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崭新的皮鞋
钱鱼2017-10-01 13:433,344

  夏末秋初的天气,热得人每一次呼吸都十分压抑。知了在高大的梧桐树上,喋喋不休地控诉着秋老虎的肆虐,叫得人心浮气躁。

  姜黎儿拎着自己少得可怜的行李,坐在一扇木制大门的门槛儿上,猛吸了几口烟。

  看见远处一袭红色连衣裙的女子出现,他赶紧把烟头扔在地上,站起身。忽然又像想起了什么,狠狠在地上碾碎烟屁股,又有些心疼脚上那一双已经破了几个洞的布鞋,用手拍了拍鞋底。

  “就是这儿!”他推开大门,笑容中带着几分谄媚,伸手去拉女友陈乐乐。陈乐乐看到他伸手拍鞋,有些嫌恶地往后缩了缩身子,躲过了他伸过来的手,自顾自走进院子。

  这会儿正值午后,上班的上班,睡觉的睡觉,这么热的天,没人愿意在院子里呆着。

  一棵老槐树挡住了猛烈的阳光,只影影绰绰有些斑驳的光影落在院子里,温度倒是比外面低了几度。

  院子是四合院的格局,除了身后的大门,三面共七间房,个个房门紧闭。

  姜黎儿走到正对大门的那间房子,掏出钥匙,拨弄了半天,这才打开了门。

  一阵夹杂着霉味儿的阴冷气息扑面而来,陈乐乐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捂住了鼻子。

  “这么大的味道,怎么住人呀?”陈乐乐皱了皱好看的鼻子,感觉身上竟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姜黎儿用手在鼻子前面扇了扇,快走两步,跑到房间里把对门的窗户给打开。拿起一张四方凳,用手抹了抹,放到院子的树影里,让陈乐乐坐下。

  “你休息一会儿,我来打扫,马上就好!”姜黎儿讨好地笑了笑,转身进屋。

  他随手把包往床板上一扔,在门口拿了扫帚和簸箕打扫起来。

  说来也怪,这屋子霉味儿挺大,但却并不脏,估摸是上一个租客离开时间不长的原因。

  姜黎儿在不大的屋子里随便扫了几下,从床底下扫出一双鞋来。

  只见这是一双黑色的男式皮鞋,时下里最流行的样式,乌黑发亮的鞋面不染一丝灰尘,照得姜黎儿的脸在上面有镜面的反光。

  “乐乐,你快看,有双皮鞋。嗨,还真不错呢!”姜黎儿有些小兴奋,这年头皮鞋本就是高档货,对他来说更是奢侈品。

  闻言,陈乐乐走进屋内,突如而来的凉意使她下意识在胳膊上搓了搓。

  “奇怪了,这屋子里怎么这么凉?”

  “冬暖夏凉,才是好房!”姜黎满脸喜气,乐滋滋地翻看着那双皮鞋,“你看,还是全新的呢。”

  “这么好的鞋都哪儿会忘记带走,我劝你还是扔掉,有晦气的!”陈乐乐最见不得姜黎儿小市民的样子,真不知道自己是看上了这个家伙哪一点。

  “你看,没穿过的,扔了多可惜。”姜黎儿说着就脱了脚上的坏布鞋,准备试试大小。

  “我说了,不要穿!”陈乐乐忽然拉了脸,伸手抢过皮鞋,扔到屋外。

  “哟,我的姑奶奶,你这不是把钱往外扔么!”姜黎儿心疼地抢步上前,把鞋捡起来,仔细地看看,越看越喜欢。

  “姜!黎!儿!”陈乐乐不高兴了,她拉了脸,“我说的话没有用了,是不是?!”

  姜黎儿见陈乐乐竟然真生气了,只好讪讪地说道:“好,不要,不要了。”他蹲下身,慢慢把鞋放到簸箕里,算是扔掉了。

  陈乐乐的面色这才有些缓和,帮着姜黎儿把屋子里的仅有的几件家具给收拾了一下,把床铺好。

  “租了房子还有钱么?”陈乐乐看了看天色,四点多钟,这院子里已经的光线已经有些暗了。陆续有一些邻居出来准备晚饭。

  “本来还想请你吃顿好的,房东非要一次性交三个月的房租,现在只能请你吃个串串了!”姜黎儿摸了摸口袋,仅剩的二十块钱,让他捉襟见肘。

  “算了,我去买点菜,你做饭。”陈乐乐看门口的炉子里倒还有几个煤球。

  “我去,我去,你歇着!”姜黎儿腆着脸,拉陈乐乐坐下,屁颠颠儿地一溜小跑出去了。

  姜黎儿的手艺一直不错,很快院子里就香气扑鼻。

  “哟,小俩口吃饭哪?”一个满脸皱纹的老太太出现在屋门口,手里还拿着一个碗。

  陈乐乐红了脸,姜黎儿赶紧解释道:“这是我女朋友,您是?”

  “我就住隔壁,都叫我王奶奶,这一片儿的妇女工作都是我负责。”老太太说着自顾自进了屋,把手里的碗放在桌上,“姑娘手艺不错,这是我做的,算是庆祝你们搬家。”

  “王奶奶,您就叫我小姜好了。谢谢您哈。”不容陈乐乐拒绝,姜黎儿赶紧应了,那可是满满一碗的臭咸菜烧小鱼,看着就流口水。

  “不客气,有事儿都可以找我,吃着吧。”王奶奶多打量了姜黎儿几眼,转身走了。

  “这老太太有些奇怪?老是瞅你。”陈乐乐看了看碗里的小鱼,并不开心。

  “乐乐,你不会连老太婆的醋都吃吧?”姜黎儿乐呵呵地滋了一条小鱼儿,真是臭里带着香,那叫一个美。

  陈乐乐瞪了他一眼,也不去碰那碗里的菜。

  吃完饭,送了陈乐乐回来,姜黎儿赶紧去簸箕里找鞋。可是鞋却不见了!

  “靠,肯定是我出去那会儿,被其他人拿走了,这么好的鞋,谁看着不眼红啊!”姜黎儿有些懊恼,早知道刚才就应该趁乐乐不注意的时候给藏起来。

  “小姜,找什么呢?”王奶奶从隔壁探出头来,年老女人几乎都有爱管闲事儿的通病。

  “一双皮鞋,放簸箕里的,找不着了。”姜黎儿不好意思说那是屋里捡来的鞋。

  “哦,我看到你出去的时候,你女朋友扔外面去了。”王奶奶指指院门外。

  “谢谢!”姜黎儿赶紧往外跑,门外巷口就有一个垃圾堆。

  越近,姜黎儿觉得自己心跳得厉害,看到那双皮鞋还在垃圾堆上安静地等待着自己,一颗心才落了下来。

  他小心拿起皮鞋,吹掉上面的脏东西,乐呵呵地回了屋。

  关起屋门,他迫不及待地试穿。别说,不大不小,正正好。站起来走了几步,姜黎儿感觉脚下都带着风,那叫一个舒坦。

  “真是个傻女,这么好的鞋竟然给扔了,真是太败家了。”姜黎儿脱了皮鞋,喜滋滋地拿在手上左看右看,简直如获至宝。

  “明天就穿着它去上班,给我那帮哥儿们看看!”他把鞋在床下端端正正地放好,又看了两眼,这才带着笑容睡去。

  这一夜,姜黎儿睡得不太踏实,一会儿梦到小时候的事情,一会儿又梦到被尸体追赶,还梦到新皮鞋被别人偷走了。

  醒来时,一身的冷汗,姜黎儿赶紧看了看床下,那双新皮鞋果然不在了。

  他伸手拉亮了屋里的灯,只见皮鞋正整齐地放在窗下。

  “难道是我记错了?”姜黎儿睡得晕晕沉沉,起身到院子的水龙头下,接水冲了冲身上的汗,只觉得一般透心的凉意直往毛孔里钻。

  回到床上,却再也睡不着,眼见着天亮了,赶紧起床。在巷口买一两个馒头,姜黎儿一溜小跑往医院而去。他之所以租这里的房子,一是图这家租金便宜,二来是这里靠医院比较近,上班方便。

  咬着馒头进了孙老二住着的小平房,看到孙老二正在喝粥。孙老二住的小平房在医院后门,紧靠太平间,原来是医院的小收发室,因为太靠近太平间,没有人愿意呆,就给开救护车的孙老二住着。

  “给我也来一碗!”叼着馒头,姜黎儿就去锅里盛粥。

  “你小子,天天来吃我的喝我的,上班还迟到。”孙老二吸着碗里的粥,发出刺溜刺溜的声响。

  “谁让咱是好兄弟呢。”姜黎儿把锅里剩下的粥倒在碗里,就着馒头吃起来。这年头,谁也不富裕,能喝碗稀的,算不错了。

  喝饱了,姜黎儿开始在孙老二面前来回晃荡,皮鞋在水泥地上踩出很大的声响。

  孙老二正享受着粥的美味,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他的新皮鞋。

  姜黎儿只好抬起脚,伸到孙老二面前,提醒道:“老孙,你看我这双皮鞋怎么样?”

  孙老二这才从粥碗里抬起头来,看了一眼。

  “哟,贼亮啊,你小子发财了?”孙老二脸上露出了羡慕的神色,咽了咽嘴里的吐沫。

  “这可是贵货!”姜黎儿又跺了跺脚,一脸的得意。

  “得花不少钱吧?”孙老二眼神中的试探让姜黎儿有点儿飘。

  “告诉你吧,白捡的!”姜黎儿坐下来,又擦了擦皮鞋上并不存在的灰尘。

  孙老二的脸色却在一瞬间变了,犹豫了一会儿,问道:“这么新的皮鞋,也能捡到?”

  “刚租的房子里,不知道谁落下了。”

  “我说,小姜啊,这鞋可不能乱捡,邪得狠哪!”孙老二一仰脖子喝了个底儿朝天,收拾了碗筷,转身去院子里洗。

  “你住在太平间门口,也信这个?”

  “我劝你还是赶紧扔了,别穿了!”孙老二也不多说,把水开得哗哗响。

  姜黎儿一脸的鄙夷,他还真不信这个邪,将脚上的新皮鞋踩得笃笃直响。

  就在这时,孙老二忽然关掉水龙头,侧耳倾听。他似乎听到太平间的门晃了几晃,发出因为轴承老旧而吱呀吱呀的响声。

继续阅读:第二章 上门的女鬼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阳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