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女
池灵筠2017-11-14 12:151,831

  进到了蜀京城里,官道两旁挤满了围观的百姓。一派热闹熙攘的景象,皇家护卫严守两旁,不让百姓越过街道,担心惊了马匹。那些马儿经历了长途奔波,也劳累了,踏着蹄子慢悠悠地走着。

  “地震了!地震了!是土地公公发怒了!”忽然有人疯了似的在大声呼喝起来,一句接一句句不停地喊,在人群中引发了骚乱。

  护卫军迅速找到那个人,不由分手抓起来带走了。周围的百姓面面相觑,不敢吱声。

  女皇隐约听见了什么,侧起身往外看。一面问宋震:“你听见了么?方才是什么人在喊?”

  宋震笑答:“只听见百姓的呼声,他们想念陛下了,也想一睹陛下芳容。”

  女皇似笑非笑地望向街上的百姓,那一张张脸孔都是陌生的,从眼前一直延伸至很远的地方,一望无际。让她的子民在这里安居乐业,不受战争侵扰,便是她达成了先皇留给她的遗愿。

  车队浩浩荡荡驶过长街,绵延几里。女皇在首,并不能知晓后面的事情。可浮云乘坐的将军府的马车在末尾,眼睁睁看着两个举着火炬的人冲进队伍,嘴里大声嚷嚷着什么“天地不容”“罪恶滔天”之类的话语。侍卫一拥而上想要制服他们,无奈他们手里有火,靠近不得。

  “他们在干嘛?”浮云第一次见这样的场面,不知是怎么了。

  封子祺将她从窗口拉回来,“一些刁民,不要看。”

  可浮云还是很好奇,“他们在说什么?”

  “他们说这样的话就是谋逆了,会被抓紧浮图塔里去。”

  封子祺刚说完,只听得人群中发出了惊叫和骚乱,浮云回头一看,那两个人用手里的火炬点燃了自己,熊熊烈火在他们身上燃烧着,冒出青黑色的烟。两团火还在那奔跑,挥舞着双手,像是在告示着什么。浮云被这画面吓傻了,她见过山火,见过柴火,见过篝火,可从没见过人着火。

  那两个人在地上翻滚,人群被吓跑了,散了。侍卫一拥而上,接着就什么也看不到了。

  浮云瑟瑟发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不理解,问封子祺:“为什么他们要烧了自己?”

  “他们是邪教的,专门干这种事。”

  “这样做对他们有什么好处?”

  “谁知道呢,或许是为了吓唬人。”

  浮云的小脸变得煞白,封子祺见了便笑她:“你看,不是吓到你了吗?他们的目的就得逞了。”

  可浮云看着还是受了惊吓的样子,痴痴呆呆的。封子祺又说:“你这样想,他们跟你素昧平生,他们的生死也与你无关,对吧?”

  浮云叹了口气,盘腿念起经来了。封子祺也没再说了,由她。

  ====================

  在官道上驶了没多长时间,车马队伍慢慢分解了,朝着各个方向散开。

  周围都清静下来了,清晰地听见马蹄声,婉转的鸟鸣声,还有哪家的犬吠声。不一会,车停下了,浮云头晕脑胀跟着封子祺下了马车,抬头见到“将军府”的牌匾。气派的门前站了一排人,纷纷前来迎接封琴和李敏叔。

  一个丫鬟拿了披风上前来给封子祺披上,然后以狐疑的目光看着浮云。封子祺回头叫浮云:“你跟着我,先去换衣服,然后要去见祖父祖母。”

  “我?”浮云纳闷地指着自己。

  “对啊,你以后就是我的跟班了,我去哪儿你都要跟着。”

  浮云心想,为了赚银子,只好这样了。

  这将军府,说来并不是李将军的府邸,而是护国公的府邸。当年护国公与明华郡主婚后一直住在郡主府,后来屡建战功,才有了这座将军府作为赏赐。多年来便一直居住在此,祖孙三代其乐融融,陛下另行有赏也屡次推辞了。而明华郡主是皇室后人,生父是一位王爷,若论起辈分来,当今女皇要称她为姨娘。

  那护国公六十出头,精神抖擞,明华郡主也是体格轻盈,不现老态。

  封琴带封子祺请过安之后,便唤浮云上前来。

  “这是……”护国公见浮云戴着一顶毡帽,却是女儿相貌。

  封琴向父母说道:“这是我从辞红庵带回来的小尼,叫作浮云。我觉得与她十分投缘,打算收为义女。”

  浮云和封子祺都瞪大了眼睛,义女?!

  浮云看着封子祺用眼神示意他怎么回事,封子祺耸耸肩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护国公也疑惑了,“你已有了亲生闺女,为何要收个义女?”

  “哎,这其中缘由嘛……”封琴附耳对母亲说了句话,明华郡主便颔首赞同,“好,好,好。”一连三个好字,那护国公也不再问了。

  只是浮云和封子祺两人一脸懵圈。

  封琴笑容满面拉着浮云的手说:“我会去给你上个户籍,从此往后你就随我姓了。”

  “那……那她岂不是成了我妹妹?”

  “对,你们是兄妹了,可要互相照顾,互相帮扶。”

  浮云只觉得头更晕了,不是说好来种菜的吗?如今她只关心一件事,她的银子还有吗?

继续阅读:赈灾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从此女皇不早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