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遇路痴
池灵筠2017-09-23 10:011,674

  因为闹了场乌龙,封子祺被罚跪了。虽然这时的日头不如方才那么刚烈,但也十分灼人。封子祺跪在鹅卵石子路上,膝盖已经麻木了,脸色也是铁青的,全凭咬紧牙关坚持着,把他那一贯心软的父亲大人李敏叔急的抓耳挠腮。

  李敏叔好说歹说,可封琴不为所动。

  “练武之人,哪有那么娇气。”封琴一边吃茶一边翻着白眼,“这孩子随你,一介莽夫。事情都没弄清楚就来禀告,结果让人看了个大笑话。”

  李敏叔不服气:“我说封大人,他只不过是个孩子,道听途说的话你也信。”

  “他只是个孩子?这话亏你说的出口!”封琴一拍桌子,李敏叔吓得腿发软,扑通一下坐了下来。封琴咬牙切齿说:“你是眼瞎吗?看不见傅家绞尽脑汁在博取女皇欢心?”

  “这个我知道,傅家一贯这样的。”

  “你看看那个傅惜之,跟咱们子祺年龄相仿,可人家那气度,那心思,啧啧……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

  “文弱书生,我可没看出来哪里好,还是我们子祺好。”

  “你!”封琴气得说不出话来,撇开头去。

  为着那小和尚,封子祺吃了个哑巴亏,越想越不甘心。待到傍晚时分,他那跪肿了的膝盖好些,便又出门去了。他气哼哼地想:伽蓝寺找不到人,那就去别的地方找,反正他得自证清白,不能让母上大人误会他是胡扯的。

  显然封子祺过分高估自己,行军打仗需要识得地图,标记路线,辨别方向,他从不在战场上迷路。但是一旦没了地图,他就像无头苍蝇,跟他父亲一个样。

  凭着记忆,封子祺沿着河岸慢慢走,想走到昨日遇见那小和尚的地方。日色渐渐的暗下来了,周遭响起一些古怪的声音,一会咕咕地叫,一会嗤嗤地叫,也不知那些灌木丛中藏着什么野兽。

  封子祺握紧了别在腰间的匕首,睁大眼睛警觉地望着四周。

  树叶被夜风刮的沙沙作响,脚底下踩着干枯的落叶也发出喀嚓的响声。封子祺像是看见了一点光,对,真的是一点光,像是从窗户里透出来的,就在前面的树林子里。他一高兴往前跑了几步,猛然间被什么东西绊住了,然后整个人往后翻倒在地,接着被吊了起来,倒挂在一棵树上。

  整个过程让人猝不及防,他在树上晃着,头晕眼花,嘴里也出于本能大喊了起来:“救命!救命啊!”

  少顷,一个人影渐渐地走近了,提着一盏小灯笼,蹦蹦跳跳的。封子祺看不清楚,只觉得找到了救星,忙说:“大恩不言谢,快帮帮我!”

  待那张脸凑了过来打量他,封子祺这才看仔细了,这不就是那个小和尚吗?!

  “喂,是你!”

  浮云也吓一跳,退了两步:“怎么是你?我还以为抓到了野猪罗罗呢。”

  封子祺激动地指着浮云:“你、你、你……”

  “我?”

  封子祺头脑充血厉害,已经很晕了,闭着眼说:“你,先把我放下来……”

  浮云想了想,蹲在地上仰头看着他问:“你知道回去的路吗?”

  “不知道。”

  “因为我不能离开这里,我要在这守着师姐,所以不能送你回去。但是如果我放了你,你也许还会迷路,在山里可能碰上野兽把你吃了,所以我不能放了你。”

  “什么?”封子祺听不懂浮云的逻辑,他只是觉得很难受,“喂,你先放我下来再说好吗?”

  “让我回去问问师姐,你等我呀。”浮云一溜烟地跑走了。

  封子祺崩溃地扯开喉咙大喊:“你回来!”却是徒劳而已。

  等到他被放下来的时候,整个人已经神志不清了,眼珠充满了血丝。浮云看到吓一跳,问明空:“师姐,你看他的眼睛,像不像走火入魔?”

  明空无奈:“你被倒吊着试试看。”

  “师姐,真的要留他住一晚?”

  明空答道:“出家人慈悲为怀。”

  “可我觉得他是来找你的。”

  “你认识他?”

  浮云认真点头,说:“他是封施主,就是他听说了我的故事以后特别感兴趣。”

  明空脸色惨白,嘴唇颤抖着:“浮云,你不能呆在这里了。”

  “为什么?”

  “……”明空不知该如何解释,师太再三交待不能让浮云被别人看见,这下可好,她自己引狼入室了。可现在天黑了,她既不能叫浮云去别处,也不能将那少年扔在荒郊野外。“只好这样了,浮云,你在这看着他,等我回来,我去请示一下师父。如果他问你话,你什么也不要说,记住了。”

  浮云郑重其事点点头。

继续阅读:遇见美少年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从此女皇不早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