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钱鱼老神仙
钱鱼2018-06-08 12:023,510

  “凉了凉了,他妈的小爷这次栽了!”姜黎儿看着越来越近的黑色指甲,心中凄凄的嘀咕道,女尸咬牙切齿的恐怖嘴脸似乎格外兴奋,还张嘴“啊啊”的无声嘶哑两句。

  姜黎儿拼了命的想要躲闪,可要死不死的,偏偏这个时候一阵头晕目眩传来,让他根本动弹不得。

  “嘭”

  一声极为震撼的声音响起,女尸横着从姜黎儿面前飞了过去,又是同样的情节,又是同样的女尸,孙老二额头青筋暴起,满头大汗,大半的银白头发在白炽灯下褶褶发亮,手中拿着姜黎儿尿湿的裤子还有皮带,“呼哧呼哧”喘着粗气。

  姜黎儿已经瘫软倒地,他身上越来越虚弱,也越来越发冷,特别没有精神的睁着眼睛看着这一切,孙老二一脚就把女尸给踹飞了,这一脚的力气得有多大?这是第二次了,每次都是自己即将要死在女尸手里的时候,孙老二便能准时的挺身而出,像个超人一样保护着自己,不过看孙老二这个样子,像是这一脚也不容易。

  一阵让人牙酸的声音响起,像是骨头“咔咔”断裂一样,女尸又站了起来,不过她上半身子却九十度的倒向后方,显然刚才孙老二的那一脚很重,几乎踢断了女尸另外一半的肋骨,所以只剩下点皮肉筋连在一起的尸体才会没有彻底断裂开来。

  从姜黎儿这个角度来看,像是一个美女正在下腰一样,只可惜,这个美女此刻却是一个索命的女尸!

  “咔咔”

  又是一阵声音响起,女尸居然又重新的直立起来了,只不过上半身晃晃悠悠的,显然随时都有可能继续摔下来。

  她的头部刚才撞到了墙面,被撞到的地方直接脱落下来,掉了一大块头皮和头发,别提有多恶心和恐怖了,孙老二看了一眼姜黎儿的肩膀,眼中闪过一抹震惊之色,二话不说,朝着女尸又奔跑了过去。

  房子不大,却有点距离,孙老二一动,女尸也不甘示弱,也跑了起来,两个人就像是许久未见的杀父仇人一样,气势万千。

  但是女尸毕竟不像之前那么灵活,无非是沾了手上指甲的光罢了,再一个她本身就是一具尸体,所以又硬又冷,力气大的不太正常,这就好比尸变了成为僵尸一样,即便一个小孩的僵尸,也能轻松的杀死一个成人。

  姜黎儿脑袋越来越沉,眼皮子就跟灌了铅一样,沉重的像是吊了两个千斤顶,怎么睁都睁不开啊,姜黎儿清楚,这他娘的要是闭上了眼,这辈子就这么过去了,他不能闭,还有太多的事情还没有完成呢,他才多大点啊,从生下来到现在竟吃苦了,还没享一点福呢,这瓜皮阎王爷就要让他去报道。

  冰冷的房间内,姜黎儿却如同午后在房顶晒太阳的猫儿,眼睛眯成一条隙缝,只需要轻轻一闭,便能伸个懒腰换个姿势继续打盹。

  扛不住了,娘的,真扛不住了呀。

  算了算了,死就死了吧,姜黎儿的呼吸已经很微弱了,进气多出气少,浑身上下冷的就像是赤身裸体在北极的冰窟窿里一样。

  “姜黎儿,不能睡!”突然,一声如雷般的吼声在姜黎儿的耳朵边炸了起来,让姜黎儿猛地一惊,精神也恢复了一些,睁开眼睛,正看到孙老二用桌子把女尸困在房子的角落,用皮带狠狠的绑在上面,正在用自己尿湿的牛仔裤绑女尸的腿呢。

  以前啊,物件都不咋好看,比如说桌子啊,椅子啊,柜子啊,哪有现在花里胡哨,这么强的观赏性啊,能有个用的就不错了,但是质量真是没得说,比现在那可强了不止百倍了,那时候人都扎实肯干,做出的东西呢也就是实用为主,这要是换了现在的桌子,早一把被女尸抓的稀巴烂了。

  女尸张开大嘴“啊啊”的叫唤着,可却没有声音传出来,嘴里乌漆嘛黑的,不知道里面是啥,反正是整个脸都不能叫脸了,心脏不好的看一眼就能往生极乐。

  “姜黎儿,老子跟你说话呢,你想想你的小女友!”孙老二焦急的回头看了一眼躺在地上如同等死老狗一样的姜黎儿,手上却不停歇,死死的绑着女尸不停踢动的双脚。

  提到陈乐乐,姜黎儿立马晃了晃脑袋,又有点清醒了,声音低沉的说道:“孙老二,身上冷。”

  孙老二根本没听清,再加上女尸踢动桌子发生的“咚咚”响声,更加听不清楚了,他挤了挤眼睛,汗水滴落在眼睛里又酸又涩,“姜黎儿,坚持住啊,睡了可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说完这句话后,孙老二终于是把女尸的双脚死死的绑在了八仙桌上,他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还没来得及休息一下,便赶紧起身跑到姜黎儿的身边,因为姜黎儿本身就赤着上身,所以右臂上黑芒愈发显眼,孙老二急的团团转,最后心一横,便抱起姜黎儿准备往外跑。

  至于女尸,管球她了,现在不是管她的时候,至于皮带和裤子能不能绑住她,只能自求多福了,也没时间念控蛊令了,没有控蛊令,女尸一会绝对会暴走,这些肯定是拦不住她的。

  孙老二不是没想过后果,不过这些后果跟姜黎儿的性命比起来微不足道,尤其是在他看过姜黎儿脖子上的那颗戒指后,更加坚定了他内心的想法。

  就在这时,一阵冷风吹过,女尸的头发都飘扬了起来,不知道的还以为飘柔洗发水再拍广告,孙老二却是一下子驻足不前,冷冷的说道:“谁?”

  门“吱呀”一声,打开了许多,一个黑衣黑裤的女孩走了进来,先是看了看角落里的女尸,随后目光又移向孙老二怀中的姜黎儿胳膊上,眼中也是闪过一抹惊诧之色,冲着门外喊道:“师父,就是这里。”

  身影一闪,狭小的屋子内突然出现了一个枯瘦的老头来,老头中等个子,带着方帽,穿着道袍,留着两绺长长的胡须,手上拿着一把浮尘,艾玛,这要是白天碰见还真以为拍完戏没卸妆呢。

  看着就一股子不像尘世间凡人的气质和模样,孙老二却定定的盯着老头,迟疑了一下,“钱……钱鱼道长?”

  枯瘦老头嘿嘿一笑,“没想到能在这儿遇到你们姜家的人,真是幸会幸会。”

  孙老二脸色很不自然,嘴角抽搐了几下后,缓缓说道:“什么姜家,早就没了,倒是您老神仙,百年未得一见,今日却能出现在这里,看来这娃娃有大气运加身,命不该绝啊。”

  枯瘦老头裂嘴笑了笑,也没在这个问题上纠缠多久,接着便看向孙老二手中的姜黎儿,皱眉说道:“这娃娃很不一般啊,如果老道没看错的话,他右臂上的乃是阴间的冥阴毒,不是阳间的毒物啊。”

  孙老二把姜黎儿放在床上,他低沉的说道:“是啊,我正打算带他去百谷子那呢,先让他缓解一下这娃娃的伤势,随后再去仙鹤镇找唐家的人来。”

  钱鱼道长把姜黎儿已经黑了一半的右臂拿了起来,皱眉仔仔细细摸看着,姜黎儿已经不知何时昏迷了过去,他是真的坚持不住了,脸色苍白如雪,嘴唇却乌青发紫,模样与角落里正疯狂挣扎的女尸相得益彰。

  许是女尸太过嘈杂,钱鱼道长皱眉说道:“徒儿,还愣着干嘛?”

  这句话过后,女尸挣扎的声音便戛然而止,一身黑衣的女孩又把房门给紧紧关上,天色已经快亮了,姜黎儿的租屋内,也是终于恢复了不容易的寂静。

  “这冥阴毒不比尸毒,尸毒是尸体上本身散发的毒气,中毒者先是出现尸斑,十天半月后才有可能中毒身亡,但冥阴毒乃阴间的毒,这种毒必须天时地利人和,才会出现,此时此刻出现在这里,显然是阎王爷发怒,要来阳间搞事啊。”钱鱼道长轻声嘀咕着,不知道是给自己的宝贝女徒解释还是跟孙老二说话。

  孙老二也是深深皱眉,不过他并没有开口说话,显然是对钱鱼老神仙相当信任。

  钱鱼道长看了之后,放下姜黎儿的胳膊,长身而立,浮尘被他轻轻的放在姜黎儿的身边,“徒儿,拿家伙什来!”

  一袭黑衣的女孩从进来喊了那句“师父,就是这里”后,就再也没有说过话,此刻闻声从身上卸下背包,从里面叮叮哐哐的掏出很多东西来,有黄符,有香炉,有点尘香,有糯米……

  钱鱼道长毫不含糊,直接拿起一把铜钱剑,朝着姜黎儿的胳膊竖着划了一道,只见姜黎儿的胳膊瞬间便被切了一大道口子,里面却没有血液流出,反而里面全都是黑黢黢的,看不出任何东西来,什么血管,肌肉,骨头,似乎全都被黑化了一样,成为死鱼一样的肉。

  接着钱鱼道长口中振振有词:“天地玄雷,五方帝尊;祛火成昧,作叶成啍;阴曹地府,阳间来回;黑白无常,助我神威……”

  钱鱼道长前半部分,孙老二还勉强能听清楚,可是后半部分却越来越快,即便能听清也听不懂,世间都传钱鱼老神仙得道飞升了,现在看来,即使没有飞升,老神仙也不虚此名,因为境界越高,咒语越是晦涩难懂,即便教给别人,别人也念不出来。

  只见钱鱼道长手中的黄符忽然“嘭”的一声无风自燃起来,接着他便把烧着的黄符一把塞进姜黎儿发黑的手臂之中,“不够,再来!”随后他手往后一伸,手中便多了一沓黄符,这些黄符上还写着朱砂咒文,明晃晃的很是鲜艳。

  钱鱼道长口中咒语不停,右手随手一挥,就像我们正常用火柴点火一样,一把黄符便猛然灼烧起来,钱鱼道长毫不含糊,全部塞进了那条刚刚被他割开的伤口中。

  “啊”床上的姜黎儿立刻便发出一声杀猪般的惨叫!

  ……

  这咒语是我瞎编的,不用较真,有哪位大大有咒语的,可以进来发给我,省的我苦思冥想!

继续阅读:第八章 黑白无常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阳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