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逃
魂王2019-05-31 17:123,324

  “警告,氧气不足……”

  “警告,氧气不足……”

  “警告……”

  “嘶~!”

  伴随着那冰冷烦躁的机械提示声,肖仁在疼痛中惊醒,捂着满脸是血的脑袋,抽着冷气。

  黑发黑眸,黄皮肤的肖仁与身边凄惨的尸骸,截然不同。

  在肖仁身旁,有一个全身笼罩在黑袍下,双眼圆瞪的少年,看着这尸体,肖仁微微叹息:“人的生命还真是脆弱啊,说没就没了!”

  此人正是艾伦教士,本来在奴隶集中营中,这家伙还喜欢装酷。结果肖仁随便奉承了两句,顿时从冷酷少年变成了废话连篇的话匣子。可惜,这货如今已经归西。

  说起来,对比这寂静阴森的残破机舱。肖仁到是怀念起他的废话了,至少可以缓解一下这死气沉沉的气氛。

  站起身,肖仁从他的身上取下氧气袋,将自己那已经破裂的袋子换掉。

  “呼!”

  当呼吸到新鲜空气的那一刻,肖仁感到一阵神清气爽。

  直到此刻,肖仁的脸色忽然一变,低头看向那些不知何时已经掉落在地的锁链,脸色从茫然顿时变成狂喜。丝毫不顾周围那些死相极惨的死人,竟然在尸体堆中跳起了舞。

  在玛尔塔星系中,人被分为七种,而肖仁则是七种里面最低的等级——奴隶。

  死人?

  对于从小就在兽栏里出生入死的肖仁来说,死人就如家常便饭,早已见怪不怪了。

  而肖仁所在的这艘飞船,正是他此次出任务的飞船。

  不过让肖仁感到奇怪的是,到底是谁击落了他所在的这艘飞船,如果让肖仁知道,肖仁一定对他感激涕零!

  为啥感谢?如此一来,肖仁就不用花心思,想着怎么干掉这群家伙,再逃跑了。

  不过想到这,肖仁又苦笑不已,任谁第一次出任务,就被击落,这运气也太背了吧……“滴,救援队正在赶来,请各位乘客稍安勿躁,在舱内等待救援队……”

  “等救援队?靠,脑子有病才等救援队呢!”

  听着那冰冷的机械声,肖仁惊得一蹦三尺高。

  “NND,此时不跑,更待何时?老子可是等了十八年啊!”

  十八年前,肖仁与其他婴儿一起被丢进了这奴隶集中营,至于自己为什么会来到这个世界,肖仁把它认知为投胎。

  因为有前世的记忆,肖仁苟且偷生、不择手段的活了下来,但是最让他无奈的就是这个身份——奴隶。

  唯一让他感到亲切的是,这一世的身体竟然也是个黄种人的外形——黑发黑眸、黄皮肤。

  从肖仁生下来,他的胳膊上就有一条永远抹不去的痕迹——奴,还有一条如条形码的编号——38478。

  无数次的逃跑,无数次的失败,如今,一条路就摆在肖仁的眼前,肖仁又怎么会放弃呢?

  随手抓起周围死人身上的氧气袋,轻车熟路的找到了机舱出口。

  满怀着激动的心情,一拳砸在那写着ON的开关上。

  即使舱外是漫天飞舞的黄沙,但肖仁的脸上却带着笑,丝毫不在乎这天气的影响,大步流星的朝外奔去。

  但是没走两步,肖仁就发现一个蛋疼的问题。

  “曰!这个星球的重力是多少倍啊?”

  “可是,机会就在眼前啊!”

  肖仁哭丧着脸的同时,突然想起自己的那套战甲似乎还在机舱内,若是战甲在,至少可以减少点重力带来的压力。

  可当肖仁瞥见天边划落一道优美的火狐,心底顿时一沉,就算现在回去拿也来不急了!

  那优美的火狐可不是什么流星,那是搜救队啊!

  “绝对不能被抓住!”

  肖仁一面坚定自己心底的想法,一面用双手抓着自己那如千斤重的大腿,努力的往前挪动着。

  汗水很快便顺着他额头,一滴滴的滑下,并寖湿了他那破烂不堪的衣物。

  “忍!”

  “幸福就在前方!”

  肖仁的眼睛始终盯着一个方向,透过漫天黄沙可以隐约看见。在不远处,有一个狭小的洞穴。

  而这个洞穴就是决定肖仁生死的地方,所以肖仁可谓是使出了吃奶的劲,虽然这一世没有吃过奶。

  看着天边越来越近的飞船,肖仁心中一急,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没站稳。

  “擦!不能倒!倒了就完了!”

  眼看就要倒下,肖仁一个挺腰,惊险的再次站直身子。

  一面不停的拍着胸口,一面小心翼翼的挪动步伐,这一次肖仁的眼神显得无比的坚定。

  “不能分心,绝对不能分心,还差一百米……”

  “五十米……”

  “二十米……”

  “十米……”

  带着幸福般的狂奔,一头扎进这狭小而又黑漆漆的洞穴中。

  但是“幸福”似乎来得太快,肖仁几乎没有做任何反抗,连滚带爬的……呃……急速下落中……“啊!”

  某人在坠落的时候,只来得及发出一声如杀猪般的惨叫,但很快就结束了。

  随着“哐当”一声传来,某人终于着地了。

  原来,洞的内部并不是肖仁想象的坡度,而是一个直线的深坑,加上重力的缘故,肖仁就如一块急速下落的陨石,与洞底来了狠狠的亲密接触。

  “哇!”

  肖仁只觉得喉咙一甜,一口鲜血从嘴里喷出,随后只觉得眼前一黑,转瞬便昏死了过去。

  ……“嗒!嗒!嗒!”

  清脆的声音,像是高跟鞋塔在大理石地板上的感觉一般。

  然而入眼的是一名全副武装的战士,不过瞧那优美的身段,让周围不少士兵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但本来燥热的舱内,忽然刮起一阵让人发麻的冷风,这突如其来的冷风,让沉浸在自己YY中的士兵们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立~正!”

  随着队长的一声爆吼,不少还未回神的士兵们,连忙从YY中缓过神,意犹未尽的站直了身子。

  队长是个上了年纪的中年男子,当然要比这些新兵蛋子强多了,虽然他也感到了意外和惊艳,但他恢复的很快。

  轻微的咳嗽几声来掩盖自己的尴尬,同时沉声对神秘女子道:“指挥官,没有发现活口。”

  女子微不可查的点点头,用着丝毫不在意的口吻道:“哦,那就走吧,舰队还在等我们呢!”

  队长眉头微皱,指着那些穿着和他们一样军服的尸体,迟疑道:“那这些士兵的尸体……?”

  这女人的冰冷他倒是有所耳闻,只是没想到根本不在乎别人的生死。

  如此这般,让中年队长显得有些不太舒服,毕竟,他也曾是一名底层的战士。

  随着他的迟疑,不远处的黑甲女子,身形一顿。

  而在这一刻,在她的周围,似乎产生了某种气场,一种让人感到窒息和压抑的气场。

  本该如天籁般的声音,此刻却犹如来自炼狱般冰冷刺骨,让人忍不住颤抖:“舰队重要,还是几个尸体重要?”

  杀气,这是纯粹的杀气,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队长怎么不明白这是杀气?

  “没想到,这女子的杀气竟如此恐怖?!”

  中年队长的眼里充满了震惊,被这杀气压抑到无法吐出一个字眼,而那些士兵早已被这杀气吓得瘫坐在地上,眼里只剩下恐惧。

  不用看,黑甲女子也知道,她已经达到了她想要的威慑。

  红唇轻启,淡淡道:“如果没有事的话,就立刻上飞船,不然你们就在这里陪着这些尸体吧!”

  中年队长缓了口气,语气也从随意的口气变得尊重起来。想起还有一事未报,连忙战战赫赫的低声汇报道:“有一个奴隶跑了,这是他的数据。”

  说着,中年男子将一个散发着蓝光的电子板递到黑甲女子手中,谁知黑甲女子看都不看一眼,不耐烦的丢到一边道:“一个奴隶而已,跑就跑了。”

  说到这,黑甲女子顿了顿,冷哼了一声,低嘲道:“这可是“雾”的老巢,会有东西收拾他的,用不着我们操心!”

  中年队长闻言一惊,这才想起这里可是禁区,若不是搜索幸存者,没有人甘愿下来!

  “好了,收拾收拾,上船,不要让我再为这些琐事烦心!”

  尤其是最后二字,女子几乎是带着杀气说的,让几人不禁再次缩了缩脖子。

  瞧着远去的黑甲女子,几个新兵切切私语了起来。

  “她是谁啊?这么牛X?”

  谁知他们刚讨论起来,中年队长就给其中一个脑门上来了一巴掌,带着教训的口吻道:“她可是玛尔塔星系联盟军团里——死亡女神号的成员,只有活的不耐烦的才会打她的主意。”

  几个士兵闻言,满脸惊讶和向往,死亡女神号的成员?

  那可是玛尔塔星系联盟中唯一的一艘超级航母,隶属星系联盟的超级航母,号称常备一百万名战士的移动堡垒啊!

  传言,死亡女神号上的人,绝大多数都是觉醒者和改造人,随便一个人都不是他们能招惹的起的存在。

  想到此,士兵们连忙打了个寒颤,并且决定以后绝不能招惹那女人,不然小命可就不保了。

  看到自己的提醒很有用处,中年队长这才放心的命令道:“去把死去的人员的兵牌扯下来,我们走!”

继续阅读:第二章:虫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超时空驯服系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