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爵
池灵筠2017-10-12 10:181,730

  外面阳光刺眼,殿内阴凉。女皇半倚着贵妃榻休憩,甄虹在一旁点了一盘心字香。

  二公主满头大汗,一边吆喝着宫女一边兴奋地往殿里跑,“母皇!你看,我摘了一大筐橘子回来!”

  女皇抬眼望去,看二公主小脸通红,憨憨地捧着几个橘子,“这橘园可大了,好多橘子呀!带回去能吃好几天呢!”

  女皇颔首笑道:“你身为公主还亲自去摘橘子,叫她们去就是了。”

  “自己摘才好玩呢!”二公主嘻嘻哈哈地笑着,说不出的满足。

  “好好好,你带着晚燕去摘吧,让她也出去走动一下。”

  “她不去,她和尾燕都在逗鸟呢,封子祺可真厉害,又抓了几只鸟回来。”

  “又是和封子祺在一起?那傅惜之呢?”

  “也在一起啊,尾燕缠着傅公子教她下棋来着。”

  女皇点点头,又是一副不苟言笑的样子:“你接着去玩罢,朕要休息了。”

  二公主行礼之后退下去,留下一筐子的橘子。

  女皇坐直了身子,侧头望着甄虹:“双燕长大了。”

  “是啊,二公主眼看着要满十五呢。那面相是极好的,定是个有福之人。”

  女皇叹气道:“可惜啊,除了吃什么都不会。也不知道像谁?”

  甄虹答道:“能吃是福,要是像三公主那样不吃不喝的,陛下又该急了。”

  “你说说看,双燕和晚燕是亲姊妹,怎么天差地别的?”

  “虽然性子不太一样,可两人感情好的很呢。”

  “如果她们俩能互相取长补短,像尾燕那样静如处子动如脱兔,该多好啊。”

  甄虹笑道:“那是,四公主最像陛下了,胆识过人,又天生聪慧。”

  女皇眯着眼想了会,“回宫以后,给尾燕请李将军来教她习武。”

  “遵命。”

  这时珠帘外有一人影伫立,一袭玄色长袍,佩玉戴金的,气派十足。

  甄虹附耳对女皇说:“爵爷来了。”

  女皇动动手指,甄虹便退下了。

  那人正是如今女皇身边唯一的王爵——宋震,也是二公主和三公主的生父。宋震出身寒门,当年是通过科举考入翰林院,成为太傅的关门弟子,殿试上被女皇看中,纳入后宫。说起来也是一出佳话。多年来,宋震与女皇关系融洽,即便是皇夫在位时,他也是尽心竭力辅佐女皇。经年之后,宋震的才华显露出过人之处,更难能可贵的是那一份气度。

  “今日感觉如何?头还痛么?”宋震一来,便依着女皇身边坐下,熟稔地帮她按揉太阳穴。

  “比前日好多了。”

  “我派去蓬莱求医问药的人快回来了,到时给你试试那传说中的仙药。”

  “我母皇生前寻过多少灵丹妙药,都是无用的。罢了,这都是命数。”

  “陛下还年轻,也不必过分担忧。”

  “我担忧的不是自己,而是……”

  “几位公主都是人中之凤,只是年岁尚小,给她们时间证明自己。”

  女皇微微合眼,想了想说:“飞燕现在这样……”

  宋震安慰道:“陛下派了人日日为她祈福,望上天垂怜,让她早日从苦海解脱。”

  “你说,我是不是做错了?”

  “陛下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大公主好。”

  女皇不由得蹙紧眉头,长长叹了口气,“你瞧见没,双燕摘了这么多橘子回来。”

  宋震笑了,“是了,我方才要陪她一起去的,她不让,非要自己爬到树上去。”

  “是么?”女皇略微诧异,“她这么顽皮?”

  “陛下放心,身边的人有数。”

  “你办事周全,我是放心的。不过双燕也到了要说亲的年纪了,也要她学着些女红,好歹有个公主的样子。”

  宋震点头称是,又问:“陛下替双燕物色了人选?”

  女皇摇摇头:“双燕为人赤诚、憨厚,反而最难挑了。”

  “担心别人欺负她?”宋震又笑了,“她可是公主啊,谁敢不敬她?”

  “那是敬公主,不是敬夫人。”女皇嘴角忽然牵扯出一抹嘲讽的笑意,“这里头的差别,只有我们生在帝王家才知道。若能找到一人真心爱她敬她,并不因为她是公主,只因为她是双燕,便是最好的了。”

  “陛下说笑了,爱便是爱,哪有什么差别。”

  “驸马与公主的结合,都是经过千思百虑,权衡利弊的。”

  宋震反问道:“谁说那些千思百虑、权衡利弊之后的爱就不是爱了呢?”

  女皇竟然怔住了。

  宋震没再往下说,只说:“方才我看见三公主和四公主在一块玩,旁边有个高瘦的少年相伴,不知是哪家公子?”

  “是封家的长子,封子祺。”

  “也是个不错的人选。”宋震与女皇相视一眼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继续阅读:作弄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从此女皇不早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