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众聚
觉有情2017-09-18 00:2510,662

  颜氏集团大厅电梯门口。

  众员工看着颜姝和李谦陌进来,皆是一脸心照不宣的暧昧,对李谦陌的态度也由客气自动上升到了尊敬。颜姝看着众人一本正经的眉来眼去,忽地转身笑道:“看样子你们对我的私生活很感兴趣,要不要上我办公室喝杯茶?我慢慢的,好好的告诉你们?”

  没有人敢接茬,十来个人竟然顿时一下散了个干净。李谦陌看着这一幕好笑,想不到颜姝在公司还有这么大的震慑力。随即想到她的喜怒无常,不由得暗暗告诫自己,万不能被她偶尔的一点温柔蒙蔽了,就像大海一样,越温柔越放松的时候,也有可能是最危险的时候,一个人失掉警惕比在搏斗的时候还要致命,这话不是没有道理的。

  “平时他们都这么怕你吗?

  颜姝适时刚一只脚跨进电梯内,闻言勾唇一笑,待另一条腿也跨进电梯后,方才带一点孩子气似的仰头回道:“他们没必要跟钱过不去,如果你是副总裁,他们也会怕你。”

  李谦陌笑了笑,他想那还是不一样的,那样的眼神虽然也有恐惧,可更多的是诚服,是打心底里的诚服,当然并不排除也是因为钱,在现今这社会,钱已经成了必需品,若一个员工对老板不图钱,倒显得目的可疑了。这一刻他不禁想到了自己,他对她图什么呢?仅仅因为钱?还是说或许可以把钱去掉,图点别的?只是他配得上吗?

  “李先生,回神了,今天的事不会曝光,你放心,不会给你带来困扰,我希望我们之前的事从踏出电梯开始,就全部归零,没问题吧?”

  李谦陌未料到颜姝会这么说,心下虽愤然,更多的却是苦涩,暗道:“到底不是一路人,虽有几分名气又哪里配和你大小姐做朋友,你既然看不上我,我又何必非要作践自己呢!”

  “我们之前有什么事吗?”

  颜姝微微一笑,非喜非怒,非常公式化的伸出了一只手,道:“谢谢。”

  李谦陌胸口像被大锤砸了一下似的,差点呼吸不过来,他宁愿她不说话,宁愿她冷漠,也不想看她这么礼貌有加的样子。他想不明白这女人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人,是如何做到之前什么都没发生一般的样子的,他想求她教教他。

  “颜小姐何必跟我这种人说谢谢?到时辱没了自己的身份,我可担待不起!”

  颜姝略怔,看着自己悬在半空的手,头一回竟然被拒绝了,她也不恼怒,感念着刚刚那点情谊,不过不会再有下次了,水有喝光的时候,人情也有消耗殆尽的时候,同属一理。

  “你生气了?我得提醒下你,生气是人类最愚蠢的情绪。”

  李谦陌闻言一滞,随即勾唇嘲弄道:“我就是那愚蠢的人,颜小姐这个聪明人,可得离我远点。”

  跟一个愤怒的人,你说再多也没有用,颜姝不理解李谦陌做什么这么激动,自己与他装作不认识,不是对彼此都好吗?

  五十八楼层亮了,电梯门一打开,李谦陌的助理和经纪人就迎了上来,颜姝虽气李谦陌刚刚的失礼,但还是不愿使他难堪,故朝他礼貌的点头道:“李先生,刚刚辛苦了,待会见。”

  经纪人和助理相视一眼,一脸的兴味,颜姝揉了揉自己的额头,这年头男女在一起,莫不是就只有那点事可以干了?

  李谦陌也不解释,只是挑眉讥诮道:“谈不上辛苦,尽本分罢了。”

  这样说下去,颜姝觉得自己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谣言止于智者,她一面轻盈的往前方走去,一面扭头笑道:“我果然没有看错人。”这话一语双关,除了李谦陌明白话里意思,经纪人和助理都想偏到了月球去了。

  “陌哥,咱也走吧?”

  李谦陌看着自己的助理微微点了点头,一面往贵宾休息室去,一面看着经纪人问道:“今天早上你去哪里了?”事情过了这么久了,没有电话,没有问讯,李谦陌越想越有问题。若不是非常放心他的去处?这个许扒皮会让他这么自由?

  经纪人一脸无辜的摇头道:“早上我到的时候你人已经不见了啊,我还让颜副总的助理找你了呢,不信你可以去问颜副总,或者她的助理莫斯卡。”

  走廊上时有颜氏的员工走过,李谦陌也不好问的太多,便在助理的带领下率先向前走去了,留下经纪人在原地一脸神情莫名,不知道在琢磨一些什么。

  副总裁的办公室里

  颜姝不急不忙的将与李谦陌签订的合同细细看了一遍后,抬头道:“关于不准谈恋爱这一条可以去掉,李先生今年也二十六岁了,谈恋爱很正常。”

  莫斯卡听后连忙举双手赞成,一脸狗腿的点头道:“对对,你是Boss,你说了算。”

  绯闻这种东西,越解释越复杂,颜姝直接略过莫斯卡好奇的眼神,又大致看过一遍合同后,对着莫斯卡道:“去请李先生进来吧。”

  莫斯卡前脚出门,后脚林逸峰就进来了,颜姝头也不抬的冷声道:“林逸峰你敲下门会死?”

  林逸峰闻言又倒回去敲了一下门,随即看着颜姝打趣道:“小总,我可以进来了吗?”

  颜姝看他虽故作低下的姿态,面上却全无一丝惧怕,也不与他计较,只是抬头问道:“找我有事?”

  林逸峰趴在颜姝的办公桌上,端详了颜姝片刻后,勾唇道:“没事,小总我走了,不打扰你办公了。”

  颜姝习以为常的揉了揉自己的额头,这人总是会发些神经,不过现在不是想他事情的时候,颜姝此时突然想起了,还约着与上官晔骑马的事情,看样子等和李谦陌签完合同后,需要给他打个电话确定下来了。

  颜姝这边沉吟不语,贵宾室里,李谦陌亦是一言不发的绷着一张脸,助理莫名的的看着李谦陌,暗道:“颜小姐这般美貌,就算被潜这波也不亏呀,陌哥这么不爽,难不成是颜小姐有特殊爱好?”

  李谦陌被自己助理盯的毛骨悚然,忍不住起身道:“小全,你想什么呢,给我把头扭过去。”

  小全一脸呆萌的把头扭了过去,经纪人在旁看在眼里忍不住笑道:“你也别凶他了,你这幅样子,不往那边想,都不行,莫非她真的特难伺候?”

  李谦陌一只手握着自己的手腕,一只手扶着下巴,闻言不由得想起了刚刚在海里那惊魂一刻,那女人说她难伺候也没有冤枉她吧。有些事既然发生了,又怎么能够全部清零了?真当自己是机器人?把数据删除就完了?

  经纪人给了助理一个眼神,助理也给了经纪人一个眼神,都是一脸果然如此的表情,这下经纪人放心了,这份合同看来签定了。

  莫斯卡走进来见二人那眼神,一脸我明白的样子眨了眨眼睛。随即快步走到李谦陌的跟前笑请道:“李先生,Boss请你过去。”然后又凑近李谦陌放轻了声音道:“李先生,Boss说你也二十六岁了,谈个恋爱很正常。”

  见李谦陌不太明白自己的意思,莫斯卡接着解说道:“Boss单身,绝对的白富美,她说你谈个恋爱很正常,明白了?”

  李谦陌微微一愣,半信半疑的点了点头,犹觉的不可相信的确认道:“她果真这样说?”

  莫斯卡一脸胸有成竹的点头道:“我言尽于此,剩余的你自己慢慢去领悟吧。”

  现在,李谦陌的心里是奔溃的,刚刚跟自己说不想私下有关系,回头又让属下暗示想和自己谈恋爱。她若是一直这样反复,自己迟早要疯掉,不过她那个喜怒无常的性子,前后相反,倒也不无可能。

  这么一想,李谦陌方才的阴霾顿时一扫而空,整个人如同雨后放晴的天空一样湛蓝耀眼。人若失了那一点子微妙的感觉,就难免萎顿,一旦得到了呢,就像好菜放上了刚刚足够的好盐,在餐桌上也就不怕无人问津了。

  莫斯卡替李谦陌推开门后,自动消失了,临走前,还对着李谦陌做了一个加油的动作,幸亏门挡着,颜姝没看见,否则非得气吐血,原以为不必解释的事,如今倒成了默认。

  “我来了,你有心事?”李谦陌见颜姝撑着额头,眼眸微垂,不由得主动开了口。

  颜姝整理好思绪后,抬头不禁愣了一下,眼前这个李谦陌很容易让人沦陷,他看着你,就像在看这世界上最美好的事物,他的眼神真挚温柔,仿佛他不是来签合同的,而是来求婚的。

  “没有,你看上去好了许多。”

  李谦陌拉开椅子坐下了,还是那样温柔的神色,一个男人这样看着一个女人的时候,仿佛你就是他的全世界一样专注,颜姝受不得这个眼神,只得抚着头发,不着痕迹的移开了目光。

  “我喜欢看着你,你不要不自在,你若不自在,我不看你就是了。”

  这个话题继续下去显然对两个人都没有益处。颜姝只得转移话题道:“没问题就签了吧。”说完后顺势将合同推到了李谦陌的身前,李谦陌见颜姝并不像对自己有情的样子,心里顿时涌过无数个念头,最终叹息了一声后,问道:“你决计不肯喜欢我,也并没有对我有那种意思是不是?”

  颜姝不知道这话从何说起?捧着茶杯若有所思的瞧了一眼李谦陌后,不得不承认这是个骄傲美丽的男子,虽没有萧洛则那份淡然出尘,也没有司云梵那般柔魅不羁,可他有一股子野性,虽然被他隐藏着,可是一个人有的东西总是会不知不觉露出来的。倒是与上官晔有几分相似,不过上官晔的更外放罢了。

  “对不起,我们还是谈正事吧。”颜姝说完用手指了指合同,见李谦陌并不翻看合同,

  颜姝坐直了身子后,接着道:“毕竟这份合同与李先生息息相关,还是仔细看一下吧?”

  颜姝公事公办的态度,已经说明了她的意思,李谦陌心下一怔,随之一脸凄怆的笑道:“刚刚冒昧了。”说完也不翻看合同内容,在乙方处直接把自己的名字签了上去。

  颜姝见状微微凝了凝神,把眼里的情绪掩去后,才一本正经的笑道:“希望我们合作愉快。”李谦陌一心只想快点离开这里,一面起身,一面强忍着悲意笑道:“合作愉快。”

  当手握在一起的那一瞬,颜姝微微一怔,李谦陌的手怎么温度这么低?

  “李先生,我看你需要休息,酒店早已经安排好了,我的助理会安排好的,我就不送你们过去了。”

  李谦陌紧紧抓住颜姝的手不放,就像一个即将掉入深渊的人,突然握住了一个依附,那般执着迫切,颜姝手被抓的有些微疼,但见他面色苍白,整个人如同在风中一般摇摇欲坠,又不忍强自挣脱,只得放柔了声音道:“李先生,你松开我的手,你若有什么疑难可以同我谈一谈,可以把我当你的朋友,我也愿意把你当作朋友帮你。”

  李谦陌眼眶红红的凝望着颜姝,一面把手握的更紧了些,一面略带点痴气笑道:“我不松开你的手,你应该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你帮我,使我配得上你,这就是替我解难了。”

  如果没有见过之前的李谦陌,颜姝很难这么明了的看到一个男子为爱情变得这般痴傻的模样,她自己吃过为人痴傻的苦楚,这一刹竟有些同情起了面前的男人来。只是这份感情她是肯定无法回应的,很多年前她就失去爱人的能力了吧。

  “你先休息吧,等我下班再说,好吗?”

  李谦陌面上稍微恢复了一点血色,他用自己的脸一边摸索着颜姝的手,一边垂眸笑道:“好,我不打扰你,我就在这里等你下班。”

  颜姝看着李谦陌虔诚的样子,有些后悔招惹了他,对于一个身心都是雏儿的男子,他应当遇到一个值得他爱的女人,而不是一个把男人当宠物或者小丑的女人。

  “你需要休息。”

  李谦陌闻言转了一个身,示意自己好得很。

  “你现在很像个孩子。”

  李谦陌勾唇笑道:“我二十六了,不过我却欢喜做你的孩子,最起码那样你永远不会离开我。”

  听着这情人之间的呢喃,颜姝有些不自然的笑道:“我办公司也有休息室,你去床上躺一会吧。”李谦陌眼前一亮,这回倒没在拒绝了,他顺着颜姝的手指方向望去,只见在一幅山水画旁边,有一扇白色的门,那门很是冷艳神气,就像它的主人一样。

  “那你下班了别忘记叫我。”

  颜姝心想:“这真有点好笑,若在以前,我必不能有这么好的耐心,仿佛我真做了他母亲似的。”对一个人一旦有了不忍,好多先例也就自然为他破了,她觉得他真的需要她,在这一刻她没法不管他,因此只得像哄孩子似的笑道:“好,你快去吧,可以先洗个澡,不然睡着了不舒服。”

  李谦陌想到两人即将同一张床,共用一个浴室,颇有些羞涩地低头道:“你也在海里泡了那么久,要不也去洗一洗吧。”

  颜姝见李谦陌黏着自己不放,只得指着桌子上的文件笑道:“忙完就进来,你快去吧,听话好吗?”李谦陌心下一喜,终于一步三回首的向休息室走去了,临进门了,还不忘看着颜姝叮嘱道:“你忙完了就进来,我等你。”

  颜姝看着他那孩子去的面孔,忍不住笑了,只听过女人为了爱情彻底变了一个人,没想到男人也会这么,就像害病了似的,具体害了什么病,颜姝也形容不出来了,只觉得李谦陌这病来的蹊跷,恐怕一时半会是好不了了。

  还未等颜姝想明白,办公司的内线电话响起来了,叮叮铃铃的声音,打断了颜姝的思绪,习惯性的一把接过,这事她是做惯了的,也不开口,她知道总台那边会主动报告的。

  “副总裁,四少上来了。”

  颜姝抿了抿嘴,沉默片刻后道:“知道了。”

  总台小姐掩不住的激动欣喜,见颜姝这么淡然,疑心她没理会意思,不由得重复道:“四少,是S市四少!”

  四人各有各的特色,一起出现,颜姝可以理解总台小姐激动的心情,这时颜姝又忍不住有些恶趣味的想,若是四人又黑又肥又矮又丑,不知道还会不会这么轰动?这问题注定是无解的了,她也没那么大的魔力让王子变青蛙。

  “行了,我知道了。”

  挂掉电话后,颜姝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神色,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不知道这四人齐齐出现是要整什么幺蛾子。

  说曹操,曹操就到,莫斯卡跟在四人身后,一脸迷乱,颜姝扶了扶额头,这四个人到底搞什么鬼,他们一来,颜氏集团的大楼工作进度最起码延缓一个钟。

  “你那是什么眼神,外面天气那么热,一杯水都不赏给我们喝吗?

  颜姝看了一样莫斯卡,莫斯卡立马会意,擦了擦嘴角的口水,赶紧麻溜的去泡茶了,美男虽重要,饭碗价更高呀。

  几人都是一身尊贵气度,此时进来或站或坐,倒真是应了那句老话‘贵客驾临满室蓬荜生辉’。颜姝视线在司云梵的身上停了一秒后,随之看着四尊大神,挑眉道:“四少大驾光临,有何指教?”

  几人见颜姝脸上没有任何化妆的痕迹,仅一袭裸色的长裙,像一朵静静绽放的百合花,恍然生出一股熟悉的感觉。特别那种神气,就像早晨的第一缕阳光,明亮但一点都不灼人,你欢喜的很,忍不住把自己献上去让她照耀。在看那双瞳子,像高山上的流水,人在下方仰望着,朦朦胧胧,仿佛含了万种柔情,个人依据自己的想法,尽可解读出自己喜欢的意思。

  颜姝见四人皆有意无意的瞧着自己,一面把手搭在肩膀上揉着,一面歪头笑道:“可真是有趣的很,你们若不说话,我可就看文件去了。”

  秦子隽不动声色的收回了视线后,上前将一盒胶卷递给了颜姝,颜姝微微一愣,随即醒悟了过来,是上午的那一点事。一面对着秦子隽微笑,颜姝视线一面看向了胶卷,只见秦子隽的手指修长有力,若是这双手的主人不是秦子隽,颜姝想定是要抓过来把玩一番的。

  秦子隽微微沉吟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并不想催促颜姝,她这么瞧着他,他心里也欢喜的很,不过到底碍着还有其他人在场,只得冷声的开口道:“颜姝。”

  被直呼其名,颜姝下意识的绷直了身子,‘到’字漫到喉咙里又咽了下去。秦子隽见颜姝神色奇异,只当自己惊吓到了她,不过他向来不会安慰人,此时也只是冷哼了一声。颜姝也不与秦子隽计较,他的脾气倒替他挡了许多不必要的愤恨,一般人若这样的态度,少不得要得罪人,但秦子隽不会,别人会说他生来就是这样的,不能与他计较。

  颜姝不知道他是不是生来就是这样的,反正她看到的他就是生来这样的。人们对天生的东西总是宽容一些,因他带着一点不由自己。颜姝一面接过胶卷在指尖划过,一面微微有些意外的道:“你们四人同来,就为了这个?”

  席少瑾见三人不说话,心知他们抑是觉得这个理由可笑,想想或许真的挺可笑的,如果爱情是一场战争,那三人最起码有一人已经投降了。他想到这里,嘴角做了一个微晒的记号,从自己的预估里生了一点自己的气,他不知道是生投降的气,还是生自己不能投降的气。

  “颜小姐何必这么意外,可听说过醉翁之意不在酒?”

  颜姝已经换了一副平常面孔,收了胶卷自然也要与人道谢了,虽然不晓得秦子隽为何帮自己,就当欠了他一个人情吧。只是心中隐隐觉得这人情债不易还,她有什么能帮到秦子隽,她自己还真不知道。

  “谢谢隽少了,下次这种事就不劳烦了。”

  秦子隽垂眸冷冷的道:“不必。”

  颜姝知道秦子隽不耐烦说客套话,也不再与他掰扯,席少瑾还等着自己的回话,颜姝想务必得使他们满意,这四人能不得罪就不得罪,将来地事谁说的准了?

  “要酒我这里也不能给你们喝,说实话,我有点意外,你们真是好人。”

  席少瑾微微一笑,投降也不是容易事,这个世界上还有不收容四少俘虏的女人,就是不知道将军与俘虏秉性共存的男人,最后会怎么样对待她这个骄傲的胜利者了。

  “呵呵,我表示我一直是个好人,而且做个好人比做个俘虏体面多了不是吗!”

  “闭嘴。”

  颜姝见三人一致驳斥席少瑾,微微凝了凝神,也不多话,且听他们分说。

  席少瑾哈哈一笑,显得是极为畅快,仿佛就像是玩游戏的最后胜利者一样。

  “三位高贵的兄弟,不要生气,不要分辨,你们扪心自问吧,你们是不是俘虏?”

  这大胆的比喻略略刺激了三人的神经,没有人愿意承认这个事实,上官晔首先反驳道:“瑾,我不会成为俘虏,这世界上不会有人可以俘虏我。”

  席少瑾竖出两根大拇指,做出‘你厉害,我服你’的样子不在看上官晔,而是把视线投向了秦子隽,席少瑾有些意外,他认为最不可能沦陷的男人,竟然陷下去了,那么会不会勇敢的投降呢,还是为了那点自尊心,在垂死挣扎一番?

  秦子隽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颜姝,颜姝愣了一下,秦子隽却不待颜姝回话,就撇开了视线,仿佛刚刚那一眼的对望只是不经意间的交汇。

  “哈哈好哈哈”,席少瑾见状笑的前仰后翻,在秦子隽冰冷的视线中,席少瑾毫不畏惧的打趣道:“你刚刚的眼神仿佛在说。”话说到这里,司云梵出声阻止道:“瑾,差不多够了,她是我的女人。”

  颜姝见司云梵发话了,原本有几分欣喜,等他说完,却是笑不出来了。感觉自己摊上大事了一样的感觉,她这里不是难民营,没有兴趣收容什么俘虏,他们闹自然由得闹,看戏虽好,但如果自己是那个主角,那可不怎么妙了,她觉得自己不能在袖手旁观了。

  “瑾少,梵少,我这里没有酒也没有俘虏,你们想谈论这个问题不如去夜店,我想会更适合一点。”

  席少瑾也不恼,见颜姝仿佛不大明白他的意思,暗暗为那三人发笑,遇到这么一个女人,也不知道是缘是劫了。他仿佛已无法可说,便看着自己的脚尖凝思了起来。

  司云梵坐在沙发的一隅,带有有几分嘲谑道:“颜小姐坐那么远怕我吃了你不成?快过来,接下来我们谈点你感兴趣的话题。”

  颜姝想到昨晚上的那通电话,心里登时涌上了一股说不上来的烦躁,觉得司云梵这个人就跟发情的公牛似的,他一个眼神,一个动作,甚至一点气味都充斥着情欲的暗示。不过逃避总不是个事,她一贯喜欢逼着自己去迎接自己惧怕的东西,故此时心里虽不大愿意,但还是一面昂着头,一面像司云梵走去了。

  “梵少说笑了,吃之前记得要先和牙口商量一下,别赔了夫人又折兵。”

  司云梵指了指自己的身旁的位置,随即一脸玩味的笑道:“哦?颜小姐放心,我一天刷三五次牙,牙口好的很!”

  上官晔见颜姝果真坐在司云梵旁边后,心里涌上了一抹醋意,这点子心情不是痛苦,却比痛苦还酸涩,一个享受惯了别人捧着的男人,他喜欢一个女人时,总是有几分无措,若女人是一件死物,那么抢过来就好了,可她有自己的心思,她会跑会走,会做出选择。

  “姝儿,想好什么时候去骑马吗?”

  恰在此时,门口传来了敲门声,颜姝还未来得及张嘴,就听司云梵笑道:“进来。”颜姝见司云梵俨然一副男主人的姿态,少不得嗤笑道:“我怎么不知道梵少什么时候跟我有这么熟了?”

  司云梵闻言幽幽一笑,在几人的注视下,把身体倾斜了过去,像是要抱住颜姝的肩膀,颜姝一愣,岂肯让他近身,不过司云梵早预料到了颜姝的反应,当下用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笑道:“让我猜猜,颜小姐今天穿的是白色内裤?”

  颜姝一怔,不知道司云梵是怎么猜中的,莫非他偷窥自己换衣服?这么一想不禁面红耳赤了起来,司云梵微微一笑,大大方方的将颜姝搂紧了怀里,以一种胜利者的姿态看了一眼三人,像是在宣告所属权。

  上官晔瞳孔猛地一阵收缩,见颜姝一脸娇羞不已的模样,心想:“看样子是被梵捷足先登了,不过游戏才刚开始,鹿死谁手尚还说不清楚,现在论胜负还太早了些。”他心里有了这想法,也就不想为一城一地的丢失而动怒了。

  “姝儿?”

  颜姝一面暗暗掐着司云梵腰部的软肉,一面看着上官晔笑道:“我晚点发信息通知你,到时候少不得要麻烦晔少了。”

  上官晔见司云梵的脸色有点古怪,想他佳人在怀应该十分得意才是,怎么像要哭了的神情?他当然想不到颜姝会揪着痛神经最密集的那块肉在掐着,颜姝这一手做的相当隐秘,外人根本看不出痕迹,只有司云梵知道这种滋味了。

  “不麻烦,我说过我愿意等,愿意变成姝儿喜欢的样子。”

  莫斯卡一面把茶放到四人的面前,一面偷瞄身前的几人,只见颜姝靠在司云梵的肩膀上,说不上开心或是不开心,司云梵一副痛并快乐着的表情,上官晔就像与老友聊天一般平常,席少瑾偏头沉思中,秦子隽一成不变的冷淡。

  莫斯卡将几人看了一遍后,心想:“这几个男子个个芝兰玉树,生的俊美不俗,也不知道Boss中意哪一个?李先生还在里头睡着,看样子还是李先生最得Boss欢心,可是李先生家世不如四少,也未必能得偿所愿……”

  在这一刻,莫斯卡觉得自己变成了操心的居委会大妈,怎么想都觉得不够完美,总觉得要因为这点不完美,将来要生出许多事端。

  “Boss,马上要午饭了,您要怎么安排?”

  颜姝看了看手表,忍不住感叹时间过的太快,她没有忘记李谦陌还睡在里面,心里并不想两方碰到,因此笑道:“诸位怎么安排随意,我还有事,就不奉陪了。”

  席少瑾从深思中回过神来了,就像冬眠的蛇刚恢复了活力,对外界尚不灵敏,颇有些迷糊的看了几人一眼后,方才一边转动着脖子,一边笑道:“我先走了,谁中午没饭吃,我请。”

  秦子隽见席少瑾起身了,心知在待下去已无意义,他心里许多事情,还需要好好梳拢一番。他对于一切东西并无多少祈求,如今遇到了这令人两眼放光的东西,心里隐隐有些渴望。一个人若无求活的太久了,难免寂寞了些,他并不奢求真的得到这魔鬼和上帝所共成就的女子,他能认清他想得到她这一点,就很欢喜了。

  “晔,梵,走了。”

  上官晔和司云梵轻轻点了点头,显然早已经习惯了秦子隽的冷淡。颜姝见秦子隽不理自己就这样走了,忍不住向他背影忘了过去,几乎在同一时间,秦子隽也回过了头来,颜姝没料到这一场景,登时有些尴尬,赶忙告别道:“隽少,再见,今天的事谢谢你。”

  秦子隽望着颜姝两个黑玛瑙似的眼珠,心里微微一甜,面上却是依旧一片冷然,他道:“嗯。”

  颜姝嘴角抽了抽,果真是座冰山,难怪一直零绯闻,跟自己最冷的时候有的一拼了。秦子隽不在看几人,径直推开门走出去了,席少瑾一面追上去,一面笑道:“晔,梵,待会被赶出来了,没午饭吃找我喔!”

  上官晔相当绅士的翘着二郎腿,眼角都懒得给席少瑾一个,倒是司云梵大方的摆手道:“你就放心的去吧,迟早好好吃你一顿。”

  莫斯卡见颜姝的意思,是要与李谦陌单独用餐了,也不在杵着这里,掐准距离,轻手轻脚的跟着席少瑾走了出去。

  办公司里只剩三个人后,有一瞬短短的沉默。

  如同在午夜里,三个各怀心思的人坐在一堆忽明忽暗的篝火旁,谁也不知道用那句话开场合适,因三人都猜不准彼此的心思,谁也不想先打破这沉默,沉默着等待着别人开口,然后自己恰当的接上去,既体面,又显得不那么被动。

  颜姝见二人都不开口,作为唯一的女士,此时仿佛拥有了那么一点子说不清道不明的特权。因此只得活灵活现的顺势模仿着女王的姿态向二人笑道:“嘿,虽说沉默是金,可是两位好像并不缺黄金吧?”

  上官晔莞尔一笑,现在女王是他的外婆,他对于这种神气颇为熟悉,因此也配合着演道:“是的,谨遵阁下教诲,阁下想听点什么呢?”

  颜姝半真半假的摆手道:“你们退下吧。”

  上官晔不接话,只是拿眼瞅着司云梵道:“梵,你不去接你的小黄鹂?”

  司云梵没想到上官晔也会说这种孩子气的话,心内不免有些意外,这男人一向要风得风 要雨得雨,自来眼高于顶,从不屑提起一些无关紧要的人物,今天竟然拿离离来打趣自己了。

  “一起走吧!离离跟我不过是朋友而已,晔少有兴趣,倒可以约她吃个午饭,想来离离也不会拒绝晔少的美意。”

  上官晔视线若有似无的笼罩着司云梵,隐隐有几分压迫,但只一瞬,便垂下了眼眸,随即笑道:“姝儿,别忘了给我信息。”

  颜姝笑意盈盈的点头道:“放心吧,忘不了。”

  上官晔看着颜姝的笑脸,若有所思的勾了勾嘴角,随即站直身子笑道:“今天打扰了,再见。”司云梵也站了起来,被掐的地方,已经鼓了一个小包,颜姝见他起身的时候眦了一下牙齿,忍不住戏笑道:“梵少慢走,仔细别闪着您的小腰。”

  司云梵见上官晔在门口等着自己,微微勾了勾唇道:“要不要试试,看谁闪到腰?”

  颜姝不去看司云梵,只是对着上官晔挥手道:“再见,路上注意安全。”

  上官晔一面用眼神跟颜姝说让她放心,一面开口催促道:“梵,走了!”

  司云梵见形势不由人,也不好在赖着不走,只得扔了颜姝一个飞吻,然后一脸轻松的跟着上官晔走出去了。

  目送二人离开后,颜姝深呼吸了一口气后,仿佛刚刚打了一场硬战,随即想到了李谦陌,心下蓦然一松,想到赶跑了一群狼后,还有个小羊羔给自己逗乐,不禁会心一笑。

  颜姝带着一种归家的心情,含笑推开门走了进去,彼时李谦陌还睡着,鹅黄色的床单裹着一个白花花的身子,鹅黄色的窗帘将这正午的太阳挡在了外头,鹅黄色的地毯,鹅黄色的墙壁,衬的室内永远都是像黄昏一般柔和。

  颜姝喜欢这黄昏,更喜欢李谦陌那点子顽皮,他什么都不曾穿就躺在了自己的床上,一定是故意的,这个孩子气的男人还不晓得说怎么爱女人,他一切语言都像是在模仿他演过的电视剧,可是当看到他这么刺露的躺在她的床上时,她才信他是真的喜欢她了。

  室内有一种栀子花的味道,满室清香,平时可以让人放松心情,此时却让颜姝更加紧张了起来,看着他恬静的睡脸,实在过于美好,颜姝舍不得扰他,便带着一点雀跃的心情洗澡去了。

  颜姝看着浴巾台上的衣裤,微微一笑,想到床上全裸的男子,她不禁也脱光了自己,一面对着镜子打量自己的身体,一面自言自语道:“多么美丽的人啊,这个人就是我嚒?脱光了,我却觉得陌生了,我自己也很少看这样的自己呢。”

  这一份美丽并不使她欣喜,反而在心里涌上了一抹淡淡的惆怅。她虽然不算幸福,但也绝不是一个不幸的女人,为什么还这般惆怅了?她怀着这股疑惑,打开了水龙头,水雾霎时笼罩住了她的身体,也暂时将她那点惆怅淹没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欲红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欲红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