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03 暑假(下)
十三粒2019-03-01 11:246,078

  - 这个暑假,朴灿烈黑了不少。

  边伯贤把手中那本厚厚的《》甩到一边,侧躺在沙发上,抬眼看向不远处餐桌旁翘着腿一边打电话一边拿着牙签戳向西瓜块的朴灿烈。

  他又恢复本性了,变成了边伯贤最初认识的那个朴灿烈,玩世不恭,潇洒自在,蔑视一切。

  两个月前的那个晚上,边伯贤几乎彻夜未眠,满脑子都是朴灿烈最后一句话的那个动词。第二天起来,他对朴灿烈怒目而视,对方却一副无辜的样子,吃了早饭就出了门。

  从那天开始,朴灿烈就再也不是高三那个可爱的朴灿烈了。

  边伯贤不知道他用什么方法说服了朴爸爸,只记得填报志愿学校的那天晚上,自己把所有的志愿都清一色写上了A大金融管理专业,他却冲一旁的朴爸爸神秘一笑,然后朴爸爸便一脸无奈地挥了挥手。

  于是,朴灿烈当着边伯贤的面,在志愿填报表上,写满了A大音乐表演专业。

  所以,在接下来的两个月内,边伯贤过着在家里抱着经济类书籍啃,要不就是去朴爸爸的公司瞎逛,偶尔和要好的朋友出去潇洒几回的生活的同时,朴灿烈却天天在外边鬼混,还结交了一个同和他进了A大音乐系的朋友。

  尽管他也不是被强迫学金融,但是每当看着朴灿烈动不动就吊儿郎当地用各种姿势在家里各个角落和哥们儿打电话约约约,边伯贤心里简直不爽到boomshakalaka。

  最让他不爽的还是两个月前被放鸽子的事。

  他妈的那天他到底要说什么啊!

  边伯贤胡乱抓了一把头发,收回愤恨的眼神,无可奈何地伸手拿回《》准备继续翻阅,头顶却被人冷不防拍了一下。猛地转头,耳垂和沙发上细细的绒毛摩擦得发烫。

  朴灿烈自上而下俯视他,叼着牙签,“收拾收拾,跟我走。”

  边伯贤一下子坐起,瞄了一眼阳台上正晒衣服的边妈妈,瞪着眼睛,“走哪儿?”

  “带你玩儿去。”把牙签准确无误地吐进垃圾桶,朴灿烈夺走边伯贤手中的书拍到茶几上,一把将他拉起,然后朝着阳台喊了一声“妈妈我带边伯贤出门遛遛”,就将人拽向门口。

  边伯贤还没回过神来,就被人一路拉到了一辆车的后座上。啪的关门声让他惊醒,副驾上的朴灿烈歪过头冲他邪邪一笑。

  边伯贤白了他一眼,转过视线去看驾驶座上的那个年轻男子。正当边伯贤猜测他们之间的关系之时,他开口和朴灿烈说话时的沉沉男音窜进耳朵内。

  边伯贤眉毛一挑。

  似乎察觉到了边伯贤打量的眼神,那名男性从后视镜看过来,眼神里带点猜不透的戏谑,然后,好听的男声再次传过来。

  他说他叫金钟仁。

  边伯贤也礼貌地回,“我是边伯贤。”正当他考虑要不要第一次见面就和对方说清自己和朴灿烈的关系时,金钟仁长长地哦了一声。

  “你就是朴灿烈孙子?”

  “你才他孙子!”边伯贤瞪了金钟仁一眼,一个巴掌拍向朴灿烈的左脸,怒:“你都和别人说的什么玩意儿啊!”

  朴灿烈没回头,左手一伸便轻易抓住了边伯贤还未来得及收回的巴掌,他扬了扬嘴角,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我不还是你儿子嘛,你这么计较干嘛,玩笑而已。”

  边伯贤愣住,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倾过身子死死盯着朴灿烈的侧脸,“妈的你看过我手机?”

  朴灿烈大笑三声,不置可否,同时伸出拿着手机的右手在边伯贤眼前晃了晃,缓缓开口,语气颇为嘚瑟,“这里还有你所有的自拍,哟吼。”

  三秒后,金钟仁撇头,看了一眼因脖子被狠狠勒住往后拽着而惨叫的朴灿烈,和一脸凶相不肯收回魔爪的边伯贤,勾了勾嘴角。

  真是有意思-

  大概二十分钟之后,车停在一家台球俱乐部门口,金钟仁和朴灿烈没有拖拉立即下了车,边伯贤却卡住了一般愣在车内。

  朴灿烈回头看见面容呆滞的边伯贤,二话不说一把拉开车门将他拽了出来,手搭上他的肩膀,扭头看他,“干嘛?不想去?”

  句尾竟然带了一点让人起鸡皮疙瘩的柔和。

  金钟仁肩头一耸,挥了挥手率先进了俱乐部。

  “我不会啊,你们玩你们的吧,我走了。”说罢,扭头就要走。然而朴灿烈手指一动,固住了边伯贤的肩头,继而手臂一松,手掌一路下滑环住了他的手腕。

  “我就要你陪。”

  边伯贤一怔,突然有些神志不清。朴灿烈咧嘴一笑,大迈步拉着他走进了俱乐部。

  其实边伯贤并不是第一次进这家台球俱乐部,上一次来到这里,是为了抓连旷三节晚自习的朴灿烈。

  这一次……

  包厢里,边伯贤叹口气,拿过小桌边的橙汁小啜一口,看了桌边玩得起劲的四五个人一眼,台球桌正上方的一排白炽灯亮得刺眼,他索性低下头玩起了手机。

  刚下载的手游还没玩一会儿,头顶闪过一道黑影,身边响起浅浅的呼吸和那沉厚熟悉的声音:“你就是这样陪我的啊。”

  边伯贤抬头看了表情不满的朴灿烈一眼,又低头去顾游戏。后者一瞪眼,一把抢过手机抱在怀里,毫无缝隙。

  “卧槽我任务——”

  “任你个球杆,起来陪我玩!”

  “妈的我不会啊!”

  “我教你啊。”

  “不想学!”

  “孙子别闹了,叽叽歪歪的干嘛,起来。”

  “妈的。”边伯贤看了台球桌边的几人一眼,凑过去压低了声音骂道,“你有脑子没有,我要学以后自己会学,现在当着别人面让你手把手教这算什么?”

  朴灿烈一愣,随即意味深长地一笑,立刻抓住话点趁虚而入:“那,下次我俩单独来?”

  微微上扬的语调,钩起边伯贤的心绪。他看着面前那个人神似正在拐卖纯良青年的模样,鬼使神差点了头。

  朴灿烈嘴角一勾,把手机还给他,刚想顺手揉乱他的头发,包厢的门突然被狠狠撞开。随即,一个怯弱焦急的女声在门口响起。

  “先生,都说了这里——”

  “谁他妈叫朴灿烈?”

  一个脆酥又不失硬朗的男声打断了服务生的劝阻。

  朴灿烈动作一顿,和拿着手机看着游戏界面正欲哭无泪的边伯贤对视了一眼,黑着脸回头看向门外,缓缓站起身。

  “你哥哥在这儿。”

  门口那男子视线扫过来,带着凛冽。朴灿烈对上他的眼睛,视线迅速下移,几秒钟将他全身上下打量完毕。

  上身一件纯黑T恤,下身纯黑修身裤,然后,白色球鞋,简单干净。

  接着,朴灿烈的目光跳向他身后的几个看似年纪相仿的几个男女,然后抻抻衣领,眯着眼睛向前走了几步,语气低沉,“闹事儿?”

  男子对上他的目光,眼神里丝毫没有胆怯,样子至始至终透着邪气,一副桀骜不驯的模样。

  倒是和朴灿烈有些相像。

  “是你闹事吧。”男子倚在门口,也上下打量了朴灿烈一眼,“抢我的地儿。”

  “你的地儿?”朴灿烈嗤鼻,“你哥还在你眼前呢你说这是你的儿?”

  “我操你妈。”男子笑了笑,不动声色地骂出脏话。

  朴灿烈神色一暗,双拳握紧。边伯贤此刻也收好手机站起了身,他望着朴灿烈的背影,似乎能看见他发狠的眼神。眉头一皱,边伯贤想上前劝阻,却见桌子另一边的金钟仁绕了过来抓住朴灿烈的手臂。

  “灿烈,别冲动。”

  朴灿烈稍稍松了松手指,靠在桌沿,目光瞥开,打算把那群人当空气。

  见他这幅模样,门口的男子走了进来,拿过一根球杆,拎起之后把杆头对向朴灿烈的脑门就是一捅,后者侧了侧头抬手将球杆自横向握住,断了男子的动作。

  两个人的眼神相接在一起,均是凶神恶煞。

  “滚。”朴灿烈的手指加重了力道,眼底的戾气重了几分。

  男子笑笑,松了手,收回球杆,却没有放手离开的意思。他轻轻一跃,坐上台球桌,伸手拿了巧粉搽了搽杆头,视线安在附近的十三号花色球上,平侧过身半伏在桌面,然后,推杆进球。

  球进袋之后与其他球体碰撞的声音清脆又刺耳。

  朴灿烈抬眼,对上男子投过来的挑衅眼神。他笑了笑,对男子的球技不予否认。

  “开一局,你赢了我走人。”

  “凭什么?”男子直起身,俯视仍倚在桌沿的朴灿烈,“这里本来就是老子的地方,凭什么要我赢了你才走人?”

  朴灿烈刚想回嘴,却被金钟仁拉到一边,“灿烈,要不咱今天就走了吧,我听说了,这个包厢有主,好像是老板的朋友,每次来都认定了这儿。估计就是他了。”

  “认什么怂呢你。那天在路边摊和满手臂文身的丐帮打架的气势哪去了?”朴灿烈扔过去一个白眼,又听见了一球进袋的清脆响声,他压低了声音抓住金钟仁的胳膊,“妈的我告诉你,我朴灿烈不是轻易认怂的人,认识都快俩月了,你早该摸清我脾气了。”

  “我知道你不肯服输,大爷的但你搞清楚情况好不好。何况我那天是在理的一方好吗,今天咱理亏啊。”

  “理亏又怎么样。”朴灿烈突然提高了声音,“我难道干不过那个狗崽子?”

  球杆砸向桌面的声音。

  朴灿烈回头,看见男子轻跳下桌,三两步走到自己的面前揪住衣领,语气里满是不耐烦。

  “滚之前我不想对你动手。”

  朴灿烈扭了扭脖子,抓住那个与自己身高相当的男子的手腕,用力一扯,对方的手便离开了自己的衣领,缓缓开口,挑衅语气。

  “你是不敢。”

  话音刚落,对方抡起拳头便向着朴灿烈的脸砸过来,后者结实地挨了打之后眼里怒火顿生,也立即回了一拳。

  边伯贤脸色大变,看着越来越多的人加入打斗之中。男生之间的咒骂声,物体相互的碰撞声,女孩的尖叫声。

  他看着混乱之中和那名男子撕扯在一起的朴灿烈,突然心冷。在看见朴灿烈抡起桌上的球杆准备砸过去的时候,原本打算冷眼旁观的他走上前,一把抢过杆子,扔在地上,旋即抬手向着朴灿烈的脸颊就是一拳。

  众人动作一停,均回头看向边伯贤。

  而边伯贤在众人的注视之下,只是抬眼,默不作声地盯着面前那个一脸不可置信回望他的人。

  “边伯贤你他妈……”

  “闭嘴。”

  “你……”

  “闭嘴。”

  “哎呦我靠,你脑子是不是……”

  “妈的闭嘴。”

  “凭什么!”

  “我不想再重复一遍了。”

  “日,老子问的是凭什么!你凭毛打我!”

  “我乐意。”

  “我靠?你脑子进球了是不是啊妈的你,这小子……”

  “你他妈才脑子进球了呢!”

  “……边伯贤你……你是不是读书读傻了这几天?不帮着我就算了还打我?一致抗外懂不懂的你!”

  “抗你一球桌!”

  黑T男子愣住,看着莫名其妙吵到一块去的两个人,瞪大了眼睛表示十分的惊奇,继而转头去看同样张大嘴巴的金钟仁,扯住他胳膊,“喂,这俩人是不是有病啊?”

  “我不知道啊,我也刚认识他们没多久,其中一个还是今天刚认识的。”金钟仁摇了摇头,突然一脸惊恐,“妈的等下他们犯病了我们咋办?”

  “阿西。”男子撇撇嘴,“没意思没意思,打架还没打爽呢。”

  那边两个人正吵的不可开交,高个子的那个一怒干脆上了手揪住矮个的脸,后者一急,一个跳跃双腿勾住前者腰肢,两只手胡乱地在他脸上动作。

  “啊妈的边伯贤我要瞎了!我鼻子!啊!啊啊!”

  朴灿烈被迫抱住突然跳上来的边伯贤,根本没手回击,想把他甩下去,他的双腿又死死环住自己的腰。他暗骂一声,却听到身后一阵叫好。

  正在纠缠的两人停住,双双回头,看见原先相互大打出手的众人沿着台球桌成一字排开,正观看得津津有味。

  叫好声就来自为首那个黑发黑衣黑裤白鞋的年轻男子。

  边伯贤一愣,突然意识到自己现在正坐在朴灿烈的手臂上。他一个激灵一巴掌拍到朴灿烈脸上,“狗日的你这智障,放我下来!”

  朴灿烈一脸惊异,二话不说把边伯贤甩了下来。“明明你自己投怀送抱骑上来的!王八蛋!”

  “你……”

  “打住!”男子上前,夹在两人中间,然后用他弯成狭月的眼睛打量了两人一番,突然倾身朝向朴灿烈,压低了声音问,“你小男友?”

  “放你的屁!”

  男子被两人异口同声的骂声吓了一跳,“日,不是在起内讧吗!”

  朴灿烈和边伯贤对视一眼,不再说话。男子嘿嘿一笑,突然拍了拍朴灿烈的肩。后者转头,看见他忽然真挚起来的的表情。

  还有伸过来的手。

  “这出戏,我服。”男子笑得不见眼睛,声音里没了邪气,“看你俩这么有趣,小爷我也不介意化敌为友,以后生活里也多点乐子。”

  朴灿烈这才发觉男子的声音其实带着些许奶气。他盯着他,没急着答应,但眼神也跟着平和了下来。

  “不答应啊?”男子伸出的手晃了晃,“别啊,其实我也挺有趣的。”

  朴灿烈被男子的话逗得轻笑出声,他清了清嗓,伸手握住对方还在晃动的手掌。

  边伯贤在旁边翻了个白眼。

  “今天这地儿就给你们玩吧,我有事儿先走了,下次我们约个一局。看你样子,球技应该挺不错。”男子收回手,插进裤兜,“对了你叫什么?”

  “朴灿烈。”

  男子点点头,向后头的兄弟们挥了挥手,抬脚向门口走去。

  “喂。”朴灿烈在他即将踏出门的时候叫住他,“你的名字。”

  男子头也没回,抬手朝朴灿烈的方向打了个响指。

  “吴世勋。”-

  闹事的一行人离开了,屋子里突然变得安静。金钟仁朝朋友们耸了耸肩,想开口问朴灿烈还玩不玩球,就看见他背着边伯贤冲自己给了一个眼神,然后吹了个口哨。

  “不玩了,吃东西去。”

  金钟仁点头答应,拿了东西和其他人向门口走去,路过边伯贤时,忍不住瞥了他一眼。

  面无表情。

  真是……太他妈有趣了。金钟仁笑笑,抬腿走出门外。

  房间里只剩下两人了。朴灿烈咳了咳,转头搂上边伯贤的肩,“打我那几下这么重,费了不少力气吧?走,带你吃大餐去。”

  句尾又是那该死的,莫名其妙的,挠得人心痒的温柔语气。

  妈的是自己脑子有病吗?

  甩开他的手,抬眼看向他。

  沉默之后,空气里响起边伯贤淡淡的声音。

  “朴灿烈,你有没有发现你变了。”

  话一出,又是要命的安静。边伯贤移开视线,深呼吸,在心里默数。

  数到十三的时候,朴灿烈开口了。

  不过等边伯贤抬头的时候,眼里就只剩下他的背影了。

  “其实,我没变。变的是你的心情,边伯贤。”

  门口的身影彻底消失了,边伯贤叹了口气,视线落在了地面上躺着的那根从他自己手里飞出去的杆子上。

  这个暑假,马上就要结束了。

  【下章预览】

  没有人接话。气氛突然安静下来。

  朴灿烈收敛了五官,眼神缓缓落在吉他的某根弦上。那日,边伯贤的眉眼神情和轻言软语,伴着洒满他全身上下的灯光悉数重现在脑海里,清楚明晰——

  (“…朴灿烈。”

  身后传来边伯贤淡淡的声音,朴灿烈回头看垂着眼睑正望着地面出神的他,不知所云。刚想把心中的疑惑问出口,对面那人又抬起眼来,似笑非笑的表情。

  “你知道刚才那首歌的含义吗?”

  “什么?”

  边伯贤笑了笑,摆摆手道,“没什么。”)

  他为什么不继续说?

  朴灿烈突然在渐变朦胧的回忆里记起边伯贤眼底的波浪。

  还有那句灯火下,让人几近心动的话。

  ——“边伯贤要和朴灿烈,一起长大。”

  一起长大。

  从最初的四岁。对整个世界懵懵懂懂,不知高山不知深海,不知星月转动不知四季轮回。

  到那时的十八岁。面临人生第一个转折,面临着可能一个数字就会改变的相聚别离,面临这花季一般的细碎情感,面临着未来。

  再是以后的八十岁。也许疾病缠身,也许耳聋眼花,也许人生的葱绿大树开始掉叶,也许那扇生活的扁舟驶过汪洋大海开始走向细水长流。

  但我们始终看得见彼此,然后手牵着手。

  这就是,一起长大。

  所以,stay with me。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刷卡哥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刷卡哥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