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02 同一所大学 (下)
十三粒2020-03-02 12:494,883

  “别装了,女朋友是假的吧。”

  歌声戛然而止。

  边伯贤以为朴灿烈会打着哈哈试图蒙混过关,又或者干脆向他坦白从宽。但,都没有。上一秒还在唱歌的那人,下一秒却突然转过脸来,认真地注视着边伯贤,一秒一秒,不易察觉地凑近他。

  边伯贤皱眉:“你在干嘛?”

  ——他不愿意承认他心脏突然漏了一拍。

  “看看你脸上有没有青春痘。”

  ——但是他愿意承认在这种节骨眼上突然呲牙笑的朴灿烈让他想甩巴掌。

  边伯贤气得伸出巴掌想动手,却被对面那人宽厚的大手给拦了下来。

  十指相扣.

  “你……”

  “边伯贤。”

  被唤了名字的人一愣,脑袋里突然开始噼里啪啦放起了烟花。因为,他从来没有听到过朴灿烈用这么深情真挚的声音,喊过他的名字。

  “边伯贤。”

  他又一次叫了他的名字,只不过这次,比之前要轻柔许多。像薄薄的绒毛抚过耳垂,像甜甜的蜜酒淌过喉间。边伯贤的心一颤,浑身经脉都突然变得酥软。

  “我……没法回答你之前的那些问题。”朴灿烈的指尖停在他食指的关节上,好听的声音传入耳朵,渗进他的心里,“但是,我要和你说的是……”

  边伯贤听见朴灿烈轻轻的笑声,和呼吸声。

  “我知道这方法有点蠢,嗯……我对宋琳做过同样的…动作,只不过,我连一秒钟都没能坚持。但是对象换成你的时候,我…咳,我心里有点痒。”

  “……”

  “我好像喜欢你。”

  “……”边伯贤憋红了脸,“朴灿烈你这个…变态……”

  朴灿烈露着大白牙朝对面那个小番茄笑,“但这变态现在想抱抱你,这可怎么办?”

  空气里每一个粒子都带了点甜味,边伯贤犹豫了下,想抽回手,却抵不过对方力气。眨了眨眼,他小心翼翼地问道:“你是不是觊觎我的校卡?”

  朴灿烈惊得掉了一根睫毛。

  “看来不是?”边伯贤又抿了抿嘴,再次小心翼翼地问,“你想抢爸爸这个礼拜多给我的零花钱?”

  “什么?!”此话一出,朴灿烈惊得差点从位置上弹起来,“妈蛋那老爷们儿又给你涨——哎不是啦!重点不是这个好不好!”

  “那……?”边伯贤睁圆了眼睛装作不懂的样子,一脸茫然。实际上,没有人知道在对面那人直勾勾的注视下,他的心率在此时有多不正常。

  像心里装了无数只暴躁的蚱蜢。

  “我……的意思是……”

  朴灿烈在说话之间,又向着边伯贤的方向凑近了一些。

  “……”

  “……”

  “……”

  “……”

  沉默的时间大概足够无数只鸵鸟飞过脑瓜子上空。率先反应过来的是朴灿烈。他猛地收回头,瞪大眼睛看着仍旧在懵逼状态的边伯贤,一脸惊喜:“你,你,你说什,什么?!”

  五秒之后。

  拖鞋被一阵嚎叫惊得跌下了电视机桌。

  朴灿烈眼疾手快去锁了门以防第三方人物过来打扰了这般美好,转过头,看见边伯贤头朝下倒在床上,耳根红得看着都觉得烫人。他邪笑着踮着脚靠近,然后哇一声也倒在床上,吓得边伯贤翻了个身,朴灿烈趁机压了上去,双手撑起把身下的人禁锢在小小的空间里,妥妥的一个床咚。

  其实,闹到一起是很日常的一件事。边伯贤咽了口唾沫,这么安慰自己。

  “我给你个机会,刚刚的话你再说一遍。”

  朴灿烈的气息几乎压在自己鼻尖,本与他视线互对的目光不由自主地下移,移至那嘴际翘起一些弧度的双唇。

  得赶紧说点什么缓解气氛……

  “我刚刚说……外面月亮好圆,我好想变身。”

  “……”朴灿烈翻个白眼撇了撇嘴,收回手与边伯贤齐肩躺在他的大床上,随意动了动之后赞叹道,“你的床好舒服。”

  “嗯。”边伯贤用不轻不重的鼻音表示赞同。

  气氛又一下子安静下来,静到可以让人仔仔细细看清空气中飘流的尘埃。

  刚刚措不及防给人心动感的那人轻轻浅浅的呼吸淌在边伯贤的左耳边,他一个恍惚,脑子里闪过从四岁开始,到如今两人相隔几个月份的成年年纪之间的十四年,他们共处的很多很多个画面。

  有时候,朴灿烈像冬天白雪皑皑的森林里,灌木后面露出的一截调皮的鹿茸,给他好多新鲜感,也拯救了他本枯燥无味的生活。但更多时候,朴灿烈就如同一簇火苗,不开心了找着一丝导火线就会肆无忌惮地炸起来,还把他卷进那一次次火灾里,让他收拾那一片废墟。

  今天,他看到了一个他从未见过的朴灿烈。

  在这样刚刚好令人淡淡伤感的初秋季节,温暖柔和的像是春雪初霁之后的一阵南风。

  “我想和你考同一个大学。”

  胡思乱想之际,那个沉厚好听的声音透过澄明的空气传入左耳,边伯贤一愣,原本在脑袋里乱飞的风筝突然断了线。

  “你……说什么?”

  “我想和你考同一个大学。”朴灿烈又重复了一遍,这次,他把头侧过来,蹭着软软的被单,带着浅浅笑意。

  边伯贤也偏过头去,在对视的一瞬间轻笑出声。

  “你笑什么?”朴灿烈又撇了撇嘴,“别看不起人啊你。”

  “没有没有没有。”边伯贤笑容扬地更大了,“就是想起一件事。”

  想起一年前的楼梯间,我看着你的背影,心里说的是和你一样的话。那时候,心里好像装了个大苦瓜,可是现在……卧槽变成大西瓜惹好甜的。

  “你确定?”边伯贤有些惶惶然。

  “当然!”朴灿烈信誓旦旦地举起双手,“我发誓。”

  “那行,”边伯贤敛了笑容,故作严肃地朝身边那人说,“从今天开始,你的好日子就到头了。”

  “拉倒吧你别唬我了。”朴灿烈一个利索的起身,把手中的漫画书砸到边伯贤胸口上,捞起自己的书包窜到了桌子前,有模有样地拿出练习册,扯开笔盖,头也不回,“那我开始了,等会儿碰到不懂的再问你。”

  他没有给他清楚的答复,他也没有过多解释他为了什么。

  手里漫画书的边沿被朴灿烈握得有些发热。边伯贤慢悠悠起身,看着台灯下那人好看的背影。

  你再等等我,朴灿烈。

  等到我们都再长大一些——

  朴灿烈似乎变了个人,没有三天两头闯祸,反而是三天两头和边伯贤黏在一起,分分秒秒撒糖。小组成员在下课时候抹着鼻血的同时,一定不会想到,那些都只是表面。夜晚的东西总比白天时候劲爆得多。

  不过……留点想象空间也是不错的选择。

  最后一个学期刚开学不久后的一个周末,学校组织各班级去郊外海边野营。边伯贤路过朴灿烈房间,看着一脸兴奋收拾着东西的他,嗤鼻道:“瞧你那样儿,整个一井底之蛙。”

  “嘁,有本事你别去啊。”朴灿烈白了他一眼,偏头看到了窝在房门口的拖鞋,“哎,我们能把这家伙带去么?”

  “你把自己带上就行了。”边伯贤鄙夷地看他,弯腰把拖鞋捞起,刚打算离开,却见朴灿烈把一大团用黑色塑料袋包着的东西塞进他的大背包里,惊呼:“朴灿烈你要炸学校啊!”

  “你才炸学校!”

  “那里头是什么?”

  “这个?”朴灿烈拎出黑色袋子的一角,见边伯贤点头,笑了一下,“保密。”

  边伯贤撇撇嘴,抱着拖鞋离开了朴灿烈的视线。

  因为分属不同班级,所以两人坐上了不同的巴士。只是阴差阳错之间,两人各自挑了同排靠近车窗的位置,一左一右,隔着空气和车身,也算是相邻而坐了。这两辆车的司机似乎也是约好了一般,你争我抢,有一大段时间几乎是并排而行。车程开始没多久,边伯贤的同座就推了推他,朝窗外努嘴。

  边伯贤转头,看见脸贴在车窗上隔空给自己做鬼脸翻白眼的朴灿烈。

  ……智障-

  大约半小时过后,各班陆续到达了目的地。边伯贤跳下车,伸展四肢深呼吸,闭着眼感受了一下属于自然的空气,脑袋却突然被人猛地一拍。扭头,看见朴灿烈贼兮兮的笑脸。边伯贤冷哼一声,并不想理会他。

  “这是什么地方你知道吗?”朴灿烈在身侧兀自开了口。

  “不知道。”边伯贤瞥他一眼,“你知道?”

  朴灿烈回望他,嘿嘿笑了一声,耸肩道:“我也不知道啊。”

  “……”

  抬手想轮拳过去的边伯贤听见不远处班主任的叫喊声,只好悻悻地收回了手。朴灿烈得意地扬了扬嘴角,边伯贤路过他偷偷伸腿给了他一脚。

  穿着厚厚羽绒服的浩浩荡荡一众人在这片大沙滩地上纷纷寻好位置安营扎寨,锅碗瓢盆和师生吵闹的声音四处交响,天色已经见晚。突然有谁吼了一句:“老师!晚上睡觉的时候可以串班吗!”人群一片哄笑。没过几秒老师扎堆的那个方向传来参差不齐的应声,最后的女老师不忘补充一句:“只限同性!”

  朴灿烈在笑声中窜到正在烤肉的边伯贤身边,递给他一杯热饮。

  “哟,良心发现啊。”边伯贤接过热饮,看他一眼,继续给肉片们翻身。

  朴灿烈笑笑,拽过一边的凳子坐在边伯贤身边,双手捧着自己的那杯,听着烤肉架上滋滋的声音,突然叫了他的名字。

  “嗯?”边伯贤放下夹子,喝了一口热饮,偏头望向旁边那个此时乖巧如小狗一样的人。

  朴灿烈咬了咬杯沿:“你怕冷,晚上和我睡吧。”

  温热的液体正巧入喉,边伯贤胸腔一暖。

  是错觉吗?怎么觉得朴灿烈最近好温柔。

  “……嗯,好。”

  边伯贤轻声应道,再抬眼时,看见对方在夜幕之下似乎特别雪亮的眸光。

  用餐过后,天完全黑下来了,远处的天际与墨蓝的海平线融合交错,看不见边。沙滩上燃起了篝火,一众人以两两班级为单位,围成大圈各自组织活动。

  其余的那些圈圈都传来欢歌笑语,三班和四班却迟迟没有动静。

  边伯贤看着从不远处抱着那一大袋黑色不明物体跑过来的朴灿烈,戳了戳身边的同学,随口问道:“你知道那是啥吗?”

  “听说是三班老师组织的,放孔明灯。”

  孔明灯?

  正疑惑着呢,对面的老师也掏出一个黑色的袋子,站到圆圈中央,三百六十度转身之后笑嘻嘻地和大家解释:“别人都唱歌跳舞,我们来点特别的。,在这样一个美好的日子里面,我们一起放放灯,许许愿什么的,祝大家一定成功!”那老师在欢呼声中搔搔头,不好意思地笑,“但是这灯呢,只有一个班级的数量,所以大家凑合凑合,两人一灯。”

  话音刚落,三班的几个积极分子就拿过袋子开始分发孔明灯,边伯贤眨巴眨巴眼睛,看身旁的两人手中都有了灯并且与他们的邻座都成了组,呲了呲牙:“我呢?!”

  左手边已经开始拆封包装的同学甲冲他暧昧一笑,边伯贤刚抬手想甩个巴掌过去,头顶却被人用什么东西打了一下。边伯贤抬头,看见逆着昏黄火光拿着一盏孔明灯笑容满面的朴灿烈。

  那人朝他伸手:“给。”

  “干嘛?”

  “我们的。”-

  边伯贤不想承认的是,在闪闪烁烁的火光下,对面那人低头在灯上写字的模样,以令人心动的方式又烙在了他的心上。

  朴灿烈写完,放下笔,抬头看见边伯贤一直盯着自己,笑笑:“喏,翻个面,你写了。”

  “你转过头去,别看。”边伯贤努了努嘴。

  “好好好,搞什么神秘呀你。”朴灿烈耸肩,背对着他。

  边伯贤拽过那盏灯,看见属于朴灿烈的字迹。

  一笔一划,清清楚楚写着那句——

  [ 朴灿烈要和边伯贤上同个大学。 ]

  边伯贤愣在原地。

  这是他第一次觉得,这句话的分量有多重。重到关乎他们的未来,重到关乎他们的情感。

  笑意不知不觉就爬上了嘴角,对面背对他的那人不耐烦地催促,边伯贤忍住语调里的笑意答应着,握着笔的手因为认真而轻轻颤抖。

  他写——

  [ 边伯贤要和朴灿烈,一起长大。 ]

  最后一个笔画落下时,海边响起了嘈杂声。朴灿烈转过头来,兴奋地嚷嚷:“快!快!我们快放!一班二班他们要放烟火了!”

  边伯贤利索地把孔明灯翻了个面保住了那个对他自己来说已经是太过甜蜜的秘密,应道:“好。”

  晴朗的夜幕镶满了星点,两人面对面站着,小心地把那盏灯放上天空。

  原本昏暗的海岸逐渐亮起来,人声、海浪声、风声、烟火声就是这里的全世界。边伯贤抬头的一瞬间,滞了呼吸。他从未见到过这么美的夜空。半边的烟火绚烂闪耀,另一边那一盏盏远去的灯,让人闻得到梦想的气息。墨黑色的天是这幅画的背景,上面撒满了盈盈光辉,美得不可方物。

  朴灿烈转头,望见边伯贤眼里那一整片的闪烁星光。

  心头一热,朴灿烈伸手握住边伯贤的手腕,把他拉到自己身边。

  吵闹的气氛下,边伯贤却清晰地听见身旁那人的那句轻语,伴着远处一些女孩们悦耳的歌声,将依旧有些萧索微寒的冬末扭转成了草长莺飞的暖春。

  他说,

  “朴灿烈也要和边伯贤,一起长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刷卡哥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刷卡哥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