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剖情
觉有情2017-09-25 01:223,928

  人都走完了后,月光更是澄澈透明的惊人,湖水像被一层薄纱盖住了,全然不复先前幽沉,此时反而多了几分窈窕,像美人出浴一般朦朦胧胧,暗暗暖暖。玉兰花随着夜风又娉婷的飘下了两三朵,都是开的极美,极完全的,颜姝忍不住伸手接了一朵,凝睇着,教人看不出喜忧。

  “你真的在想一个男人?”

  司云梵见颜姝蹙着眉头,仿佛心中正在剧烈挣扎,不由得开口询了出来。

  “没有,我只是在想这朵花,它为何就落到了我的手上,而不是你的手上。”

  说完颜姝便舒展开了眉头,见司云梵并不相信自己,不由得戳着他的额头道:“我能想谁?说来实在嘲讽,我老是喜欢琢磨这些玄之又玄的东西,但我自己本身了?又是个俗的不能再俗的俗人!”

  司云梵见她这股挣扎来的快去的也快,不过才顷刻间就像无事人一般了,不由得想起了钱塘江的潮水,那浩浩荡荡之势,与眼前女人一对比,在他心里倒显逊色了,因此对她的俗人之说并不予赞成。

  两人一面往前走,他望着她道:“今天的事情谢谢你了,我也没想到她们会主动找上我来,说来说去都是以前的事了,我已经好久没去找她们了,还有我与她们并没有那么亲密。”

  颜姝一脸淡然的道:“我看出来了,她们不过是想见你一面,求个心安,并不敢真的为难你。我来不来都一样,你不用谢我,下次这种事不要找我就好了。”

  司云梵见她身姿轻盈不显慌乱,脚步却十分快速,他勉强小跑着才能不至于被她甩下,便把手拖住了她的手臂道:“你走这么急做什么?你跟晔少去骑马怎么不叫上我,不是过两天才去的吗,怎么今天就去了?”

  颜姝看着赖在自己手臂上的司云梵,见他气息微喘,双颊泛红,眼中有脉脉柔波,就像一片荷叶上的水滴在随风散荡,不禁脚步慢了下来,在看这巷子竟然是一片洁白如雪,唯有幽香传来。风铃叮当叮当的声音,隐隐约约传来,像在唱着一首熟悉的情歌。她凝神听了一阵,心想,“取月色几缕,伴这风铃,吟这深巷,这夜色倒是不怕寂寞了,只是人在其中却更加惆怅了。”

  她心里这么想着,面色倒是看不到什么变化,任由司云梵圈着手臂,两人走了一阵后,颜姝才在他发急的视线中,告他道:“我临时起意的,怎么告诉你?再说你也未必喜欢骑马,看看你这走几步的样子就知道了。”

  司云梵见颜姝恢复了正常,在这清幽雅致的地方,少不得本性又流露了出来。他也不去说那已经过去的事情,而是低头把嘴咬着颜姝的耳垂笑道:“姝,你也看到了,我现在已经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女人了,你说要怎么奖励我?”

  颜姝被他弄的面皮有些发烫,便伸手推了他一把,且不许他再啃自己耳垂,一只手顶着他的胸膛,一只手捂着他的嘴巴,告他道:“你今天唱这出戏原来是这里等着我呢,要奖励?行啊!憋三年零三个月,我就给你一个机会。”

  本以为这样司云梵能消停一会,直到手掌传来一阵柔柔的温热,颜姝才知道自己小瞧司云梵这个登徒子了,不禁脸红到了耳根,随之,手掌也唰的一下收了回去。

  司云梵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唇,颇有些意犹未尽的看着颜姝,道:“这样就害羞了?姝,做我女人吧?我们可以先结婚后恋爱?我们两个人可以去遨游世界,都玩遍了,就去外太空,总之一辈子不离不弃,就像我父母那样,把什么都放下,去安心过我们的二人世界好吗?”

  颜姝深吸了一口气,把酸涩都埋进了心里后,方才闭眼出声道:“梵少,不说这个好吗?我们就做朋友吧?好吗?”

  司云梵见她明明也不是全不意动,实在不甘心自己就这样被逼退了,因此追问道:“为什么?你有什么苦衷可以告诉我,我可以帮你,我们一起分担,你相信我,我一定会对你好一辈子的。我们可以做财产公证,不管什么原因,只要是离婚了,我名下的那份产业全部给你,你信我的诚意好不好?”

  颜姝听司云梵说的急切,不由得睁开了眼睛,见他眼里的柔波不知道何时已经起雾了,心下一怔,心想,“我实在不可能与他结成鸳盟,我虽不想拿话伤他却也是不能了,爱也苦,不爱也苦,生在这红尘中,哪个不苦?”

  天上现时有一片薄云把月亮拦住了,一切皆朦胧了。两人的心也比先前黯淡了一些。颜姝道:“你说你待我好一辈子,你做得了你自己的主吗?人生本来就是自己说了不算的。如果我早死了呢?又或者你先死了呢?或者那一天世界打战了,我们的所有都被炸光了,仅剩下这月光了,我们还有心思去过二人世界吗?”

  “如果你死了我就和你死在一块,如果我死了你就把我那一份精彩也活出来。就算被炸光了,身无长物了,但只要还有你,还有这月光,情况就还不算太坏。是的,我们决定不了生死,正因为这样,所以才要珍惜现在,姝不要再拒绝我好吗?”

  “我死了你便死了,你死了我却还要活着,司云梵你觉得真有那么容易吗?对不起,我不想自己有那一天,如果得到注定是失去,我宁愿从来没有拥有过!”

  司云梵上前一步贴近了颜姝,把一只手紧紧的拥住了她的肩部,且用另一只手绕着她的黑发,轻道:“我的命,我做不了主,你是可以做主的,你不准我死,我就不敢死,你信我好么?”

  颜姝捏住司云梵的手臂甩了出去后,并不即走,四目相对,她见司云梵眼眶红了,却还要固执的若无其事的笑着,不由得把脸偏了过去,一面继续往前走,一面回他道:“梵少,今晚上我们俩并没有遇到过,你什么都没说,我什么也没听见。就这样。”

  落在地上的玉兰花已经一些怏软了,露出来了一些苍黄,而月儿业已经隐在云里去了。

  在黑暗里,颜姝的背影是那么缥渺,像随时都要化作一缕清香散去一般,司云梵心头一震,连忙大步追了上去,却作懒洋洋的表情开口道:“嗨,颜小姐,好巧,在这里都能碰到。”

  颜姝以为自己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没想到司云梵还要纠缠,不由得怒道:“司云梵,你什么意思?”

  司云梵搓着自己的手掌,很是轻松的笑道:“颜小姐说什么?我们不是刚刚才偶遇吗?我跟你打个招呼有什么问题吗?”

  夜色太深,颜姝看不清司云梵的眼睛,所以对于他真实的情绪,她现在无从得知,不过司云梵可以遗忘,那么她自然也可以。

  于是她应他道:“梵少,这么晚了还一个人这里吹湖风,看来兴致很好。”

  “颜小姐不也一样?这天黑,很多人都不长眼睛的,你看看前面。”

  颜姝见前方有两个醉汉,各抡着一瓶啤酒朝自己走过来了,微微勾了勾嘴角,心想,“太平盛世下有多少人这样行尸走肉的活着?事不找他,他便要找事,那就没有办法了。”

  待双方走近,两个酒鬼没料到是一男一女,不禁有些迟疑了起来。颜姝也在打量他二人,寸板头,一身纹身,一人穿着一件白T恤,上面正中有一个大大的香蕉图案,一人的衣服与夜色混合到了一起,看不分明。

  S市午夜的酒吧巷子里很多这种混混,他们不喝酒喜欢装斯文,学文化人,喝酒了就把那点斯文抛到脑后去了,大多都是不务正业,手里有几个闲钱,且自以为很有面子,也很在意面子的那一拨人。

  此时这二人涨着一张猪肝色的脸庞,把两个红通通的眼珠子,很是猥琐的盯在颜姝高耸的双峰上,哈喇子流出来了都顾不上去擦。这二人也是知道面前的这个女人惹不起,因此也只敢这么赤露的看,并不敢真的动手。

  颜姝想了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她有些困了,不欲跟这种上不得台盘的东西计较,便加快脚步绕开二人走了过去,两个酒鬼虽然有色心但也知道自己的份量,故也不去阻她,只是在看到颜姝那丰腴的臀部时,两个眼珠子瞪得更凸了一些。

  颜姝感觉到自己受了侮辱,走之七八步时,正要回转身去教训这二人,但见司云梵并不在自己身旁,心里已经猜到了几分,扭过头去,果见两个酒鬼已经倒在了地上,不知道是怕给人看见,落面子还是怎的,他们并没有发出嚎叫声,只是闷哼着,像被门夹到了手似的,痛苦的缩着身体,重重的闷哼着。

  从云里躲着的月亮又重现出来了,像是在漂白水里浸过了似的,比先前更加明亮了三分。颜姝这一下看的分明了,那个穿灰衣黑裤的已经歪着脖子口吐白沫不省人事了,那个白T恤黑裤子的男人,一手抓着司云梵的小腿,还在极力挣扎。颜姝捡起地上鸡蛋大小的一块石头,一面瞄着靶子,一面望着司云梵道:“梵少,过来我这里,看我投壶。”

  司云梵用力跺了一脚那白色酒鬼的胸口后,理了理自己有些发皱发黑的裤腿,不由得皱了皱眉,少不得又踢了那白色酒鬼一脚方才解气。

  “姝,这些人脏死了,回头让人来料理吧,别污了你的手。”

  颜姝笑意盈盈地道:“谁说我要他们的命呢?你且过来,我玩水上漂不行,投标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司云梵也掀唇笑道:“你一个女孩子家家,尽爱男人玩的东西,果然不愧是颜姝啊。”

  颜姝嘴唇略张,绽出两排白色贝齿,撩了一下自己的头发,对着司云梵眨了一下眼睛,做出了一种天真烂漫的神气,正是小女孩常做的那种神气。

  司云梵眼前一亮,不由得笑道:“你又在打什么坏主意?把我迷晕了,可怎么是好?”

  颜姝神气不改,又眨了一下眼睛后,方才笑道:“你快别玩笑了,那只白色的呆鸟,你且看我给他投食!”

  月色下的颜姝有多美,已然不用在形容,她就立在那里,已经是美的惊心动魄,再加上这番故意作出的俏皮灵动,落在这白色酒鬼眼里,浑若比那姑射仙人还要好看三分,当下立时就显出了蠢相。只见他那两个眼睛瞪得又大又圆,比那核桃差不多大小,嘴巴也啊的一下打开了,该有一个小苹果那么大,合计投进一个鸡蛋大小的石头确实已经绰绰有余了。

  司云梵见颜姝眯着一只眼睛,就要出手了,忍不住在一旁指导了起来。抓着颜姝的手臂望右前方挪了半寸,目测了一番后,又稍微往后拉了几厘,这才松了手道:“沉住气,可以了。姝,我们打个赌,你若投中了,我亲你一下,你若没有投中,你亲我一下如何?”

  颜姝屏住呼吸,考虑到风速夜色的影响,并不敢托大,闻言忍不住乐了一下,收拢好笑意后,方才咬唇道:“等一下看我心情,你现在不要说话了,看好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欲红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欲红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