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百谷子
钱鱼2017-10-23 00:273,810

  “艾翁草?”孙老二满脸震惊的神色,显然非常的难以置信,这还是姜黎儿第一次从孙老二的脸上看到这种神色,他喃喃反问道。

  百谷子点了点头。

  “艾翁草不是传说中的神物吗?莫非世间真的有这种东西?”孙老二还是有点不太相信,又一次确认道。

  百谷子笑了一声,眼神真诚的说道:“姜家前辈,艾翁草虽然难得,却的的确确存在,我也是偶然一次机会在神医扁鹊的笔记上看到他记载的笔记,正是说想要根除鬼姬尸毒的毒性,必须要配用艾翁草,否则绝对不可能根除,就算救醒她,仍旧是一身道行尽废,日后再无根基啊。”

  姜黎儿没忍住说了一句,“这么严重?”

  百谷子望了过来,他浓密如剑的两条眉毛下,露出两颗褶褶发亮的眼睛,眼睛明亮如同瀚海漩涡,让人望之沉迷,心中自然而然生出不敢欺骗对方的警觉,所以姜黎儿被看了一眼后连忙挪开自己的眼光。

  “咦?”突然,百谷子轻声的发问。

  “这小伙子身上邪气入骨,已经大半被同化,命不久矣啊,看来你身上带有至阴至邪之物啊。”百谷子缓缓说道。

  姜黎儿一惊,这才慌忙抬头看了一眼,可是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发问,又连忙朝着孙老二看去,希望他能帮自己问问。

  孙老二却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没有多说什么。反而开口问道:“百谷子,这艾翁草哪里可以找到?”

  姜黎儿急得要死,妈蛋,没听百谷子说我都快命不久矣了吗?怎么还问这些问题?倒是问问我该怎么办啊?可是这个时候姜黎儿也不敢随便造次,因为面前这两个人他暂时都得罪不起。

  百谷子看了一眼孙老二,显然内心已经了然孙老二是不想过多的纠结刚才的问题,他爽快的开口说道:“艾翁草既然是天地灵精,自然不会轻易出现,扁鹊笔记上倒是记载了它可能生长在某处,但时过变迁,现在早已今非昔比,具体在哪里可以找到艾翁草我也不知道,但是我知道有一个人绝对知晓。”

  “谁啊?”孙老二问道。

  百谷子笑而不语。

  孙老二皱了皱眉头,随后有些恍然大悟,继而眉头又深锁起来,“别说我们与黄家早已没了交情,即便是有,可是他老前辈早已经退隐江湖,颐养天年了,我又有何德何能好意思去打扰他和请动他出山呢。”

  百谷子开始收拾自己的家伙什,他缓慢又坚定的说道:“这件事情你们自己考虑吧,我就先行告辞了,小丫头的伤势我只能暂缓一个月,一个月内若是没有艾翁草,恐怕性命休矣!”

  他走到门口处又扭过头来,两条浓密粗黑的眉毛甚是显眼,“其实您心中也知道,即便这次的事情你不去请他,可他终究还是要出山的,虽然我不知道这个小伙子身上有什么,可既然你说黑白无常两位神差把钱鱼老神仙都带走了,想来事情绝非简单,若是他不出山,敢问正道何时才能真正防范布局?”

  他伸手一指一脸懵逼的姜黎儿,铿锵有力的说道:“人这辈子,最艰难的就是抉择,当初姜家因为一个选择而被毁灭,而时至今日,只有杀了他才能最有效的办法,前车之鉴若是不吸取教训,恐怕姜家陨落的先辈九泉之下也是黯然落泪啊。”

  说完这句话,百谷子头也不回的消失在了五一街道上。

  天已经灰灰亮了,可看上去似乎有些压抑,两个月的晴朗今日似乎要被终结,阴云密布,遮天蔽日,压抑的让人窒息,像是盛满了许多水的纸张,眼看就要被侵透彻底破裂。

  孙老二呼出一口浊气,双手搓了搓由于奔波一夜而略显疲惫的脸颊,一脸颓废的坐在门诊的小矮凳上,久久没有说话。

  姜黎儿心中掀起惊涛骇浪,百谷子虽然点的不多,可却句句明显,每一句话都像一记重击狠狠的击打在了姜黎儿的心脏之上。

  钱鱼老神仙,也就是洛灵小丫头的师父为了自己被黑白无常抓走了?

  自己常年佩戴至阴至邪之物,已经阴气入骨,身体大半都被同化,命不久矣了?

  还有什么正道要联合起来布局防范,而且最有效直观的办法,居然是杀了自己?

  我……我姜黎儿上对得起老天,下对得起地府,中间对得起父母民族,怎么就这么倒霉催的?

  咱先不说命不久矣这个事情,也不说这两天撞了邪的被女鬼,女尸,猫妖迫害,咱就单单谈一谈怎么我就非得被正道击杀才是最好的办法?

  我招谁惹谁了我?

  姜黎儿心中如同巨浪翻涌,迟迟不肯平息,原先困的不行的睡意此刻毫无踪影,整个人都陷入了一种恐慌,焦虑,不安,急躁,害怕的复杂情绪交织之中。

  他想开口问问,可话到了嘴边,却又不知该如何说起啊。

  “百谷子说的都是真的,不过我实在下不去手啊,我孙老二虽然不是什么好人,这些年更是如同丧家之犬一样,隐姓埋名,窝窝囊囊的活着,可我没有把你当作外人,有的时候,我甚至把你当成了我的儿子看待,所以我总是让你少抽烟,总是在你跟乐乐吵架的时候偏袒乐乐,可人终究是要面对现实,对吗?”

  孙老二直愣愣的盯着姜黎儿,语气无比的严肃,他缓缓的说道,每一个字都像重于千钧一样咬的很清晰。

  “唉,当初在四合院其实黑白无常两位神差要带走的就是你,是钱鱼老神仙自己跟着走了,才保下你的一条性命,你的阳寿其实早已经到了,福利院大火的时候就已经到了,多活了这么多年,那晚又中冥阴毒这都是你的劫数,没想到又被钱鱼老神仙救下。”

  “你虽然身负阳寿已尽的百般折磨和劫数,可也身负天地的大气运,否则绝对活不到今日的。”

  “百谷子说你命不久矣是因为他不知道你以前的事情,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有必要把一些话跟你讲清楚了,姜黎儿,你劫数众多,又阴邪入体,早已经成为邪物蚩尤戒的一部分,随时随地的散发着邪气,可你又身具大气运,所以才能躲过一劫,可你每躲过一劫,凡是跟你有因果联系的人便会承受灾劫,直到所有的人死去,轮到你魂归地府,彻底消亡。”

  “原本我是想把这个事情压一压,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其他的解决办法,让你就这样快快乐乐,简简单单的活一辈子,可现在却不可能了,从洛灵现在身受鬼姬尸毒就可以看得出来,凡是你身边的人,迟早都会被因果线侵入邪气,一个一个死去。”

  姜黎儿已经呆若木鸡,心如死灰了。

  “你知道我为什么不跟你说程媛媛吗?因为程媛媛也是受害者,她就因为是你的同事,你们有过点头之交,所以才会被猫妖入体,早已经成为一具行尸走肉,她的死都是因为你啊,而不是她要害你,是你害死了她!”

  “包括惨死在夜未央被碎尸的张娟,包括现在躺在病床上只有一个月生命的洛灵,包括化为一具行尸走肉的程媛媛,他们都是受害者。你懂吗?”

  “别说是跟你说过话的,即便是与你对视一眼沾上因果的,都有可能成为你下一个替身的替死鬼,姜黎儿,你现在明白了吗?”

  也许是洛灵的重伤让孙老二感受到了愤怒,也可能是被逼到了绝境,就在刚刚,他与百谷子之间的谈话都说明了想要救治洛灵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所以孙老二才能在此刻说这么多。

  他的每一个字都像是雷霆一样,狠狠的击在姜黎儿的心中,让他感觉到呼吸呆滞,几乎要窒息的昏死过去!

  原来,不是别人要害自己,而是自己再害别人。

  泪水,不争气的从姜黎儿的眼睛滑落,他“嘭”的一下后退两步,靠着墙面摔坐在地上,任谁听到这个“自己早已经该死去,阳寿已尽”的话来,都忍不住发自内心的寒冷和痛苦吧。

  生命有多么的可贵,想来只有那些每天挣扎在生死边缘的人才能理解和明白。

  对于大部分的人来讲,只要死亡没有降临到自己的头上,谁都能够轻描淡写、从容不迫。

  姜黎儿突然抬起头来,像是想到了什么,声音沙哑,眼泪朦胧的问道:“那你跟乐乐岂不是……”

  孙老二无力的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门诊外突然传来一声“咔嚓”巨大的打雷声,声入大地,如同龙吟,高亢明亮,像是在耳边炸起,脑子里像是开了一个直升机一样嗡嗡直响。

  “这也是我最担心的,我没事,死就死了,这辈子也活够了,不想这么窝囊了,可要是乐乐成为下一个伤害者,姜黎儿,你想过后果吗?”

  瓢泼的大雨突然淋下,“啪啪啪”打的房子和地面乱响,一股子泥土的味道窜入每个人的鼻孔,像是老天爷在洗礼着整个人间。

  姜黎儿痛苦的抓着自己的脑袋,狠狠的揪着自己的头发,哪怕头皮发麻疼痛,他也依旧没有松手。

  为什么事情变成这样了呢?

  “那洛灵?”姜黎儿问道。

  孙老二依旧点了点头,“她也是受害者,因为她跟你的因果还算比较轻,所以还有的救,毕竟你俩认识才一天半而已,可张娟和程媛媛是你的老同事了,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所以她们没有任何活路。”

  姜黎儿不敢再继续往下想了。

  如果按照因果轻重的算法来,那身为姜黎儿的女朋友,朝夕相处的陈乐乐,又该是怎样的结局?

  “你亏欠乐乐的太多了,绝对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孙老二站起身子,外面“哗啦啦”雨滴四溅飞·射,他像是决定了什么一样,“我决定去黄家找黄家家主出山,让他帮忙算出艾翁草的下落,你跟我一起去拿艾翁草,救活洛灵!”

  看的出来,这个决定对于孙老二来讲其实挺困难的,他不知道经历了怎样的心里活动才说服了自己,“不能让你再继续留在医院了,否则这样的事情只会越来越多,这样对乐乐也最有好处。”

  姜黎儿听到让自己去救洛灵,摸了一把眼泪站了起来,“好,我跟你去。”是男人,就得承担自己肩上该有的责任和义务,哪怕很多事情都是无妄之灾,可是有谁在世上又能一帆风顺呢?

  孙老二不也是经历过一次大灾大难才在医院里开救护车吗?

  “对了,你脚上这双鞋千万不要丢,它现在已经灌入你了的阳气,如果你丢掉这双鞋,那它就会被外面的孤魂野鬼穿上来找你!”孙老二看了一眼姜黎儿脚上那双崭新的皮鞋,幽幽的说道。

  ……

继续阅读:第二十二章 猪肘子引发的血案(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阳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