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白骨老人
道桑2017-09-27 12:163,567

  嗖

  一只利箭射来,一名东方家的成员被穿胸而过,鲜血似颜料一般渲染开来

  一种不安的气氛瞬间轮罩着众人,还是东方家的老者大喝一声:“是谁”

  刷刷

  十几个黑衣人围住了东方家的人,东方家的人纷纷拿出武器相对,随时都有大干一场的可能

  黑衣人围而不攻,一个白衣老者走了出来,沈君昊心头大震,这不是上次在这里杀了东方家的人么

  此刻沈君昊终于仔细的看到了白衣老者的样子,老者双手煞白,连指甲都是白的,最可怕的是老者头顶的发簪是一根白骨头,他眼窝深陷,嘴唇发紫,看起来有些恐怖的感觉

  东方家族的老者看着走出来的人浑身一紧,就连沈君昊都感觉到了

  “白骨老人,你这是什么意思”东方家的老者说

  “交出钥匙,否则都要死”白骨老人伸出手来

  “我们并没有钥匙”东方家的老者说道

  白骨老人眼神中透出一股吓人的目光,他收回手掌:“这么说,你们是不肯交出来了”

  东方杰却站了出来说:“我们说了,并没有拿到钥匙”

  白骨老人只是淡淡的瞥了他一眼,一道无形的劲气便激射而来,东方家老者神色大变,急忙阻止

  当

  众人这才发现白骨老人手里拿着一柄白色细剑,这柄剑只比头发丝粗点,以至于速度太快众人根本看不清白骨老人是如何出手的

  东方家的老者虽然实力不如白骨老人,但是还是能抵挡一二的,如若不然,东方杰恐怕早就人头落地了

  “快走”东方家老者拦住白骨老人后便说道

  白骨老人也冷冷的吐出一个字:“杀”

  蒙面的黑衣人纷纷抽出武器冲向东方家族的人,东方家族的人也不是待宰羔羊自然纷纷反抗,但是明显不是对手,而且白骨老人已然占据了上风,东方家老者一旦被杀,他们便只有束手待擒的份了

  东方家族的人纷纷四散而逃,沈君昊本就不起眼,自然没有人针对他,他躺在地上装死起来,但是令沈君昊没有想到的是,这些黑衣人竟然紧跟着东方落月不松手,大有不抓住她便不放手的意思

  沈君昊一咬牙,冲向不远处的黑云豹,踹个跳跃便骑上了黑云豹

  东方落月虽然还能应付,但是一旦被围攻时间过长,必然露出破绽,在加上东方家老者的不敌,她再耗下去恐怕凶多吉少

  但是此时,一个黑影冲进了人群,黑衣人纷纷躲避,正是骑着黑云豹的沈君昊

  沈君昊一把拉住正在苦战的东方落月,顺势把她带到怀里,然后骑着黑云豹绝尘而去

  看着被救走的东方落月,有一个黑衣人说话了

  “上,给我活捉东方落月,那是少爷的吩咐”

  身后黑衣人纷纷追来,他们骑着头顶长着一根独角浑身黑白色的马,那马神骏非常,速度比之黑云豹只慢了一点

  沈君昊熟知这里的地形,想要绕开他们是简单的事情,跳进树林里便不见了踪影

  身后黑衣人大怒,对手下人说

  “给我找,不找到,你们谁都别想活着回去”

  另一边,白骨老人的战斗也结束了,只见白骨老人的细剑之上正刺着一个血淋淋的头颅,不是东方家的老者又是谁

  白骨老人浑身布满阴暗幽冷无情的气息,黑衣人都十分惧怕他,连说出的话似乎都带着寒气

  “钥匙没有在这家伙身上,追上东方家的人,不能遗漏一个”

  是

  黑衣人纷纷追着东方家的人而去

  沈君昊并没有骑着黑云豹朝莱阳城跑去,因为一路上怕是会有伏兵,他也没有朝村里跑去,因为害怕会连累到村里人

  目前来说,只能躲起来,无路可去,等待风声过后再想着把东方落月送回去,这几天只能委屈她了

  很快天便渐渐黑了起来,二人也不敢点火,生怕会引来黑衣蒙面人

  今晚天空云彩布满,所以天很黑,黑到伸手不见五指的程度,偶尔传来几声灵兽的怪吼声,还有偶尔闪过的几只绿油油的眼睛很是恐怖

  沈君昊都有些胆颤更何况东方落月呢,养在深闺大院的女子哪里见过如此阵仗,一双小手握在一起满是汗水,几声微不可闻的拨草声都能让她频频回头,小脸上的紧张之感是怎么都掩饰不住

  突然,一双粗糙的大手握住了她的小手,虽然有些粗糙但是很温暖,只听沈君昊对她说:“不用怕,有我呢”

  东方落月先是一惊然后便安心下来,只是从来没有被这么握过的小手有些火热,一股异样的感觉在心里划过,像是流过一股热泉,有像是有只小鹿在胸口乱撞

  不一会沈君昊便带着她来到了一个地方,此处依旧黑漆漆的一片

  沈君昊却拉着她的手碰了一个长的似绳子一样吊在树上的植物,陡然间,这个似绳子一般的植物竟然亮了起来,然后便像花一样的绽放起来,就像是被拧成一股的绳子慢慢被抽丝剥茧一般

  东方落月惊讶的张着小嘴,她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神奇的植物,沈君昊见她不再害怕而且满脸兴奋的样子就像打了胜仗一样开心

  缠绕在大树上的这种植物名叫绳灯花,东方落月在大树下跑动起来,点亮了每一个绳灯花,绳灯花散发着莹莹绿光看起来像新娘盖着闪亮的盖头一般漂亮,东方落月笑着看着这美丽的绳灯花

  沈君昊对着她招了招手:“过来”

  东方落月便不舍的看了绳灯花一眼跑到沈君昊身边:“这是什么东西啊”

  “嘿嘿,这叫绳灯花,是这片山脉独有的植物”沈君昊说

  “哦,那我们现在去哪”东方落月说

  沈君昊抓住她的小手说:“跟我来就是了”二人来到一处有着绳灯花和一种奇形怪状的植物的地方

  那奇怪植物依附在有着绳灯花的大树之上,长的像大树的耳朵,大的出奇,沈君昊说:“找到了”

  “这是树耳,一种寄生植物,这里正好可以过夜,来你踩着我上去”沈君昊说

  东方落月哦了一声便踩着沈君昊的肩膀爬上了树耳,树耳里面空间很大,容纳两个人是不成问题

  沈君昊说:“你先在里面待着,我去去就来”

  “你不要走,这里好黑”东方落月说

  沈君昊笑笑然后拨动了绳灯花,绿光只能照到三米的位置,但是却不再黑了

  “没事,我不会走远,你有事便叫我”沈君昊说

  东方落月点点头,便看到沈君昊跑进了黑暗中

  月亮渐渐被云朵隐去,星星的光芒不再闪耀,空气中有丝丝寒意袭来,这是要下雨的征兆

  东方落月焦急的等待着

  突然,黑暗中一个人跑了过来,正是沈君昊,东方落月伸出手把沈君昊拉了上来

  沈君昊拿出一朵花递给了东方落月,东方落月脸色一红有些紧张,说话都不稳了起来:“你,这,是,是干什么”

  “吃的啊,你不饿么”沈君昊挠了挠头

  啊,这是吃的,怎么看都是一朵花啊

  沈君昊嘿嘿一笑,把这朵花的花瓣一片一片扯下,露出了里面晶莹剔透的果肉,果肉一边绿色一边红色,看起来颇为爽口

  他把这双色花果递给东方落月,东方落月便拿起一块绿色的果肉吃了一口,结果脸色大变,连连吐口水

  啪,她把双色花果扔到沈君昊的怀里,面有嗔怒之色:“你戏弄我,哼”说完不理沈君昊了

  沈君昊顿时着急了,他解释道:“这果子就是这个味道”

  东方落月不看他说:“这么苦怎么吃”

  哈哈,沈君昊笑了,东方落月以为沈君昊在笑她,便更加生气:“你还笑,哼,再也不理你了”

  闻言,沈君昊紧张了起来:“不要啊,其实这果子是甜的”

  “明明就是苦的,我现在嘴里还有一股苦味,呕”东方落月还假装呕吐了起来,以示这果子是真的难吃

  “这果子叫双色花果,一边绿一边红,绿的吃起来很苦,红的吃起来很酸,但是如果一起吃就非常甜,不信你看”沈君昊以身试法,吃了一口

  东方落月将信将疑,沈君昊递给她一个,她便拿起来吃了一口,入口有酸有苦,但是酸苦却在一瞬间化为甜汁流进喉咙,她睁大的美目,又吃了一口

  “怎么样,还不错吧”沈君昊说

  嗯嗯,东方落月露出了甜甜的笑意,然后便吃了起来,沈君昊在一旁看着,心里感叹:不愧是大小姐,吃起东西来都这般优雅

  夜深了,天空中下起丝丝小雨,空气中有寒流在涌动,东方落月躺着的身子蜷缩起来,山里的冷空气吹来,似有水雾结成

  沈君昊记着爬山的时候还带着一件厚衣服,所以拿出来盖在了东方落月的身上

  “你呢”她说

  “我不冷”沈君昊一脸严肃似乎丝毫没有受到冷空气的影响,只是心里却在冷的颤抖

  因为这件衣服小的很,不够两人一起盖着,所以他便如此说

  就这样沈君昊便抱着身子睡了起来,不知是冷的还是困的

  沈君昊感觉自己处在一个冰窖之中,浑身的麻木起来,就在此时,一个火热的东西靠了,沈君昊睁开了眼,却见东方落月不知何时靠进了他怀里,只听怀里佳人轻轻的声音犹如细蚊:“抱着我”

  沈君昊浑身一僵,下意识的抱住了东方落月,而东方落月则把头埋在他怀里不敢抬头

  咕噜

  沈君昊咽了口唾沫,冰冷的身子突然火热起来,在这寒气密布的丛林里也不觉的寒冷了

  就这样,沈君昊的小心脏整整跳了一整夜,而怀里的佳人却睡的香甜,他一动不敢动,生怕惊扰了佳人美梦

  一缕阳光洒下,照在东方落月的小脸上,似乎睡着的东方落月更加惹人爱,心脏又不争气的跳了起来,怀里的佳人也睡眼朦胧的醒了

  二人视线相对似有春水在二人眼中荡漾,东方落月小脸微红,然后便站了起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混沌王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混沌王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