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饭局
觉有情2017-09-29 00:197,232

  顏氏集團停車場內

  顏姝剛打開自己的車門,就發現後面來了一輛陌生的車,褐灰色的轎車,像是急馳過,雖然是普通家用車造型,但輪胎的抓地力一看就是跑車的配置,顏姝不動聲色的看著那輛改裝車,心裡暗暗戒備了起來。

  司雲梵看到顏姝的面容,心情莫名的變好了許多,也不介意她神色冷淡,而是直接打開了車窗,把一張禍國殃民的臉露了出去。

  顏姝有些意外的凝了凝神,心想,“这人因为自己拒绝了他,已经好几天不露面了,怎么又来找自己呢?”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颜姝见司云梵笑的一脸灿烂,也不好撂下他不理,司云梵见颜姝把玩着车钥匙,一副生人勿扰的样子,心里闪过了一抹涩然,下意识的竟用了命令的口吻:“上车。”

  颜姝见司云梵神色奇异,猜想他可能是遇到了什么烦心事,也不计较他言语上的小瑕疵,只是告他道:“对不起,我还有事。”

  “我送你!”

  “我自己会开车!”

  司云梵见颜姝铁了心要撇开自己,只得带了三分泪意求道:“我很难受,你收留我一会吧。”

  颜姝不知道司云梵遇到了什么事,竟然学起了泪美人,那泫然若泣的表情恍若西施捧心一般楚楚可怜,颜姝虽不是那吴王夫差,却是也做不到置之不理了。

  “到底什么事?几天不见而已怎么感觉你憔悴了许多?”

  司云梵见颜姝上车了,眼里闪过了一抹得逞的笑容,随之作无辜的表情笑道:“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你觉得才几天,我却觉得都过了好几年了!”

  “噢,难怪你看上去老了许多。”

  司云梵嘴角抽的厉害,差点咬到了舌头,“那还不是因为你?你得对我负责。”

  “开车,去天上人间。”

  司云梵有些意外的撇了颜姝一眼,勾唇笑道:“你确定去那里?”

  颜姝见司云梵笑的有些古怪,似乎那里是什么去不得的地方一样,不过高馨都去得,她如何去不得?

  “我很确定,梵少,我觉得你不仅老了,还开始啰嗦了!”

  司云梵眸光里涌现了几分勾人的妩媚,像一壶上好的桃花酿,闻着就教人醉了。又像熠熠生辉的银河,那深邃的银河啊,无限大无限想象,美的教她心惊肉跳。颜姝一怔,如果司云梵不是司云梵?可是司云梵就是司云梵,没有如果的,不能改变的。

  “看样子魅力还在,只要能让你着迷,老一点,啰嗦一点,又有什么关系?”

  颜姝淡淡的拂了一下自己的手臂,神色悠悠的笑道:“梵少打算以色侍人不成?”

  司云梵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拂着颜姝的头发,知她会不悦,故极快就收回了手。颜姝见他像一个侥幸逃脱的小偷一样,笑得分外愉快,不由得也勾了勾唇角。

  “你这是承认看上我这张绝世无双的俊脸了?”

  “并没有。”

  司云梵见颜姝兴致很低,便故意哄她道:“夜了,太阳帅哥回家去了,月亮美女还没有出来,你猜他们偷偷摸摸的在干嘛了?”见颜姝无动于衷,司云梵又接着告道:“啊,原来是太阳帅哥爱上了一颗星子,月亮美女正在教训他呢,你知道月亮美女都说了些什么吗?”

  两旁的黑暗像是有呼吸一般,流露出呼吸起伏的弧度,夜晚总是比白天更鲜活,那些白日禁锢在写字楼的人们,他们喜欢夜,他们和夜一样寂寞。

  “说了什么?”

  颜姝到底不忍司云梵一个人唱独角戏,便配合着问了一句。

  司云梵故作女人生气时的神态告道:“你看看那个叫司云梵的多好?他爱颜姝,便就丢下了所有的星子,知道颜姝不爱他,他仍然爱她,你有无尽的生命,可是你变了心,你不如他,我若是有个人身,我也要爱上他啦!”

  颜姝见他一翻手,一抬眸,把一个吃醋的女人模仿的惟妙惟肖的,不由得笑道:“看来为梵少争风吃醋的女人不少呀,不然定是学不到这么像的。”司云梵双臂一抖,差点撞上了护栏,颜姝没料到司云梵会这么激动。一脸不屑的的嘟嘴道:“车技太差,有那在女人身上下功夫的时间,不如多玩玩车。”

  司云梵道:“还不是被你刺激到了,我一番真心可鉴日月,你偏偏要往坏处想。”随之又道:“顾续真有那么好吗?我看得出来你心里还是放不下他的,我瞧他实在没一样上得了台面的,莫非是床上功夫特别好?”

  颜姝撇了撇嘴,她从未与顾续亲密接触过,十五岁之前也就牵了几次手,后面不提也罢,不过是病态似的,冷眼看他们演戏,偶尔又贪恋戏里的温暖。如果能重来一次,她会选择最初就放手吧,可惜人生没有如果,现在领悟也并不迟不是吗?

  “我可没有放不下他,我与他不过是一场春梦罢了,过了也就过了,不说他了,提起他我都觉得是浪费口水。”

  司云梵见颜姝十分淡然,并不似在伪装,心下略松,他昂起头,见前方天空已出现了星子,不由得也加快了一点车速,随即笑道:“那晔少了?说心里话,我很怕自己争不赢他,毕竟他那样的男人,如果感兴趣了是不会轻易撒手的,你喜欢他吗?”

  颜姝假意想了一会儿,直到司云梵面上显出几分紧张后,方才告他道:“红尘多可笑?痴情最无聊。人之所以悲哀,是因为我们喜欢强求,你也好,晔少也好,都不在我的考虑范围内!”

  司云梵一噎,不由得端正了身体,他委实不明白,他与上官晔到底哪里使得她这般嫌弃了?

  不禁微歪头询道:“为什么,我到底是哪里不好?我改好不好?”

  颜姝亦学他的样子回道:“你哪里都是极好的,偏偏我不喜欢。”

  月亮拨开云雾露出了脸来,闪烁着幽幽的冷光,给大地披上了一层轻纱,三颗海螺形状的房子紧紧牵着彼此的手,四周绿树掩映,红花缭绕,‘天上人间’四个烫金的大字赫然入目,别致的路灯也为酒店增色不少,像三片叶子组成的一朵小花,花是黄色的,此处的夜色也是黄色的。

  司云梵因为心中不爽利,脸上有一抹淡淡的忧伤,在昏黄的灯光下,更是显得格外形单影只。颜姝回头见他落后了自己好大一截,且凄凄切切的模样,不禁倒回了几步,一面向他招手,一面逗他道:“月亮爱上的男人,原来脚步这么慢啊!”

  “就算全宇宙都爱上我,又有什么好欢喜的,就算我慢到了你看不到的地方去了,你又有什么好在意的?反正你也不稀罕我。”

  “瞧瞧,你这小媳妇姿态,你现在真是变了,若搁几天前,你定是会说,本少爷就是这样,你管的着吗?或者是死女人你等等我,也不让你白等,十个亿够吗?”

  颜姝自己说着说着,倒忍不住先笑了,不过才几天的时间,两人之间竟已经是有了回忆了,可见这人事变迁不需五年也不是十年,都是在不经意间就发生了的,韶光易把流年抛,总让人措手不及防不胜防的。

  司云梵想到那夜的调戏,竟有一种恍如隔世之感,见颜姝笑得开心,只得无奈地摇了摇头。爱上一个人,只需一天,一眼,让一个人爱上你,却不知道是要一生,还是来生了。

  “我那晚是有点过份,不过你已经说原谅我了,不是吗?莫不是就因为这个,你不能接受我?”

  颜姝上前一步拍了一下司云梵的肩膀,她就没见过这么死心眼的男人,句句都离不开‘我爱你’。

  “好啦,不提那个了,这地方还挺大的,三道大门,你猜从哪里进?”

  司云梵指了指最右边的那道门,一面轻车熟路的往里面走,一面告她道:“你这些年都是这么过来的?这地方几乎有身份的情侣都来过,你竟然不知道!”

  颜姝若有所思的凝了凝神,她这些年忙着谈恋爱,哪里有时间恋爱?

  “顾续也不是什么有身份的人,没来过也正常,走吧,进去吧!”

  玻璃门自动打开了,两人并肩走了进去,司云梵见颜姝一脸淡然,不由得笑道:“这里是情侣餐厅,到底谁约你吃饭?不是故意给你难堪吗?”

  大厅很大,很空旷,一盏高悬的水晶吊灯,并不能足够全个照到,在那阴暗的角落里,成双成对的男男女女,旁若无人的亲热接吻,仿佛这里是爱情的乌托邦,有了爱情,在这里做什么都是理所应当的。

  “要是你没有陪我来,我是不是会被拒绝进入?”

  “是啊,这里不接待一个人,这些约你的人没有告诉你吗?”

  “可以说告诉我了,也可以说没有告诉我,不过显然这顿饭吃的是不会那么轻松了。”

  颜姝和司云梵推门进去的时候,刚好一曲小提琴演奏完毕了,只见整个房间有一层人为的淡淡水雾,似有似无的矇眬显得时间很缓,岁月很长。空中有玫瑰花瓣一直洒洒落下,落在地上铺成了一块红毯,花香沁人心扉,人未进,心不自觉的便先生出了几分柔思。果然是适合谈情说爱的好地方。

  高馨见颜姝到了,笑着起身迎了上来,看到司云梵的身影,瞬间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就遮掩过去了。

  “稀客终于到了,两位总裁快请入座。”

  “果然是个诗情画意的好地方,还是大舞蹈家会享受。”

  高馨一面领着颜姝与司云梵往餐桌旁走,一面笑道:“颜总还真是跟以前一样,直率的很可爱。”

  “高小姐,你好。

  司云梵想了想,还是这么打招呼妥当一些,不亲不疏。高馨原是正在弯腰替颜姝拉座椅,闻言不禁抬头微笑道:“梵少跟我这么客气做什么,咱们好歹认识那么多年了,我好不好你还不知道吗?”

  颜姝心安理得的在椅子上坐定后,勾唇笑道:“梵少要是跟你不客气了,你该要嫌他烦人了,他这个人就是这样,要么客气,要么亲密。”

  高馨一愣,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颇有几分不自然的笑道:“我倒是不知道颜总什么时候这么了解梵少了,你俩这叫不打不相识吧,说来我也算大半个媒人了。”

  司云梵挨着颜姝坐下后,眼里闪过了一抹尴尬,随之笑道:“姝自然是极了解我的,她这个人就是这样,说话直了些,高小姐你别介意。”

  “你们这么快就好上了?叫的那么亲热,不知情的,还以为你们是一对小夫妻呢。”

  “这话可乱说不得,我与梵少不过是朋友罢了,倒是你旁边这位,你不介绍一下?”

  司云梵见颜姝连忙否认了,唇角氤出了一抹苦笑,也无意多谈这个话题,便把视线投到了高馨旁边,那个仿佛周身都被雾气笼罩着的男子身上,从始至终他都像菩萨坐莲一般,微笑着,沉默着,仿佛一切都与他无关,一切又尽在他的心中。

  司云梵从没见过这样具有神性品格的男人,下意识的望向了颜姝,心想:“若是颜姝与他并肩立在一起,真称得上是一对神仙眷侣了,她说不喜欢自己,莫不是想找一个这样的男人?”

  “给二位介绍一下,萧洛则,我男朋友。”

  司云梵和颜姝异口同声地道:“你好,萧先生。”

  说完后,颜姝用眼神示意司云梵举杯,司云梵会意,与她一道站起了身来,高馨看着二人这番不可描绘的默契,不由得笑道:“你们这样子还真像在婚宴上敬酒,颜姝,考虑一下云梵吧,不要等到来不及的时候才知道他的好。”

  颜姝心中一怔,对于高馨的称呼有些意外,对高馨话里的暗示更是意外,不过这惊诧也不过是一瞬间,很快她就拢好了自己的笑容,“谢谢你,你的话我会考虑的,不过现在的事是先喝了这杯酒,我先干为敬了。”

  她一向能说,此时却言拙了,其实她很少喝酒,更遑论一口气喝光一杯酒,酒刚下肚,面颊已经是有些粉红了,“喝完了,这酒滋味不错,谢谢高小姐的款待。”

  司云梵拍了拍颜姝的肩膀,颜姝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事。高馨见状也站了起来,举杯道:“果然是颜总,大气,行,我也干了。”

  两个女人喝完了,理所应当的就轮到两个男人了,趁着这个空档,颜姝给司云梵盛了一一碗汤不够,还给他夹了一盘子的菜,她仿佛很享受此刻这样小女人的感觉。

  高馨也不去看两个男人客套,只是对着颜姝笑道:“颜总,这就开始顾着梵少了?看来梵少对你情有独钟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你就别老埋汰司云梵了,你的萧先生哪里差了不成?”

  高馨眉目闪过了一抹涩然,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竟然是喑哑了。

  颜姝只得看向了另一个当事人,只见他安静的坐着,说是喝酒倒更像品茶,他本就面容绝尘,此时唇畔夹着一抹温柔的笑,更显的似仙非人,既然他装不认识自己,颜姝也不想自作多情,便移开了视线。

  随之颇为礼貌的关切道:“萧先生,从头到尾你都没有说过一句话,是嗓子不舒服吗?”

  司云梵见状心下大安,他本还担心颜姝会被迷得神魂颠倒,如今看来却是多虑了。

  高馨见萧洛则没有说话的意思,只得替他回道:“洛则他一向不喜欢说话,你们多担待点。”

  “萧先生这已经是社交障碍了吧?有在女友做东的饭局上不发一语的男人吗?我敢保证,隽也做不出这种事。”

  颜姝见高馨面色有些苍白,便用脚碰了一下司云梵,随即举杯道:“来喝一杯,司云梵这是嫉妒,大家不要理他。”

  司云梵感受着颜姝的触碰,一颗心忽上忽下,荡来荡去,整个人像坐在秋千上似的,却是没有心思计较颜姝的揶揄了。

  当即也举杯道:“姝说什么就是什么吧,我也陪你们走一个。”

  萧洛则没有出声,也没有把杯子碰过来,倒是也陪着一起喝了满满一杯。

  颜姝看到这一幕,微微勾了勾唇,因为她仿佛看见萧洛则对自己笑了,不是那种面具一般寂沉的笑,而是会流动的,夕阳下湖面上波光潋滟的那种微笑。

  司云梵伸手挡住了颜姝的视线,然后负气似的的连喝了三杯。颜姝心底划过了一丝不悦,反手拍开了司云梵的手掌,“你做什么?这酒与你有仇吗?”

  “我喝酒都有错了吗?是不是我做什么你都看不顺眼?”

  “你别喝了,到时候你喝醉了,我可不管你!”

  “你不管我,自然有人管我,你放心吧,不会碍你的眼睛。”

  颜姝不想在外人面前与司云梵起争执,又见司云梵满脸绯色,眼眸里仿佛有万千委屈,不由得放柔了声音道:“我不是要劝你别喝酒,只是酒不是这么喝的,一个人心里不快活,千万不能一整杯一整瓶的喝,那样很快就醉了,明儿醒了,烦恼依旧还会活过来。要一点一点的喝,喝到把烦恼化作眼泪掺进酒里,这样过了一夜,第二天你就麻木了。”

  萧洛则闻言,抿了一口杯中酒,然后似不经意一般道:“颜小姐喝过这样的酒?”

  司云梵也回过了神来,提到喝酒,他眼里多了几分肆意,“这样的酒虽可消愁,但太苦涩太心痛,何不速求一醉?管第二天做什么?第二天睡在哪里?身边躺着谁?还重要吗?”

  “以我为数不多的喝酒经验来说,酒只是一味去愁的良药,我不能醉,也不想醉,我享受一个人一点点的把一瓶酒喝光的那种心碎,你们有过这样的经验吗?深夜,在空一人的大街上,喝一口酒,就拾一片新落的叶子,直到酒喝光了,还可以数叶子等天亮……”

  萧洛则不肯说话了,这样清醒的寂寞太伤感,他不爱寂寞,虽然他已经寂寞的太久太久了。

  司云梵面色复杂的看着颜姝道:“你是个懂酒的女人,所以你不纵它,我虽爱酒,却不懂酒,但经你这么一说,我并不想懂酒了,我知道我爱酒就够了。”

  高馨见他三人虽不言语了,气氛却比先前平和,不由得笑道:“天若不爱酒,酒星不在天,地若不爱酒,地应无酒泉,天地既爱酒,爱酒不愧天…你们都是人中仙,独我是个俗人,喝酒如喝水,既不能消愁,也办不到买醉!”

  说完,又张罗道:“都不许说酒了,看尽顾着说话,都没有怎么吃菜,颜总,你也让梵少多吃点。”

  颜姝见高馨与萧洛则距离有些远,不禁打趣道:“你顾着萧先生就好了,看看隔那么远,是要做牛郎织女吗?”看自己夹的那一盘子菜,司云梵才吃了小半,不禁拂上他的手臂,示意他赶紧多吃些,司云梵现在倒也听话,埋首吃菜去了。

  高馨看在眼里,心里涌起了浓浓的苦楚,看了一眼无动于衷的萧洛则,只得强笑道:“牛郎织女一年还能见一次,我怕是还不如那织女了。”

  颜姝听这话说的奇怪,不过也不便打听别人的私事,只好招呼高馨多吃点,不再询问了。

  辽阔的天空中挂一轮明月,旁有星光璀璨,明月并不寂寞,月色下面,是一望无际的荒野,石子和沙土裸露在这片土地,月光将这里染成了银灰色,一阵风刮过,一层灰随之追了上去。

  在这尘土飞扬间,只见两排手持长枪的军兵鱼贯而出的小跑着下了飞机,待他们立定后,三个发福的中年男子也从里面走了出来,只见他们皆身着黑西裤,白衬衫,虽一派斯文儒雅,但脸上那股沉静和从容,绝不是一个普通人可以拥有的东西。

  三人望着身后,眼里闪过了一抹敬畏,在几十双眼睛的注视中,只见一个身穿黑西装的华美男子由数十人拥护着,神情淡漠的从里面走了出来。

  “少爷。”

  三人异口同声的打过招呼后,便侧身立着,见上官晔没有吩咐后,才随着保镖后面跟了上去。

  一群被铁链锁住手脚的男女像牛羊似的,被推挤着朝上官晔赶了过来,脸儿青青的,打着赤脚,乱糟糟的头发,谁现在还能看出这些人原本有多么高贵富有呢?

  这群人望到了上官晔,眼里不约而同的闪过了一抹恐惧,其中一个四十多岁的妇女因为受不了自己现在这幅模样,忍不住破口大骂道:“上官晔,你会有报应的,我以血起誓,我的鬼魂必将使你永远不得安乐,你想得到的都会失去,你注定寂寞一生,你这个冷血的魔鬼,你将永远活在地狱里。”

  上官晔不恼也不说话,直接对着身后的人瞟了一眼,那人会意,一声枪响,那妇人便不能再开口说话了,人打死后,犹不作数,只见开枪那人上去将那女人的头颅割了后,这才算完事。

  上官晔看着妇人血淋淋的头颅,眼里闪过了一抹嘲讽,随即笑道:“全部把头割了,谁割的人头最多,给他记一次二等功。”

  “少爷,这些人本就是死囚,正大光明的处决就是了,犯不着这么折腾吧?”

  说话的是一个又矮又胖的中年人,显是三人之首,他见那群犯人就跟一群雏鸭似的,哪里还需要这么麻烦,他都可以一个打几个了,不由得有些不忍。

  上官晔也不说话,只是若有所思的望着中年男人那一张像大饼一样的脸庞,旁边二人见状,一个稍瘦的上前告道:“少爷,这些人中,有些与老大哥一起称兄道弟喝过酒,女人大抵也是有那么几个与他有过露水情缘的,老大哥想给他们求一个稍微体面一点的死法,也是情理之中的,我就称述一下实情,没有别的意思。”

  稍高的那个沉吟了一下后,也上前告道:“人是万物之灵,若当猎物一样屠杀,实在过于残忍了一些。”

  上官晔来这里本来就是欣赏屠杀的,因此并不采纳,“残忍?有活取人体器官残忍吗?”

  三人俱无语,恰在这时,电话里有一条信息传了过来,看到颜姝二字,上官晔心里的杀意莫名的淡了一些,只见他一面往黑色轿车方向走,一面告三人道:“留个全尸吧。”

  风急了一些,天上黑的地方越加黑了,地面一切角隅皆为黑夜笼罩了,月亮星星居然也在这时都隐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欲红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欲红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