闹出走
池灵筠2018-01-06 22:032,249

  这还未到傍晚,天色就昏暗了,由山谷里腾起一股白雾,将皇宫都弥漫了。

  宋震披一件狼皮斗篷匆忙中抵达二公主住的福德宫,二公主见他来了很是欢喜,鸟儿一样扑到宋震怀里:“父王!”

  “双燕,你在做什么呢?”

  “画画呀。”二公主指着桌上一副未完的画,宋震一看,笔墨粗糙,意境全无,二公主实在不善文墨,勉强不来。

  宋震摸了摸她的头,问:“今日你为何受罚?与我细说。”

  二公主瞬间又萎靡了下去,嘟着嘴说:“母皇发好大的火,我也不晓得为什么。”

  宋震无奈叹息:“你呀你,怎么就不能体谅你母皇的心情。”

  “父王,你告诉我母皇为何动怒?”

  “衡州地震,你我也都经历了,十分危险。是我们命大逃过一劫,可很多百姓就没这么走运了,民间死伤无数,损失惨重,陛下为此忧心忡忡,食不知味,夜不能寐。这时你却笑嘻嘻地去送纸鸢,难道还期望你母皇与你一同去玩闹?”

  二公主着急解释:“就是因为母皇忧心忡忡,我才想为她分忧,哄她开心。”

  “你……”宋震也是替二公主的脑筋着急,“这哪里是分忧,分明是让你母皇认为你心里没有百姓,只晓得吃喝玩乐,成不了大事。”

  “可是我……”二公主皱着眉头,仍然感到很不解,“我心里有母皇啊。”

  宋震看着二公主真诚的眼睛,又不好说什么了,“罢了,你就好好思过,等母皇消气罢。我要去衡州赈灾,多日才能回,你且要好生注意自己的言行,别再出什么差池。”

  “父王要去赈灾?”二公主这才注意到宋震的行头,有点不舍依偎过去,“父王早日回来,双燕会想念你的。”

  宋震宽厚的大手在二公主肩上轻轻一握,便起身走了。临走时又问:“听说,是尾燕同你商量着去哄母皇开心的?”

  二公主认真点头:“嗯,是啊,幸好她没去。”

  宋震抿嘴一笑,说:“好,我知道了。”

  ===============

  曲径通幽处,一座雕花拱门,进去便是一所僻静而雅致的小院子,牌匾上写着“竹香”二字。这院子里种着一丛一丛的湘妃竹,房屋也是竹制的,看着别有一番风味。

  浮云觉得封琴对自己也算很上心了,给了她这样一个僻静的好地方。但是封琴为什么突然对她这么好?还要收为义女,实在是她的小脑袋想不通的。况且,封琴都没问过她,她也还没答应了,莫名其妙的就姓封了。对啊,她现在有户籍了,名叫封西子。

  浮云成了将军府的小姐,进出都有人跟着,吃饭睡觉都有人毕恭毕敬地伺候着,真是浑身不习惯。她才住了三天,就跟封子祺说她要回辞红庵去了,银子不要了。

  封子祺急了:“怎么能说走就走?你都已经有户籍了,是我们封家的人。”

  浮云答道:“当初说好是种菜的,又不是坐牢。”

  封子祺说:“哪里是坐牢了,你大可以出去走动,又没人拦着你。”

  “可这身后老跟着两个人,不就是看着我的吗?”

  “是保护你,不是看着你。你看我身边不也跟了人么?”

  浮云反正是不想呆了,身上还穿着乱七八糟的东西,花里胡哨的,一点也不好看。便将项链啊,腰封啊,玉佩啊,一顿扯都扯了下来,一边说:“我们出家人没这么多讲究。”

  恰好封琴闻讯赶来了,连忙哄住她:“小浮云,你可以闹脾气,但不许说走就走,这蜀京将军府,别人想进都进不来呢。你哪里不满意了,尽管和我说。”

  见封琴这样和颜悦色对浮云的态度,封子祺倒是不满意了,母亲一向严厉,什么时候这样对过他呀?封子祺没好气地冲浮云说:“你看,母上大人这样宠你,你别不知好歹。”

  浮云不管三七二十一,倒起了苦水:“这里好无聊,整日吃饭睡觉,穿个衣服要穿这么多层,戴这么多小玩意,到哪都有人跟着,连解手也有人跟着,我觉得浑身不舒服。”

  “那可能是有点水土不服,毕竟你刚到蜀京嘛。”封琴好言好语劝道,“你说的那些,我们可以想办法的,衣服你不喜欢,找人裁过几身,无聊嘛就让人陪着你上街去玩,不喜欢人跟着,咱们就不让人跟了,好吧?”

  浮云一脸认真地说:“封施主说请我来种菜,一个月给我一两银子我才来的,现在这样跟他说的不一样。”

  封琴一听,忍不住捧腹大笑,笑过以后又赶紧憋回去,说:“你不知道我们将军府有月银吗?”

  “什么?”

  “你作为我的义女,跟子祺拿一样的月银,一个月二十两。”

  浮云眼睛圆瞪,嘴里的口水都差点流出来了,一个月二十两?!

  封子祺看不下去母上大人对她这样殷勤,翻了个白眼:“说了她不知好歹吧。”

  封琴狠狠瞪了封子祺一眼:“说什么?还不是怪你!”

  “怪我?”封子祺愣了。

  “可不是吗?人家远道而来,人生地不熟的,你也不带她出去玩。”

  封子祺委屈道:“我整日要读书习武,自己都忙不过来。”

  “那这两日先不读了,带着浮云在蜀京城里转一转,让她尽快熟悉起来。”

  封子祺一听不用读书了,顿时来了精神,一本正经说:“蜀京这么大,两日不够。”

  封琴想了一下,“那就给你们七日时间,七日过后,浮云同你一起读书。”

  封子祺掩饰住内心的狂喜,拱手道:“听从母上大人的吩咐。”

  封琴走后,封子祺疯了一样在原地手舞足蹈,可以玩七天!自从他八岁读书起,还从来没有玩过这么长时间!

  浮云还在扒着身上繁复的衣服,一边说:“我可以穿我的袍子出去吗?”

  “那怎么行?一看就是小尼姑。”

  “那我可以穿小书童的袍子出去么?”浮云觉得,小书童的衣服比小姐的衣服好穿多了。封子祺默许了,反正她没头发,扮小姐也不像,倒不如小书童吧。

  本来互相看不惯的两个人此时相视一笑,有了共同的目标,大概也不会像从前一样看不惯了吧。

继续阅读:逛吃逛吃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从此女皇不早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