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梅竹马的开始
池灵筠2017-09-30 22:421,450

  竹帘稍微挽起来了一点,透进来些许阳光。

  茶几上又添了果盘和茶水,像是要款待贵客。

  三公主端坐在那里,接受封子祺的觐见,然后微微一颔首表示他可以平身了。封子祺完全不能领会,全靠傅惜之在旁边提点着。

  “坐吧。”三公主轻轻说。

  封子祺不明白自己该坐哪里。

  傅惜之指了指三公主对面的蒲团,封子祺一看这是要下棋的意思,立马傻眼了,硬着头皮说:“公主,在下不会下棋……”说罢还狠狠瞪了傅惜之一眼。

  傅惜之抿着嘴尽量不笑,可眼里都是笑意。

  三公主很意外,随后又温和地看着封子祺,嘴角微微扬起问:“听说你是随军家眷?”

  封子祺点头:“是的,在军营出生,在军营长大。”

  “那你一定会骑马射箭。”

  “那当然,我从五岁起习武,七岁练习骑术和箭术。好男儿就应该戍守边疆保家卫国。”封子祺说这话的时候,挑衅似的瞟了眼傅惜之。

  三公主频频点头表示赞赏,“既然你不会下棋,有没有别的好玩的可以教我?”

  “有啊,我们可以去打鸟。”

  “啊?”三公主吃惊极了。

  傅惜之说:“不妥,佛门禁地,不能杀生。”

  封子祺想了一下说:“那就不杀生,打下来玩玩就放了呗。或者干脆弄个笼子养起来。”

  三公主似是很有兴趣,一贯孱弱的样子都不见了,顿时来了精神,完全不顾傅惜之的警告,向封子祺追问:“怎么打呀?用什么打呢?”

  封子祺从腰间掏出他每日随身带着的弹弓,在三公主眼前晃了晃:“这个可厉害了,是用百年黑檀木做的。”

  三公主摊开手来,摆明是要拿来看的意思。封子祺却不能会意,反而收了回去:“它跟随我五年了,从不离身。”

  三公主微微蹙眉,瞄了封子祺一眼。傅惜之便说:“既然是宝贝东西,就让三公主好好看看。”

  封子祺不愿意,在心里暗暗骂傅惜之是马屁精。可是公主的意思又不能忤逆,只好奉上给三公主。

  三公主像把玩珠宝一样把玩着弹弓,觉得新鲜好奇。又向封子祺请教:“这个如何使用才好?”

  封子祺指着外面:“去外边找一处偏僻无人的林子,我教你们。”

  水榭里,女皇斜躺在竹椅上,精神恹恹的样子。

  甄虹在一旁抄写经文,案几上焚着一炷香。那香烧出了一大截灰,被风一吹,散落在了纸上。甄虹一惊,赶紧吹口气,但是未干的墨迹粘住了灰,吹也吹不走。甄虹只好无奈地将这纸掀起放在一旁,重新抄写。

  不远处的树林里,传出来几声孩童清脆的声音。女皇透过纱帘朝湖对岸望去,只见三公主正在拍手欢笑,女皇觉得很是诧异,她还从未看过三公主笑的如此开心。再仔细一看,她身边还有两个少年。

  “虹,你去看看,三公主与谁在一起?”

  虹便起身去看了,不一会回来禀告:“是封家的小少爷封子祺和太傅家的傅惜之。”

  “你可见过晚燕这样?”

  “臣与三公主见得不多,每回都觉得她精神不大好,也很少笑开颜。”

  “是啊,我都以为她不会笑。”

  “孩子到底是孩子,需要玩伴。”

  “玩伴不是有么?我让傅家公子陪她玩,是想着他们兴致相投,有话可聊。不过这个封子祺,似乎更能让晚燕开心。”

  甄虹颔首道:“或许是性情活泼的关系罢。不过论学识修养,还是傅家公子更胜一筹。”

  女皇若有所思地看着那三个孩子,忽然撇头看见了那张抄了一半的经文纸。

  甄虹说:“方才不小心沾了灰,只得重新抄了。”

  女皇捡起纸来,望着那沾了香灰的字,嚅嚅道:“他是不介意的。”

  甄虹没听清,问:“陛下方才说什么?”

  女皇已经合上眼了。

  甄虹继续抄下去,这些是要祭给已逝皇夫的经文,她丝毫不敢马虎。

继续阅读:浮云的命数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从此女皇不早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