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宠
池灵筠2017-10-24 11:121,890

  三公主闷闷不乐的,在厢房中无聊地拨弄琴弦,那傅惜之来了也一直没召见他,将他晾在外头。

  傅惜之也是个极有耐心的人,一个人就着一本书也能不动声色熬下来。宋震来过两回,还与傅惜之说了会话,劝他先回去,傅惜之正在犹豫时,四公主来了,带着她的七八个随从。

  四公主见到傅惜之眼睛就亮了,小鸟一般飞了过去,“傅公子!”

  宋震见四公主特意穿了件桃花纹的衣裳,衬得一张小脸蛋粉粉的,霎时可爱,便打趣道:“此处除了傅公子就没别人了?”

  四公主娇嗔地瞪了宋震一眼:“父王,人家早晨去请过安了呀!”

  宋震笑道:“是了,请过安就不必再放眼里了。”

  “哪里的话,我将父王一直放在心上的。”四公主挽住宋震的胳膊,撒起娇来,“父王,我这两日在跟傅公子学下棋,他可厉害了,比宫里的老师还厉害呢。我要拜他为师好不好呀?”

  宋震笑盈盈地看着傅惜之,说:“你得问问你母皇。”

  四公主嘟着嘴说:“母皇昨日说要请李将军来教我习武,怎么不见三姐要习武呢?”

  “你三姐身子一直很弱,也只能在琴棋书画上下功夫。母皇叫你习武是为了强健体魄。”

  “可是习武哪里好了,像大姐那样练出一身好本事结果害了自己……”四公主只顾着发牢骚,却忘了禁忌。宋震突然正色打断她:“尾燕!”

  四公主及时反应过来自己说错话了,忙捂住嘴。

  宋震盯着她摇了摇头,压低声音说:“她是你长姐,是未来的女皇,你得时时刻刻记住。”

  “是,我记住了。”四公主知道自己犯了错,委屈地低下头。

  此时,那三公主房里的人出来了,说要召傅惜之进去。四公主不忿,却只能无奈地看着傅惜之被带进去,气恼得直跺脚。宋震见状,劝她:“别只顾着玩,这是最后一日了,去陪你母皇念念经,尽尽孝”。四公主拉长了脸负气走了,临了还丢下一句:“父王嘴上说疼我,其实还不是偏心自己的那个!”

  宋震也着实无奈,这三公主和四公主打小就不合,但又年纪相仿,免不了要在一起玩。平日里,三公主在温泉行宫住着,宋震与四公主反而更亲近些,外人都看得出来,他是真的很宠爱四公主。她这样说气话,实在让人伤心。

  屏风挡住了外头的阳光,三公主倚在榻上,斜睨着傅惜之。方才他们在外头说话她都听见了,那四公主仗着年纪小,每日跟母皇父王撒娇。尤其是今日,当着她的房门面前占尽了便宜,要知道,那父王可是她的父王,又不是四公主的。于是就算她不想见到傅惜之,也将他召进来,免得四公主得意忘形。

  女皇遣人去山下的集市买了许多鸟笼,将他们抓的那些鸟儿都关了起来。此刻鸟儿在笼子里叽叽喳喳地叫唤,让三公主本来就烦闷的心情烦上加烦。

  “听闻公主不太舒服,是不是窝在房里太久了,不如出去透透气?”

  三公主没好气说:“我见不得太阳,吹不得风,出去干嘛?”

  傅惜之环视一圈,说:“或许是鸟儿吵到公主了,要不先把它们放外面去。”

  三公主看着那些鸟儿,抿了抿嘴说:“都放了吧。”

  “嗯?”傅惜之以为自己听错了。前几日哭着闹着要鸟儿,这突然之间又不要了。

  “放了吧,它们只想飞走,既然心不在这里,留着又有什么意思。”三公主说着,眼眶就红了,低头啜泣起来。

  “公主,这些鸟儿都是封子祺抓来的,要放也得他来放。”

  三公主小声哽咽,“他都不来,怎么放?”

  “他不是不愿来,而是受伤了。”

  “受伤了?”三公主愣住,“怎么受伤了?”

  “不小心撞破了头,所以不敢来见公主。”

  “那……那要不要请太医去看看?”

  “公主,他从小随军,皮外伤不打紧。”

  “那……我们去探望他吧。”三公主抹了抹眼角,便下了榻。

  傅惜之迟疑道:“公主千金至尊去寺庙看望他,是否不合适?”

  三公主刚刚亮起了的双眼又黯淡下去,这的确是不合规矩。她恹恹地瘫坐下来,扶着额头说:“那还是把鸟儿都放了吧,明日就要回宫了,带着也不方便。”

  傅惜之对公主的命令不敢不从,只是觉得她的善变达到了一种极致。他便叫宫女来把鸟笼子都拎出去,摆在走廊里一字排开,居然也排满了一条走廊。

  傅惜之一个个地将笼子打开,三公主站在门边望着这些鸟儿争先恐后地飞走了,飞向天空,飞向树林,嘴角泛起苦涩的笑容。

  最后一只笼子也打开了,翠绿的小鸟挥着翅膀兴奋地飞走了。

  三公主冷笑了两声,“你看它们多没良心,我喂了它们好几日,却连句道别都没有。”

  傅惜之劝道:“它们的心是属于这座山的,回到山林是它们的归宿。”

  “我是公主,听起来好风光啊,可没有什么是属于我的。”三公主说完,一滴泪从脸颊划过。

  傅惜之莫名心疼了,替她拂去泪滴。三公主愣了一下,刹那间脸颊绯红,转身回了房。

继续阅读:美食要挟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从此女皇不早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