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倪禾君2017-09-30 21:451,547

  午时,窗外知了叫的惹人厌烦,纱帐中,翻身难眠,叶绮含干脆坐了起来。晃了晃脑袋,有些疼痛,许是喝多了,喉咙有些干涩。

  便唤了侍女, “姑娘,今个倒是起得早,”侍女端着洗漱东西走了进来。

  “知了吵得,我今天非要抓个干净不可!”

  “叶娘今个说了,午时要所有姑娘,都聚在大厅,姑娘快些收拾吧!”

  叶绮含答应了一句,将冷水拍在脸上,冻得一个激灵,立刻清醒了许多。坐在梳妆台前,看着铜镜里的自己,想到 昨日出现的男子,忍不住一抹偷笑。

  厅堂内,多是些达官贵人,叶绮含姗姗来迟。自知来晚,有些不好意思悄悄的跟在韩若雪身后。

  “昨日喝多了,今日怕是有些昏头吧。”

  “姐姐,又笑我!今天这是怎么了,人这些多。”

  “思雨姐姐,今日赎身,许给了定州知府。”

  叶绮含皱了皱眉,定州?!那不是都快到塞北了,这两年战事吃紧,那里比起京都,相差甚远。

  正想着,只见祝思雨挽着一男子,看样子,似乎也有二十五六。思雨姐今年不过十九,叶娘也曾说,过了二十。就是老姑娘了,即使再懂琴棋书画,也没几人愿意赎身,毕竟花魁要付出的代价。是其余人的很多倍。

  祝思雨笑面如花,恭恭敬敬的向叶娘行了礼。

  一场宴席后,祝思雨挽着男子,上了马车。甚至连话也来不及和其余人交代。

  “思雨姐,赎身真好!”

  芊夜灵不由的感叹。

  “我看未必,那人家中已有妻室,思雨姐,只怕也会很不容易。”

  尹梦萱说了两句,又觉得欠考虑,便不再开口。

  叶绮含在人群里,又看到李云泽,五官鲜明,气质出众,很是显眼。韩若雪看着发愣的叶绮含,有些好奇的顺着她的目光看了去,立刻了然于心。

  李云泽抬头间,也恰好望见了叶绮含,两人点头示意。叶绮含侧头提示,借一步说话,李云泽立刻会意,微笑着点了点头。

  紧接着叶绮含便打了一哈欠,“我怕是有些乏了,再去补一觉。”

  “也对,今天天气还不错,我也去绣花了。”

  说罢,嫻紫凝便和叶绮含一起走出了大堂,虽是入了秋,却还是暑气很重,宛如一个蒸笼一般。

  他站在荷花池边,就像是一幅画,荷花基本都凋落了,只剩下一些飘在湖面上的花瓣做背景。他乌黑的头发在阳光的照射下,泛着点点光晕,棱角分明的脸庞,却带着温柔的笑容。

  叶绮含看到他的一瞬间,似乎再一次肯定。这个人,就是自己要找的人。

  李云泽看到叶绮含,有些喜悦的大步向叶绮含的方向走来,额头有些细小的汗珠。

  “叶姑娘!”

  叶绮含拿起手绢,递给了李云泽。李云泽有些错愕,却还是伸手接过了。

  “李公子,绮含也不想有太多绕圈,我对公子~”

  “姑娘!”他打断。

  叶绮含虽事先有所心理准备,却不想,被拒绝的这样干脆,心里难免苦涩。

  李云泽深吸了一口气,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

  “我,李云泽,今年刚满二十,七品副将,在京都有一套小宅院,无妻无妾,母亲年幼时便不在,父亲去年病逝。家中只有一个弟弟。”

  说罢便低下了头。脸颊潮红,叶绮含释然一笑,心里的石块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公子的意思是?”

  “我对姑娘,初见便倾心,如今自然得我说,姑娘若是不嫌弃跟我,我便砸锅卖铁,也把姑娘娶回家。”

  叶绮含嗤笑。

  “好,我等你便是了。”

  “姑娘此话莫不是哄我开心,”李云泽忐忑的看着叶绮含。

  “自然不是,但是,我的身份,怕是只能做妾,你还未娶妻,仕途恐怕受影响。”

  李云泽喜悦难以言喻,弯弯笑颜,但十分认真地说,“姑娘做妾,我便不再娶妻!”

  叶绮含一瞬间心里融化了一片,李云泽眼里充满了宠溺。

  “叶姑娘,那小生即刻回家准备。”

  叶绮含用扇面掩笑,“那还叫什么叶姑娘。”

  李云泽顿了一下,认真的思考了一下,声音极小到“含儿······”

  “李郎!”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红豆不堪看满眼相思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红豆不堪看满眼相思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