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前有座山
池灵筠2017-09-11 10:352,312

  辞红庵,坐落在衡山深谷,地处蜀国南部,乃皇家庵堂。

  这是个女权盛行的朝代,女子为帝,女子为尊。

  因此尼姑比和尚吃香,庵堂比寺庙香火更旺。

  不过男子的地位也并不算低贱,仍可为官为商,为虎作伥。若家里足够富有,纳妾也是允许的。总之,这是个十分和谐的朝代。

  浮云被送到辞红庵的时候才两岁,那时候她还没有法号,乳名唤作花溪。

  彼时的花溪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直盯着佛龛面前的功德箱闪闪发光。

  静华师太要为她取法号,可谓绞尽脑汁,终于从功德箱里头抓了一把香客捐的铜钱出来递到花溪面前去试探。

  花溪红嘟嘟的小嘴里发出“嗷呜”一声,然后饿虎扑狼似的扑向了师太的手掌。

  铜钱七零八落洒了一地,花溪笑咯咯。

  静华师太摇头叹道:“富贵如浮云呐。”

  自此,浮云的法号便定下了。

  静华师太叹的这一句话并非有感而发,而是十分公正而客观地对这名幼女的命运进行了预测。

  在两岁之前,她可真是大富大贵之命。

  至于将来……静华师太只希望她平安度日。

  手起刀落,浮云的一头细密的黑发都落在了乌木托盘内,由静华师太的弟子明空悉心地收起来,纳入一只明黄的布袋里,再打上丁香小结,交还给宫里来的女官。

  女官的脸很长,眼皮始终耷拉着,不冷不热说:“日后就劳烦师太了,陛下公务繁忙,今年不来敬香,但是赏赐照旧。”

  “谢女皇陛下恩典。”静华师太合掌行礼,与一行弟子送女官出了庵堂,目送一队乔装成普通商贩的皇宫禁卫军缓缓行远。

  直到翠郁的山林子恢复寂静,明空才暗暗松了口气,问静华师太:“师父,陛下真的要小公主在这里出家啊?”

  “既然已经剃度了,她就不再是公主。记住,从今以后她只是你的小师妹,谁也不能把这秘密透露出去,否则我们辞红庵将面临灭顶之灾。”

  明空点头称是。

  从此明空多了个小师妹。

  这小师妹是静华师太的关门弟子,辈分很高,不仅新进庵堂的小尼姑要唤她一声师叔,就连不少和明空年纪相当的弟子也要尊称浮云一声师叔。

  显然,浮云对这个称呼很不满意。

  自从抓完那把铜钱,她的小脸皱巴巴的一直展不开。

  为什么呢?

  因为在宫里人家玩的都是金银珠宝,到这穷地方好不容易抓了一把铜钱过手瘾,还被师太嫌弃了。不仅被嫌弃了,还有一堆光头的女人凑上来叫她师叔。

  嘤嘤嘤,小浮云觉得很委屈。

  不过小浮云又很淡定,别看年纪小,早在宫里练出来了处变不惊。

  头都被剃光了,也只是瞪着铜镜里那个光秃秃的脑袋张了张嘴,然后扭头无视这残酷的现实。

  其实浮云比静华师太想象的要省心多,她打小就不哭不闹,平平安安长到六岁也没什么坏脾性,每日跟同门姐妹们一同上课、劳作、抄经。

  静华师太不由暗自佩服自己给她取了个好名字,浮云。

  夜静,昏暗的油灯下,两只白嫩嫩的小手在枕头下扒拉东西,发出轻微的声响。

  终于摸出一小包东西来,用白色的棉布包着的,小心翼翼打开。

  赫然,十几枚铜钱。

  她又添了一枚进去,再小心翼翼包好,塞进枕芯里。然后转身平躺着睡觉,那表情真是神魂颠倒,无比幸福。

  浮云吞了吞口水,边做梦边想,等到她跟师姐出山去化缘,就可以偷偷买肉包子吃了……

  六岁的浮云,最崇高的愿望只是吃个肉包子而已。

  这天是初一,香客云集。

  浮云扛着大笤帚在辞红庵大门口扫地,不远处放一只破旧的钵子。

  看见穿着绫罗绸缎的面善之人,她会用圆圆的眼睛释放出怜弱的光芒,被她看得实在受不了的人会过去扔一枚铜钱。

  这是浮云无师自通的化缘方法,在门口扫一上午地,钵子差不多能装个半满。她把钵子里的钱都送回庵里去,再回到门口扫地。

  这来回捣腾的路上她往帽子里藏了两枚铜钱。

  她自己给自己算好了帐,每月可以攒四文钱,一年四十八文,十年四百八十文,二十年九百六十文,差不多正好一两银子。

  可怜的小浮云对于两岁之前的富贵人生完全没了记忆,所以觉得一两银子是很大一笔钱,而且她打算用二十年来攒一两银子。

  到下午太阳落山时,香客们有的走了,有的住进了庵堂。

  小浮云捧着满钵铜钱回去找她的明空师姐。

  西厢后院里,明空正在哄一个小尼姑初云。

  初云不比浮云淡定,进庵的时候五岁,每天哭哭啼啼要回家。这会又不知道看见了什么睹物思人,嚷着要娘亲。

  明空没法子,哄着她说:“乖乖,师叔给你讲个故事好不好?”

  初云安静了不少,呜咽的声音低下来。

  明空晕乎乎地想了许久,慢悠悠地说:“从前……辞红庵来了几个神秘的客人。”

  初云脸庞上还挂着泪珠,不过已经不哭了。

  明空见此法可行,继续说:“六个男人骑着高头大马,后面拉着一辆华贵的马车,看上去像是经商的富贵人家。马车上下来一个长脸女人,她穿的衣服十分气派,举手投足都显得很不俗。我原以为是来点长明灯的香客,谁知,那女人身后跟着一个抱孩子的丫鬟,她说,要将那个孩子给师太抚养。”

  初云眨着湿漉漉的眼,用黏黏的鼻音问:“后来呢?”

  “这个孩子就被师父收下了……”明空察觉自己说漏嘴了,凛然一惊,矢口道:“后来,我也不知道了。”

  “那个孩子是谁呢?”

  冷不丁从身后冒出一个声音,明空吓得魂飞魄散几乎跳了起来,转身瞪着一脸好奇的浮云,结结巴巴说:“你、你什么时候来的?”

  浮云把钵子举到明空面前:“师姐,我来给你送这个啊。”

  “哦。”明空伸手去接。

  不料浮云又将钵子收了回去,还很神秘地问:“师姐,你就是那个孩子吧?”

  明空差点晕了过去,忙忙活活夺过钱钵子、捡起菜篮子一溜烟跑走了。

  初云只听了一半故事,表情很迷茫。

  浮云老成地叹了声气:“真可怜,原来师姐出身富贵人家。”

继续阅读:山上有座庵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从此女皇不早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