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东方落月
道桑2017-09-27 13:142,807

  三天后,一个狼狈的身影出现在树影之后,正是经过破风荒原的沈君昊,他看着山下的村子有些激动,经过了这么多困难终于再次活着回到了村里,心里洋溢着说不出的喜悦

  “哟,这不是沈君昊么,这么长时间不见你,还以为你躲起来不敢见我了”身后突然传来魏虎戏谑的声音

  沈君昊转头便看到魏虎和他的一群小弟正不怀好意的看着他,不过此时他已经不再害怕,反而露出了一丝微笑

  魏虎当即皱眉:“小子,你傻了吧,笑什么”

  “我笑了么,没有啊”沈君昊说

  此时他身上有一种从容的气息,这让魏虎十分不爽,隐隐还有一丝不安

  “看来几天不收拾你一下,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魏虎握了握拳头,身后的小弟也是摩拳擦掌

  沈君昊又笑了,魏虎彻底被激怒了,他发誓要好好教训这个令人讨厌的家伙,挥舞着硕大的拳头便朝沈君昊打来

  啪

  空气突然安静了下来,魏虎气势汹汹的拳头竟然被沈君昊一只手握住了

  魏虎也愣了下,完全没有想明白这是怎么回事,还以为是自己的用的力气太小了,欲要抽出拳头,却发现拳头似被铁钳夹住一般,就算他用尽了全部的力气都拔不出来

  他这才明白不是自己用力太小,而是沈君昊的力气变大了,但是短短一个月,沈君昊的力气怎么会有如此大的变化

  魏虎通红着脸对身后的小弟喝道:“还不来帮手”身后的小弟这才反应过来,一个个朝沈君昊冲了过来

  沈君昊冷哼一声,只见他右手成掌朝身后的大树就是一掌,嘭

  这一掌的声音彻底镇住了一众小弟,只见大树之上树叶纷纷似蝴蝶一般落下,足见这一掌的力气

  “怎么,都想半个月下不了床是吧”沈君昊淡淡的扫过众人

  咕噜

  凡是被扫过的人都狠狠咽了口唾沫,迟迟不敢动手,沈君昊接着说:“给你们一个机会,都滚吧”

  开始还没有人敢走,但是片刻后众人便作鸟兽状散开,魏虎脸色铁青,更多的是不安

  沈君昊踢了魏虎一脚,魏虎便痛呼一声捂着肚子倒在地上,沈君昊一个翻身便骑在魏虎身上,一顿拳打脚踢,一边打一边说:“服不服,服不服……”

  魏虎哪里还有先前颐指气使的样子,整个人狼狈至极,涕泗横流,眼窝泛青,连声道:“服了,服了,呜呜”竟然呜呜的哭了起来

  沈君昊这才放过他,终于狠狠出了口气,他心满意足的朝山下村里走去

  半路上看到一个弓着身子的老头,老头是村里的村长,村长看到沈君昊便和蔼的说:“昊儿,来,来”

  沈君昊说:“什么事,村长爷爷”

  村长说:“把这个拿回去吃吧,这是我今天刚采的蘑菇,新鲜的很”只见村长的篮子里满是白色和蓝色相间的蘑菇,这是很补的东西

  沈君昊知道村长为人和蔼,是个人人尊敬的老头,他和村长的关系也很好,于是也没有多说什么便接过了蘑菇笑着对村长说:“谢谢,村长爷爷”

  村长没说什么,只是笑着看着沈君昊回家了

  回到家里,沈君昊还没有进门就闻到一股诱人的香味,是父亲的手艺,父亲的拿手好菜红烧狮子头

  沈君昊顿时口齿生津,咂了咂嘴,急忙跑进树屋里,便看到一桌子好菜正等着他吃,他刚要伸手去拿,沈毅拍了他的手一下:“臭小子,去洗洗再吃”

  沈君昊嘴上说是,却是趁沈毅不注意抓了一块送进了嘴里,然后便急忙跑到自己的屋子里洗澡去了

  只见屋子里有一大盆花,此花浑身蓝色,长得似水桶一般胖,花朵似一朵没有绽放的花骨朵

  沈君昊脱了衣服站在花骨朵之下,伸手轻轻的搔了搔这朵怪花的花朵下半部分,突然间,这朵怪花便抽搐了起来,紧接着怪花大花朵便打开了

  打开的怪花似一个喷头,一股清凉的水便从怪花的喷头里喷了出来,沈君昊舒爽的洗了个澡,然后便迫不及待的走下楼去

  饭桌上沈毅已经开动了,沈君昊一个跳步便调到桌子上,端起饭碗便大口吃了起来,速度惊人的快,沈毅拨开了沈君昊的筷子:“臭小子,给我留点”

  沈君昊哪里管的上沈毅,不管不顾大口的吃起来,沈毅见状也加快了吃饭的速度,一桌子饭菜在三分钟内被沈君昊消灭的干干净净

  沈毅才吃了个半饱,不由翻了翻白眼

  就在二人大吃特吃的时候,村子里来了一队人,据说这是东方家族的人,东方家族怎么会来这里

  村里的人都聚集在村子门口,沈君昊自然也来了,只见东方家族来了几十个人,有年轻的,有上了年纪的老者

  沈君昊无意的扫过东方家族的众人,东方家族不愧是莱阳城的大家族,胯下骑的是黑色的豹子,豹子身形似水一般流畅,一看就知道速度不弱,而且四米长的身躯托着一个人根本就是轻松的事情

  这种黑色的豹子据说是东方家的独有坐骑,速度极快

  这种黑色的豹子名叫黑云豹,巨大的身躯威武不凡,浑身漆黑,只有嘴里露出的尖牙和爪子是银色的,眼睛里闪烁着野性的光芒,看起来威武的很

  只见东方家最前面的一个老者说:“今日特来打扰,只为了找一个人,众位可见过这个人”说着老者拿出一个画像

  沈君昊一下便认出了这画像上的人,这不是那天他在树上看到的那个黑衣人么,这才想起来,黑衣人穿衣的样式和东方家的人真的很像

  老者说:“大家可见过这个人”

  村子里自然没人回答,沈君昊自然也没有唐突的自找麻烦,看了一眼便感觉无趣就要离去

  这时一个影子却落进了沈君昊的眼里,是一个身穿蓝衣的女子,女子十七八岁,正是二八年纪,豆蔻年华

  女子面容可爱中带着几分端庄,黑发在前额被撩起,露出了饱满的额头,两边黑发自然垂下,说不出的美丽

  纤细浓浓的眉毛,一双眼睛似熟透的桃子一般诱人,挺巧的鼻子像是会动一般,显的可爱调皮,嘴唇芊薄

  沈君昊看在眼里便挪不开眼睛了,看的发呆起来,啪

  晴空响起一声霹雳,沈君昊只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疼,顿时在地上打滚起来,众人吃惊不小

  只见一个年轻的男子手里正拿着一个鞭子怒视着沈君昊

  “管好你的狗眼,否则我替你收了”那男子一脸嫌弃的看着沈君昊,刚才那一鞭子可是用的力气不小

  村长顿时不乐意了:“你凭什么打人”

  东方家族的老者也是没有想到,于是连连道歉:“老人家不要生气”

  那漂亮的女子也皱眉看着年轻男子:“你怎么动手打人,他不过看了我一眼罢了”

  年轻男子张口结舌:“我,月儿,我……”

  那叫月儿的女子跳下黑云豹走到沈君昊身边,看着痛呼的沈君昊便拿出手帕,在手帕上不知倒了些什么药水,蹲下身来,拿开沈君昊捂着脸的手臂,用手帕轻轻的敷在了沈君昊的脸上

  沈君昊此时脸上火辣辣的痛似乎消失不见一般,光是看着这温柔而美丽的女人,似乎这便是最好的疗伤药

  “还痛吗”女子说

  沈君昊呆呆的点头又摇头:“不,不痛了”

  “你拿着”那叫月儿的女子说着便回到了黑云豹上,不过却留下了手帕

  沈君昊捂着脸上的手帕,感觉脸上清凉,似乎也不是那么痛了

  那青年却喝道:“还看”

  东方家的老者恫吓一声:“住手,还嫌不够丢人么”

  那青年恶狠狠的看了沈君昊一眼,不过沈君昊却是眼里只有那叫月儿的女子,简直无可救药

  沈君昊此时看着青年的眼神颇为不善,这一鞭子迟早还给你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混沌王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混沌王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