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解围
觉有情2017-09-24 00:335,881

  月如银盘,满地清辉,S市临湖而建的一处酒吧后巷里,三个不同的女子各带着十来个精干汉子,忍着乏热,向里而追。前方有一个男子,虽只看到他的一个背影,但见他一袭华丽的银色长衣长裤,紫色的头发,端的是轩昂湛然,在月光下赫然不似凡人。

  “司云梵,你给我站住,你给我站住!”

  三个女子异口同声的叫着,声音嘶哑低沉,显然已近力竭,叫声中充满了忧怨和愤怒,言语从她们的嘴巴里吐出来,似是用尽了自己的全副精神,每一个字上都有几分不甘的怒火在燃烧着。

  巷子昏暗,即窄且深,一旁是静谧深幽的湖水,一旁是高达五六丈的玉兰树,花开正好,似落了一场大雪似的,将青砖路铺的洁白无瑕。恰值子时,前方的酒吧正是这个时间段开始高潮迭起,长长的巷子里,现下除了他们这一群人外,竟是再无一人。

  司云梵见身后的人犹还紧赶不放,掐了一下时间,想必替自己解围的人也该到了,便在一处已经歇业的道观门口停了下来。

  一股淡淡的的檀香从道观里头飘了出来,这香是带了一些年岁的,并不是现成点燃的。司云梵用力嗅了一下,发现这一带的空气仿佛都被熏的带了这香味,若不是五步开外就是一个垃圾桶的话,那就更好了。

  三女见司云梵停下来了,互相对视了一眼,刚刚她们有相同的目的自然可以众志成城,眼下却又是不一样了,但撕破脸亦还早,只是各自敌视了起来。

  司云梵很快被三十来个人围住了,他对这阵仗倒是没有丝毫惧色,只迎着月亮的面,斜斜的抱臂立着,仿佛那月亮上能有个人下来把他凭空带走似的。

  三女穿过众人喘息着走到了司云梵的面前,借着柔柔的白月光,可以清楚的看到这是三个风格迥然不同的女人。

  最中间的是个年纪大约三十二三,高挑健壮具有男子身型的妇人,她穿着一身干练的黑西装,胸前酥胸半敞,显得豪放不羁。靠左是个身材娇秀,拥有傲人双峰,年约十六七岁的女孩,身上尚还穿着皂绿色的格子中学制服,清纯艳丽之极。靠右是个年约二十,皮肤微黑,圆脸长眉的女子,她穿着一身紫色长裙,整个人娇俏活泼,像是无忧无虑之极。

  三人静静的看了司云梵片刻,见他没有出声的意思,终于忍不住了。年纪最小的女人道:“司云梵,你给我说清楚,你说断交就断交,凭什么?”

  年纪稍大的那个亦道:“你当初说好要陪我看天涯上空的明月,海枯过后的石烂,现在天涯未到,海水未枯,石未烂,你休想撇开我!”

  她此话一出,其余二女眼里都闪过了一抹鄙视。

  司云梵见年纪最大的女人没有出声,不禁笑逗道:“栀子,你怎么不说话,莫非你也知道说这些根本就没有什么意思?”

  栀子看着这个她爱之入骨,却又媚之入骨的男人,眼里闪过了一抹复杂的情绪,早知会有这天,奈何到了真要面对这日,她亦仍觉得痛彻心扉,难以自制。

  她看着他道:“我就是想看看,那个女人到底是谁?最起码让我心服口服。”

  年纪最小的见司云梵不应自己,却问了最老最难看的栀子,眼里闪过了一抹不悦,随之讽道:“那个女人还能是天仙不成?云梵的眼光也是一时一时的,看某个老寡妇就知道了。”

  栀子一愣,五指握成了拳头,若不是顾及着司云梵在前,她定是要给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丫头一点教训。小丫头仿佛感受到了栀子的怒气,把一双眼睛禀然不惧的睨了过去。仿佛在说:你自己摸着良心说话,我有说错吗?

  年纪居中的那个见她二人较劲去了,眼里闪过了一抹不屑,她乐得看戏,也不去劝阻,只是拿眼望着司云梵道:“梵梵,我们上次一起乘凉的葡萄架,现在更茂盛了,你真忍心要在这时候离开吗?你回答我,你对那个女人只是一时兴趣,对吗?”

  司云梵瞟了一眼问自己话的天真女人,轻柔的告她道:“你以后少读一些诗,也少提一些葡萄架,提起我爱的女人时,记得不要用现在这种无所谓的语气,因为我会生气的,懂了吗?”

  司云梵说完后又看向了其余二人道:“我已经群发短信说的很清楚了,你们莫非没收到?”

  栀子与那年纪小的女人也不互相伤害了,各自移开了视线,年纪大的到底稳妥些,因此只拿眼瞅着司云梵并不即时开口,年纪小的忍耐不住,便道:“你混蛋,你当初说好不爱我,但也不会爱上别人的,大家快活就好,你现在怎么说话不算数?那个女人了?你爱的那个贱女人见不得人吗?还是被这几个人就吓跑了?”

  司云梵揉了揉自己的额角,他以为自己永远不会对女孩子动真火,但现在他是真的有些怒了。到底是往日缠绵过,因此司云梵只是轻飘飘的嗤笑道:“且等她来,你自己问她吧。”

  “她真的会来?”

  问话的是年龄居中的那个,似有几分狐疑不信,司云梵勾了勾唇,眼里绽放出了一种奇异的神采,仿若昙花一现,三人只听他笑道:“她来了。”

  这三个字不亚于平地一声巨响,硬生生让她们将头扭了过去,众人迫于她此刻的美丽,自动给她让了一条道。

  春游浩荡,百花时节。白裙无纹香烂漫,玉树琼花堆雪。静夜沉沉,浮光霭霭,冷浸皎皎月。人间天上,澜云霞照通彻,浑似玉帝之妹,碧霞仙人。

  颜姝见众人神情怪异,不由得垂眸看了一下自己,还以为是上官晔送给自己的裸色长裙有什么隐秘,拂了三拂,见并无不妥后,这才从容的走了过去。

  三女原本心中极大不甘,但现在见了颜姝,正如那东施见了西施,虽然嫉妒,却无一丝一毫不甘的心情了。

  “你是司云梵的女朋友?”

  年纪居中的那个见颜姝恍若神仙,虽见她神情冰冷,倒也不惧她,因此把心中疑惑问了出来。她觉得这样的女人不应当只属于某一个男人,她应是受众人拥有,被众人膜拜的。

  颜姝见这女子满满的惊艳不说,似乎还带有一点虔诚,不由得有些好笑。却是上官晔那里已经有过这么一次经验了,她倒也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因此抬了视线,告这女子道:“不是,不过他宁愿让我这个女性朋友来带他回家,也不愿跟你们走,这样的男人值当你们这么大动静吗?”

  三人闻言一怔,那最小的接话道:“他喜欢你,你自然是这样说了,若你喜欢的男人,突然告诉你,不要在联系了,你能洒脱的放下吗?”

  年纪最小的说过了,年纪最大的栀子也说道:“看小姐天仙之姿,自然没有体验过被男人抛弃的滋味,却是不知道,有时候情难自己,我又何苦想这样丢人?”

  “放不下又如何?他会因为你放不下就跟你在一起吗?他会因为你放不下就付出他的真心吗?还有这位姐姐,一个男人若不爱你,是绝对不会因为你情难自己就会感动的,世上总有一个男人,会发自内心的欣赏你们,爱你们,上天为每一个人都是预备好的,你们又何苦这样糟践自己的真心呢?”

  颜姝见她二人问的急切,索性一次告给了她们答案。

  司云梵悻悻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笑道:“姝,你速度真慢,晔怎么没有跟着你一起来?”

  颜姝拂开了司云梵的手臂后,冷冷道:“等一会再说,现在你给我闭嘴。”

  年纪居中的见司云梵果然乖乖听话了,有些不可置信的眨眼道:“他在你面前就跟我家的小喵一样,仙女你可真厉害,算了,既然他已无心,我又何必苦苦纠缠,且归去吧,我总会遇到我的大喵的。”

  这女子说罢便带着自己的人走了,哗啦啦少了十几号人后,月光都明亮了不少。

  颜姝带着点惊讶看向了司云梵,那意思就像在说,“连幻想症少女你都下的去手,我是不服都不行了。”

  司云梵连忙解释道:“她只是偶尔会陷入自己的世界,精神没有问题,我可没什么特殊癖好。”

  年纪最小,顶美丽的女子闻言后,带一点讽刺的口吻道:“她就是精神有问题,还有你,嘴巴说的好听,你既然不是云梵的女朋友,他为什么给你解释?”

  颜姝见这女子还穿着某贵族学校的制服,年纪虽小,该大的地方却是一点都不小,不由得感叹道:“小妹妹,你爱他什么?你当真爱他?他有什么好处值得你爱?就算你爱他,你确定他只是玩弄你的肉体后,你也还要继续爱他?”

  年纪最大的栀子见颜姝一问衔一问,颇觉有趣,忍不住看着颜姝笑道:“小女孩哪里受得了梵的撩拨,爱不爱的她不关心,世风日下,现在的女孩子只关心爽不爽。”

  年纪最小的颇有些恼怒的瞪了栀子一眼,随即抛开了颜姝的问题,回讽道:“老寡妇,你还不就是图个爽?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跟多少男人睡过,最起码我不像你那么放荡不堪。”见栀子似要发怒了,她便退后了一步,一面指着栀子的鼻子,一面接着说道:“都看看这女人要以大欺小了,真是可笑的很,我妈妈说不要跟寡妇一般见识,我偏见不得她这一张虚伪的嘴脸,有胆做,就不要怕别人说,你们说是不是!”

  栀子不知道为何突然平静了下来,她把目光投向了司云梵,隐隐有几分哀伤,似在乞怜,又似在邀宠。

  颜姝见栀子着装与她表现浑若两人,不得不感慨,这世间不止是只有男人会为女人发痴,女人一旦发起痴来,也绝不逊于男人,只是男人的心更狠,更硬,更冷。一个女人爱上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结局其实早就已经写好了,不是吗?

  司云梵把手伸出握住了颜姝的手,不许她挣扎,且告她道:“好人做到底,还有你真的好美,好美,我全部的魂儿都丢在你身上了。”

  颜姝听他说的暧昧,不想许他,一面掐着他的手掌,一面低嗔道:“你就是用这样的方式去哄其他的女人的,是不是?下次再胡说,我不会饶了你!”

  司云梵任由她狠掐,手只管不松,见她生气的样子也迷人的很,不禁附在她脸上笑道:“怎么办,我一天想你一千遍都不够?我说的可不是胡话,我发誓全是心里话。除了你,其他的女人哪里需要我哄?我眨眨眼睛,勾勾手指,她们就自己过来了,你不信大可问问她们两个,我可有哄她们什么。”

  颜姝见他还不松手,又听他言语真挚,心下一软,想起还有外人在前,也就由他去了。只是仍免不了斥他道:“你梵少好大的魅力,我担当不起,下次这种事情不要再找我,我不是你妈,没义务管你这摊子破事儿。”

  司云梵做成了这件事后,温柔的替颜姝拂了一下耳旁的碎发,顺势附在她耳旁,道:“你不是我妈,你是和我妈一样可爱的女人。”见颜姝不解其意,司云梵接着告道:“你是我认定的妻子。”

  颜姝这两天已经被几个男人告白到麻木了,因此只是示意他赶紧打发那两个女人走,并不再回话。

  司云梵心中略有失望,不过他也知道眼下不是做那幽怨姿态的时候。便收了温柔的神色,只作一派吊儿郎当的样子看着二女,沉吟了片刻,告道:“你们也看到了,我想说的话,姝之前已经说过了,咱们今夜好聚好散,你们以后也不要在来打扰我了。”

  栀子闻言像是吃了砒霜一样,痛苦的表情无可言状,她深呼吸数次后,才一面滴着泪珠子,一面望着颜姝泣道:“姝小姐,我有个不情之请,你可以答应我吗?”

  两人四只眼睛就这样对着,颜姝差点被栀子眼里的深情灼伤,不由得先撇开了视线,感念大家同是天涯沦落人,便点头道:“你说吧,我能做到的自当尽力。”

  栀子的脸颊已经湿成了一片,她也不擦,仿佛隔着泪帘告别,能为她这份心伤带来什么安慰似的。见司云梵对自己视若不见,心里眼里都只有那一抹白色人影,栀子终于是死心了,她别开视线,告颜姝道:“云梵每次完事了,都喜欢用冷水洗澡,喝冷饮,你要看着他点,这样对身体不好。还有我见你对他并未有他对你情深,你答应我,不要伤害他好吗,我今日这番心痛,并不想让他体会到,毕竟好过一场,这算是我为他尽的最后一点心意了吧。”

  年纪最小的那个女人见栀子终于说完了,也凑前看着颜姝道:“我也有个不情之请,我也没想霸占司云梵,你就让他一个星期左右来陪我半天就好了,我答应你不让他洗冷水澡,吃冷饮,你答应吗?”

  一轮满月白白的挂在天空中,那湖面皆为月光所覆,一片水银的光辉,仿佛下头伏着一头沉睡的雄狮,远处的城市只剩下一种圆形的模糊轮廓,微风从那头来,袭落了此处一地繁花,跳跃着,夹着几缕檀香,渐渐又去远了。

  颜姝轻咬自己的下唇,差点没忍住笑了出来,司云梵眉头跳了一下,向着年纪小的道:“你这就回去吧,我会给你找几个男人作为补偿,你都试试,总有能满足你的。”

  颜姝打量着这个美丽精致的女孩,仅仅因为一时的欢娱,竟然甘愿低到尘埃里去,她玩弄男人,那些男人又何尝不是玩弄她?她还这么年轻,将来是否会后悔自己今日的放纵?

  “你真的离不得男人?你现在的年纪并不适合纵欲,容我多嘴一句,你还是等过几年吧。”

  颜姝受一种神秘力量所使,竟说了这么一句她认为着实有些好笑的话出来。她话一出口,就知道那女孩定会嗤之以鼻,果然只见那女孩并不赞成,且着看她讥道:“享受要趁早,你不知道吗?看你冰清玉洁的,跟你说你也不懂,我告诉你,等以后老了,你该要后悔了,那时候你愿意,男人还不愿意了呢。”

  司云梵揽了一下颜姝的肩膀,双眼柔和的看着颜姝,话却是对那年纪小的女子所说,只听他道:“姝不是你可以议论的,赶紧走吧,唐宛儿,别让我再说第三遍。”

  栀子听到这个名字,眼里闪过了一抹异色,仿佛是明白了什么,比如为何这个女孩子会这么针对自己。唐宛儿见司云梵决意不跟自己好了,扁了扁嘴,竟然向颜姝求救道:“仙女儿大姐姐,我说的都是为你好,可你男人竟然凶我,你不管管他吗?”

  颜姝想这唐宛儿果然还是个孩子,想到孩子,不由得又想到了与她年纪仿佛的少年,心中一沉,也没有了与他们逗乐的心情,只听她颇有些恼怒的道:“你们赶紧走吧,他不是我男人,我答应不了你们,也管不了他。”

  栀子见事已成定局,也不再强留,而是转向了她的新目标,只见她伸手朝着唐宛儿招呼道:“宛儿,我那里有个好货色,姐姐都被他弄的欲仙欲死的,包你喜欢,怎么样,要不要一道走?”

  唐宛儿看了一眼司云梵,见他无动于衷,又见颜姝一脸冷然,知道再待下去也只是招人讨厌,可是她心里极不耻栀子,因此并不正眼看栀子,只是一面挥手带自己的人走,一面背对着栀子讥笑道:“梵少人还在这了,你就当面说这些不要脸的话,可见你之前的眼泪都是惺惺作态罢了,我就知道你这女人不是什么好东西,也就我爷爷看的上你了!”

  说完就带着自己的保镖大摇大摆的走了,行至五六步时,突然转过半边身子朝着颜姝大声道:“享受要趁早,仙女儿姐姐,你刚刚发脾气,我猜定然是因为你想到了一个男人。听我说,短的是人生,长的是苦难,今宵有酒今朝醉,放不下他就去找他把,现在不去,今夜不去,就永远错过了。”

  她说完,哈哈大笑着走了,浑然不像个十几岁的孩子,仿佛经历过一番山水的中年人一般,自有一股沉练气度。颜姝心动了一下,不由得握紧了自己的手掌,这番话她实在爱听,可是心里又很为难,她不敢确定的东西实在太多了。

  栀子也随着唐宛儿静悄悄的走了,没有只言片语,她要如何说呢?她浪荡不假,可她对司云梵的爱意也不是假的,男人能把爱跟欲分开,凭什么女人就不能了?她将继续浪荡下去,直到有一天,她不爱了,也许就不浪了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欲红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欲红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