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见大公主
池灵筠2018-01-09 20:362,252

  门窗紧闭着,光线幽暗,一缕沉香萦绕在闺阁之内。

  大公主仍旧坐在窗边,一袭白衣。低头看着托盘的饭菜,似乎在沉思着。

  驸马候在外面,隔着一层纱帘,只看得见她的轮廓。见她拾起筷子,细细品尝着,便松了口气。

  侍女将托盘撤出来,饭菜都没有剩下。

  驸马宽慰地笑着,忽而听见大公主说:“这厨子,时而在时而不在?”

  驸马从容答道:“还是被公主察觉了。”

  大公主侧头望向他,问:“实话告诉我,这应该不是尾燕带来的人吧?不然怎么会连公主府也留不住。”

  驸马点头道:“公主英明,这厨子……是将军府的。”

  “什么?”大公主身子一僵,“将军府的人,怎么会跑到我这来?”

  “她……”驸马绞尽脑汁解释,“是一名女书童,年纪才不过八岁,一时贪玩跑过来了。”

  “八岁?”大公主大吃一惊,“年纪如此小,怎么会懂烹饪?”

  “她说是从小在佛门长大,因此会做一些斋菜。”

  大公主半晌没吱声,开口时嗓子哑哑的,轻轻说:“带她来见我。”

  驸马愣了,旁边的侍女也愣住了。

  这些年来,大公主谁也不见,连驸马都不肯见,偏偏现在要见这个小厨娘。

  但驸马认为这是一件好事,便马上叫人将浮云请过来。

  浮云头一次踏入公主的寝殿,这里太安静了,以至于脚步稍微重一点都显得很突兀。她小心翼翼地打量着四周,发觉这里总共才两名侍女,可见公主实在是不喜热闹。

  在纱帘外,驸马止步了,侍女也止步了,掀开帘子唯独让她进去。

  浮云深吸口气,毕恭毕敬地走了进去,却忍不住好奇探头去看窗边的那个纯白的身影。

  “你叫什么?”大公主没有回头,只是问话。

  “浮云。”

  “富贵如浮云。”

  “是这个意思。”

  “你是将军府的人?为何跑到我这里来,还为我做饭?你可知道公主的饭菜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做的。若是被陛下知道了,会怀疑你是歹人派来毒害我的,会抓你去浮屠塔。”

  浮云顿时觉得心里拔凉的,自己好心做东西给她吃,居然要冒着性命危险,真是太不划算了。但她表面上临危不乱,答道:“我只是听说公主爱吃斋菜,而我刚好会做,如果公主吃了我的菜高兴,那我也高兴。”

  大公主渐渐的转过身子来,头纱将脸都遮住了,只露出一双眼睛。“我们非亲非故,有什么可高兴的?”

  那双眼睛如夜空深邃,充满了复杂的情绪,好似能将人吸进去。浮云竟然觉得亲切,不由露出一个笑容:“有人爱吃我做的菜,我就高兴。”

  大公主垂目想了会,说:“没想到,与我有缘的是个小丫头。”

  “嗯?公主觉得与我有缘?”

  “你可知道,我为何没有食欲?”

  “想必是吃那些药的缘故。”

  大公主微微摇头:“药并没有让我为难,因为我已经失去了味觉。”

  “啊?”浮云惊呆了,没有味觉?那她怎么吃的出来好坏?

  “我没有味觉,自然没有食欲,但是我还有嗅觉。因此一道菜好不好吃,对我来说,是靠鼻子闻。你做的菜,香味诱人,不像其他的斋菜味同嚼蜡。”

  “原来是这样。”浮云咧嘴笑了,“那我知道了,以后我就做更香的菜给公主吃!”

  大公主伸手从桌案上的妆奁内抓了一颗琥珀给浮云:“这个是赏你的。”

  浮云倒是也不客气,赶紧就接下来了,举起来对着光看,半透明、微黄的琥珀里面有一只瓢虫,可爱极了。“谢谢公主!”

  “不拘礼,这样很好。”大公主似乎也很喜欢浮云,眼角微微眯了一下,像是在笑。

  浮云这时才借着窗缝透进来的光看见公主眼睛下方凹凸不平的疤痕。还有那只手,皮肤皱皱巴巴,应该是被大火烧过。她忽然觉得心尖颤了一下。大公主深居简出,整日蒙着面纱,原来是容貌被毁的缘故。

  大公主意识到了什么,将手又收回来藏进衣袖里。

  “公主,将军府离着不算远,日后我常来给你做菜,陪你聊天。”

  “你这小书童倒是挺逍遥的,可以自由出入?”

  “我……小少爷不爱念书,所以我常跟他出来玩。他玩的时候身边还带了不少人,我不在也不打紧的。”

  大公主眼皮抬了一下,似笑非笑地看着浮云:“是么,那好,你若有空就来坐坐。”

  ================

  浮云回到驸马的小院子里,心里像堵了块大石头,闷闷不乐。

  驸马见她这样,也大概知道她在难过什么,低声说:“人各有命,你也不必可怜她。”

  浮云眉头越皱越紧,忍不住问驸马:“到底发生了什么?”

  “六年前。一场政变。”驸马轻笑着摇头,“我也只能说这么多了。”

  “那大公主以前……”

  “她以前是陛下最宠爱的公主,聪慧过人,能文能武,英勇无畏。我认识她的时候,她在乐坊里散发击鼓,那气度比寻常男子都要豪迈几分;后来我与她斗酒,竟然斗输了……”驸马回忆起那一刻来,脸上神采飞扬,“我当时就立下誓言,非她不娶!但是我一介书生,凭什么娶一位嫡长公主?我便为她考功名,为她争前途。”

  “然后你们就成亲了?”

  “然后……就发生了那件事。”驸马的眼神蓦然暗下来,悲戚地看着远处的天空,“她从大火中逃生,容貌尽毁,捡回半条命。”

  “可你还是愿意守护她。”

  “我当然愿意,可她不愿意。她甚至不肯看我一眼。”驸马痛苦地扶着额头,“我去跪求女皇陛下赐婚,陛下同意了,但是公主……却将陛下视为仇人,发誓此生永不回宫。”

  “所以才有了这座府邸……”

  驸马点点头,无奈地看着浮云:“你知道吗?我守着她这几年,每天都在担心她会突然消失。从这个世上消失无踪。”

  浮云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一把抓住驸马的手,信誓旦旦地说:“以后,我陪你一起守着!我相信,她总有一天会好起来的!”

继续阅读:动乱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从此女皇不早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