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巫灵之血——“巫真”
西江月2017-12-02 20:052,987

  第八章 巫灵之血——“巫真”

  巫真的巫灵之力将自己原本的纯净能量扭曲成某种黑暗可怕的东西。凭借他的巫灵之力,巫真所做的不仅仅是“绝对控制”那么简单——他能刺穿并粉碎那些胆敢反抗他的人。那些被吓坏了的低等的巫灵之徒把他他为“巫灵之血”。

  而更加阴险,更加令巫灵望而生畏的真相是:巫真是一名大自然的侵蚀者,和巫灵的噩耗,意图将整个巫灵类卷入征途杀戮之中。

  几年以前,巫真将他的巫灵王族的秘密出卖给了被称为魍魉之王卡萨的的邪恶魍魉,藉以获得强大的力量。从那天以后,巫真得到了些虚空之力,他的体内就不再流过温暖的血液。

  凭借被他腐坏的巫灵部族,以虚空之力所带来的力量,他如同可怕的暴风雪般席卷巫灵王族。随着魍魉之灵不断扩张,

  巫灵族的巫灵类变得愈加缺少和消散,土地也被侵蚀着。虽然后来巫灵族被魍魉之王卡萨上所击败,巫真也获得了虚空之力的灵力,变得更加可怕。

  巫真对力量的崇拜渴望之极,血管中愤怒激能,他破影而出,猎杀者那出没在魍魉之城外所有的灵类,巫类,毫不客气,巫真对那血液所吸引,血腥的味道使他失去理智,没有亡灵粘着血能逃脱他的猎杀……

  逐渐变成灵力和巫力完美结合的恐怖怪魔……

  并且骄横的发着誓,拥有让所有异族和兽族都畏惧的力量,让他们屈服……

  深谋老算的魍魉之王卡萨得到那巫灵王的的巫灵之力,和那所有巫灵所带来的能力,卡萨并不是单纯的和巫真合作,在那巫灵王被吸完精魄之后,

  魍魉之王卡萨没有罢休,而是觊觎那巫灵觉醒的巫真,他拥有的巫灵之力并不低于将巫灵的精魄能量,在那处决巫灵王之时,

  卡萨有一次想和那疯狂嗜血的巫真再一次合作,卡萨王对巫真的条件更是让他望之莫及的灵力,巫真为那灵力的诱惑前来……

  卡萨对着怒气冲冲地巫真说道“在魍魉之城,一个神秘之地,至今为止,没有魍魉能够抵御。”

  “那是何地,该怎样前去,”巫真转头反问道,一点点都没变的眼色,只是想着……

  一招制敌,夺取精魄,强大自身的巫灵之力,慢慢积聚巫灵之力,突破觉醒,或者能够誓约………

  “莫要心急,那强大的能力,没有魍魉能及,而你肯定能获得。”魍魉之王卡萨发声说着,略显诡异,手指一列不断地张着,收着……

  “那是何地”巫真焦躁不安的内心显露出来,

  “就在魍魉之城堡的地囚知之中,里面有些强大的灵力,正是一个禁忌一所,魍魉之灵不能潜行探险,否则魂魄具散。”

  “但你不同拥有着巫灵力,拥有着巫灵之魂,这是魍魉所不及的地方”卡萨说道。

  “里面拥有的灵力,更是你难以想象的。”

  那原本巫魂将死之际,巫灵王苟延残喘的用尽着最后一股巫灵力,睁开着眼睛,那眼中之色,正在暗淡熄灭,无力的抬着胳膊,颤颤巍巍的指向巫真,想说出话。

  魍魉之王卡萨看这时巫灵王,手中蓝火霎时挥力过去,一条蓝色火焰化成白骨手掌,狠击打在巫灵王的额眉之上,残存的魂体应声跌撞在那魍魉之力所控制的墙体上,散发一团巫气,消散空气里,

  以后汇集而成的巫灵王族的巫灵印记被卡萨收入收入囊中……

  别血腥冲昏头脑的巫真,没有为之感到一点变动,那怕是一点点的心里慰藉,昔日的巫灵王巫狄从此烟消云散,连那巫灵更是难逃恶劫……

  “将亡之灵,却敢伏击本王,,那可成全了你。”卡萨阴险一般,残忍心狠的说道。

  侧面转过透来,对着内心毫无波澜巫真,显示着那双幽蓝之手,怒气的双眼说道“这就是灵力,这就是背叛的后果。”

  巫真怒道:“我需要那更强大的灵力,而不是这些。”

  “跟我来,”魍魉之王卡萨走向前去,将灵王,战灵王,紧跟其后……

  穿过那层层把手的暗道中,不知不觉的进入那地囚中。

  不曾知晓的巫真正在慢慢的走进魍魉之王卡萨的良心盘算的圈套里。

  过了那甬道之后,

  便是那魍魉之灵都害怕的监狱,折磨挣扎之地,在这里每天都会享受那折磨的滋味,感染的毒剂,魍魉之力的控制,虚空之力炼化的铁壁铜墙和那囚门……

  “就在你的眼前,” “不久你就会拥有那能力。” 卡萨看着巫真。

  “恕我不能奉陪,”卡萨后退着距离,看着身后的将灵之。

  巫真看着那地囚中发着蓝色光彩的圆球状的雕纹,心中更是热血沸腾,紧迫的想得到。

  急促大步向前,空中踏步进入那地囚中,那设计圈套里。

  “啪,嗒”一下,反身看到卡萨王,将灵王,战灵王,三个魍魉之灵正在共同发力,那虚空之力包裹着整个地囚外围一丝不漏。

  巫真反映虽然很是迅速,但还是没能逃脱出去,被那冷冷的囚门与外界远远的相隔,巫真才恍惚之间感到被算计,凶极恶煞般的眼睛,肌肉紧绷的脸部如同波浪线颤着,吼着,击打着,愤发着巫灵之力……

  一切都是无济于事,以现在的巫真的灵力巫力还不敌他们三个的虚空之力,只是两眼放光看着。

  “哼,自大之徒,”卡萨王微微笑道。

  地囚中算是魍魉之灵的魂体,充满着的危机,这里是不停息的袭击,对巫真来说一种无尽的折磨……

  “你就永远困于此,慢慢的煎熬,终有一日成会为那魍魉之灵,乖乖的归从与我。”魍魉之王卡萨绝望的说着。

  “真是歹毒之鬼”巫真斥道。

  “哈,哈,哈 ……”一阵阵嘲笑声。

  “原来这就是你最终的目的,大灭巫灵族。”巫真顿悟说着

  卡萨道冷冷说道:“没有你,我达不到我的目的。”

  暴怒之下的巫真在怎么反抗,也难逃在地囚铁牢的禁锢,他根本没有那个能力去去除封印的虚空之力。

  “可以去陪你的巫灵王,或者成为奴隶。”卡萨抑扬顿挫的说着,眼睛转着,随后撒手不管,离开了暗道,吩咐着侍灵,严加看管。

  “好好享受煎熬,”将灵王看着巫真说道,露着丑恶的嘴脸。

  巫真正全力以赴的破坏囚门,可是一点伤害都没有,甭提逃离出去。

  将灵王甩手转身,离开那暗甬走了出去……

  地囚中的袭击无时无刻的出来,就是将人磨难至死……

  从那地囚的墙壁无缘无故的射出丈二长矛,来回穿梭,这起身躲那长矛,又激烈的来一波,

  两把长矛重重的插在腾在半空躲闪的巫真,死死的定在墙上,那一动不动的肩膀浆出鲜血,淋漓满身。

  还有那随机而来的长矛把巫真胳膊也挂在那墙壁上,只能奋力挣扎,只能咬牙切齿忍着痛苦,也只能抓住长矛,狠心拔下,漫流殷红的鲜血……

  还有那闭刃刀,更是纷飞曼舞,横冲直去,如同那狂风扫落叶般奔向巫真。锋利的闭刀刃,飞转急旋,刀刀入肉的来回穿梭,划过的刀口并不是马上流血,而是如火焰般烧灼的疼痛感之后,舜发出血……

  如此折腾,对巫真来说虽不足以致命,但这番滋味比那死亡更是毒辣,更是恶煞……

  对痛苦昏迷的巫真来说,也许是种解脱,灵魂的摧残,精魄的侵袭,更是给他带来巫灵之力的削弱……

  安宁了,没有了生息,那被屠杀的巫灵族群,将永远消失在那海底的王朝之中,从此没有巫灵族,

  那半灵半巫的巫真也许是算最后一个巫灵族的巫灵……

  惨叫着,疼痛的哀嚎着,那被封闭在地底下暗道之中的巫真……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孤独一人,陪伴他的只是消亡的魍魉灵魂,和那没有精魄的尸灵……

  可是就在那个时候,那个激动人心的一刻,巫真在此流露出多年的“热情”,他感知到地囚之门打开的那一瞬间,他冥冥之中内心微喜,多年一人的巫真也迎来了,没有寂寞的黑晚,终于等到了,终于到了,终于,终于……

  那便是晨曦步入地囚的那刻起,巫真慢慢的觉醒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移魂纳魄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移魂纳魄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