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小婢2017-09-16 12:063,725

  单东有些坐立不安,这全部由于眼前装潢精美的咖啡厅,桌上摆着七彩的琉璃灯,灯光流转映淌在一旁的鲜花,他注意到那晚沈君书里的书签是满天星的干花所制,今天路过花店时他顺便买了一把。

  而他之所以坐立不安的原因在于他和这个咖啡店渊源颇深,甚至可以说这个咖啡店两度影响了他的一身,他瞧了下手表已经到了两人约定的时间,一抬头先是看到一条紫色的裹身裙,将裙子的主人勾勒的丰满俏人。

  再往上看出现了沈君特意打扮过的美丽脸蛋,左耳还带着一个星星吊坠的耳环,走起路来摇曳生姿。

  “你怎么知道这家餐厅的?”

  待沈君坐下后,单东发问道。

  “这家咖啡馆在本市很有名,所以特意请你来这里,怎么,你以前也来过吗。”

  单东搅拌着杯子里的柠檬片,“很久没来过了。”

  “为什么?有什么不愉快的经历?”

  单东沉默了下,恰好侍者送上菜单这个话题也就被带过了。两人各点了一杯咖啡,一个华夫饼和一盘水果沙拉。

  “对了,昨晚我走后没有发生什么吧?”见她没有异样的样子,单东暗自猜度道,难道昨晚田泽没有发现,抑或是发现了为了维持这段婚姻不得不保持沉默。

  “没有啊。”沈君笑了下,“你害怕啦?放心吧。”说完她又安慰似的握了握他搁在桌子上蜷曲着的手掌,突然她意识到了什么似的。

  “你的手表呢,昨晚不是还看你戴着么?”

  单东将手抽了出来,状若无事的样子,“不小心掉了。”

  “没想到我们的大作家还有这么粗心的时候啊。”沈君调侃道。

  “对了,你知道前一阵子很出名的多起儿童绑架事件吗。”

  单东点了点头,不经意的总是把视线落在咖啡厅的其他顾客身上,似乎在寻找什么。

  “为这事,警察还找过我呢。”

  “找你干嘛?你跟案子有关系?”沈君探究的看向他,然而单东的注意力却不在这上面。

  他满脑子想的是,似乎没有看到她,是自己太在意了吧,怎么那么巧来一次就会碰到她呢,都已经分开三年了彼此都成为了最熟悉的陌生人。

  不过自己终究是欠她的,想起她们还在恋爱的时候她就很喜欢来这家咖啡店,可自从那件事情发生后想来两人都会刻意逃避着这个地方,逃避着那些美好的回忆,今天他本想换个地方约会的,却不想让沈君再问东问西也不想让自己一直沉浸在陈年往事里,所以自己反倒比平常早出门了。

  沈君也察觉到了他在走神,“怎么啦?我的话题这么无聊吗。”

  “不是。”单东移回了目光,沈君正笑吟吟的看着他。

  “你看过我的破晓三部曲应该知道,我的主人公是一个专门绑架儿童的连环杀手,而且作案手法和前一阵子反响很大的儿童绑架案有些一样,因此警察找上了门怀疑凶手是在模仿我书中杀人犯的作案手法。不过我跟现实中的凶手完全没有关系,警察也没有相关的证据,据说现在还有一名小孩还没有找到,因为警察没有确认为死亡显示还在失踪状态中。”

  单东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其实前一阵子颇为此事烦恼。

  “那?”沈君迟疑了一下,“你觉得有这种可能吧,不是没有过模仿犯罪小说作案的先例。”

  “我不知道。”单东仿佛也被感染,叹了口气,“警察似乎也没有多少线索,对于抓捕犯人一头雾水,至今都没有找到,可能因为这样抓住我这儿的一点相似度就不肯放手,说不定正因为如此凶手才会逃之夭夭。”

  “他们”单东指了指脑袋,“调查错了方向。

  “也是哦,怎么会跟你有关系呢。”沈君脸上的笑容加大,那注目的眼神似乎连他脸上每一条皱纹都被她在心里细细触摩过。

  “那家伙也真够狠的,一般连环杀人也不会挑孩子下手。”

  单东笑着摇了摇头,“弗洛伊德认为,一个人成年后的样子看他的童年就知道了,身处儿童期的人们其实已经奠定了他以后人生的基础,我说的是性格,某种癖好,以及不同的性需求。”

  “可以说,儿童将来会做的事甚至有可能犯下的罪行,很可能是因为幼年期收到某种因素的影响,因此那些被绑架的儿童真的是毫无原因的吗,或许存在某种联系吧。”

  “我看过相关的报道,失踪的三个儿童基本父母都失和,在一个不幸福的家庭里儿童处在什么位置呢,如果说很多母亲都拿小孩说事,认为自己婚姻不幸却因为有小孩所以没有选择离开家庭。”

  “那么如果这种不幸福的家庭生活持续发展甚至加剧,那么在父母眼里夹在他们中间的小孩是不是生下来就带有原罪呢,父母的思想对儿童有着潜移默化的影响,在这种家庭下的小孩,或许内心会认为父母失和,家庭不幸是自己的错,从而导致心理偏激在心理上不能正常发育而停留在某个时期,以致对其一声造成难以估计的影响。”

  “另外,小孩在家庭里又处于一种什么样的,是否有某种共性刺激了凶手关于自己童年的回忆,所以我认为遇害的儿童是被凶手挑选出来的,可以说他们是一种祭品。”

  说道这里,沈君不由得问道,“那你笔下虚构的杀人凶手,是根据什么来挑选这些儿童呢。”

  单东的眼神凝聚在一点,那就是沈君动人的眼睛,他在观察她,她为什么对这个案件这么感兴趣,他刚刚说过一个人的童年对自己未来的很多选择都起着无法想象的影响,那么她呢,她的童年又是怎样度过的,于是他岔开话题。

  “我突然想到,你和田泽在一起的时候父母应该会有所反对吧。”他饶有兴趣的注目望向她。

  沈军倒是诧异了一下,似乎没想到话题会转到自己身上。她想了想说。

  “我的父亲不方便来,母亲和我分开很多年了,我们很少通信,所以结婚的事她们并没有什么意见。”

  单东的思维快速转动,单亲家庭的孩子会婚姻会有不一样的态度,在性对象的选择上会受父母的影响,如果找一个比自己大很多的男人很可能是伊赖克缀情结即恋父情结在作祟,或者她对童年也是印象模糊的,所以对儿童失踪案会这么感兴趣,企图从其中找到通向自己童年的那条幽径。

  单东的思绪被咖啡馆里的高跟鞋的声音所打断,单东对尖锐的声音十分敏感甚至说得上是有着细微的恐惧因此他马上转过目光,寻找声音的来源,他的目光接触到高跟鞋的主人,她的身边还站着一张面熟的脸孔。

  该死,他在心里咒骂了一句,低下头,尽量想避开那个人。

  对方却似乎感受到了他的目光也向他这边看来,单东听着越来越近的高跟鞋,嘴唇嗫嚅着,脸色也变得苍白。

  一个带刺的声音在他上方想起,“这么巧啊,你居然也来了这间咖啡馆,我以为自从和雪儿离婚后你再也不会来了。”

  身边的女子以极轻微的声音的说了声“我们走吧。”棕发的女子却不同意“放心有我在他不敢欺负你,我一定要帮你好好教训他一顿。”

  沈君上下打量着咄咄的女人,她正气势嚣张的看着他们二人,至于她旁边被她拉过来的那位应该就是她口中的雪儿,离婚?她就是单东的前妻,倒是看着比照片上的要更年轻漂亮。而那个棕发女人正眼神不善的看向单东,又将目光移向好奇的沈君。

  “呦,新马子呀,从哪里泡的,不会又抢了别人老婆吧。”她冷笑了一下有些不屑的看着沈君,沈君的目光也锐利起来,她刚想站起来嘲弄回去却单东制止住了。

  “陈茉小姐,请你公共场合注意一点形象,不要诽谤我的朋友。”单东本想发火,顾及到她身边的宁雪只好忍下。

  “诽谤?”她嗤笑了一声,“你不是最喜欢这种类型了吗,这么多年你都没有变,小姐啊我劝你长点心眼,他就一人渣,人渣,你懂吗,打老婆。”

  “这位小姐,你们既然已经离婚了,那么阿东和谁交往和你没有关系哈,我希望你不要进行人身攻击,也希望你尊重自己也尊重别人。”沈君同样回以冷漠的目光,气势上丝毫不减。

  对方吃了一瘪,正想说什么却被宁雪拉了下手,示意她已经有人往这边看了,“算了吧,小茉,我不想把事情闹大”,陈茉见宁雪都这样说,只好息事宁人。

  “我们走吧,不跟这个变态多费口舌。” 她愤愤的看了单东一眼就拉着宁雪走了。

  沈君正想发火被单东捺下了,”随她吧,之前是我对不住宁雪,她说的也没完全错。”

  “你们之间,发生什么了?”沈君按捺不住想知道两人之前的瓜葛。

  “都是往事了,就不要说这些了。”单东神色落寞看样子不想多谈,沈君本想追问下去此刻也只好先按下不问。

  “对了,你刚刚不是问我我笔下的杀人凶手挑选儿童的理由吗,他会去找家庭不幸,父母失和的儿童,尤其是那些经历过家暴的。”

  沈君有些讶异这个答案,为什么父母失和对儿童造成了伤害反而要绑架儿童呢,凶手恐怕有着更深层次的原因吧。

  他抬头看向单东,他笑的很明朗,她却觉得自己隔他那么远。

  两人喝完咖啡后,沈君建议道“我们去看电影吧。”

  “电影?”单东微微的蹙了下眉,虽然只是刹那之间沈君却注意到了,于是她换了说辞。

  “或者你有什么想去的地方。”

  单东想了会,浮起一个神秘的笑容,他主动握着沈君的手,开心的对她说“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吧,你会喜欢的。”

  沈君受他快乐情绪的感染本来有些僵硬的嘴角也微微向上剔着,眼里浅浅的有光,比她平日的笑容更放松,更随意,像身心都浸润在快乐中,沉浸在春风中。

  沈君坐上了单动的车,她扭下了一点窗户,让风微微拂到脸上来她觉得这样很舒服,精神也很清爽。单东回头见她一脸享受也踩紧了油门,飞速往目的地驶去。

  每次他有新的女人都会带她们来着,很多至此之后就没有联系过但她们都承认这是一次从来没有的刺激体验,足以印象深刻一辈子都忘不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人心似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人心似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