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倪禾君2017-10-05 19:531,516

  叶绮含看着韩若雪回来,向着自己点点头,破涕为笑,抹过一把泪痕,韩若雪浅笑一下。

  “走吧,回去晚了,免不了叶娘的责问。”

  韩若雪回首低眉间撞上魏子越的眼睛,清澈如水,又好像邀功的孩童一般。

  “多谢世子今日之恩。”

  他才得一笑,仿佛间韩若雪真真在看一个孩童,不由无奈的笑着摇摇头。

  三人坐在马车里,魏子越,顺手掀开布帘望向外面,看着不远处有一匹马,一直跟着,步步相随,虽然看不清面容,心里却清楚,只有一人。才有此等事,不由得勾起一个挑事的微笑,看着韩若雪。

  韩若雪被魏子越看得心里有些发毛,虽说这个世子,心思单纯,可是在官场哪有真的心思如雪的人,裴季寒身为武将,都不能说完全脱离,更可况,韩若雪不敢再往后想,紧紧地抱住叶绮含,在这个世道里,自己不就是最可悲的吗?还操心别人,想来着实可笑。

  到了之后,韩若雪扶着叶绮含下了马车。

  “世子,进去喝杯茶吗?”

  “不用了,下次吧,”魏子越微笑着挑了挑眉。

  “好,那我们就先进去了。”

  魏子越看着二人进去了之后,才扭过身,对着街角的裴季寒得意一笑, 魏子越大步向前,走到裴季寒面前。

  “跟了这么久,口渴了吧?”

  裴季寒尴尬的揉了揉揉鼻子。

  “不渴啊~那就请我喝酒吧,我渴了。”

  “呵,在这等我呢,你们官场的人都脏。”

  裴季寒咂舌,魏子越玩弄着自己腰间的匕首。

  “你们杀人的又好到哪里去呢,哈哈哈哈哈!”

  裴季寒未说话,便被魏子越拉走了。魏子越带的这家酒馆,并不是豪门酒楼,只是简朴的小竹楼。一共就一层,却并没有人来,很是冷清,老板娘看到魏子越没好气的哼了一声,魏子越倒是极为亲切的凑了上去。

  裴季寒已经是见怪不怪了,找了个地方,便坐了下来。

  “你这混小子,喝什么?”

  “好姐姐,给我们来三斤梅子酒,三斤玉米酒,再来一只烤鸡,三盘小菜即可。”

  “二十两纹银,你们等着吧就去弄,”老板娘眼睛都不眨,开口要价。

  魏子越笑着应了,便坐到裴季寒对面,拿着筷子,有些玩世不恭。

  “还这么照顾老板娘,你和你弟的事都这多年了,你倒是执着。”

  “提那个畜生做什么,赵大哥是为了我死的,照顾他的妻子,本就是我的分内之事,罢了罢了,就到这吧,懒得提。”

  裴季寒耸耸肩,老板娘端了两个凉菜,一盘极好的对虾,放在了桌子上,指了指角落里的酒缸。

  “要喝多少自己搬,老娘还要去杀鸡呢,对了,今日的对虾还不错,送你们几对,先吃吧,我去忙了。”

  说罢便起身去后厨了,魏子越开怀一笑,每次便是如此,只要他一来,准是老板娘亲自下厨,虽然嘴上骂骂咧咧,但只要他来怕是从未亏待过。

  两人搬过酒,便开怀畅饮,加上烤鸡,更是美哉!酒过三巡,魏子越,叼着筷子打量着裴季寒,心生不解。

  “我说,韩若雪长得虽美,但若放眼京城,必定有更好的佳人,你怎么就这么死心眼。”

  裴季寒苦笑一声,脸色微红。

  “我初见她,一身粉裙,肌肤白嫩,五官秀美,弹着琴。第一次有这般令我动心的,我就觉得这辈子就是她了,我七岁开始跟着我父亲学打仗,十一岁上战场,说真的,我不想管那么多世俗,我就是想让她心甘情愿,跟我就好,哪怕我不做这个将军。”

  魏子越若不是觉得他喝多了,简直想把他扔出去,裴季寒从怀里掏出了一块玉佩,魏子越瞧眼一看。

  “这个是小猴子送给李云泽的,呵,这个呢,就是那里的定情物,每人只有一块,我要了,她不给,魏子越,你说,我是不是特差,我那天是不是特混蛋?”

  说罢便一头栽到桌子上,魏子越用筷子戳了戳他,心里有些郁闷,更是一脸嫌弃。想到了什么,拿起那块玉佩看了看,冷哼了一声,塞进裴季寒怀里,接着往自己的杯中倒酒。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红豆不堪看满眼相思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红豆不堪看满眼相思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