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嗟怨
觉有情2017-09-27 00:033,267

  日子就这样忽忽过了数日,时值下午,办公司里茶香袅袅,一缕清香悠悠的游荡着,阳光透过窗帘给室内洒进了一层薄薄的雾影,只见一个身穿蓝色长裙的女子,不施粉黛,单手扶额,仿佛已将思绪沉浸在这略去浮华的午后里去了。

  莫斯卡轻轻敲着门,见里面良久没有回应,便推开一息门往里看了看,入目是一堆蓝色的絮一样的裙摆,一头如瀑的长发,仿佛是用冬天最黑的夜作为材料,由九重天上的织女亲手纺成的细纱。眼睛,鼻子,嘴巴,耳朵无一处不是上帝所费力成就的作品。一垂眸,一眯眼,一转侧,都有一种神性存乎其中。此时,一点午后的柔光洒在她的身上,越发美的如梦似幻,让人觉得她庄严不可侵犯。

  莫斯卡移开视线端正身体后,又再度敲了敲门。心想,“我见过的美人也不少了,但像这样美的令人晕眩的,除了Boss再无其他啦。也难怪男人都为了她着迷,若是我是个男人,我也会为她着迷吧,终于知道为什么她不找男助理了。”

  颜姝抿了一口花茶后,收起了心中的颓思,一面拂着自己的鬓发,一面坐直身体道:“进来。”

  莫斯卡推开门走了进去,见她神色自若,便也公事公办的把手上的报告递了过去。并为其解说道:“各地区人事的一些变动,请您过目。”

  颜姝粗粗看了两眼,便合上了,这种历来都是走个过场,人选名额早已经订好了,县官不如现管,她不了解当地情况,自然也不会故意让下面的人为难。

  “照旧就好了,烟雨江南女主角,你就不要跟了,让张导自己负责找人去。”

  “好的,Boss,说到这个,李先生这几天都没有来找你,你们闹什么矛盾了吗?”

  颜姝待要答话,桌子上的手机响起来了,二人的谈话只得先住了。提到李谦陌她心中现在倒是没有多少异样的感觉了,对于一个认识二十一年的老友她都能说放下就放下,何况一个才初识几天的男人?

  她回头看自己走过的路时,所看到的似乎全部是依稀可见的‘也许’,她所能明确认知的仅仅是当下一瞬间,她不知道这样是好还是不好,抑或只是在自欺欺人?

  叮铃铃的提示声,不允许她在出神,颜姝拿起电话一瞧,颇为意外的挑了挑眉,没想到竟然是一个意料之外的女人来电。两人私下一向是鲜少来往,所谓无事不上门,她想不出最近有什么事值得这女人来联系她的。

  故启唇道:“大舞蹈家,你这不会是按错了号码了吧?”

  高馨那边轻笑了一声,显然心情还不错,并不在意颜姝的揶揄,只听她回道:“颜总,有空吗?前几天是我招待不周,今天请你吃个便饭,就当道歉了。”

  颜姝直觉宴无好宴,虽不至于有去无回,但肯定也是要有一场风波的。她好不容易才得了几天清净,实不愿再去沾惹上一堆口水官司。可是高馨左一句道歉,右一句颜总,摆明了容不得她推脱。

  她也曾希望安定,羡慕平庸,但几年前她就知道自己是永远得不到它了,仿佛一个各方面都接近完美的人,总常常会在爱情上有缺口。

  “大舞蹈家相约,哪有拒绝的道理,把地点发我吧,下班了就过去。”

  “颜总如果方便,带上男伴来吧,我不是一个人。”

  颜姝勾唇笑了笑,她就知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虽不知道高馨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做,但想想两人以前之间的明暗攀比,也就不算奇怪了。

  一个女人在另一个女人面前,夸奖对方并不是什么好事,就像她一口一个‘大舞蹈家’高馨一口一个‘颜总’,最口是心非的就是女人。所以,她对于那些骂她的女人一向不大计较,就是在于此,因为一个女人不屑另一个女人往往都是用赞美的方式表现出来的,反之亦然。

  “我尽量吧,投桃报李,过几天有一场画展,大舞蹈家,要不要一起去看?”

  高馨迟疑了一瞬,随即颇有些遗憾的回道:“颜总,我可能要令你失望了,过几天受邀要去D国皇室表演,来日方长,我想我们总会有机会的。”

  预料之中的答案,颜姝并不意外,高馨去了才有问题了。女人真是个奇怪的生物,两个女人明明看彼此不顺眼,偏偏还要故作亲密,仿佛展现亲密也是一种较量方式。

  “嗯,那就下次吧,人成名了,总归事情多一点,那就不打扰你了,待会见!”

  挂线后,颜姝摸着下巴,琢磨着,高馨带男伴,自已一个人过去会不会太尴尬,若自己不一个人,又能带上谁呢?想来想去还是决定单枪匹马去赴约,因为手机通讯录翻了两遍,依旧挑不到合适的人同去。

  这种感觉就如同冬天到了,打开衣柜,一件一件的翻过去,就是找不到一件自己心怡的衣服,就仿佛去年这时节她是裸奔过来的一样。一个人去就一个人去吧,何必为了那虚名去刻意伪装?爱哭的时候便哭,想笑的时候便笑,只要这一切是真实的,那就是极好的。

  莫斯卡见颜姝接了一个电话后,仿佛有些魂不守舍的样子,又听她呢喃道,“我的人生还真是寂寞如雪呀。”

  不由得上前凑趣道:“Boss,你怎么了?有那么多别人梦寐以求的男人围着你转,你怎么会寂寞呢?”

  颜姝双手敲着电脑的键盘,闻言手上动作不停,她一面翻看着股市的走势,一面勾唇笑道:“你听错了,好了,我要办公了,你出去吧。还有接下来的时间,不要再让任何人进来打扰我。”

  若是给高馨看到颜姝这幅认真工作的模样,定是要嗤笑她是‘自甘堕落’了!

  在一处华丽的舞蹈室里,两面窗帘紧闭,太阳一点都透不进去,只见灯光闪烁中有一个黑衣少年正随着欢快的舞曲在跳动着。在他对面立着一个白衣女子,这女子虽不见得极其貌美,但她身材秀美,四肢合度,让人一望如春风拂面,自有一股温和优雅的气度。

  一舞毕,闪烁的灯光变成了正常的白光,少年一面擦着额头上的汗,一面看着女子笑道:“馨姐,自从打过电话后,你就心不在焉的,你口里那个颜总是谁啊?”

  高馨抬起头,把手边的毛巾递了过去后,顺带掩了自己的情绪,见少年一脸好奇的样子,再想到颜姝那张绝世的脸孔,到嘴的话不知怎的,竟有些说不出来了。少年察觉到高馨神情有异,眼里闪过了一抹疑惑,他记忆里高馨雍容得体,断不会有这种疑难的表情。

  越遮住越令人生奇,高馨也知道这个道理,拍了拍少年的肩膀后,便淡然的告他道:“是一个大集团总裁的女儿,现在担着副总裁的职位,以前也喜欢舞蹈,后来不知怎的就丢下了。”

  少年对于这种倚仗祖荫的绣花枕头,没有丝毫兴趣,不过他觉得此事尚有疑点,便询道:“听起来是个没什么长处的花瓶,这样的人,你干嘛还约她吃饭?”眼珠一转,少年觉得自己已经想明白了,却不肯道出来,只故作高深的等高馨自己回答。

  高馨莞尔一笑,知道这少年根本就不可能想明白,因为她自己都想不明白为什么!她对谁都可以优雅大方,也可以很宽容,但独就是对颜姝,她怎么看怎么讨厌。颜姝抬眸,微笑,或者是言语,她都觉得是一种不怀好意的炫耀或者挑衅。

  她心里这么想,自然不能同少年讲,便给出了少年想要的答案。

  只见她像一个大姐姐一样的微笑道:“因为一些工作上的事情,我有个朋友他做医学研究的,需要大量的财力,我想帮帮他。”

  少年一副果然如此的挑了挑眉,想到那个神仙一般的男子,倒也是配得上他心中的女神,因此告道:“需要多少钱,我也可以拿一些出来,虽然不多,好歹是一份心意。”

  高馨摆手道:“不用了,你的好意我领了,其实我朋友倒教我不必求人,他自己有办法,我不过是想尽一份心罢了。”

  少年丝毫不怀疑高馨说的话,见高馨明明一脸甜蜜,偏偏又只说是‘朋友’,少不得打趣道:“都已经夫唱妇随了,还只是朋友吗?我可亲耳听到有人说,‘跟你一二日,抵得过平凡男女的几十年了’如斯深情,还只是朋友?”

  高馨并不答他,而是去把手拉窗帘透阳光,背身遮止住了自己的悲哀。

  沉吟了片刻后,方道:“今天就到此为止,你先回去吧。”

  少年见她整个人立在阳光下,背部挺得笔直,像刀刻的线条一样僵硬,轮廓在阳光中像是冰激凌被高温融化了一般,一片模糊。又见,阳光在玻璃窗下像浪花一样白白的一片,有些刺眼,可这么烈的阳光下,高馨的身上却罩着几分浓冬的萧肃,教他不由得想起了‘哀鸿遍野’这个词语,仿佛高馨看到的地方,就是这么凄惨的景象。

  他想道歉,可他根本不明白自己错在了哪里!确定高馨不会再说话后,少年皱了皱眉头,却也没有离开,而是随着她一起沉默了下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欲红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欲红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