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活
池灵筠2018-01-11 14:061,825

  那玉佩是鱼形,眼珠旁沾了血,看着像在流血泪。

  浮云鬼使神差地接了过来,那人张嘴说了两个字“王爵”就咽气了。浮云傻站在那,手里拿着带血的玉佩,忽然之间觉得被一股巨大的孤独感笼罩了。在此之前,这种感觉她从来没有过。

  在辞红庵里那看似漫长的时日实则是安稳而轻快的,早课,晚课,种菜,捡柴,这些琐事不曾烦扰过她,就连每一次化缘都充满了喜悦。最大的愿望,不过是想尝尝肉包子的味道。但从现在起,不一样了。她深切感受到了不一样,蜀京,与辞红庵不是同一个世界。

  浮云握着玉佩,一脸迷茫地往回走。小小的身影融入夜色中,那样单薄无力。

  回到将军府,只见厅堂里灯火通明乱成一团。

  封琴正在大发雷霆,一见到浮云回来了,整个人顿时松弛下来,瘫在座椅上。

  封子祺怒气冲冲瞪着浮云,“你跑哪儿去了?母上大人派了所有的人手出去找你!”

  浮云傻愣愣地看着这场面,突然之间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封琴又紧张地弹了起来:“快去找大夫!”

  ================

  汤池周围一片红纱帐幔,雾气缭绕。

  女皇坐在池中沐浴,各色花瓣漂浮在水面上,随着波澜起伏。

  甄虹跪坐在女皇身后,为她洗发。青丝宛如一匹黑缎在水面上漂浮着,蜿蜒着。

  “我的头发怕是留不住了。”女皇闭目养神时忽然说道。

  甄虹答道:“怎么会?爵爷不是在为陛下寻药么,听说就快到了。”

  “头疾越来越厉害,难以忍受。太医说,剃掉头发会轻松一些。”

  “等等罢,等爵爷赈灾回来,一定能为陛下分忧。”

  女皇深吸口气,微微睁开眼:“上次移交给大理寺的那几个,处理了么。”

  “陛下亲审了,大理寺当然是照办。”

  “审也审不出东西来,一个一个都是哑巴。你说他们,为何要咬掉自己的舌头?”

  “臣愚钝,不太明白。”

  “玩忽职守,贪赃枉法,眼看百姓陷入危难之中而不作为,简直是可憎。”女皇动怒时,额上的青筋都隐隐显出来了。

  甄虹赶紧替她轻轻按揉着太阳穴,安慰道:“陛下息怒,要不是爵爷此番亲自去赈灾,恐怕也查不出来。”

  “他去了半个月,做了许多事。可朝中还有人不服,说什么怕他功高震主。”

  “那是他们太不体谅陛下了。陛下身体抱恙,王爵自然有责任替陛下分忧,都自家人,哪里来的功高震主。”

  女皇微微侧过头,看了一眼甄虹。甄虹赶紧低下头去:“臣多言了。”

  “如果他还在……就好了……”女皇徐徐谈了一口长气,复又闭上眼睛。

  ===============================

  自从那日昏倒后,一连日浮云都病着。也歇在房里没出去,一来她精神不济,二来封琴加派了人手看着她,不让她乱跑。免得跟上次一样。

  不过到底浮云为什么昏倒,至今还未有说法。有的大夫说体弱,有的大夫说受了惊吓。浮云自己觉得没毛病,只是太累罢了。

  这时,秀秀在外面敲门喊道:“小姐,夫人来看望了。”

  浮云便起身从闺阁走出去,见封琴正坐在八仙椅上凝视着自己。

  “母上大人。”浮云恭敬行礼。

  封琴脸色稍有古怪,不过马上又堆起了笑容:“过来让我瞧瞧,你好些了么?”

  “好多了。”

  封琴先打发了下人出去,室内只留下她和浮云两个人,她和蔼地看着浮云,问她:“侍卫说,你并不是第一次出去,而是隔三差五就跑出去,你实话告诉我,是去哪里了?去做什么?”

  “出去玩。”

  “并不是,出去玩,小少爷可以带你去。你却故意撇下他。”

  浮云抿紧了嘴,这个封琴可比封子祺聪明多了,不好糊弄。

  她索性就讲了实话:“我是去公主府。”

  封琴显然大吃一惊,觉得不可思议:“公主府?那可不是外人能进去的地方。”

  “公主要吃斋菜,整个蜀京都没有合适的厨子。我只不过想去帮帮忙。”

  封琴心中思索着,大公主自从六年前出事后就闭门不出,也不见客,这个小丫头如此轻松混了进去,可真是应了那句“血浓于水”啊。

  浮云以为自己要受罚了,没想到封琴竟然又笑起来,只叮嘱她不要回来太晚,免得遇到危险或发生不测,最好是随身带个侍女,这样可以防万一。然后封琴就没再盘问她什么。

  经过这一病,浮云倒是下定了决心,要留下来看看这个不同的世界,真正开始封西子的新生活。尽管她隔三差五就想念师父和师姐,但那枚玉佩,仿佛赐予了她某种使命感,让她很想拨开那层迷雾。

  那些劫囚车的是什么人?

  六年前导致大公主毁容的是什么样的政变?

  “王爵”这两个字,究竟是什么意思?

继续阅读:八年后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从此女皇不早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