判断他肯定不会跑远,找合适时机会来行凶,他前女友家早已不知道搬哪儿,目标对象剩下肯定是小雷子他们!你去叫他们准备好了,随时待命!还有立刻发布针对凌风的通缉令,请广大群众提高警惕,注意安全!”

  李警察立刻站立敬礼,说:“是,我马上发布!”

  马队长说:“你去找刘警察叫他带人去凌风舅父家询问吧!若发现凌风藏在其舅父家,马上实施抓捕,有反抗的话立刻击毙!”

  李警察回答道:“是!”

  自从家里逃跑过来,凌风喃喃自语道:“太便宜他们呀,真是他奶奶的活见鬼!”想去想来,决定潜入镇上的旅馆躲一天。

  第二天早上,大约55岁的旅馆女经理拿那通缉令的纸认真读看,读完了,便感叹道:“这犯人看起来30多,比我年轻许多啊,连有前途的大道都不走,非走这条不归路,非吃铁花生啊,太傻啊!”正好看到清洁员走过来,便和清洁员一起聊天,走上楼准备收拾东西打扫清洁,女经理负责点清房门,走到335号房,一看没有关锁好,推了门查看一下,猛然发现凌风竟然在睡,凑近仔细认真观看,想起了通缉令里面的犯人几乎一模一样,无故失声惊声尖叫,把凌风给吵醒了,心想完了,慌忙转身立马跑,凌风知道那事情都完了,决定一不做一不休,立刻追上女经理并把女经理给掐死了,被清洁员碰看了,吓得清洁员傻立不动,结果被凌风顺路而下给掐死了,做完了,凌风松了一口气,将这两尸体搬去后面仓房里处理下来,处理完了,他转身正好碰上了一个迎面而来的中年壮士准备解手,中年壮士发现了不对劲儿,便提了警惕,对凌风保持戒备,只是不知道他是刚被通缉的犯人。凌风一看了就便假装若无其事的,说:“我刚拉肚子,可找了也找不到卫生纸,你有吗?可否借给我呀,若没有卫生纸的话,可否帮我仓房里找,好不吗?我要赶紧去拉吧!”便双手捂住肚子憋气装要拉肚子的样子,中年壮士看以为真,轻信了,何况自己没有带来卫生纸,决定去仓房找卫生纸,凌风看有机会,疾风似的顺手拿铁铲抡起砸了中年壮士的后脑勺,导致了那中年壮士死了,被搬去和那女两尸体一起处理了。

  凌风意外得知小雷子他们都躲在公安局,便认真研究严谨而详细的方案,心想若待多一天就多一份被捕或被枪毙的危险,横下心来决定铤而走险,扮装外卖员身带匕首不动声色的走进去迎客大厅里,很有礼貌的问女警察休息室怎么走,女警察不假思索的给凌风指路,凌风便道谢谢,只身赴休息室,不巧的是小雷子他们不在休息室里,都跟严副队长和李警察一起去外面吃午饭。凌风实在没撤,只好转身一走,正好看到警察更衣室115柜没关锁好,里面有手枪,便顺手牵羊,放裤袋口,不动声色的大摇大摆地走出来。

  小雷子他们跟严副队长走进公安局大门口,凌风正走出大门口,这样正好同一时间。只见凌风脸面露出令人害怕或恐惧的阴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出手枪瞄准小雷子开枪,谁知道这手枪居然卡壳了,发不了子弹,他一下子傻掉了。

  严副队长眼疾就抬腿把凌风偷来的手枪踢飞了,然后把他给撂倒了,李警察冲上去帮按住凌风,只是凌风身高力大,正拼命摆脱,让严副队长以及李警察吃不消。小雷子他们刚开始吓傻了,缓过神来,立刻冲上去帮警察把凌风给死死按住,大厅里警察们冲过去,成功帮严副队长抓捕了凌风,扭送去审讯室实施审讯。

  李警察起身抖身,捡回那手枪,对严副队长说:“多亏这手枪出卡壳,不然我们得报销啦!对,看这手枪肯定是我们人的呀!”

  严副队长哼了一声,说:“查谁丢掉,谁丢就处分谁啊!”说完了就转头一看小雷子他们,吩咐说:“凌风已经捕归案,你们可以回家吧!不过有一条件,你们得答应我,你们回去后一定要好好做人,找好工作,不能处处惹事,听明白没有吗?”

  小雷子流泪,点点头,说:“好的,我们牢记,一定会好好做人,我们已经付出的代价太大,再也不敢造次!”然后他们回家。

  马队长收到了旅馆里三具尸体的汇报,震惊极了,意识到凌风作案手法太狠毒,太无人性。

  开始审讯,马队长问道:“为什么杀人?杀多少?”

  凌风轻蔑地斜眼一看,干脆的说:“人渣。我替天行道清除人渣!我是代表正义的,你们不是!”

  严副队长抢先说:“旅馆那边的三具尸体是你杀吗?难道你认为那三具尸体是人渣不成吗?”

  凌风看了没撤,只好承认的说:“没错,是我做掉了的,他们本来不该死,因为他们发现了我的作案,我索性干到底,没办法呀!”

  马队长果然有大将风度的,冷静地问道:“怎么杀人?作案工具呢?”

  凌风打了哈欠,反讥似的说:“你们自己发挥想象吧!无可奉告!”说完了便睡过去。

  刘警察恼火极了,想动手,便被马队长制止了,喊来人把凌风送去看守所看管。

  严副队长知道这些情况,气愤极了,说:“简直混蛋!非枪毙那混蛋不可!”

  赵副局长亲自打电话问马队长道:“凌风的那案子所有证据凑齐吗?”,得到马队长的肯定性回答,说:“好办!几天就送上法院接受法律制裁就是吧!”

  直到深夜零点,凌风却睡不着,翻身又翻回,起身仰头看天花板,动身走近西墙欲坐下来,忽然听到西墙这边一个罪犯对邻墙那边罪犯,其中一个的对另一个的说:“你犯什么罪呢?我犯强奸幼女罪,那时玩感觉真棒,呵呵,你说估计我判多少年呀,判五年吧,这好办,我老实就是,等坐完了牢出狱再找幼女玩也不晚嘿!”另一个的说:“因为我拐卖孩子被抓,估计判四五年吧,不多吧!”一个犯强奸罪的对另一个的说:“你卖多少呢?”另一个的说:“不多吧,一年卖掉六七个孩子,挣了十五六万呐!”一个的说:“发财啦!你有孩子吗,也一起卖掉不嘛?”另一个的回答:“那是我的孙子,干嘛卖掉吧?自家孩子不卖,别人孩子可以卖掉,别人怎么看待我,我也不在乎吧!”

  凌风听了,便心想那俩罪犯简直人渣,自己肯定被枪毙,算被枪毙也要拉那俩人渣垫背,算下地狱也有那两人渣陪就好了,决定动手。

  他抬头一看,便有心计,故意把天花板上的电灯给打碎了,手指给划破了出血,便喊有人来。

  这时候,高警察走来了,走近其所在的牢号查看了情况,叫凌风稍等一下,转身准备走,凌风一看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高警察打晕了,顺利拿到了钥匙,打开了牢门,走出来,伸伸腿活动身体,感觉轻松点。

  去西墙那边打开了牢门走进去里面,凌风对一个犯强奸幼女罪的说:“你可以逃跑吧!”那强奸罪犯惊喜若狂,便动身逃跑,凌风不动声色的走到其背后,突然抬手肘狠狠地瞄准那强奸罪犯的颈背击打过去,然后掐死了,确认一下那强奸罪犯断气了,松了双手,最后走出来,又用同样的手法掐死那拐卖罪犯,一看都死了,便心情高兴极了,说:“一下子有这俩人渣陪我下地狱啦!”。只是不知道对面还有四名因屡犯偷鸡摸狗的人正暗暗在观看,吓得都躲,恨不得找地方钻 。

  凌风忽然想到了小雷子他们,便咬牙切齿,决定出去消灭小雷子他们解解气 。

  眼看要出逃,可不幸在其所在的狱门口撞上了朱警察和刘协警,凌风心想完了,不如拼命地,全力的企图杀死朱警察和刘协警,这样有机会出逃呢。不过,朱警察不是吃素的,是从特种部队转业来的退役军人,有一身好功夫的,就这样三下五除二,轻松地把凌风打扒下来,掏出手铐重新把凌风拷起来,押去原来其所在的牢号,李警察才发现了那俩强奸罪和拐卖罪的都勒死了,高警察躺着地上,叫刘协警赶紧查看高警察有没有口气,刘协警慌忙的跑去摸高警察的鼻孔,松了一口气似的说:“他还活呀!”说完了便掐高警察的人中,高警察才醒过来,观看了一会儿,吓坏了,便爬上来,慌忙问怎么回事,刘警察将凌风准备出逃被朱警察制服的情况一五一十都告诉高警察,高警察才意识到情况非常严重,决定将这情况给马队长汇报。

  马队长和严副队长都来不及穿上警服,慌然疾风似的赶来,现场情况令他们惊呆得说不出来。

  凌风一看便狂笑不止,其成就感得到满足了,得意洋洋的说:“挺有意思呀!如果你愿意给一个我机会,我保证将所有人渣都清除吧!那些人渣不配活在人间吧!”

  严副队长气得骂人,指着凌风的鼻子说:“你好意思啊!这是杀人,必须得到法律制裁,任何人都均无权杀人,任何人任何违法必须全都由法律处理!你明白不嘛?”

  凌风一声不吭,可他不甘心人生就这样完了,突然猛跳出来将刘协警按住,虽然双手被拷可也不影响其行为,欲掐死刘协警的脖子,掐得刘协警满脸通红,朱警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抬腿将凌风踢飞,严副队长手快,掏出手枪瞄准凌风开了两枪,凌风才瘫痪的倒下来,居然发出了令人恐惧的阴笑,喃喃自语道:”赚了,赚了,发财了啦!哈哈!”才咽气了,就这样人没了呢!

  整个看守所的人都吓傻了,茫然若失••••••

  全剧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恐怖之深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恐怖之深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