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隙起
觉有情2017-09-18 23:2911,625

  李谦陌睁开眼睛,就见颜姝双手托腮趴在床头,圆鼓鼓的蛋脸像即将绽放的花蕾一般,清新甜美,忍不住心下一荡,他想:“这就是我爱的女人,我愿意把灵魂献给她,她多么美丽,哪怕变成一匹马,一匹骡子,只要她欢喜,我立时就愿意弯下腰去。”

  他已经投降了,彻彻底底的投降了,他认识她这一天,抵得过一般人的一百年了,一面这么卑微又幸福的想着,一面嗅着那股子异于栀子花的幽香,不禁心神俱醉了起来。

  颜姝本疑他醒了,见他又闭上了眼睛,只当是又睡着了,正要起身叫外卖,就见床上的人儿像蝴蝶振翅欲飞一般,忽的睁开了眼睛,盈盈的波光似有千言万语。

  颜姝复又坐了下来,两人的脸上都带着微笑,一种只有两人能读懂的微笑,李谦陌见这微笑,突然心里充满了感激,若不是遇到这女人,他岂能尝到这种美妙的滋味,只要望着她,仿佛吃毒药也要胜过蜂蜜百千倍了。

  颜姝见到这迷恋的眼神,知道面前的人儿此时正如火如荼的爱着她,若不然绝不至于这么安静,她因此有些怜惜的摸着李谦陌的额头,慢慢从鼻梁滑下来到了嘴唇,在到锁骨,然后手不在直下,而是拐了个弯,来到了臂膀处。

  李谦陌用眼神抚摸着颜姝的脸庞,见她不在动作了,迫切的抓住了她的手,然后如获至宝一样的用嘴巴亲啜道:“怎么停下来了?”

  颜姝用手捏了一把自己的大腿,深知自己决不能要了李谦陌的身体,这男子的爱就像火一般热烈,她虽不是飞蛾,但也知道玩火自焚这词语,她虽用游戏,取乐的心态迎合所有的男子,但这男子是不一样的。

  “不停下来做什么?你这样躺在我的床上,是不是太冒险了?”

  李谦陌不承认也不否认,他确实有些冒险,一面怕这女子瞧不起他,一面又怕自己的表现不能使得她满意。不过这些都是刚刚的事情了,他现在很有信心,她虽不到爱他,但是心里是欢喜他爱她的。

  “你洗过澡了,怎么不叫我,我可以帮你洗,我看得出来你也是想要我的。”

  颜姝故意板起脸道:我不想要一个像小孩子一样的男人,你是不是还想好了与我云雨之后,就要与我结婚,爱我一辈子,此生不渝是不是?”

  最彻底的爱也是最脆弱的爱,花朵极艳丽的时候往往伴随着枯萎,或者被人摘掉,或者被风吹落的危险。所以年少时的爱情虽然纯粹,却很难有结果,爱情需带点精巧的谎言 装饰,容不得全部都是真实,所以说天真,有时候不一定是个褒义词,小孩子天真尚可说可爱,大人天真多少就有些讥讽的意思了。

  李谦陌仿佛琢磨出了一点什么,这女子不想让自己负责,且厌恶自己负责?他可以忍受所有的她给予的一切,唯独不能忍受她瞧不起他的这份爱,因此也撒开了手,侧过头道:“你就是怎么想的?我知道自己配不上你,你放心,我有自知之明。”

  颜姝不想在继续这个话题了,深知越说下去,话会越伤人,因此一面倾身拨正李谦陌的头,一面笑道:“饿不饿,瞧你这孩子气的神情,这神情我在自己脸上也常看到,每次我饿了的时候,我想要吃饭,就会做这样的表情。”

  颜姝的半边身子都倾斜在了床上,她此时穿了一抹低胸的藕色长裙,外套还没有罩上,可谓是风光秀丽无边,李谦陌看着那像两只大碗倒扣着的白肉,脸微微一红道:“我确实有些饿了。”

  颜姝顺着李谦陌的视线看了下去,只见深深的一道白沟,深不见底,下意识的伸手覆住了李谦陌的双眼,李谦陌也不躲避,任由她白玉一般的手掌轻轻的贴了上来。

  “你不是饿了吗,我去外面等你,然后带你去吃饭。”

  李谦陌低低一笑道:“好,不过我想和你在多待一会。”

  颜姝凝视着李谦陌胸膛上的那两粒粉红,有些理解他为什么不轻易脱衣服了,那地方竟生的如此诱惑,像魔鬼提取花果的精华凝铸而成,他定是曾经脱掉上衣后,有过不愉快的经历的,故才演成了这般谨慎的习惯吧。

  “好,那就多待一会,你可以和我说说你的一些事情。”

  “我。”

  颜姝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不该用这种语气与李谦陌谈话,这样只会更让他沉沦,于是打断道:“还是我问你吧,你还没有来过Z国吧,你欢喜S市吗?”

  李谦陌谈性颇浓的笑道:“我去过B市,我更欢喜那里。”

  “你不喜欢S市?”

  “我也喜欢S市。”

  “你为什么会去B市?”

  “因为我母亲要我陪她去。”

  “你去的时候还很小吧?是第一次出远门吧?看得出你当初有多兴奋。”

  “是的,十二三岁吧,你去过吗?”

  “我自然去过,不过我猜想你跟别人喜欢的不一样,别人都喜欢那点子陈旧,但你应是喜欢那漫天黄沙,硬朗的天空,以及随处可见的白杨树是不是,还有雪,洋洋洒洒的大雪,这一切莫不有一股原始的野性,你更欢喜B市就是因为这点野性是吧,S市是不能有这样的风光的。”

  “是的,你说的太合我心意了,我就是喜欢那种粗豪的风光,不过我更喜欢你。”

  颜姝微微一笑,心想:“这男人时刻不忘提醒自己,他爱我,倒是有几分麻烦,若是早些遇到就好了,一个爱过一场的女人,是不会再爱第二次了,就像得了一种症候的病人,病愈后,就自动具有免疫力了。”

  因此继续若无其事的问道:“你的家乡有雪吗,你喜欢雪吗?”

  李谦陌有些惆怅的摇头道:“我许多年没有回去了,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雪,不过雪是寂寞的,我常常看到孤零零的雪人,在热闹过后分外寂寞的样子。”

  颜姝一怔,一个人屹立在大雪中看雪人,恐怕寂寞的不是雪人,而是赏雪的人了。

  “寂寞也有寂寞的好处,不过现在我们却是不必谈论它的好处,还是先说说美食的好处吧,喏,穿上衣服咱们就出门吃饭!”说完后,颜姝将一个精致的袋子递了过去,李谦陌看着袋子上的标记,略有些腼腆的笑道:“让你破费了,原来你喜欢干净纯洁的男人。”

  颜姝勾唇一笑,脑子里划过了一抹人影,一个人到底能对多少人产生好感,产生依恋呢?人的感情真是极复杂的,她自己也说不准自己喜欢什么样的男人,在爱着顾续的时候,她照样会想起秦阿九,与林逸峰也是模糊不明。也许感情的世界里,根本就没有绝对的唯一吧,面对抉择的时候,你更在意谁多一点,就是爱了那人吧?

  “不必客气,看看喜欢不喜欢,我看你皮肤这么白,想来淡蓝色你是喜欢的。”

  因为聊了那么一会类似理想的东西,李谦陌此时却不好意思就这样毫不顾忌的穿衣服了,他倒也不是怕她看见,只是觉得这样难免唐突了她,因此犹豫不决。颜姝自动站起了身来,见李谦陌想要解释,便亲切的笑道:“我知道你的意思,我倒觉得这样很好。”

  李谦陌见颜姝拿起了椅子后面的皮衣外套,这就要走了,忙道:“那你在哪里等我?”

  颜姝一面往外走,一面笑道:“我先去开车,正门口等你。”

  约莫过了一刻钟后,颜氏集团正门口通道上,出来了一个男子,一个颀长俊美的男子,颜姝见那男人朝自己昂首阔步的走了过来,眼里闪过了一抹笑意,心想:“这衣服果然使得他活泼了许多。”

  一边给他拉开前座车门,一边打趣道:“快请进来,先生,您看上去棒极了。”李谦陌少见颜姝这般调皮,忍不住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头顶,回味着手心如同丝缎一样的头发,眼里闪过了一抹满足,随之轻笑道:“我很快乐,谢谢你。”

  颜姝一面启动汽车去往一梦千年酒店,一面若有所思的笑道:“你这话说出来,仿佛我们认识了很久一样,你自己想想是不是?”

  李谦陌把眼睛望着颜姝的侧脸,也暗自奇怪,与这女子全然没有与陌生人之间的那种生涩感,就像失散了多年的伴侣,过了许久的时间,终于重逢了一般。他似要把前世一切掀翻了来看,可惜哪里记得什么前世,不过是一点子痴念罢了。

  过了一会,他道:“也许人真有轮回吧,我大抵是来还你的情债的,不然怎么会一下子就这么离不开你了。”

  中午的车不多,就这么一问一答的时间,二人已经到达了一梦千年酒店。泊车小弟识得颜姝,见颜姝领了李谦陌出来,心里闪过了一抹了然的笑意,颜姝佯装不见,一面将车钥匙抛给泊车小弟,一面玩笑道:“你一直看着李先生,他脸上长了一朵花不成?”

  李谦陌抿着嘴看着泊车小弟,像是在提醒他不要说错了话。泊车小弟移开了视线,略略躬着身子,向着颜姝笑道:“老板,莫要见怪,李先生真人比电视上帅气多了,所以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一梦千年门口是两排白玉兰,那白色的花朵沐浴在阳光下,绿色的叶子更透亮,白色的花朵更娇嫩,看着这洁白无瑕的花渠,颜姝在望了一眼李谦陌的面儿,登时觉得这花渠也要被他比下去了。

  “你说的对,换我我也要多看几眼,行了,去忙吧。”

  泊车小弟得了话,笑呵呵的目送着颜姝和李谦陌走进了酒店后,才转过了身去,一面羡慕这种上层人士的生活,一面感叹同人不同命,都是一样的血肉之躯,境遇却是千差万别。他想不通上帝为什么这么偏心,把所有好的东西都给了这些人,仿佛自己这等人就是为了服务他们那么一撮人而生的,他心里极沮丧,若是自己也能过那种生活就好了。

  两人走进酒店后,李谦陌靠近了一点颜姝道:“我愿意年年月月,时时刻刻,分分秒秒都给你看,你不要看腻了才好。”

  颜姝见他一脸愉悦的神情,心里一软,爱极了他那干净的笑容,因此感慨道:“你说的傻话,我竟有些信了。”

  “颜总,您过来了!”

  几位经理的出现打断了颜姝的暇思,见几人微喘的样子,显然是刚快速跑了一阵,念在他们这么热情的份上,也不好甩冷脸,其实她早就说过,如果没有找他们,不必要这么客气,当普通客人对待就是了。不过显然这话无效。

  “嗯,之前已经预定好了,你们各司其职去吧,自然会有接待员过来招呼我。”

  “颜总,您放心我们不会耽误工作的,只是听说您来了,来看看,有没有什么我们做的上的事情。”

  这个瘦瘦白白的中年男人,颜姝记得他应该是人力资源部经理,也是酒店的老员工了,一看就知道是善于逢迎拍马的角色,这些人的心思,她多少能猜到点,露个脸混个眼熟,将来上面的职位空下来了,也好多一份把握。

  颜姝想:“虽说不想往上爬的员工不是好员工,不过也不能来扰我,显见的陈叔没有地位了!”

  几人见颜姝不说话,尽有些忐忑,还是大堂经理自觉接待客人是自己的职责之内,因此笑道:“颜总,别怠慢李先生了,咱们还是先进包厢吧。”

  李谦陌自打踏进一梦千年开始,就被酒店不拘一格的布置吸引了,大厅里有一个硕大的露天莲花池,目测大概一亩以上,莲花池里有各色莲花,青色青光,白色白光,赤色赤光,微妙香洁。四边走廊墙壁屋檐通道尽是用各种木头铺成,上面鎏金镶银,雕花刻龙,古典优雅,五色缤纷,美轮美奂,头顶上的琉璃瓦,此时正散发着温润的光泽。

  李谦陌看了一遍后,心想:“这得花多大的人力?古代帝王的行宫也莫过如此了!”

  颜姝见李谦陌颇为震撼的模样,不由得想起了刚刚落成的时候,那些来住酒店的人亦是这般不可思议的神情,把皇帝行宫改作成酒店,倒也应了那句与民同乐了。

  “李先生,我们走吧。”

  说完这话后,颜姝又看着几个经理笑道:“我这里不需要你们做什么,都散了吧。”

  几人也没有想过自己会被邀请去吃饭,眼见心意尽到了,也就一一散了。

  李谦陌扫了一眼往各处散去的经理后,嘲谑道:“终于知道为什么古代那么多昏君了,天天被这么捧着,时日久了,不迷糊才怪了。”

  女接待得了大堂经理授意,向颜姝走来,笑的比盛开的向日葵还要灿烂,颜姝将前后员工的态度想了一遍,又玩味了一遍李谦陌刚刚说过的话,不由得笑道:“我要是昏君,你定然是贤后了。”

  李谦陌低过头,先是一喜,后又见颜姝笑的不对味,于是问道:“这话怎么说,你把我比喻成女子也就算了,话里莫非还有别的玄机不成?”

  颜姝见女接待已近了,也不逗李谦陌了,直接告他道:“古代女子都要三从四德,更别说母仪天下的皇后了,皇帝的佳丽三千都是她看护着,还得天天提醒皇帝要雨露均沾,其中滋味,可明白了?”

  李谦陌蹙了一下眉头,随即坚定道:“咱们还是做普通人吧,一生一世一双人,比那什么皇帝皇后快活多了。”

  “颜总,中午好,注意脚下,请跟我这边走。”

  女招待中等身材模样,好在有一张灿烂的笑容,倒也讨喜。

  颜姝见女招待一直拿余光偷瞄李谦陌,那模样就像猫儿看到水里的鱼儿一般,不由得笑道:“李先生好看吗?”

  女招待反射性的抬头道:“好看。”

  颜姝见女招待一脸惶恐不安的样子,心想:“这女孩也太不禁逗了些,看样子也是一个小雏儿,但凡见到好看的男人,就心下先醉了三分,若那好看的男子肯哄一哄她,也就轻而易举的投降了,今天我不妨成全她,来日或能具有几分免疫力也未可知。”

  颜姝怀着一点慈悲的心思,一面跟着女招待走,一面笑道:“好看就大大方方的看,他不大会说中文,但简单的沟通是没有关系的,你不妨和他聊聊天儿。”

  女招待看了一样李谦陌,只觉得仿若天人,顿时有些急促的摇头道:“颜总说笑了,我就是一个服务员,哪里有资格和大明星聊天,也只有颜总这样的人才配得上了。”

  颜姝见她执意不肯,也不在勉强,心内颇为同情这女招待,一个人若是自己都瞧不起自己,那是真的没有救了。一个人若是狂妄最起码还有勇气,因着这点勇气,有一天能变成一个伟大的人亦非可知,可若是自轻,这人的一生大概也可以预估到头了。

  不过她此时不大想预估这女招待的一生,她更加为女人这种动物的爱情忧心,单纯的时候总是遇不到良人,待心已经千穿百孔的时候,遇到那个值得交付的人时,却早已经失去了自己最美的样子了。

  李谦陌想让颜姝活泼起来,便伸手捉了她的手臂,道:“颜小姐,把古代帝王的行宫做成酒店,这个理念太棒了,可以帮我引荐一下这位大才子吗?”

  颜姝忍不住笑道:“李先生,找她有何指教?”

  李谦陌注视着颜姝,一脸促狭的笑道:“指教谈不上,也就是想跟她一起深入了解了解而已。”

  李谦陌不正经起来虽也有几分痞气,不过颜姝并不讨厌这种天然的痞气,不加遮止的真痞子,总比那些千篇一律的假绅士可爱多了,若是换了别人来说这话,必定惹得她厌恶,可是由李谦陌口里说出来,就像烈酒带了果香,味道并不难下咽,她不仅不嫌弃,反而暗暗有些欢喜。

  她带了一点期待道:“你怎么知道是我?”

  李谦陌露齿笑道:“我就是知道是你。”

  颜姝不依道:“你跟我说清楚!”

  “不要急嘛,我会用一辈子跟你说清楚,为什么。”

  颜姝看着一头雾水的女招待,挥手告道:“包厢到了,你下去忙吧,菜品已经招呼过了,你去催催。”

  女招待双手揣在腹部,看了一眼李谦陌,见他仿佛看不见自己一般,好不容易攒下的勇气又泄了,颜姝见状拍了拍李谦陌的肩膀道:“你跟这个傻姑娘说几句话吧,我去包厢等你。”

  李谦陌看也没看女招待一眼,见颜姝撇下自己走了,也抬步追了上去,女招待不知道这二人怎么突然分开了,不过她心里已经没有初始紧张了,她想:“太阳和月亮只有一个,可星星是无限多的,有一天我一定也会遇到属于自己的那颗星星。”

  女招待那点子心事明朗后,转身的脚步也轻快了许多,这许就是年轻的好处,心房像一条明亮的沟渠,一切都可以轻轻的来,又轻轻的走,年纪大了后,就不行了,沟渠多了些淤泥杂草,就变成了泥沼,时不时的就能把人给吞没。女孩子还不具有对症候的免疫力,但不是每个人都有幸害上那么一场大病,或许她就不会害病,这一切颜姝自然是不会知道了。

  颜姝抛下李谦陌后,下意识的加快了脚步,像是要把一些东西抛到脑后去。只是若真的能抛开去,又何须要如此步履匆匆呢?

  李谦陌见颜姝走的飞快,心里涌上了一抹愁恼,这个大海一样的女子,他越接近她,越爱她,就越是害怕自己爱她。爱上大海注定是需要冒险的,结局只有两种,除非征服她,除非死在她手里。只是真的有人可以征服大海吗?

  两人一前一后走近包厢后,颜姝给了李谦陌了一个意味不明的眼神,李谦陌想到颜姝刚刚竟毫不犹豫的推开了自己,少不得要讨要一个说话。男人固执起来不亚于女人,何况一个痴恋中的男子,若是聪明人自然什么都无需问,这事情就算过去了,可李谦陌他问了。

  “你刚刚是什么意思?”

  颜姝把话听完后,沉思了一下,她这人有时候理智的可怕,有时候又稚气的很,她喜欢与自己斗争,所以她违心的道:“我还不需要跟你做解释吧。”

  李谦陌有些真动气了,用手掏出了自己的手机,强迫自己转移注意力,他不想说什么难听的话出来。不想将来与她有什么隔阂,即使他真的生气了,他也还是爱着她。

  颜姝却并不领情,这种一拳打到棉花上的感觉并不好,她不想要眼前男子的纵容,仿佛非得把他激怒了,她的烦躁才能够得到解脱似的。于是她接着道:“你做什么不说话,你不想与我说话是不是?”

  李谦陌见微博上面的评论十之八九都是支持,心下烦躁稍缓,闻言笑道:“你这是说的哪里话,明明是你最先不要跟我讲话的。”

  颜姝有些烦躁的闭上了眼睛,心中十分不惯这种感觉,她想:“顾续也曾是这般的好脾气,不管做什么,都是顺着,依着,可见这样的姿态都是不能长久的,必不能在一个坑里摔两次。”

  李谦陌见颜姝闭眼的模样颇有种现世安好的感觉,忍不住用手机偷拍了下来。心想:“以后不管在哪里,总有你陪着我,甩不掉我了。”

  两人各怀心事,各自思虑,直到叩叩叩的敲门声响起,颜姝方才了睁开眼睛,在如何多的烦恼,也不至于在外人面前表现,她会做这件事,从小就会做这件事了。

  至于李谦陌呢,他本心事不如颜姝沉,倒不需要怎么伪装,在说他是个演员,若论伪装也是比颜姝不至于逊色的。

  “请进。”

  外面的人得了声音,便推开门走了进来,来人大概五十岁左右,高肥身材,头比较大,颜姝见来人是酒店陈总经理,放柔了几分脸色。陈总经理像是早就知道李谦陌在里面一样,也没有露出什么奇怪的表情,只是看着颜姝笑道:“小姐,来了也不打声招呼,今时不同往日了,我还记得小姐还是小小姐的时候,去哪里都爱带着小林。”

  说到这里,陈总经理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又接着笑道:“我怎么给忘了,小林现在那德行别说小姐你不愿意带着他,我都不大瞧的上了!”

  颜姝听他说的风趣,不由的露齿笑道:“改天我定要把这话传给他,他是该注意一下自己的个人形象了。”

  陈总经理人哈哈笑过之后,对着颜姝使了个眼色,颜姝会意,心想:“虽不解何事需要如此神秘,不过陈叔做事从来不会无的放矢,我且跟着去瞧一瞧就是了。”

  见李谦陌有些闷闷不乐,颜姝想了想,终是没有留下什么话,毕竟也还没到难分难舍的地步不是吗?

  李谦陌见颜姝毫无交接的就走了,心感觉被针扎的一般难受,他打开手机,看着画面上的人脸,带了一点嘲弄的表情,话却是说的那么亲昵,柔和,他道:“你带给了我这东西,也带走了我的这东西,我的心空的时候好空,满的时候又好满,我的这东西已经全给了你,你的却只是一阵风,来了又去了,去了应当还会来吧?”他说到这里抚平了脸上的嘲弄,只是平静的坐着,仿佛一切已经没有发生一样,只是一颗心终止不住的往下坠了去了。

  陈总经理见颜姝眉眼上略有阴云,不知道还有何事能令颜姝不快,他毕竟算她长辈,过问一句也不算僭越,因此问道:“小姐遇上什么烦心事了吗?”

  颜姝一面朝电梯里走,一面笑道:“想了一点子琐事罢了。”

  私人专用电梯此时就颜姝和陈总经理,颜姝也不在含糊,直接开门见山的道:“到底什么事,陈叔一定要我去办公司聊?”

  陈总经理老脸一红,随即摆手含混道:“小姐去看过了自然就明白了,这事说不得。”

  颜姝见陈总经理是决计不肯明说了,微微凝了凝神,便也不问了,只是随意道:“林逸峰现在还没有个正经女朋友?”

  “小林一把年纪了,按说是该找个女朋友了,可是他自己不上心,你婶子给他张罗了好几个,他不是嫌矮了,就是嫌高了,要么瘦了肥了,尽是他的理由。”

  颜姝想想林逸峰现在的模样,忍不住摇头失笑道:“他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等我回头说说他。”

  陈总经理一乐,若有所思道看了颜姝一眼,心想:“这两人之间若说没一点感情也不尽然,不过年龄,阅历差异摆在那里,修成正果估计是此生无望了。”

  因为这点子同情,陈总经理忍不住替林逸峰试探道:“小姐瞧小林适合找个什么模样的?”

  颜姝微笑着,仿佛微笑就是她的答案。陈总经理也微笑了起来,他已经得到答案了,心道:“果然答不出来,心里怕是也有些舍不得,只是这这舍不得,小姐如何说的出口?所以唯有微笑了。”

  电梯到了,颜姝让陈总经理先走出去了,才抬脚跟了进去,颜姝一面走着,一面玩味着陈总经理刚刚的问题,仿佛已经把自己沉浸在问题里面去了,岁月如流,回溯经年悲喜,虽有诸多美好,可一个人若只靠着回忆过活,他的人生应只剩下一堆灰烬残渣了。

  她不愿林逸峰活在那一点可怜的过去里,因此笑道:“我近些年是没那个时间管他,待我忙完这一阵非得给他找一个女人,陈叔,你瞧好吧。”

  陈总经理一面按着办公司的大门,一面笑道:“我瞧着呢,小林有对象了,我给包个大红包,小姐到时可以见证。”

  颜姝见陈总经理一脸慷慨的样子,止不住笑道:“他可贪心得很,陈叔,你红包从现在就可以开始攒了。”

  陈总经理扶着自己的下巴笑道:“小姐放心,少不了他这一份大红包。”

  颜姝微微一笑,接过陈总经理递过来的电脑,点开监控视频看了起来。陈总经理见颜姝面色淡然,眼里闪过了一抹赞赏,他对于颜姝近些年的忙碌大概知道一点,心想:“小姐一个女子,无兄弟姐妹叔伯姑舅帮扶,守着这么一大份家业,又长得这样貌美如花,若是没点能耐,迟早会被吃的骨头渣都不剩,自己等人终究是外人,只希望将来的姑爷能帮帮小姐了。”

  外头的阳光刚好这个点照到办公室这块位置,里面亮堂的有些睁不开眼,若是颜姝早想办法遮了,可陈总经理喜欢这个位置,喜欢这一点,说是什么龙脉之光,照了可以祛病强身,延年益寿。人年纪大了就信这些个东西,喜欢给自己找一点心灵依托,颜姝虽不大喜欢,但也没有指责什么。

  眯着眼睛把视频看完后,颜姝轻击着桌面,神色自若的开口道:“有没有查清楚这几个男人的来头?”

  陈经理摇了摇头,略有些紧张的开口道:“事情就诡异在这里,监控里并没有这几个男人出去的纪录,仿佛进了这个房间后,他们就凭空消失了。”

  颜姝拿起电脑再看了另一个凌晨的视频,确实只有秦宝儿一个人失魂落魄的身影。活生生的人能凭空消失?颜姝勾了勾唇,眼里划过了一丝玩味。

  “这些男人不像临时起意的,考虑的很周详,可能是报复也可能是垂涎已久,人并没有凭空消失,不过是玩了点小把戏而已,联系交通局,把酒店附近道路的监控全部调出来,一个一个的去看,他们从酒店离开后肯定会分散离开,还有这事要偷偷的去做,秦家没有动作,想来秦小姐是打算隐瞒此事了。”

  陈总经理也回过了味儿来,暗想:“若是蓄谋已久的,也就不足为奇了,如果早有准备的话,几个年轻力壮的男子要从三楼下去并不难,没有想到这一层时如雾里看花,被小姐点明后,原也不过是稀松平常的事情,只是谁敢得罪秦家了?”

  陈经理想通后,一面喝着保温杯里的茶水,一面笑道:“小姐脑袋瓜灵儿,我怎么就想不到不出门,他们也是可以离开的。”

  颜姝揉了揉自己的肩膀,有些庆幸自己不是那样一朵娇花,否则哪一日被算计了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失身的,只是这时的她还料不到不久的将来命运会和她开一场天大的玩笑,彻底搅乱了她原本的人生。

  “你也别夸我,搞不好,咱们还是无功而返,对方显然有备而来,也不知道秦宝儿是得罪了什么人。”

  陈经理知道是人为不是鬼怪后,心中也放松了下来,对于秦宝儿他可没有多余的同情心。

  “秦小姐为了第一名媛的名头,没少给小姐抹黑,小姐有什么不忍的。”

  颜姝笑了笑,所谓的第一名媛,不过是豪门公子哥之间的笑谈,颜姝一向是不以为然的,她今时今日还需要谁给她加冕吗?

  “陈叔,这事不管查获的结果如何,可千万不能捅出去,咱们只当作不知就得了。”

  陈总经理点了点头,眼瞅着颜姝要离开了,连忙上前拉开了办公室的大门。颜姝见他这般小心,不由得摇头道:“陈叔还真是和蓝叔一个样儿,我一个小辈,你们这样恭敬可是折煞我了。”

  陈总经理闻言收起了笑容,显然是不大赞成颜姝的说话,颜姝知道这些个老人最重这些个尊卑理念,也不在客气,抬步向外走了出去,陈总经理这才释怀,随之笑着道:“小姐就是小姐,若这样客气,反倒是嫌我们两个老家伙碍事了。”

  颜姝嘴角抽了抽,暗想:“现代人把古时候那些美德基本忘了个干净,阿谀奉承倒是传承下来了。被奴役了几千年的人民,始终觉得人是有高低贵贱之分的,只是高低贵贱又岂是从物质区分的呢?就说孔子的学生颜回,人家吃一小筐饭,喝一破瓢水,住在简陋的小房中,依然活的快乐,也活的比当时的贵族高贵多了,那些贵族现今谁还记得他们的姓名呢?颜回却成了圣贤,只要读过书的人应该都知道他的大名吧!”

  颜姝这些话并不预备同陈总经理说,心里那两分怅然,不知道是觉得世人太肤浅了些,还是觉得自己太庸人自扰了些。

  “行了,陈叔,不必送了,我自己识得路。”

  陈总经理原本是打算把颜姝送回包厢里的,这下也不好在坚持了,只得笑道:“小姐那您慢走,有事随时吩咐我。”

  颜姝点了点头后,扶着手臂从原路返了回去,一路走过去,众人都是识得颜姝的,纷纷让路打招呼,颜姝勾了一抹微笑,算是回应了。畅通无阻的来到电梯口后,颜姝看了看表,随后不由得微微透了一口气,暗道:“李谦陌啊李谦陌,你可真不应该爱上我。”

  颜姝没想到她的私人电梯里面竟然还有人,正待要斥责两句,那人抬起了头来,颜姝微怔,显然是没料到会在这里遇到刘卿卿,刘卿卿却并不惊讶,显然是已等候多时 。不管对方是什么目的,在自己的地盘,颜姝断没有退让的道理。

  刘卿卿见颜姝镇定自若的迈进电梯后,方才落落大方的招呼道:“颜小姐,好巧,又见面了。”

  颜姝一面按着电梯的楼层,一边指着身侧的几个大红字道:“刘小姐不识字吗,这是私人电梯,瑾少的人都像刘小姐这么不懂规矩吗?”

  刘卿卿见颜姝对自己毫不客气,眼里闪过了一丝恼怒,言语上反而越加亲热了。

  “颜小姐教训的是,能聆听到颜小姐的教诲,是我的荣幸。”

  颜姝居高临下的看着刘卿卿,勾了勾唇,心想:“面前的女子虽勉勉强强一般姿色,浑身那股子伶俐却不容小觑,倒是可惜席少瑾了,好猪被歪白菜拱了。”

  颜姝的对自己的心思毫不掩饰,刘卿卿忍无可忍,深呼吸几下后,才勉强换了一副娇羞的面孔, 颜姝看着前后神态一百八十度的刘卿卿,眼里闪过了一抹审视,刘卿卿也不让颜姝多等,直接点明了来意。

  “听说颜小姐和谦陌在一起,我一向很敬仰他,颜小姐能否帮忙引荐一下?”

  “刘小姐这么喜欢李先生,就不怕瑾少吃醋吗?”

  刘卿卿一脸惊讶的笑道:“颜小姐可能对我有什么误会,我只是席少的助理兼保镖而已,我的私人生活,他又怎么会在意了!”最后半句的轻叹,有一种欲盖弥彰的意味,颜姝听在耳里,心里了然,也不在争论这个问题,只是直截了当的拒绝道:“不好意思,我不关心你和瑾少什么关系,你的忙,我帮不上。”

  刘卿卿眼珠转的飞快,就像算盘上的珠子在转动一般,沉吟了一会后,带着一抹戏笑道:“莫非李谦陌真的已经变成颜小姐的私宠了?”

  颜姝眼神闪了闪,心想:“除了席少瑾告诉她,想来她无从得知这点事了,她这样说,就是暗示自己有席少瑾撑腰了。”扯上了席少瑾,颜姝不得不考虑一番了,刘卿卿微微一笑后,又道:“颜小姐也真是太小心了,我不过就是想跟偶像吃一顿饭而已,就这么点愿望都不让我满足吗?”

  “跟我走吧。”

  颜姝答应的这般爽快,倒让刘卿卿有些意外了,她挑了挑眉,一面跟着颜姝走出电梯,一面笑道:“颜小姐长得仙女似的,还有一颗菩萨心肠,是天下女子的楷模,应该也足以做天下女子的楷模。”

  颜姝只装不懂她话里的嘲讽,心想:“若是跟谁都要争论一番,实在是一件浪费气力的事情。”因而只是礼貌的微笑道:“谢谢。”

  刘卿卿无趣的撇了撇嘴,她还以为颜姝一定会与她驳斥一番,那料到颜姝竟然对她视若无睹。微微有些泄气的同时,更多的是愤恨,她想:“骑驴看唱本,且走着瞧,颜姝,我就不信上帝永远站到你那一边!”

  接下来二人再无言语,颜姝看着沉静的刘卿卿,抿了抿嘴,这个女人给她的感觉很古怪,具体古怪到哪里,她一时还想不出来,上次那个只露出一双眼睛的男人与她到底是什么关系?

  “刘小姐,昨天咖啡馆那个约我的男人与你什么关系?”

  刘卿卿捂唇笑道:“颜小姐开玩笑吗?约你的男人能与我有什么关系?”

  颜姝也没指望刘卿卿会对自己说实话,闻言也不意外,暗想:“没有关系当自己傻子吗?知道她危险还带她来见李谦陌,我可不就是个傻子吗?不过她既然存了这份心思,今日不见,她明日还是会想办法的,倒不如看看她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刘卿卿见颜姝不在追问,略有深意的笑了笑,心想:“颜姝这女人倒是也不错,就是这样才好玩,没有敌手,还有什么乐趣呢?”

  两人视线触碰,仿佛看明白了彼此的意思,又仿佛谁都没把谁放在眼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欲红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欲红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