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破茧
赎秋叶2019-06-04 10:396,256

  返回薄暮神殿,这里的情况不但没有改善,反倒是更加严重了。虽然医护者们仍然在不停地来回忙碌,可大部分感染者已经完全丧失了知觉,如同木偶般搁置着,一动不动。我开始怀疑这里是治疗室还是停尸房?

  “依霞,依霞。”情况危急,我大声呼喊,希望快点找到依霞。

  “我在这里。”依霞摘下口罩,从房间里走了出来。额头的浅纹,眉角的弧度,眼睑的黑圈,干皱的嘴唇。种种这些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工作狂又在玩命了。

  “我都说过多少次了。注意休息。注意身体。其它的人都死光了?就剩下你一个人了?就算天塌下来,不是还有个子高的嘛。累傻姑娘呢?”我生气地抱怨着。

  “属下知错了。下次一定注意。”依霞微笑着答应。

  “算了,算了。”给一个工作狂说教,感觉好无力啊,“这里有两张图纸。一张是治愈感染者的药物和魔法。另一张是解除瘟源、净化地下水的方法。都是圣贤给的,绝对有效。”

  “圣贤?贤者之书现世了?那圣贤是谁?”依霞吃惊地追问道。

  我将图纸交给依霞,一脸平淡地说:“也不是别人,就是黑魔导,你认识的。”

  “是他?竟然是他!”依霞一脸惊讶。

  顾不上依霞的惊讶,我接着说:“治愈感染者就交给你了。至于净化地下水和清除疫源的工作就交给美依吧。嗯?美依呢?”

  “交给我好了。你现在快去帮妹妹。”依霞突然变得很紧张。

  “怎么了?”我有种不好的预感。

  “逐风正率大军攻城。全军正在死守。”

  “我这就去。”

  黑潮,身着黑色军装的魔族军队,如浪潮般冲击着城墙。数不尽的云梯、钩索掷向城墙。沾血的刀光,长短的兵刃,划开的甲胄,狰狞的面容,拼杀的动作,伴随着战鼓的巨响,那些凶狠的呼号,兵刃的击打,魔法的鸣唱,痛苦的哀嚎。一桶桶滚油从高墙倾倒而下,攀爬云梯、钩索的士兵如同蜡烛垂泪般从高墙坠落。我在炼狱入口看着一个个鲜活的生命急切地跳入死亡的熔炉,战争是何等的疯狂!只有天空中的云,空气中的风,静默地看着这一切:风拂战场血成海,云聚云散等闲看。

  虽然没有找到美依,却发现了雅芪。放倒几个碍事的,赶忙问:“雅芪,将军在哪?”

  “将军在城墙裂口处,就是先前石巨人自爆点。”

  “知道了。我马上过去。光恒守护。”为每个神族士兵披上魔法金甲,希望这个高阶防御术能减轻些伤亡。

  “新锐战神也不过如此。”逐风高举利剑,劈向瘫坐在地上的美依。

  一道鲜血流过面颊,从额头到眼睛再到左脸,留下一道明显的伤痕。将美依抱在怀里,并迅速后撤拉开距离,美依安然无恙,只是我的左脸和左眼还是被逐风砍伤。

  “焰?”美依倚在我的怀里,痛心不已。

  “珍视之人太少,我绝不能再失去你。”我微微一笑将原话送回。

  “冥冥之中,似乎我们总能相遇。”逐风用手指轻拭剑锋上的鲜血,并揉捏沾染的血迹,“你能自由操控空间,却无法控制情感。为了一个外族女人,连命都不要了,真是个蠢货。”

  “蠢货尚有亲人,你呢?还有几个?”

  “闭嘴。”似乎被我戳中痛处,逐风怒喝一声,向我冲来。

  我也无意与他纠缠,一个空间跳跃返回薄暮神殿。小心将美依放下,紧张急切地问:“有没有受伤?”

  “我没事。可你的眼睛。”

  “小伤,不要紧的。你好好休息,我去去就来。”

  “你要去哪?不准去,你受伤了,知不知道?”美依扯住我的衣袖,不让我离开。

  不顾美依的阻拦,我再次使用空间跳跃返回战场。

  刚一现身,就听到逐风的感慨:“我已恭候多时了。空间法术而已。用来逃跑还可以,打架的话就不行了。”

  逐风离我很近,只有几米远。我警觉地问:“你怎么知道我会在这里现身?”

  “呵呵……呵呵……。”逐风自信地笑了,“‘不要太小看我。你的空间法术其实就是折叠空间,一张面积巨大的薄纸,经过反复折叠之后,20平米变10平米,10平米再变5平米,5平米再变2平米。如此反复,形成‘虫洞’,你就可以随意穿梭、掌控空间。”

  “你连‘虫洞’都知道。”我很是惊讶,这可是电子星人的空间术语。

  “折叠空间,架设虫洞,需要运作巨大的能量。追踪能量源,就能准确地判断出你的现身位置。瞎子看不到春夏秋冬,仍可感知四季变换。”

  “既是如此。看看是你追得快?还是我跑得快。”

  “呵呵……。跑?别开玩笑了,你还跑得动吗?我已经不是第一次和你交手了。”逐风打了一个响指,从我的脚下延展出一个巨大的紫色圆形法阵,还未等我反应,法阵中飞窜出数百条白色锁链,如狂蛇出穴般缚住我的手脚腰脖,仅仅数秒就将我裹成了一个粽子。我感觉到魔能正在流失,血液正被抽取。那些白色锁链渐渐转红。可我却毫无办法,不管如何挣扎收敛魔能,只是泥牛入海毫无作用。

  逐风绅士地将右手放在胸口,鞠躬致意:“这是我独有的伴生魔法。正如你的空间魔法一样,生来就会。也正是依靠这个伴生魔法,我吞噬了许多强者,成就一身灭世之能。‘”

  “呵呵……。”我嘲笑说,“也包括你那八个哥哥。”

  “当然。”逐风爽快地承认,“弱者只配成为强者的助力。他们应该感到荣幸,他们的能力能为强者所用,以另一种形式活在世上见证非凡。至此,我也该来个隆重的自我介绍了。我就是七魔至尊的贪婪魔王——星逝·逐风。”

  “区区萤虫之光也敢与日月争辉。吞星法阵而已。此等不入流的伴生魔法,亏你好意思拿出手啊。”这个声音似曾相识。身边突然凭空幻化出一件白色风衣,看着风衣上所纹绣的5个黑色齿轮,正是上次救我一命的齿轮风衣。

  “又是你。”看样子逐风也记得这件风衣。毕竟上一次也是这件风衣把我从他剑下救走。

  “我对你这种虫蚁鼠类不感兴趣。”说完长袖一挥,将逐风震退数米。又将袖口按于法阵之上。一股魔能注入,转眼间身上的锁链崩解凋零,脚下的法阵消散成空。

  风衣长袖一张,衣襟大开,说道:“将我穿在身上。”

  我迅速穿好风衣,只觉风衣贴身一抖,眨眼一晃便离开战场来到一处山坳。不仅如此,左眼和左脸的剑伤已全愈如初。

  风衣自动从我身上褪去,我赶忙鞠躬道谢:“得恩公再次相救,不知晚辈应如何报答?”

  “哈哈……。”风衣轻声笑道,“我上次已经和你说过了。保护你是组织下达的任务。再说,你要是死了,我们也会很困扰的。对你来说,这是一份恩情,对我而言,这只是一个任务。说到任务,我确实还有个任务希望你能出手相帮。”

  “只要晚辈力所能及,定当义不容辞。”

  “嗯。我想让你带我去海边。”

  啥?我都懵了。居然只是想去海边,这也简单了吧。既是如此,我催动魔能拉开一道空间裂缝。礼貌地引路:“恩公,请随我来。”

  “空间裂缝?这应该就是虫洞入口吧。”风衣对着空间裂缝说道。风衣走进裂缝,便来到漆黑的异空间,接着说,“这个异空间,应该就是空间折叠后形成的回廊吧,连接着不同空间。”

  “是的。”我应道,并在异空间中再次拉开一道空间裂缝,“恩公,出了这道裂缝就是海边了。”

  “虫洞的出口。原来如此。”

  海边,蔚蓝的天空,湛蓝广阔的海洋,拍岸的叠浪,咸咸的海风,海鸥的叫声,脚下柔软的白沙。战争上紧张的神经松弛下来,难道享受这里的辽阔与自由。暂离战场的厮杀,静享海边美景,整个人轻松愉快起来。

  可风衣似乎并不是为了看大海,反而分析起我的魔法架设:“折叠空间、空间搭桥、虫洞进出。一气呵成,原来如此,真是神乎其技啊!一切都说通了。”

  “什么说通了?”我不解地问。

  “噢……。没什么。不必在意。”风衣转而说道,“那我们开始任务吧。”

  “好。”

  “你先在海底制造一道空间裂缝作为虫洞入口,裂缝长度越长越好。但切记不要打开,留在海底就好。”

  “好的。”凝视海面,我开始驱动魔能在海底拉开空间裂缝。

  “沿海床拉伸裂缝,越长越好,但不要打开裂缝。注意维持魔法的稳定性和持久性。”

  大约过了5分钟左右,我气喘吁吁地说:“呼……呼……。好了。好了。”

  “裂缝有多长?”

  “3000米。”

  “3000米,5分钟。平均1秒10米左右。这应该是你目前的极限了。嗯。”风衣分析着、计算着。“裂缝够稳定吗?能维持多久?”

  “稳定。只要我不主动撤销,就可一直存在。”

  “哥哥果然实力非凡啊。很好。”风衣赞叹一声。

  我却听得十分别扭,尴尬地说:“恩公。请不要这样称呼。叫我‘焰’、‘晓焰’都可以的。”

  “‘哥哥’是组织给你的代号称谓。即有同辈之分,也有先驱兄长之意。有何不妥?”

  “我听着有些不习惯。能不能……?”

  “不要拘泥于音意。以后会习惯的。”

  风衣并不打算改口,我也不好强“衣”所难:“既是如此,恩公随意。现在空间裂缝虫洞入口已经布置妥当,那下一步是……?”

  “”下一步?哈哈……”风衣突然笑了起来,而这种笑意充满着欣喜与兴奋,“不愧是组织看中的人。至于下一步嘛!可说不可做啊。刚才不是叫你不要打开空间裂缝嘛。因为现在不是时候。”

  “那是何时?”

  “等你回到战场,面对百万魔军,届时开启3000米的空间裂缝,汪洋之水就会涌入异空间,再制造出1000米的空间出口。将汪洋之水引入战局。此等汪洋倾泻,那魔族大军……哈哈……。是不是很有意思?”

  “多谢恩公指点。”我鞠躬致谢,可又有些奇怪,“这也是您的任务?”

  “保你万全是第一任务。助你成长是第二任务。好了。接下来进入实战。”风衣说着,用空洞洞的袖口指着我,“我会对你施放一道魔法射线,你不能回避。先要用空间入口吸纳魔法射线,然后再打开空间出口,转向海面折射我的魔法射线。”话音刚落,空洞的袖口凝聚出一个炽眼的白色光球,朝着我的面门呼啸急射而来。

  入口吸纳魔法射线,出口折射魔法射线。先向里装东西,然后再往外拿东西。明白了。“轰”,一声巨响。海面腾起百米水瀑。

  风衣望着水瀑,开始分析:“思维反应时间2秒,收纳时间1秒,折射时间1秒,魔法组织时间2秒。用时6秒左右。时间太长了,你一定要勤于练习,将整个施术过程控制在2秒以内。空间魔法演化多变,有逆变寰宇之能。望你能日益精进、拓展深掘。刚刚向你展示的搬移海水和折射魔法,仅仅只是空间魔法里的转移特性。而其中扭曲、结构、存储、湮灭、时间等等特性,还须你自行参悟。好了。我的任务到这里也就结束了。”

  “承蒙恩公两次相救,又对晚辈悉心教导。还望恩公现身一见,晚辈定当倾力报答。”

  “哈哈……。”风衣大笑,“这是我的任务,不必报答。何况你也已经报答过了。”

  我一愣,不解地问:“报答过了?何时?”

  “上次哥哥赠我鲜血,忘了吗?”

  “此等小事,应该不能算作报答吧。”一点点血液而已,岂能抵偿救命之恩?

  “呵呵……。真是神族的好孩子。明礼、感恩、图报。”转而却无限遗憾地说,“我们现在还不宜相见,望你体谅。如果你真想报答,待到日后齿轮啮合之时,我们自会相见。好了,任务结束了。我也该走了。年轻的哥哥,再见了。”风衣转身开始离去。

  “再见。”

  “将空间裂缝附在自己的身上,尤如衣物遮体,形成断层,能隔万险。将目标纳入异空间扭曲、湮灭、封印,尤如笼中囚鸟,可诛强敌。”风衣说完便缓缓沉入沙砾之中,消失不见。

  “好!来试试吧。”灵感闪现,就要及时抓住。经过反复尝试,最终制成一件透明的“空间衣”附在身上,有了这件魔法外衣就可收纳任何形式的攻击,并化为己用。除此之外,将岩石装入异空间,再对异空间进行魔法扭曲、坍缩、崩解。就算是岩石也会化作轻烟。

  感受着强大的魔法能量。这哪是什么心潮澎湃,完全就是翻江倒海啊!老牌资深战士?现在的我能吞噬太阳,湮灭行星。破茧化羽,这世界我来了。是时候返回战场了。

  返回战场时,魔族已经收兵了。能走的都已经走了,不能走的还在那躺着。折断摇曳的旗帜,不能动弹的尸体,丢弃的兵刃,破损的战车,腥红的血迹,混乱的足迹,散落的盔甲。云,还在飘着,却飘不走战争的执念。风,还在吹着,却吹息了一个又一个生命。炼狱的熔炉冷却下来还有什么?呵呵……。灰烬,只有灰烬,只剩灰烬。漫步其国,有种在生死间穿行的交错感。生,来也。死,去也。生来死去,来来去去,匆匆来去。淡然了,生命交替,不过如此。漠然了,以命相搏,不过如此。坦然了,生死轻重,不过如此。为战争燃尽自己的生命,值得吗?

  返回薄暮城,城里好转了不少。商铺开始了买卖,零星的街边小摊,行人的言谈笑语,市井的往来不息。我回身望了望高耸的城墙,多亏有你,将战争被阻隔在你的另一面。

  在某个街角的转角,与卖蓝莓冰糕的大叔不期而遇。我赶忙上前打招呼:“大叔您好,这是要去哪?”

  “小伙子是你啊。真巧!我刚好去薄暮神殿给朋友取药,这个药可以治愈瘟疫中的感染者。你看。”说着冲我晃了晃手中的袋子。

  “那就好。那就好。瘟疫一旦解除。一切都会好的。”魔导的药方正确,依霞的办事效率。真是太好了!郁结的心情舒展开来,安心不少。

  “‘恐怕不会这么容易啊!”相对我的放松和喜悦,大叔却愁苦了许多,“瘟疫易解,战意难消啊。魔族把征服神族当成信仰,神族把征服魔族当成信仰。势成水火,战意长存。岂能和平共处?”

  “神族只是希望和平。并没有征服魔族的想法。”我反驳道。

  “呵呵……。”大叔笑了笑,“恐怕是你想简单了。如今魔域强势,神域弱势。且守不攻,旦求和平就好。但如果形势倒转过来,当神域强势、魔域弱势时,难道神域就没有攻占魔域、统一神魔双域的想法?”

  “当然不会。和平就是我们的信仰。”我坚定地说。

  “这仅仅只是你目前的信仰。”大叔冷冷地看着我,有些不屑地问,“你的和平信仰来自哪里?”

  “当然是父亲与恩师。”

  “那如果有一天,你的父亲和恩师让你攻打魔域。你会怎么做?坚守和平还是遵从父亲和恩师?”

  “不会的。他们也信仰和平。”我无比坚定地说。

  “呵呵……。能力会有强弱时,律典也有修订时,信仰更有转换时。”大叔平淡平静地说着。

  “你胡说。”我大喝斥。

  大叔只是淡淡一笑;“我没有胡说,只是陈述事实。那你来告诉我,历史上神族有没有兴兵讨伐过魔族?有没有修订过律典?有没有转换过信仰?”

  我沉默了。因为大叔说的这些事情确实发生过。

  “你所坚信的只不过是别人所主导的。镜中花是什么花?水中月是什么月?倒影出来的东西一模一样,要如何分辨?”

  “不就是镜花水月嘛。这个也简单了。”我不屑地说。

  “镜子呈像,当然简单。打破镜子,即得真相。但如果是信仰上的‘镜花水月’,又该如何去伪存真?”

  “你到底想说什么?”我无法理解大叔的意思。

  “你还年轻。有些事还无法想象、无法理解,更无从抉择。那这样吧。我来问你答。”

  “好!”

  “神域的统治者是神族。而站在神族至高点的是七位神天使。”

  “对。”

  “七位神天使为神域带来公平、正义、光明、强大。而你将永远追随七位神天使的光辉,信仰神天使所信仰的,相信神天使所相信的,承认神天使所承认的,反对神天使所反对的。”

  “当然。”

  “那假如有一天,神天使不再公平、不再正义、不再光明。你又将如何?”

  “呵呵……。你说的假设也要合乎情理、基于实际啊。那七位可是至高天的神天使,不再公平、不再正义、不再光明?怎么可能!别开玩笑了,好吗?”

  “太阳终有熄灭时,更何况人心。当然,也不必说得如此严肃和严重。我说的是假如,假如。假如神天使犯错了呢?你会怎么做?”

  我沉默着,没有回答。

  “就聊到这吧。再见了。买蓝莓冰糕的小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燃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燃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