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深居荒岛的“摄魄之灵”
西江月2017-09-23 20:514,890

  第五节 深居荒岛的“摄魄之灵”

  嚣张跋扈的“蒙面者”魍魉之怪,便是深居那荒岛林中的“摄魄之灵”的一类,作为山川之怪,飘荡此处,吸附了恶魔之气,变得异常凶险。但科莫多荒岛的守护生灵类之一,也不知生存了多少年。漆黑的夜晚是它们出没的最佳状态,他们没有真体存在,是荒岛中生灵类的最高级数的“灵”类,“摄魄之灵”拥有着虚空之力带来的力量,可以窃取任何低级“灵”类的精魄,来吸收精华,来强大自身的灵力,可以成长变化,来突破自身的“灵”力限制。

  这种拥有吸食他人精魄的“灵”类,正在那被树林湮没的黑暗中,修炼着,炼化着……“捕食着”那一切来自外海的外来生物,拥有元魄的生物…………

  晨曦真是一个不幸的外来生物,遭受着常人没有的痛苦经历和鬼魂的恐吓。

  但他终有不为人知的一面,那发了血红色的玉器更是一股旷古未有的力量,不仅仅驱逐一切的黑暗还有那不停息的能力觉醒和召唤…………

  “哗啦啦、哗啦啦”海边的波浪怕打着科莫多荒岛的海岸边,黎明的曙光已经慢慢地到来,前时的灰暗已经散开,那从海平面渐渐扩散起日光的红色泼墨彩色的周边红晕,真是梦幻真是令人神往之景,可总是可望不可即…………

  在那深处栖身的“魍魉之巢”里,随着一个游荡的下等灵“摄魄之灵”的呼唤,引来了轩然大波……

  “不好 不好,”一个游灵那发光血色之眼,暗淡了许多,多是灵力消减起的副作用。

  “枉灵,游灵在涉猎之际,见得外来人类,于是吸他精魄之际,反被那红色发光的图腾耗尽了精魄之力,枉 灵 深查”那游灵废了灵力说着,怕是要进虚空一地……

  <枉 灵 : 是下等魍魉之灵上告或者称呼魍魉之王卡萨之前所带的敬畏之词来用,>

  <虚空之地: 全部的魍魉之力,丧失虚空之力的精魄时,便沦落此地,任用其他族群享用。>

  “哪来的另类人魄,如此之强,”游灵王浑厚而又极恶道。它是游灵的头目掌管整个游灵的一切力量和游探地盘大权。

  <游灵王:人魂灵魄誓约者,蓝色等级层次,觉醒色:蓝色>

  说罢,起身而去,闪着那蓝色的眼光,消失在游灵王的寝宫中………

  身后紧紧跟从着,两支精干的游灵队一同前去,后面留下一缕缕弥漫黑色灵气……

  海面的飞清凉如同往日的吹着,荒岛上又多了中生物——猎鸟。

  那又是饥饿的猎鸟,在一次的又集结在此地盘上。

  “呕呕喳喳”的只为那剩下的残羹剩菜……

  “不要吃我 不要吃我 ”晨曦从的梦中惊吓的醒来,冷汗直流。

  晨曦更是清楚的记得昨晚所发生的一切,那历历在目的情景,又在次浮现在脑中,手脚冰凉的不知所措,像是中了邪,但都是真实的,他无力反驳,而又无能无力的,只有一个办法就是逃脱,或者选择死亡,这样就不会遭受折磨…………

  晨曦看了看辽阔而又是监狱般的大海,他绝望了,没有心存一点希望,他最想做的不是等待救援,而是“早起投胎”下辈子再也不冒险了……

  慢慢地走向了大海中去,像随波逐流,陪伴他的一所兄弟……

  “忽的一下”脑中闪着一道血红色的光亮,看着那海水就像是一个涌动的鲜血般一波波的流了过来,沾满晨曦全身,一点一点的淹没他,吞噬着他的灵魂。

  晨曦被那血红色光亮血染的海水在次震慑住,撒腿就向海岸边跑去,狠狠地栽在沙土里。

  “那血红色的光亮是怎么来的,像是救了我一命”晨曦自言自语地说着,趴在那沙土上,心中感到了一丝丝的希望…………

  但心中总有一团团迷惑,怎么可能有鬼魂的存在,红色发亮的大眼睛,没有四肢,没有身体,还有那如同意念控制般的能力,晨曦顿时感到心惊胆颤,就想有一个洞,巴不得钻进去,什么都不想看到…………什么都不想!

  “噹 、噹 ”,伏地而泣,奋力的敲打着软软的沙土……

  不一会,便起身坐起来,脑中冥想了一番。

  心想绕着着荒岛边境 ,离开这个鬼地方……

  这时,晨曦在起身之际,无意中看到了那挂在自己身上多年的白脂玉,激动而又狂喜。

  脚底使足了劲,挺身而去,捡了起来,捧在手中,慢慢的擦着上面的露水,笑了起来…………

  看着这白脂玉“脑中灵光一闪的告诉着自己,难道是这块宝玉,发出的红光,”晨曦前所未有的欢喜,“应该是它,它救了我”晨曦暗自欣喜,低起了头,小心得挂在了脖子上。

  “嘭”的一下,跪在海岸上,闭上了眼睛,双手紧闭着白脂玉祈祷起来…………

  “那暗黑的树林丛中,几十双炯亮的眼睛正在死死的看着他,游灵王看到了游灵所说那发着红光波的玉石,不禁心生威严。

  “便有此等宝物,竟敢妨碍“枉 灵”“魍魉之子”炼化的好事”游灵王双眼蓝色火焰般的眼睛在那树林中异常显眼,张牙舞爪的吸血蝙蝠如同闻到血液般疯狂的飞来飞去,进口两旁的树木都发着红色灵光,还有那树上结着“大眼睛”类的果实,在跳动着发着光,红色眼睛的青蛇盘绕其上,沙沙作响的叶子,也随着游灵王的到来,凶煞了起来……

  “狂妄小子”游灵王愤了起来,后面的下属和刚才的一切发着红色光的灵力者,一闪一闪的发出光来助威……

  游灵王一把伸出手去,对着他,想用着那虚空之力控制晨曦。使足了灵力却还是没有一点的效果。而那经过虚空之力下的青草猛了劲的摇摆起来……

  白天只中的魍魉之灵灵力自然会有所消减,因为是灵力觉醒者的问题,世上的所有魍魉之灵几乎都是黑暗中“觉醒”除非拥有那“使运者的觉醒力量”。

  而那经过白日下使出的虚空之力只不过是黑夜之中的十分之一罢了。

  晨曦睁开了眼睛,那被放在心间的白脂玉产生了变化,从里而外的开始红润了起来,晨曦见此情形,“老天显灵了,,老天爷保佑啊”喜极而泣一般,心中自信了许多……

  突然的被那摇摆不定的青草引起来注意,变起身前去,

  一双天蓝色的发亮眼睛和那一闪一闪发光的红色映入眼帘,晨曦大叫起来转身跑去……

  “还不束手就擒,那里走”“侍灵王”和那“战灵王”都合力使用着那虚空之力一同才在白日把晨曦悬在半空中。

  风 、 吹 、 草 、动,犹如狂风般席卷着海面……

  一动力,便把晨曦掠入林中,那嗜血的蝙蝠飞上了晨曦挣脱不定的身上,露出尖锐锋利的利齿,红色的瞳孔不停地转着,嗜血蝙蝠咬了下去,大口大口吸血……

  那长着像眼睛的灵树种子“树灵果”一跳一跳的眨着眼睛……

  全身发绿的灵蛇更是险恶至极,灵蛇爬到了晨曦身上,它身生产生绿色的黏糊糊的液体随着它的爬动,涂抹着,粘附着…………

  那黑绿色的蛇信子“呲、呲,”的对着晨曦的头部示着威,酥酥麻麻的五六条青蛇爬在身上,那黏绿色的液体包裹着晨曦,爬到了肩膀,爬到了大腿,爬到了头顶爬到了嘴里…………

  那

  “带着他,赶快控制住见“魍魉之王,”等的很是心急”侍灵王粗吼着嗓音……

  “游灵王、”“侍灵王、”和那“战灵王”一同先行回去复命。

  后面的随从游灵控制着晨曦,准备压回待命……

  黑暗中的游灵更是强大,晨曦如同草木不堪一击,那微微发着红色光的玉石,只是微微的亮着,没有那惊天动地的发出巨大的能量……

  只有那红色犀利的双眼在侵蚀着晨曦的肉体,剧痛而用慢性的折磨……

  那深居内地黑暗树林中的“魍魉之城”更是一个令人惊叹的恐怖地带。

  那城前四处飘动的侍灵在把手着“魍魉之城”的出入口,那已经失了精魄的树灵果充当着那门前的灵灯,一眨眨的亮着,没有停息,灵气笼罩下的魍魉更为强悍,城上飞着鸟灵,飘荡着,更是被吸附精魄的猎鸟,虚空之气覆盖着整个“魍魉之城”。

  尸骨遍地开花被抛离在灵路两旁,尸骸之中到处爬来爬去的蚁蝎,在此生存。肯定是那游灵控在此地,被活活的吸尽精魄而死……幽灵般四处游历的红色灵魂,发出“呜丶呜”的唉声,令人发怵……暗黑的发着深绿色的城堡后面有些那朱色闪着光的四个支柱,那庞大厚实的四个石柱之中便是那凶残无情的方形“誓灵场”,都是那些亡魄在此,肆意妄为的屠宰场,便是魍魉之灵觉醒者的修炼之路……

  一直被控制住的晨曦昏迷了过去,进那“魍魉之城”城楼口时,那青蛇“斯 斯”呆住,

  鳖灵,两个短而又带着刺的前爪,从晨曦的眼中,口中,耳中,鼻中,纷纷攘攘的爬了出来,还有那在涨着肚子的嗜血蝙蝠……

  全都在那“魍魉之城”的城楼前化作一股空气消散在幽幽的绿色瘴气之中……

  一股蓝色妖姬般的灵力,投射在晨曦的身上,那将灵王收了下那蓝色火焰包裹的白色骨头的一节节的手指,收敛的缩进那红色的披风里……

  蒙的一下,晨曦顿时间来了个大喘气,睁开了那布满血丝的眼睛,双眼发红,满脸的绿色粘液滴落满地,掺杂着红色血液……

  脑洞全白的晨曦像是没有思想的躯壳,只是睁开眼,只是睁开眼……

  看着那发红色的玉石,将灵王又张开那蓝色火焰的枯骨般手,朝着那红色玉器发试灵力,没有一点的波动,只是变得更加的明亮了些,

  “唰”的一下又使出了左手,缠绕的火焰不停地跳动着,颜色更深,灵力更旺盛……使了出去…………

  那红色发亮的玉石,波动了起来,中间的图腾的圆心点的圆圈变成了蓝色,不停的转着,对着那,“将灵王”所使出的虚空之力的灵光,如同暴风般那蓝色灵力,反被吸噬,“将灵王”的灵力被玉石吸收着,吸酌着那灵力,无法挣脱……

  魍魉之王卡萨转过身来看着……

  侍灵王、游灵王、战灵王,还有那侍灵、游灵、战灵、各各惊奇惶恐般看着

  “这是怎么”战灵王吼道,蓝色火焰火冒三丈长……

  “停下吧, 这样不行”一旁看着的魍魉之王卡萨灵王对着没有卓实将灵王说着。

  蓝光的火焰头颅狂妄肆意的燃烧着,一袭高大露骨的骨架外凭空覆盖着那红底之中印着蓝色火焰般的“魍魉”二字,红色披风周边全是蓝光的烈火,那骨架的围绕的蓝光火色的脚,一前一后的走下了那三层石阶,自带着一阵灵风之气……

  “我来助将灵王一臂之力”侍灵王自告奋勇说道

  “退下吧!”卡萨斥力道。

  “你那灵力还不够,不要白费灵力”蓝色火焰燃烧的头颅,张开了那可以看到骨头之连接缝隙的下颚,吐露出那虚空之力的附带蓝色之光,碰撞那将灵王正在被反噬的灵力

  ,打断了那反噬的图腾玉石,瞬间那图腾玉石的蓝色灵力灭掉了颜色,而那红色发亮状态却没有消却,仍旧亮着,有时不停地微微颤动…………

  “谢 枉 灵”将灵王对着卡萨抱着拳头说着,退在了卡萨身后。

  “侍灵王,放进那地囚里好生看着”魍魉之王卡萨阴险狡诈的说道。

  “是 枉 灵”

  “带下去”侍灵王迎合着卡萨王对旁边的侍灵命令道。

  显得有些使了志的侍灵对着这练将灵王都不能掌控的那“冒着红光的图腾玉石”,从红色的眼中露出那星星之火般的微光……

  “怕什么,只要魂灵不毁,它没有什么灵力”“将灵王像是明白了一些原由。

  说罢,侍灵应是明白了意思,又凶狠的冒着凶火……

  “枉 灵 ,这难道就是久传“意志图腾之石”带来的灵力觉醒,将灵王疑心大发问道……

  “只是可能罢了,只要意志更坚决,经受那磨难”魍魉之王沉重的说着,心中像是有了定数…………

  途径重重的侍灵把手的关卡,把晨曦压到了那无法言语般的地囚,那是魍魉的处决之所,严惩之地……

  在这里“久经风霜”的晨曦能否活下去,更得看那天机了,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咵”的一声铁牢的声响,拖着晨曦,扔进了地囚的暗道中,昏暗之中无限的怪异。随后 ,用虚空之力封锁了那暗道的灵力之门…………

  “滴 、滴、 嗒 滴、滴、嗒””那血光反射的块块用灵石堆砌而成的墙壁上一串一串滴落着红色的水滴…………

  晨曦昏迷不醒,躺在那暗道的通口前,滴水不断地落在他的身上,红色与绿色的黏液体混合着,流着,流进那伤口中,渗透那血液里……

  那稀薄的空气,也只能供给那晨曦薄弱的呼吸,在他那自己精神的世界不断的战斗着,能否再次奇迹般的苏醒过来…………

  四下里,不时出现的闪光,不停飘荡的幽灵,不断袭来的未知灵类……

  就在这时刻,变得异常兴奋起来,从那暗道深处不断地不断地全部拥了过来…………

  传来阵阵令人发怵的惨叫,急促地 、 婉转着 、 撕裂着……

  那正在经受着惨烈的“割体之罚”的人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移魂纳魄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移魂纳魄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